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停飞3个月胖10斤 曾月入1万5 现在房租都交不上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在世界航空业惨淡的上半年,国际航班空姐肖圆圆经历了3个月的停飞期。长胖、降薪、沉迷于游戏……随着国内航班的恢复,她终于被“安排上了”。这是她在90天里所目睹的模糊而失焦的世界。

在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里,她们的护目镜里全是雾气,雾气到最后形成了水,水像瀑布一样挡着她们的视线。刚刚过去的半年里,瘟疫成倍地增加了国际航线的危险,空姐们眼中的世界也变得模糊而失焦。对于肖圆圆来说,这种模糊和失焦是由一次又一次的等待组成的。她经历了三个月的待飞之后,才终于拿到一次排班,可以重新飞行。

标准的制服和标准的妆容背后,肖圆圆和一个普通的女孩一样,喜欢购物和旅游。她的职业微笑曾让她觉得尴尬,她曾因为自己的工作与世界脱节而苦恼不堪。但现在,她开始无比怀念那些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飞行的日子。

1

时隔三个月,肖圆圆盯着舱门,突然发懵了。

因为害怕出错,她在脑海里反复回想工作流程,手上的动作开始变得缓慢。即使是在平日,当需要手动关闭舱门时,她也会感到紧张。如果遇上调皮的小孩试探性地摸门把手,她会吓得马上制止。一旦出错,对她来说就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终结”。而现在,这套动作她已经三个月没有操作过了。

重新进入机舱的紧张,从5月26日复飞当日的清晨就开始了。

那一天,肖圆圆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收拾行李,在50平米的公寓里走来走去,寻找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物件。往常这个过程只需要5分钟。但现在,所有的东西全乱了套。那个有些许磨损的紫色登机箱,以前会放在门边固定的位置,她直接拖着就可以走,这一次却需要重新整理。

唯独蓝白色的空姐制服,还一直挂在衣柜里显眼的位置,很好找。重新穿上,肖圆圆吸了口气,比三个月前紧多了。

飞行前一天的复飞考核,即使她用口罩和帽子把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居家附赠的10斤肉,还是轻而易举地被同事发现了。她有点担心。公司对她们的形象有要求,如果被监督员发现她的身材走形严重,她将面临一段时间的停飞,直到瘦到标准线以下。

但她已经不能再忍受停飞了。

没人能提前预知这场瘟疫对航空业造成的破坏。密密麻麻的国际航线,将地球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连成一个整体,人们已经习惯了搭飞机旅行的生活。但随着疫情的发展,各国政府都出台了航空管控措施,地球停摆了。

据国际航协报告显示,2020年4月,客运需求断崖式下跌94.3%。这是自1990年开展客运调查报告以来,出现的史上最大降幅。进入6月,欧洲开始讨论开放边境,国际航班也在逐渐增加,但这个过程和空姐们迫在眉睫的生活相比,实在是太缓慢了。

没有航班,意味着肖圆圆每个月只能靠2250元的基本工资生活。这几乎与北京的最低工资标准持平。

她还记得自己的生活是如何一步步陷入低谷的。1月底的一天,在从布鲁塞尔飞回北京的航班上,机组成员被口罩、护目镜和手套全副武装,一个没戴口罩的女乘客登机时被这样的阵势吓到了,冲她喊:“你们是在歧视我。”而一个月后,当肖圆圆再次飞这条航线,她看到另一位女士已经身着防护服登机了——她还自带了透明的类似塑料材质的坐垫,找到座位后,将整个座位都包起来,不让自己身上任何一个部位接触飞机,就连脚下踩的那块地板也没放过。

人和人的关系也改变了。她惊奇地发现,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中,几乎没有人摘下口罩吃飞机餐。大家的距离比礼貌所需要的还要多,机舱里被一种独特的安静笼罩着。

这是她停飞前的最后一次飞行。肖圆圆知道,世界真不一样了。

图丨东方IC

2

待飞的生活是由一个又一个轮休的日子叠加起来的。每周六的晚上八点半,肖圆圆都会收到公司发来的未来一周航班计划,她要在上面寻找自己的名字。最开始,每次收到“继续休息”的信息时,她只觉得“爽”。对她来说,爽的意思就是:“躺着,真的是天天躺着。”

