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法学家因言获罪被捕 中共已不在乎国际观感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尖锐批评的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星期一(7月6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成为中国最新一位因言获罪的知名学者。分析人士认为,这位学者被抓表明中共高层已经决定完全禁止任何政治性的批评,也体现了中共当局的偏执和对自由思想的恐惧。在重压之下陷入万马齐喑的中国,一介书生许章润为什么敢于发出咆哮?当局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抓捕他呢?

许教授被带走既让人震惊又不意外

“许教授的被拘既令人震惊,也不令人意外,”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前白宫官员包道格(Douglas Paal)说。

“之所以感到震惊,是因为那些想要逮捕他的人背弃了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成就中最精华的东西。之所以不感到意外是因为我们正在看到中共领导层在跨越整个政府与政党的行为上表现得像流氓一样。这是习近平自封伟大的另一个严重污点。”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也有同感。

“即使不感到惊讶,也让我感到震惊的是,中国政府如此严厉地镇压一位在中国宪法下没有做任何违法行为的非常杰出的教授,”这位一直关注中国人权的学者说。“这也表明了这个政权现在变得多么的集权。”

这个既让人震惊又不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在7月6日上午。目击者说,来自北京和成都的20多名警察乘坐十来辆警车,来到许章润位于北京郊区的住处,将他带走。

这个消息,尤其是他被带走的方式,让国际人权机构《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a Richardson又译索菲·理查森)感到非常不安。

“不仅仅是围绕实际逮捕的事实,来了那么多的警察,把一位除了和平表达他的批评之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其他事情的学者带走,” 芮莎菲说。“我认为,又一次,习近平政府显示出它是多么的偏执,以及它对完全合法的批评是多么的敏感。这不是一个提倡暴力或任何破坏行为的人。”

许教授早有预感和心理准备

在中国,许章润是对习近平的压制性政权提出公开批评的人中最著名、也是抨击力度最大的人士之一。他被拘留一事是中国政府压制异见行动的最新例证。上周,为了收紧对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控制,中国不顾香港人民以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实施了一项适应范围广泛的国家安全法。

“你知道,他很明显预计到他会在某个时候被拘留。他做好了准备。他告诉朋友们该怎么说,” 芮莎菲说。“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想象他在脑海中正在构思有关他被逮捕与他现在所受到的对待以及这是如何不符合法律的文章。”

许章润在文章中也表示,他对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早有预感并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今年年初在中国遭受新冠疫情时撰写的《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中说,“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

没想到会“被嫖娼”?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估计许章润没有料到的是,他被带走的罪名是“嫖娼”。

据许章润的友人说,警方告诉许太太,许因2018年在成都嫖娼而被拘留。

许教授并不是因批评当局而“被嫖娼”的第一人。

“用栽赃陷害方法假刑事罪名来抓人、先污名化抹黑人格声誉,而后以刑事治罪打压异见是中共常态手段!” 旅美中国人权人士、《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在推文中说。

不过,在哥伦比亚大学的黎安友教授看来,指控许章润嫖娼实际上是让政府更难堪。

“他一直在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他们利用嫖娼的指控想让他难堪,对他来说倒不是那么难堪,而是让政府难堪,”黎安友说。“我的意思是,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他们指控他犯有常见的政治罪行反而更说得通。”

这位哥伦比亚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指导委员会主席说,这样一个有意贬低人格的指控也有好的一面,即它的惩罚相对比较轻,所以这可以被解读为是当今对他发起的一个有限的攻击。

许章润何许人也?

