在北京住群租房,在加国买了大房子还养了三孩子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我叫江小草,1983年出生于吉林小县城。从家徒四壁孑然一身居无定所,到妻儿环绕五口之家有车有房,这条路我走了34年。

  我们一家定居加拿大已经5年了。老二老三的相继出生,让我们越来越习惯于异国他乡的生活。

  但有时候我站在窗口往外眺望,看着大片的绿草地和独立屋,夕阳西下,还是会想到几年前的北漂生活。甚至思绪闪回到儿时——我跟长姐坐在马车上,伴着夕阳余晖,在父亲的口哨和嘀嗒的马蹄声中,从林场颠簸着回家的场景。恍如隔世。



2020年5月新冠疫情期间三妹满月全家福。

  两岁时,我父母就离了婚。我和我姐被判给了父亲。

  父亲是个名副其实的“跑腿子”——打着光棍,四处奔波,没有正式工作,靠打各种零工养家。从上山砍柴卖柴,到做爆米花康乐果到乡下卖,到蹬三轮车,我们跟着他常年迁徙流浪。

  五岁那年,我和姐姐跟着父亲披星戴月地进入东北林场深山,砍柴维生。我跟在姐姐屁股后,像寻宝一样漫山遍野捡核桃。捡满一麻袋抱回家,在火盆里烧开,就可以吃到香气四溢的核桃仁。这是我能想到童年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父亲怕我们跑丢,所以常常一边砍树,一边在深林中呼喊我们的名字。我跟姐姐大声回应着,和着笑声此起彼伏在丛林中飘荡。



目前仅存的父亲年轻时照片,右下是姐姐。

  帮父亲拉锯是一项艰苦的体力活儿。长长的锯片你来我往,木屑粉尘四处乱飞,不时会迷住眼睛或被吸到嘴里。手上虽然戴着手套,但虎口却还是会反复磨出水泡。水泡磨破后是钻心的疼,伴着手指上的皲裂口,对几岁的孩子来说,那是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痛苦。

  童年记忆里,我们一直在搬家。从老王家搬到老李家,半年后又搬到老孙家。好多时候还跟别的人家共住一间屋子,睡着南北炕,屋中间隔个帘子。睡起觉来,两家男男女女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有一年,跟我们一起住南北炕的邻居是一家聋哑人。父亲白天要上山砍柴,姐姐要上学,留我自己在家。我甚至被邻居一家带去“赶集”——拿着空碗,在火车站跪着乞讨。

  如今,在加拿大也经常能看到路边乞讨的人,8岁的儿子会问我他们在干嘛。大儿子长得跟我小时候很像,这也让我常常想起当年行乞的自己。

  那时候的我满脸大鼻涕,手上到处是裂口,皲裂的脸蛋配着干瘪的嘴唇,脏兮兮活生生就是个小乞丐,跟邻居聋哑人一家跪在一起毫不违和。



1996年六一儿童节表演相声《胖子和瘦子》,这是学校拍摄的我(右一)仅存的儿时照片。

  穷困潦倒单亲家庭的孩子个性自卑又胆小,沉默寡言,连上课内急都不敢去厕所,宁可拉在裤子里,被人调侃嘲笑。常年营养不良,让我变成了同龄孩子中最瘦弱的那个。我们也时常被当作贫困户典型,得到来自政府和社会的各种关照。