客厅较软的灰色沙发宽敞得可以同时躺下俩个人,除了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她穿着睡衣在上面一躺就是一天。工作时的长期站立,让肖圆圆的腰出现了问题。飞十小时以上的国际航线会带来巨大的疲惫感,换班的时候,她将经济舱最后三排的帘子一拉,接近173cm的她,很快就能蜷缩在座位上睡着。

继续休息还意味着,她不需要再和旅行团打交道了。对于主飞欧洲航线的肖圆圆来说,老年团是空乘人员的“噩梦”。如果是年龄比较大的老人,他们往往听不清她说话,有时还会有人不停在机舱内走动,或者做大幅度的“广场舞”。

她也不需要再去照顾大声哭闹的熊孩子了。他们会直接将疲惫和不舒服转化为高音贝的尖叫和哇哇大哭。有一次从比利时飞北京时,一对法国夫妻带着的两个小孩,从上飞机开始就尖叫吵闹,一刻都没有消停。飞机上,一位四五十岁的北京大哥直呼要去打小孩,她们马上过去道歉。即使她知道自己也有童年和老年,但那些时刻仍然会心烦意乱。

长久以来,空姐这个职业还让她有种“这个世界好像与我无关的脱节感”。飞晚班的时候,肖圆圆经常需要4点半赶到公司开会,在路上会看到反方向拥挤的车流。那时候,别人都在往家赶。而回来的时候,晚上一两点落地,等待她的只有黑车师傅——出租车半夜费用很高,她一般会在黑车群里找师傅接机,15元就能送到小区。

终于,她的时间跟这个世界同步了,只不过这是一个变得陌生的世界。肖圆圆从来没在出租屋里呆过这么长时间。她每天早上七八点就醒了,从睁眼开始,就面对手机屏幕,在抖音、游戏、微博和微信这些软件中来回切换。大多数时间,她都是自己在刷剧或是打游戏。

和航空公司大部分在北京基地的乘务员一样,她住在了离公司通勤只需要15分钟的顺义。因为距离,她很少去三十公里外的繁华市区。

最初,这种生活意味着一段漫长的休息。在这个阳光无法直达的出租屋里,她连续一个月没和人面对面说过话。很快她发现,这种生活还是另一种与世界的脱节,她再次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无关了。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日子仿佛永无尽头。打游戏是她发泄情绪的方式。最开始接触游戏,是肖圆圆离开家去参加空姐培训的时候。那时,她有大把的时间在酒店里度过。游戏世界里,虚拟地“杀”掉对手会让她觉得很爽。而被“杀”,她就会在游戏里“口吐芬芳”来发泄不满。

但没日没夜地面对电子屏幕,开始让她感到崩溃。想看看窗外,却因为自己二楼的房间临近商业街,目光所及,只有商铺的后门和白墙。平日里就没有太多行人经过的街道,更寂静了。她开始怀念那些没有瘟疫的正常的夜晚,偶尔从街边会传来驻唱歌手的演唱。

被高楼遮挡住的阳光,建筑商为了利益压低的层高,加深了她的压抑感。她本来想要休息,却越来越觉得疲惫。三个月过后,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适应工作的节奏。时间的感觉更迅速地消失,有时候,晚上十点之后收到的消息,她通常早上七点睡醒才能看到。而平日里,那个时间她可能正在化妆,准备一个国际航班的通宵飞行。

每一次起飞前整理妆容的洗漱台

正常的日子里,她也要在装满了人的狭窄飞机里忍受长达10多个小时的封闭,但每当抵达一个陌生的国家,她起码还可以逛街。和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样,面对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低于国内的价格,她也忍不住剁手。有段时间,她热衷于购买香水,每次飞国际航线都会去商场或者免税店。碰上喜欢的味道,就会买一瓶最大毫升的回国。