许章润1962年10月出生于安徽庐江县盛桥镇,1983年在西南政法学院拿到学士学位后相继在中国政法大学和墨尔本大学获得硕士和法学院博士学位。2000年回国后先后担任过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教授和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清华法学》主编,担任过中国多家高校的客座教授或是兼职教授,也是民间研究机构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特约研究员。许章润的研究领域主要是法理学、西方法哲学、宪政理论和儒家人文主义与法学。他在2005年被评选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之一。

多次在学术和社交活动场合与许章润教授见过面的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这样评价许章润:“其人才华横溢,口才及文笔极佳,个人甚为欣赏。”

许章润教授最为人知的是他从2016年以来发表的一系列批评时政的重磅文章,其中引起广泛关注的是2018年7月发表的《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2020年2月发表的《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以及今年5月发表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他在发表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后,他曾被警方软禁在家里多日。2019年3月被清华大学降级停职,留校察看,并被中国当局限制出境。《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是他在被带走前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

一直研究中国问题的黎安友教授说,他看不懂许章润类似文言文的文章,但他在他的朋友、澳大利亚汉学家白杰明(Geremie R. Barmé)刊载在他创办的”白水书院“网站上的译文里能够深切的感受到许教授的才华和道德正义感。

“他学识渊博,博学多才,了解中国历史和中国哲学。但是他为真理和道德上的正义而挺身而出。因此,他是中国人民值得骄傲的知识分子,”黎安友说。

这位教授说,白杰明对许章润的一个主要看法是,“他是一个地道的、有着最好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

白杰明还认为,许章润是一个“鹤立鸡群、品行不凡的人”。

《人权观察》的芮莎菲从许章润的字体行间看到的不仅是一个法学家的严谨逻辑,还能感受到他对公道正义的追求。

“我想,他在我脑海中最突出的是,你知道,就像许多受过法律训练的人一样,他是一个非常有条理的人,他的逻辑和他的思考是非常条理清晰的呈现出来,”芮莎菲说。“但我认为,还有一种觉得法律没有得到应用、人们被任意对待的那种不公的感觉。我认为有一种职业上受到侮辱的感觉,觉得他的工作所围绕的这些原则和价值观并没有得到中国领导人的认同。”

他对习近平与中共提出了哪些批评?

许章润教授在他的一系列文章中对集党政军权于一身的习近平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谴责他2012年上台以来走向集权,并指责他对中国出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倒退负责。

他剖析了习近平在中国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恢复毛泽东式强人独裁统治所带来的愚蠢和危险,等于“一巴掌直要把中国打回那个令人恐惧的毛时代”。

他在2018年写的《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说: “年初修宪,取消政治任期,令世界舆论哗然,让国人胆战心惊,顿生‘改革四十年,一觉回从前’的忧虑。此间作业,等于凭空制造一个‘超级元首’,无所制衡,令人不禁浮想联翩而顿生恐惧。”

他批评习近平搞个人崇拜,“倒行逆施”。

“改革开放四十年,没想到神州大地再度兴起领袖个人崇拜。党媒造神无以复加,俨然一副前现代极权国家的景象。而领袖像重现神州,高高挂起,仿佛神灵,平添诡异。”

他在《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中历数习近平主政以来的种种现象:政治败坏,政体德性罄尽;僭主政治下,政制溃败,三十多年的技术官僚体系终结;内政治理全面隳颓;内廷政治登场;以“大数据极权主义”及其“微信恐怖主义”治国驭民;并指斥习近平锁闭一切改良的可能性,使中国再度孤立于世界体系。

他批评中共对疫情的处理是一场甚于全面战争的人祸之灾。

他写道:“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特别是孜孜于‘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政体‘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在将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之际,抖露了前所未有的体制性虚弱。至此,人祸之灾,于当今中国伦理、政治、社会与经济,甚于一场全面战争。”

他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中批评当权者在疫情肆虐的时候关注的是如何打造自己的光辉形象。

他写道:“实际上,早在疫情正酣、人血喷流之际,已有红彤彤《大国战役》刊行,令国人齿冷心寒。此后更有颂歌震天,塑造全知全能领袖光辉。”

他在这篇文章的结尾中“忿然、忧然而怆然”的写下这段文字:

“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浅薄的领袖崇拜;够了,这无耻的歌舞升平、肮脏的鲜廉寡耻;够了,这骁骁漫天谎言、无边无尽的苦难;够了,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够了,这七十年的尸山血海、亘古罕见的红色暴政……”

许章润不仅批评各级官员官商勾结、大搞领袖崇拜是“恬不知耻,丢人现眼”;也批评“我们人民”自甘卑劣,是“猪一般的苟且,狗一样的奴媚,蛆虫似的卑污”。

当局为什么这时候对许采取行动?

