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遭遇严重洪灾,已致百余人死亡或失踪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本周,中国西南部城市重庆的暴雨过后,被淹地区的居民被疏散。

 

数周来的异常强降雨已席卷了中国南方的建筑物、冲毁了房屋,造成至少106人死亡或失踪,1500万居民受灾,这是该地区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洪灾。

每年这个时候的大雨往往会使中国河流水位暴涨,导致水库存水溢出。然而,据共产党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报道,今年,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给备汛工作造成影响。

新华社上个月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洪水包围了中国南部广西地区的一个村庄。


在政府气象部门连续31天发出暴雨预警后,恶劣的天气仍没有停止的迹象,专家们已警告称,水库和大坝可能会发生滑坡和决堤。

在中国,中小型水库多数是六七十年代的产物,并没有遵循很高的建设标准,南方城市深圳的水利工程师布兰登孟说。一旦发生极端天气情况,很容易出险。



迄今为止,受灾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是湖北,新冠病毒便是在该省省会城市武汉最先出现的。上月底,在宜昌,齐腰深、浑浊不清的水淹没了一条条街道,将人们困在车里。宜昌是湖北的一个城市,位于长江沿岸,世界上最大的大坝之一三峡的下游。

在以绝美山景出名的旅游小镇阳朔,一名官员告诉新闻刊物《南方周末》,该地区在6月7日遭遇了两百年一遇的暴雨。当局告诉《南方周末》,超过1000家酒店和民宿以及5000家商铺受损。

在中部城市重庆,当地官方表示,上个月在长江上游的綦江当地流域的洪水情况是1940年有监测以来最为严重的。根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约有4万名居民被疏散。

中国国家气象中心周五警告称,该国西南地区将于周六开始面临新一轮强降雨。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谢楼下,在网上看了视频。

看得心里很难过,太多人失去家园流离失所。
skylight07 发表评论于
怪病毒影响备汛?中国疫情早就控制住了。
三月份全国人民已经在幸灾乐祸地看西方病例飙升,嘲笑欧美连作业都不会抄。

“据共产党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报道,今年,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给备汛工作造成影响。”
十具 发表评论于
网上有一视频。半山公路排水涵洞阻塞,洪水从下面一公寓楼的三楼夺窗过堂而出,人造瀑布奇观。设计施工方要吃官司了。
十具 发表评论于
天气预报说长江中下游,48小时内还有大暴雨。城市被淹并非主河道水位高危,是局部低洼区排水不畅。最后一张照片好像重庆市区沙坪坝。人口密度高,半山上平一点的地就见缝插针起高楼,下水道设计排量不足,高处水下来就滞留CBD广场。嘉陵江水面离路面还差得远。

武汉地势比周边都低,除了武昌一些小丘,水患是历史常态。前几年填湖建滨水别墅是蠢到家了。
laifuzi 发表评论于
第一张照片好笑啊,一个盆里七个人,还算上有小孩,居然要九个大汉来推。摆拍的也太明显了。
phantomoftheopera 发表评论于
感觉湖北是今年最倒霉的地方。相信湖北人现在最需要帮助。
KINGTIE 发表评论于
中国发洪水至少还有解放军背出一个个老人,美国老人们要自己泡洪水,全世界都独一份。
KINGTIE 发表评论于
美国发洪水泡养老院的时候楼下是不是都在装傻。
iloveCCP 发表评论于
中国成立两三年的FEMA似乎不管用。
scbean 发表评论于
无论对人民的言论还是对亿万年形成的水路,中共都采取了已经被历史证实最落后愚蠢的办法------堵!

大禹治水------疏
李冰父子治水-------疏

习治民治水--------堵
jimmyreturns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不怕死,怕死的不是共产党,所以共产党不怕死人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往年中国遇到这样的灾情,无论江朱时期还是胡温时期,他们至少会出镜一线慰问灾民。

今年中国遭灾这么严重,7常委没一个露面慰问灾民!人们都看得出来,习不露面,其他人都不敢露头!怕抢风头!一尊自恃大权在握,有恃无恐,完全不在乎民情!作到头了!
东岸老张 发表评论于
胡乱填沟平渠,自主围塘养鱼虾,盲目扩建城镇建筑,滥造水泥道路,大自然的本来面目被毁容,一旦下大雨暴雨,水流成洪,无情地摧毁一切。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第一张照片明显是摆拍嘛。
To_Me 发表评论于

包子开口了, 长江也要开口了

亮油 发表评论于
治水的关键是——疏,中国人明白此理比文字还早。再看看现在大小河道,两岸高楼林立,拥挤不堪。那河道只够基础流量,根本无法疏洪。有洪水威胁各省河道两岸须有5km无建筑物区。政客混蛋也罢,水利专家何在?
Whitefang101 发表评论于
嗨,倒霉的庚子年
honghonghong 发表评论于
电线杆泡在水里,别会不会触电呀。可怕
soldanella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张照片里,把鞋子脱下来拿在手里走路,这个不好。地上有尖锐东西在水下看不到,赤脚很容易受伤。受伤的赤脚泡在脏水里太容易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