  而母爱对那时的我来说是季节性的——到寒暑假,父亲会把我和我姐分别送去大娘或妈妈家,这也是我和姐姐改善生活补充营养的方式。

  过惯了居无定所,寄人篱下的生活,我从小就会想方设法地希望赢得别人的赞许。不管是委屈自己取悦别人,还是努力学习证明自己。



2001年在浴池锅炉房单间外和父亲合影。他蹬三轮收工后将买来的肉悬挂在遮蓬处,我高中时父亲已满头白发。

  千禧年,父亲不再靠砍柴卖柴维生,而是住到叔辈姐姐家浴池后面,开始了白天蹬三轮,晚上帮忙打更的生活。

  寒门学子求学上进,是我唯一能获得自信的方式。我顺利考上了县城里的重点高中,学业负担也越来越重。



2002年高三备战,作为卫生委员的我帮助同学换窗户玻璃。

  日子依然是饥一顿饱一顿,经常靠啃北京牌方便面,或者小卖部的麻花充饥,胃里经常反酸水。我体质也一直不好,时常病怏怏的。

  卑微困苦之下,我以超重点线30分的成绩第一志愿考入当年的大庆石油学院(现东北石油大学)。



2002年在大庆石油学院寝室悠闲自在地吃零食听音乐。

  那年学校刚搬到大庆,新校区简直就是一片大工地,一点象牙塔的样子也没有。但大学四年是我前30多年的人生中,最平静安稳的快乐时光。

  我选择了高考分数要求最高的电子信息工程专业。苦读十几年,穷人家的孩子趟过了高考的独木桥,挣脱了应试的枷锁,终于打开了自由而充满诱惑的新世界大门。



大庆石油学院校内,我们寝室六人合影。

  既然家里供不起我读研,就没有考研的打算,学业好坏似乎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而人性总是向往愉悦躲避困难的。游戏、抽烟、喝酒、高谈阔论,生活的快乐向我扑面而来。



我在玩下铺兄弟大超的电脑,承载了拳皇97,红色警戒,反恐精英等游戏的青春回忆。

  唯一能激发战斗力的学科,是英语。因为有人说学好了英语,你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那时我去给一个小女孩做英语家教,小孩家里的奢华装修让我彷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上个卫生间,连马桶开关我都找了半天。她家里已经办好了加拿大投资移民,只等孩子高考结束,就会送她去蒙特利尔上学。

  小孩跟我眉飞色舞地畅想着异国他乡的浪漫风情,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蒙特利尔这个名字。

  为了避免尴尬,我佯装热闹地配合微笑着。我只是去挣那200块钱的家教费而已,移民这种富人游戏,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靠着助学贷款和半工半读,2006年,我大学毕业了。



我的大学毕业证。

  那时候其实对未来谈不上什么梦想,只觉得应该把助学贷款还上再说。

  毕业后,我曾在苏州吴江一家台湾电子厂工作。我的人脉范畴里,职位最高的大陆人是我们科长。他在那干了15年,依旧如履薄冰。工厂对每个人都严防死守,甚至每天上下班都要解裤腰带过安检。眼前苟且,前路渺茫,干了两个月,我就决定辞职,从此开启了我9年的北漂生活。

  2006年11月,背着一个大编织袋,我来到了北京,跟发小小卡一起住进了西北旺月租300元的唐家岭的格子间,成了无数北漂“蚁族”中的一员。

  窗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鳞次栉比的高楼,窗内是出租屋里夏天恶臭冬天漏风的公共厕所。这种魔幻的对比并未打消我对北京对幻想和希冀——毕竟我是从小跟“跑腿子”父亲居无定所地长大的,对于吃苦有着与生俱来的适应力。



2006年末刚刚登陆北京,找工面试路上。

  2007年初,一心想进外企的我被一家新加坡公司录取,成了一名软件测试工程师,月薪2500元,办公地在海淀万泉庄。

  那半年里,我搬了六次家。唐家岭的格子间,肖家河的格子间,青龙桥的破旧平房,五道口的上下铺……还有些地方我甚至都想不起来了。那时我可以十分钟内迅速打包搬家。只要新住处离公司更近更方便,我都能毫不犹豫背起包袱“挪窝”。



2007年拍摄于石油大院群租房隔断间,两居室挤住至少10人。

  2007年6月,我跟兄弟大超一起搬到了北京石油大院的一处月租400的群租房。两居室被隔断成4间房,架着上下铺,封闭空间里混合着廉价香烟和做菜的油烟味,居住条件堪称恶劣。