许章润被拘留一事是中国政府压制异见行动的最新例证。上周,为了收紧对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控制,中国不顾香港民众以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实施了一项适应范围广泛的国家安全法。

许章润对习近平的批评已有时日,但为什么这个时候对他采取行动呢?西方的观察人士坦言,他们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黎安友教授说,这似乎是中国政府的套路。

他说:“中国政府惯常用一系列的步骤来试图对人进行约束,这是我们从许多其他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律师、女权主义者的案例中所知道的。”

中国政府对待异议和批评人士的一系列做法包括先请“喝茶”,然后通过工作单位发出警告和惩罚,再进一步就是进行跟踪监视,甚至派人守在住所外面限制行动自由。

“你可以说,他一直很固执。他没有后悔。他一直坚持继续这样做。因此,这看起来就是他们要采取的下一步。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时候。”

《人权观察》的芮莎菲说,有时候她希望能够更好的洞察中国领导人的心态。

“我认为,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个学者,他有一定的地位。所以更多的人听他的。但我也认为,他的作品和观点在国外变得更加广为人知,而这在当局那里从来都是不受欢迎的。”

有分析认为,许章润教授最近在纽约出版的《戊戌六章》一书是他这次被带走的主要原因。

对于当政者来说,许章润在“君子夬夬,须无惧——《戊戌六章》引言”中的这段文字尤其刺耳:病夫治国,文盲当政,反政治,反文明,羞辱的是十四万万同胞,玷污的是这个叫做人类的物种,其心智和心性,其肉身与魂灵。凡我同胞,普天之下的读书人,但有心肠,岂能坐视!

许章润今年对当局抗疫的表现做出的毫不留情的批评恐怕也是让他不容于当局的一个原因。

北京的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抓捕许章润是当局的一种应激反应。

他说:“倒行逆施也是一种应激反应,内心毫无自信,充满对丢失个人权力及一党专政政权的恐惧。”

许章润为什么要坚持这样做?

在章立凡看来,许章润这样做是他的本性所为,即他既有现代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也有传统士大夫兼济天下的情怀。

“批评和监督政府,是现代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传统士大夫的情怀。许教授兼具之。”

许章润教授的这种情怀在他的文章中随处可见。

他在《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中说:“如诗人所咏,‘我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逝。’因而,书生无用,一声长叹,只能执笔为剑,讨公道,求正义。”

2019年10月,他在《戊戌六章》的引言中这样表达了他对“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期盼:“此番集中公诸同胞,旨在激发思考,凝神聚气,而同心合力于解决‘中国问题’,期期于造就‘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公共家邦。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在向中国的亿万生民发出了这样的呼吁:

“置此大疫,睹此乱象,愿我同胞,十四万万兄弟姐妹,我们这些永远无法逃离这片大地的亿万生民,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许章润的呼唤能唤醒民众吗?

许章润看到,他的文章在国内外引起巨大的反响,这使他对自己希望达到的目标抱有信心,尽管其中会有曲折。

他在《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中说,“海内外广布,千万人传诵,小叩而共鸣,正说明人同此心,人间普世大道虽九曲回肠却不屈昭彰。”

澳大利亚的汉学家白杰明曾经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许的文章“内容以及强有力的文风将在中国的整个党国制度、乃至更广泛的社会中产生深刻的共鸣。”

种种迹象显示,习近平的集权式做法在中国国内引发了越来越多的担忧和恐惧。就像许章润在文章中所写的那样,“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担忧日甚,已然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

在这种担忧下,一些体制内人士开始站出来反对习近平,这其中包括因公开要求习近平下台而被在最近被正式逮捕的山东诗人鲁扬和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博士,也包括暗指习近平是“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的地产商、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以及哈尔滨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师于琳琦和前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等。

最近,网上传出了据说是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红二代蔡霞在党内要求罢免习近平的一段录音讲话。其中一段录音说,“不能把一个国家、一个党因为个人重大的问题,而拖到了死胡同里边去,让9千万党员、14亿人民给你陪葬,这是不可以的。”

不过,中国时评人士章立凡认为,许章润的呼吁对一些人或许有激励作用,但只恐怕更多的人在当局的严厉打压下更加畏缩。

“对良知人士有激励作用,更多的人恐怕是畏缩自保;冷漠的国人则惯于围观,或不乏吃人血馒头者,”他说。

美国政府要求中国释放许章润

在中美关系因为香港、新疆、西藏和新冠疫情等一系列问题而处于剑拔弩张甚至陷入新冷战之际,许章润被拘一事只会给这个关系增添新的摩擦。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许章润。

他说:“就像所有未经选举产生的共产主义政权一样,北京对本国人民自由思想的害怕甚于任何外国敌人。本周,我们得悉因批评中习近平总书记的高压政权和中共对新冠疫情处理不当而拘留了许章润,这让我们深感不安。他应当被释放,他只是说出真相。他应当立即被释放。”

星期二,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在推文中对许教授“在中国的大学校园不断收紧意识形态控制之际批评中国领导人”而被拘深表关切。

许周日可回家?

香港电台援引许章润的朋友的话说,许太太星期二接到公安通知,指其丈夫可以在本周日回家。

此前也有网友透露,当局准备在对许章润进行一个星期的惩戒后会让他回家,以示警告。

这个说法目前还无法得到证实。中国当局目前也没有证实许章润被拘留。

许章润被捕显示中共已不在乎国际观感

敢言批评中共最高层的清华大学前法学教授许章润本周被警察从家中带走。知名汉学家黎安友表示,这显示中国政府已不在乎国际社会对其破坏人权的观感。

清华大学前法学教授许章润本星期被捕,他在今年发表多篇针砭时政的文章。

曾发起公开信行动要求清华校方恢复许章润教职的汉学家黎安友(Andrew J. Nath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敢言批评习近平的许章润被捕是意料之中。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黎安友说:“中国政权会如此严酷让我感到震惊,他们竟然会打压一位杰出教授,根据中国宪法,他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他行使的是言论自由,而他们却会指控他嫖娼,丢人的不是许章润教授,丢人的是中国政府。我不惊讶他被捕,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但同时,这是中国当局变得多么极权的一个迹象。”

“人权观察”中国项目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对美国之音表示表示,许章润拥有许多海外声援者,这使他更不受中国政府欢迎,他被捕显示习政权不会容忍任何批评声音。

索菲・理查森说:“这显示习近平政府的疯狂,对完全合法的批评也极为敏感。他并非提倡暴力或破坏行为的人。像这样的人被强制带走,表明了这个国家的人权状况是多么凄惨。”

黎安友表示,许章润被捕显示中国政府已不在乎国际观感,正如北京不顾反对声浪实施严厉的“港版国安法”。

黎安友说:“中国政府向国际传递的信息是,他们不再在乎国际社会对其人权纪录的看法。对国内传递的信息则一如往常,那就是任何批评中国共产党或习近平的人,迟早会受到镇压。”

索菲・理查森表示,许章润被捕、港版国安法以及新疆拘留营等议题,都使得美中关系更加敌对和脆弱。

索菲・理查森说:“我认为北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受外部压力的影响。而针对北京的关于人权的强有力建议目前还太少。我认为美国的首要任务,应该是确保中国政府不再继续其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停止有罪不罚的现象。”