  与人相比,我更是时常自惭形秽,感觉低人一等。初中同学邀我去给她暖房,她和男友毕业就结婚,父母帮衬首付款,两人在回龙观买房安居。那是一套高层小区80平的房子,不算太大,却让我觉得遥不可及。我,月薪2500,住群租房的月光族。因为要还助学贷款,我当时的工资水平甚至不够生活开销,时常还要靠倒腾信用卡套现勉强维持。

  姐姐已经结婚,父亲仍在四处租房漂泊。不管身在哪里,其实我都没有家。

  在吉林老家的父亲只有在提到儿子的时候,眼角的皱纹才会舒展开来,这让生活困窘的我越发感到无能和愧疚。

  生活的一地鸡毛,性格的窝囊悲观,都让我不敢去奢望和规划更好的未来,不管是关于事业,还是关于爱情——我怎能再麻烦别人陪我过如此困顿的人生?

  可就在这时候,我认识了小花。

  2007年8月,朋友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北京周边徒步。他有个老外朋友有专业设备,可以再上论坛发帖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同去。



2007年珍珠湖徒步,下排左一是我,上排左二是小花。

  听说有老外,急需练习英语口语的我一口答应下来。8月24日,我们一行9人顺利来到了珍珠湖风景区。

  绿皮火车上玩UNO卡牌游戏的兴致盎然,远离城市喧嚣和现实浮躁的自在放松,深山老林里呼吸新鲜空气的心旷神怡,都让人感到莫名的愉快。在这种氛围下,我们一行人开始逐渐熟络了起来。

  来自农大的姑娘小花的声音清脆利落,笑起来爽朗动人。她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发自内心的开怀。



  初遇小花,莫名就想在她面前表现自己:给她编了“草环”,又拍了这张照片。

  当年的我无奈又落魄,卑微又傲娇,根本看不到未来的方向,也没有心情和意识去思考个人情感问题。但这个喜欢唱歌喜欢粤语,爱笑爱闹我行我素的姑娘,确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工作轻车熟路之后,生活开始有了风平浪静四平八稳的迹象。

  9月,徒步的那帮人又聚到一起唱卡拉OK。从小花那首《红日》里,我似乎看到面前这个文静乐观的姑娘身上坚毅的气质。从那以后,我开始期待电脑右下角闪动起她的QQ头像,期待听到她的消息。

  后来,我们又相约去密云徒步。我开始不自觉打量起这个灵气的姑娘——她有些婴儿肥,一朵大蘑菇套头上呆呆萌萌的,浑身洋溢着快乐的气场。

  见到她,我一扫往日的阴郁,仿佛幽暗角落被照进了一缕阳光。那时的我还没有正视自己的感情,只是越靠近她,就越被她的笑容治愈,越心神不宁地期待了解她更多。

  10月,我们相约在北京首钢的一个溜冰场滑旱冰,那是我们第一次“牵手”。11月23日,在我们认识三个月后,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腼腆害羞的我们终于牵手在一起,这是我们在跟朋友们K歌。

  后来我曾问她为何接受了那样的我,她说:“如果我们之间的距离是10000步,你只要向前跨一步,我便会朝着你的方向走完余下的9999步。”

  2008年6月,我告别大超,跟小花一起搬到了紫城家园,住进了一个被隔成五间的三居室。



紫城家园隔断间:一张床,一个电脑桌,一个简易衣柜,即是所有。

  我们一起滑雪、逛街、爬长城,去各个景点场馆游玩。每次出游回家的公交车上,她倚靠在我肩膀小憩,车窗外的景色掠过,在我们脸上洒下一缕缕夕阳的微光。那是我感觉最幸福美好的时刻。