黎安友表示,现在的北京既不在意国际观感,也不在乎受到制裁。国际社会与中国的对抗已经形成,西方国家,尤其美国需团结一致。



homedepotva 发表评论于
看这里某些评论, 果然中国二次文革又杀回来了, 把一个对时政正常评论的学者和公民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起来, 这个吃相实在太难看了。
skyhorse913 发表评论于
法学家发表抨击时政的文章,把自己带进沟的节奏。
海外华人-1 发表评论于
就是个自我欣赏的下三滥。
杰出?美国政府喜欢请便,拿去当总统替换川普。
漂着的石头 发表评论于
谁封的杰出?还法学家?62年出生,完全在新中国受教育成长,说国家培养不为过,吃娘喝娘带骂娘,老话叫做不当人子.
一条小路 发表评论于
嫖娼要抓的話,應該先抓習近平,一貪一嫖是共產黨員的標配。
mark999_2020 发表评论于
谁能比美国更流氓?美国的国际观感?不存在的。
unanimous 发表评论于
中国政府从来都是丧心病狂,不是今天才这样的
老黄123 发表评论于
老习是人大选出来的,你是在梦游吧?选老习做主席之前,人大有几个人见过老习?本子上印了是谁的名字就选谁,是习近平,还是张近平,都是按同意键,中国人大代表自己选出国家主席,你是鼓励人大造反?