2008年我们首次一起去滑雪,这也是我第一次滑雪。

  小花对我有着毫无保留的信赖,甚至刚认识的几个月还帮我还上了助学贷款,让我结束了倒腾信用卡过日子的生活。

  我也意识到需要为心爱的姑娘努力奋斗。工作一年后,我跳槽到一家知名的芯片研发公司。之后不久,她也跳槽到了我梦寐以求的中关村软件园工作,薪水又高我一等。

  跟身边朋友今天买房明天买车相比,我们虽然一直在努力找寻出路,却也一直相当困窘。



租住的隔断间空间狭小,在这里我们丢失过相机,并遭遇黑心中介不退押金。

  我切身经历过社会底层的屈辱和彷徨,那是一种难言的绝望。现实生活侵蚀着我的骄傲和耐心。我从小习惯了被蹂躏和奴役,看到的往往是事情的阴暗面。如果说我曾是个从泥沼里艰难求生的恶魔,那小花就是我的救赎者。是她把我的心慢慢捂暖,把她的阳光洒进了我的心里。

  2011年初,我们结婚了,婚事是姐姐姐夫帮忙操办的。在这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我声泪俱下地给大家讲我们的爱情故事,把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



2011年我们结婚,花了3300元在朝阳公园拍了这套婚纱照。

  和小花在一起后,我们基本每年搬一次家。龙乡小区、紫城嘉园、清河南镇、二里庄、霍营、安宁庄北里、清缘东里、安宁里南小区、强佑新城……我们的足迹遍布北五环清河附近各地。

  从最初的一个编织袋,到两人的大包小包,搬家东西越来越多,房租越来越贵,人越来越暴躁,留在北京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2011年出游翡翠岛,同行4个家庭,要么有房,要么有车,要么有户口。

  2011年夏天,老婆在网上逛论坛的时候,偶然得知一个北京移民中介的宣讲活动,生活急需改变的我们便去听了关于加拿大魁北克省的技术移民讲座。

  “移民,那得花多少钱啊!中介都是骗人的,利用国内外信息差赚你的钱。再说,我们出去后能干啥啊?”这都是我当时的吐槽。但为了慰藉老婆,也为了给自己找一个暂留北京的借口,我们俩狠下心花了两万报名了法语课。



我们在法语课上。

  听说魁北克移民政策可能会有变,保险起见需要尽快提交材料,当年11月我们就花了几千块办理各项公证,火速提交了移民申请。

  2011年末,我们也到了该要孩子的年纪,而且魁北克移民政策是生一个孩子加4分,我们商量过后就提前备孕并顺利怀孕了。小花怀着孕,身体状况一直不稳定,甚至一度查出“宫颈机能不全”,差点需要做宫颈环扎手术。



小花在医院卧床保胎一周,后请病假在家卧床养胎一个月。

  孩子将来的陪产和照料,户口问题教育问题,各种麻烦都扑面而来,让我差点喘不过气。当时我们租住在二里庄的暗厅次卧里,前所未有的焦虑和恐惧压迫着我们,眼前的苟且变得特别刺痛。

  孕期的孕酮和雌激素水平让小花时常情绪不稳,遇到困难无助都会让她脆弱伤感、喜怒不定。再加上对于胎儿状况的提心吊胆,终于,在大年三十,小花因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崩溃大哭。

  她挺着肚子把自己锁在屋里,我近似疯狂地敲门,最后从门上的高窗爬进去才将门打开。她一直哭,我起初捶打自己,后来也哭得头疼欲裂有气无力。

  我和老婆的法语课还一直在继续。那一年每到周六日,老婆就挺着大肚子跟我一起去万泉庄附近法语培训机构上课,午餐要么自备,要么点外卖草草解决。

  我们都是普通人,并没有天赋异禀的特殊本事。那几年,我们把别人游戏、追剧、怨怼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充电上,即便不知道这些付出是否会有回报。

  法语考试(TEFAQ和TCF)我一共参加了两次,最终取得了口语B1,听力B2的成绩。整整一年无休,拿到成绩后连同孩子的出生证明进行公证,最后补交了技术移民的资料。

  那时的移民政策已经开始收紧,对语言要求也越来越高,材料提交过后石沉大海。

  2012年7月,我家老大出生,我们搬到了安宁庄北里的一个两居室里。



2013年,儿子半岁,我们两夫妻上班,父亲帮忙照顾孩子。

  回老家给孩子办吉林户口的时候,我被告知虽然我的户口自己是户主,但不符合给孩子落户的政策。一番周折后,儿子户口落到了陕西,小花的家乡。

  北京扎根无望,雾霾笼罩,我的鼻炎也反复发作。每天无论是加班,家务还是学习, 至少要忙到11点才能休息。老婆当了背奶妈妈,而我频繁出差加班。年迈的父亲帮忙照顾孩子也十分潦草,经常一回到家就是满目狼藉。

  2012年末,加拿大推出SDS留学直入计划,只需雅思总分6分即可申请。我抱着试试的态度提交了申请,却还是因移民倾向和资金不足被拒。那时我已经考了8次雅思,7次G类,一次A类,都没达到4个6的成绩。

  而2013年的一次意外,让我坚定了远离北上广的决心。那时我们住在清缘东里,房租4100块人民币。一个普通工作日,我鼻炎发作请假在家硬挺着复习雅思。父亲推着儿子在楼道里转圈哄睡,突然我听到孩子哇地一声大叫,赶紧开门查看。

  父亲一脸懵,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父亲的烟头掉到了孩子脖颈上,孩子脖颈侧边已经被烫焦。



时隔七年,孩子被烫伤的疤痕仍在。

  送孩子去医院的路上,儿子在我怀里抽泣着,我也憋屈得止不住地掉眼泪。

  忙碌的工作,糟糕的身体,移民的挫败,一地鸡毛的家庭琐事,多年努力毫无成效……所有的委屈翻江倒海地涌上来,我累了。

  2014年,移民的事情终于开始有了眉目。

  加拿大NSNP项目(新斯科舍省提名移民项目)出炉,该项目不需要雅思4个6的约束,而我们早就备齐材料,开放当天就递交了上去,成了全球150家当中的一家幸运儿,获得了NS省提名。



2014年,我们惊喜获得了加拿大NS省提名。

  加拿大技术移民周期漫长且没有十足把握,而我又幸运地抢到了当时新西兰的银蕨签证。这是9个月的工作签,只要能够找到对口的本职专业工作,就可以申请移民新西兰。

  2015年6月,我独自来到奥克兰开始找工作。但事情也不顺利,待的时间越久,我的挫败感就越强烈。折腾了两个多月,在经历撞车,面试失利等各种麻烦之后,8月的一天,在新西兰冬日阴冷潮湿的合租屋里,我接到了老婆的电话,

  “加拿大签证下来啦!你是继续在新西兰找工作,还是回来我们去加拿大?”老婆在电话那头放声大笑。

  我已经太久没听到她那无忧无虑的笑声了。

  2015年9月,加拿大PR大信封到手。10月末,我们一家三口搭上飞往多伦多的航班,来到了新斯科舍省的哈利法克斯。



  2015年10月29日拍摄于多伦多机场海关。十几个小时的航班困乏、兴奋、憧憬、好奇相互夹杂着,耳边充斥着各种口音的英语。

  度过了前期背井离乡兵荒马乱的几个月,经过一番周折,2016年1月,我拿到了一家广播设备公司的软件测试技术员职位,生活开始有了正常的节奏。

  我工作一年后,老婆远程面试拿下了渥太华某网络公司的职位,于是我们决定举家搬到渥太华。

  2017年2月,我们驱车1500公里来到渥太华。5月,我被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录取,自此我们一家又恢复了双IT的配置。



初到渥太华租住在老式联排别墅,月租1399加元。

  更让人兴奋的是,由于双IT家庭收入有保障,银行贷款也足够支撑,我们通过了银行评估,得以以5%的首付款购置了现在住的独立屋:四居室双车库,占地面积40*110英尺(约408平方米)——这是我长那么大从没敢幻想过的事。



2017年11月,我们一家三口搬进了新家。

  2018年、2020年,我们分别迎来了二儿子和小女儿。父亲有时候也会从国内过来跟我们一起居住。

  我们夫妻二人,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无老可啃。这一路风雨,让我对过往的生活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2021年元旦,一家五口全家福。