再说了,私企和国家领导人当然不一样。私人自己创办的企业,自己搞自己一套。国家不一样,国家权利包括主权是属于全体人民的,不属于任何一个私人,当然要大家同意。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2020-07-09 10:44:00
可以将全国人民作为股东,人大作为董事会,习不就是这么选出来的吗?一人一票,你看哪个公司的CEO是公司员工(一般他们都有股票)选出来的?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呵呵,把这篇檄文翻译成德文,发给默克尔看看,叫这个共产党员在世界面前裸奔。
janejane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已经违背了自己最初赢得民心和政权的承诺。
soleil2002 发表评论于
美国入侵伊拉克在乎过什么呢?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许叫兽为纵欲过度之面相
lurenjia2014 发表评论于
女王就评价过,说中国官员粗鲁。
东田枫叶 发表评论于
应该特别点赞习大大!干得不错!
东田枫叶 发表评论于
楼主说这段话所谓“为了收紧对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控制,中国不顾香港人民以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实施了一项适应范围广泛的国家安全法”的时候,就得首先请教楼主了这么个简单的问题了:
1)香港问题,到底是属于中国内政,还是其它?这就是说话之前提。否则,就是典型本末倒置、无本之木!啥意义都没有!
2)请问香港国安法之出台的根本因果关系是什么?是什么导致了该法案之出台?否则,不也等于本末倒置之因果颠倒吗?
3)而如果上面两个根本性条件前提的问题解决了之后,那么,难道中国没有权利为自己所属领地针对性立法吗?那么,楼主的法理依据又何在呢?笑话
4)而楼主所谓的“香港人民”是指那些港独呢、抑或指港独之外的其他港民呢?若是指前者的话,前者不已经一再声称他们不是中国人了吗?而香港却是中国法理领土。因此,大家所看到的“香港人民”是完全不同的两部分。而港独,肯定少数。
4)所谓“国际社会”,...  查看完整评论
天天读 发表评论于
何以见得是救大家的?而不是把车开进河里?
————————————————————-
因为许先生只是一有良知、有责任感的乘客,并不开车,开车的是老习。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破罐子破摔,反正早就没形象了。外交部的发言人也一样,越被骂越来劲。就流氓到底了,你们能怎么样?!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习是一票票选出来的?你真搞笑,不就想说华人与狗不适合玩民主吗?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楼下相信党国事实的,你说的和人民日报一样,那儿比你详细。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可以将全国人民作为股东,人大作为董事会,习不就是这么选出来的吗?一人一票,你看哪个公司的CEO是公司员工(一般他们都有股票)选出来的?如果这么选,我相信所有现任都CEO多会落选。原因很简单:一般人没有能力分辨领导人。还是把权力给董事会吧!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这就有意思了,站在道德制高点评论别人,自己却同时去嫖娼,双重人格啊。
gnyd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无耻!
dragon_dxq 发表评论于
首先事实真相到底怎么样,我们都还不清楚。其次,中共一直对言论的散播比较敏感,纵观中国历史,造反的人无不利用各种口号来煽动民众。就是到了现代社会,掌握媒体话语权的人就掌握了权利,放弃话语权等于放弃了权利。看看台湾,90%的媒体被称为亲绿媒体,所以绿色媒体可以肆意造谣,带风向。国民党最蠢的地方就是放弃争取话语权。也许中共某些手段不好,但是中共是把媒体话语权当做生死存亡的议题来看待的,所以会有过度反应。中共在乎国际媒体的看法吗?以前也许在乎,因为需要在乎国际观感。现在呢?西方媒体带有明显偏见的逼迫已经把中共逼到底线,既然如此,大家不给余地,那又何必再在乎你的感觉呢?
上流Man 发表评论于
土共的习大梦确实疯狂。被嫖娼太容易了:放个女特工钻进许章润教授的被窝,然后室内偷装的监控摄录机自然产生证据。谁要相信一个被监控跟踪、门后挂着准备进监狱的换洗衣服的教授有想法、而且有办法嫖娼,那是真敢蔑视土共的国安打手啊。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相对来说,习的权力未必比公司的CEO大。CEO是没有任期的,只要公司运行好,可以一直做下去。只要中国运行好,习一直做下去为什么不可以?习不可能被赶下台?别逗了!中国出了大问题,习会一天都做不下去。很简单,没有什么人赋予共产党任何权力。共产党在台上的唯一理由是可以把中国治理好。共产党为了自己的生存,会毫不犹豫地将庸才换掉。
wumingwuxing 发表评论于
青衣侠:
呵呵,培训时还有认真读毛选的规定吧?这狱中没书可读,选中上评论员培训班算是党认为可靠的案犯才有机会揭穿毛选?恭喜你可以不必日日待在臭气熏天,人挤人的大监房中。不过,看你这评论,显然没有好好把毛选读过,小心,审查时,会被再教育后关禁闭,一如此城曾喜欢炫示的长贱等,好好学习,党章好好背,说不定在被审查时可以用来以毒攻毒的对待审判员,肯定效果不错,试试吧。
Tan7th 发表评论于
三座大山从来就是坚加于中国人得骗人邪说,强夺了私人财产,转给自家亨受,。穷人照样是穷人
Tan7th 发表评论于
前段时间一个坐满人的共交车,司机极度向左转,硬往河里开,没人制止,大家都完蛋。许先生是站出来救大家的,明白吗?的,
胡小海 发表评论于
一山不容二虎,有清华法学博士,怎么可以有清华法学教授?
乱我心者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中共内部的人在羞辱中共。给许教授加了一个“2018年在成都嫖娼”的罪名,这不是明明羞辱暴政自己,还能有什么动机呢?估计许教授许太太听到这样的指控后,虽糟受肉体上的折磨,但心里多了一分黑色幽默的微笑!
青衣侠 发表评论于
我认为应该把所有的“公知”都抓起来,一是组织他们学习,改造思想,自觉割除“民主自由人权”这颗长在人类身上的毒瘤;二是组织他们去西藏、新疆修公路、治理沙漠,也能让他们为国家、为民族做一点贡献。否则把他们留在社会,只会搞乱人们的思想,让中国人再次成为一盘散沙,成为西方人口中的肥羊。我始终认为,中共的最大功绩,不在于推翻了三座大山,而在于把中国人组织了起来,把中国人心凝聚了起来,不再是一盘散沙。所以才能有力量,才能以刚开国时的弱小之实力,而一举打败美国军队。万众一心,是我中华的价值观;在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面对什么人该说什么话,这也是我们华人的价值观。可以随便乱(自由)说话,可不是强调国家与集体的我中华之价值观,那是强调个人的西洋人的价值观。中共向来有“保留个人意见”的传统,但是对于已经定了调的,“个人意见”就只能保留在个人场合,在公开场合,面对公众,就不可以再说你的“个人意见”,否则就会“因言获...  查看完整评论
size0 发表评论于
知识分子没活路了!爱神必须的!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To 竞选:立法机关在机关里“违法”是没有问题的,不然的话,法律怎么修改?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中国现在的国家体制,有点像美国的上市公司。权利集中在高级管理层,CEO权力最大,很难挑战。日常运行围绕CEO,管理人员的选拔权在更高层。反CEO或老板很少见。保证了公司的高效运行。中国的体制不就是这样吗?
竞选 发表评论于
凡是表达政治观点的言论,即使是违反宪法的言论,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例如,中共就提出了对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只限两届的不满,要求修改。这在宪法修改以前就是违宪言论。毛泽东也对宪法设置国家主席的条款不满,要求修改宪法取消设置国家主席的条款,这在当时都是违反宪法的言论,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许章润写大字报公然煽动别人站出来推翻政府,铁证如山!这已经触犯中国国家安全法。抓他,应该用国安法。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只要全中国百姓大部分人对现状不满的时候,中国才有变的可能。
qdknight 发表评论于
要论耍流氓,谁能比得上二胖。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to 竞选:我是在说世界上没有100%的言论自由。你在美国骂总统没问题,因为这是美国法律允许的。许在中国要推翻共产党有问题,因为这是中国法律不允许的。都是合法的。
luting 发表评论于
流氓露出獠牙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体制是人类发展的智慧结晶。以中国为代表的集权体制正在成为人类发展的另一结晶。两种体制相互竞争,相互促进,供其他则优选用,难道不好吗?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To 雅皮士:完全同意。民主与集权哪个对中国更好,坦率地说,我也不知道。但起码中国近40年的发展非常好,不要去动它。等到发展停滞的时候再说。但有一点我看出来了,民主体制问题很多。看看台湾就知道了。
唯一妙想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就如一只失智母狗,见人就咬
aloha999 发表评论于
二流文科大學百無一用的無腦書生 有什麽傑出的

人生價值不如一個工地搬磚的

裝成叫獸嫖娼也是嫖娼啊 應該開除公職
Bslrim 发表评论于
如果你说的对,做的好,比如吹哨的李文亮医生,没有民众不尊敬他,这个叫社会共识,你被捕,政府需要道歉,民众也绝对的支持,这个前提下你才可以说自己代表人民的需求。但是这位章先生支持的民主改革,并不是什么共识,只是一种言论,中国不一定需要西方民主,或者暂时并不需要西方民主。但是他强行将自己的言论作为真理,不光讽刺领导人,对无心接受的普通民众也怒骂贬低,这就是开玩笑了,被捕并不值得同情,因为他自以为代表了民众,其实只代表了一部分人。
portfolio 发表评论于
“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浅薄的领袖崇拜;
够了,这无耻的歌舞升平、肮脏的鲜廉寡耻;
够了,这骁骁漫天谎言、无边无尽的苦难;
够了,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
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
够了,这七十年的尸山血海、亘古罕见的红色暴政……”
___________________

雅皮士 发表评论于
公知:鸳鸯是要分开理解的,鸳是公的,鸯是母的,公鸳配母鸯
民众:我懂了,蜘蛛是要分开理解的,蜘是公的,蛛是母的,公蜘配母蛛.....
公知:公知配母猪?闭嘴!你个瓜娃子!
MJ0324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在福建的嫖娼,迟早也会算上
royalflush 发表评论于
可耻
不能再沉默 发表评论于
简评"Chickred"的信口雌黄:
“许不是在做政治性批评,而是号召“全国同胞,站起来”。他是在做政治动员。”
评:全国同胞,的确应该站起来了!!中国不是CCP的中国,中国是全中国人民的中国!!看看中国国歌吧: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dumbttt 发表评论于
党国撅起了嘛,哪用再管老外怎么想!
nowomannocry 发表评论于
中国很重视外宣,但其实中国真的确最不擅长外宣。如果以外宣为一门生意,目前看来是投入最大收效最差的赔本买卖,其结果近乎于还不如根本不搞外宣。
Chickred 发表评论于
许不是在做政治性批评,而是号召“全国同胞,站起来”。他是在做政治动员。言论自由,那也要看他说什么。即使在美国,种族歧视的言论也是不行的。
mary_leeleo 发表评论于
2018年嫖娼,2020被抓,真可笑!
To_Me 发表评论于
===========================================================================


什么叫无耻, 中共已经在全世界面前充分展示。 证明它真是一个反人类的无耻罪犯集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