  我是应试教育的受益者,也感恩北京的漂泊生活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但我更感激身边这个改变我一生的女人。是她照亮了我的内心,让曾经卑微懦弱的我也拥有了实现人生逆袭的勇气。



出门在外7788 发表评论于
没有背景的底层人物生活国内真不容易,好在专业不错。是不是国内二三线城市好一点?
edccde 发表评论于
非常为你高兴,为你们高兴。

要感谢你的父亲,一直在努力让你走在正路上。感谢你的爱人,能和你共度艰辛,积极向上。也感谢你出国前的体系,让你为新生活准备了条件。

加拿大是个人少资源多的国家,又很和平稳定,不需要拼命的内卷,特别适合家庭生活。咱东北人到这里还不觉得冷。

你其实是个很积极阳光上进的兄弟,你媳妇更是如此。无论在哪里,你们的生活一定会充满阳光。衷心祝福你们! 另外,孩子们真漂亮!
commonpeople 发表评论于
非常好!关键是做为“无产阶级”逃出来了。
小小鸭 发表评论于
不容易呀!底层民众的生活写照,好在楼主夫妻努力刻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愿楼主一家幸福快乐!
★火眼金睛☆ 发表评论于
祝福这对夫妻。他们是幸运的,未来的幸福生活指日可待。
southgate 发表评论于
应该感谢的是加拿大有大房子有三小孩,要是在北京的话还不是继续住群租房
va_landlord 发表评论于
即将入段 发表评论于 2021-01-10 19:17:30
va_landlord 发表评论于 2021-01-10 16:49:4
终于实现了财务自由
=================
请问如何才算财务自由?不需要上班了?

财务自由-- 我现在的财富的增长远远超过我们一家的消费和通货膨胀。
我还在努力工作。但是工作挣的钱对于生活没有意义。只是为了工作。
dust2013 发表评论于
为你们高兴,希望你们日子过的越来越红火
即将入段 发表评论于
能遇到才,貌,品德,性格都好的另一半, 非常不容易
ttw97 发表评论于
CVS4 发表评论于 2021-01-10 21:36:00
写的好。在天朝,人太贱了。
药不能停

祝福笔主
UCC 发表评论于
真不容易,苦尽甘来,祝福!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人这一辈子,只有努力不行,机遇非常重要。你们两个都有了!

祝福你们一家幸福平安!

CVS4 发表评论于
写的好。在天朝,人太贱了。
远方道友 发表评论于
写得很真诚。祝福!
新手上路2020 发表评论于
你的最大幸运是从有了小花开始的。祝福你们一家人。
estar 发表评论于
83年生的,吃了这么多苦难以想象。祝福你们一家。
即将入段 发表评论于
va_landlord 发表评论于 2021-01-10 16:49:4
终于实现了财务自由
=================
请问如何才算财务自由?不需要上班了?
lamoon 发表评论于
不容易, 祝福!
CTPCW 发表评论于
一切会越来越好,祝你们全家幸福安康!
va_landlord 发表评论于
我比你大二十岁。
可我是流着泪看完的。

我来美国的时候身上只有70美元。经过三十年的奋斗,终于实现了财务自由。孩子们都很出息。生活十分幸福。

好兄弟,继续努力吧。好日子等着你呢。

祝福!
Linren 发表评论于
最苦的日子已经熬过来了,一切会越来越好,祝你们全家幸福安康!
pokemama 发表评论于
给你们夫妇一个大大的赞!
太不容易了!
isuiyi 发表评论于
你老婆旺夫!
koit 发表评论于
Kanata, 三年????
January2016 发表评论于
大赞!祝所有努力学习,勤奋工作的人们能辛福生活。
点缀 发表评论于
人生不易,苦尽甘来。
靠的是不放弃地学习与追求。
花草组合,深得祝福。
mickey222 发表评论于
太赞了!为你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