对她来说,那是一种生活的安慰。两年来,她收藏了一大堆护肤品、化妆品、香水。遇上不合适的或者不再喜欢的,再去网上二手市场以半价卖掉。花费最多的一次是在罗马的一家商店,肖圆圆看到了一直想购买的名牌包,觉得价格合适,便咬咬牙,分期半年刷了一万多的信用卡,直到去年年底才还完。

小康家庭长大的她,不需要每个月给家里汇钱,工资都用在自己身上。不论领到多少,大大小小的开销总是刚刚好。但这个特殊的时刻,她发现,假如再不复飞,自己甚至连房租都交不上了。

3

在朋友和家人的印象中,肖圆圆过去是一种吵闹的性格。她喜欢和朋友开玩笑,给人起外号,笑起来也毫无遮拦。但自从工作之后,她开始变得安静。标准化,是这个职业留给她的痕迹。从被公司大巴送到机场,再到进入机舱。她们需要精致的妆容,统一的制服、行李箱,甚至是统一的步伐。这种痕迹从工作中那种标准化的微笑开始,一直渗透到生活的细节里。

肖圆圆高高瘦瘦的,留着过肩的黑色长发。头发没有烫染的痕迹,从头顶中分到两边,露出了她干净的额头和肉肉的脸颊。学生时代厚厚的挡在额头前的刘海,上班之后就没再见过了。她喜欢化平眉,眼睛和鼻头也是圆圆的。按照公司要求,手上需要涂透明甲油加一点白色的边。

成为一名空姐对她来说非常偶然。2017年大学毕业的时候,她最开始的职业理想是做一名记者,但是在电视台实习了半个月就放弃了。如果有机会,她还想转行去时尚媒体,但是她对这个领域没有经验和了解。因为从小都长得比较高,周围的叔叔阿姨就开玩笑说,以后去当空姐。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航空公司的招聘信息,抱着尝试的心态投了简历,没想到成功了。

她还能够回想起来工作第一年带给她的惊喜。世界以一种崭新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喜欢旅行,读书时去过韩国和美国,而这个工作给了她更多机会。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抵达这么远的地方,看到这么多完全不同的生活。每飞到一个新的城市,她就会发一张自己带着笑容的单人照和定位到微博上。

2018年9月,她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站在布鲁塞尔大广场建筑旁的回眸。这是她成为空姐之后第一次飞国际航线的目的地。清晨,随机组人员一起到达酒店后,她简单吃几口酒店的早餐,便脱下航空制服,穿上舒服的休闲卫衣和牛仔裤,踩着帆布鞋出门了。

她在广场周围的商铺里买比利时的Godiva巧克力吃,然后去寻找历史书中撒尿小童的雕像。直到她走到才发现,这个有着典故的纪念雕像就在一个普通的街角,被栅栏围起来,看上去像一个还没有自己脸大的玩具。

在莫斯科十月就已经下雪的傍晚,她想找一家有落地窗的烤肉店吃热腾腾的五花肉;而柏林十一月风雨交加的一天,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站在柏林墙的一个涂鸦前拍了照。肖圆圆最远从北京酷热的八月起飞,经过北极,然后穿着卫衣坐在加拿大的露易丝湖边,看着远方的雪山和森林;而在六月的曼彻斯特,她在晴雨天的街口用手来挡住细雨。

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肖圆圆见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海,但她不喜欢的是:在这个城市里逛着街,会突然遇到一群拿着枪的魁梧士兵。机缘巧合之下,她还去过一次罗马,一个初夏万里无云的蓝天迎接了她,她一边快乐地跟着偶遇的小鸽子,一边在磨损了千年的石板路上小跑。

肖圆圆分享最多的是布拉格。她总是喜欢从酒店乘坐二十多分钟的地铁,到查理大桥上散步。布拉格所诉诸的,是一种更为微妙而稀有的感情。那上面有各式各样的摊贩,提供肖像服务的画家,唱歌的演艺人,还有卖各种纪念品的手艺人。她喜欢河岸有着尖尖的红色屋顶的东岸布拉格老城,而远处的城堡正散发着欧洲童话的气息。2019年9月,她又分享了自己在查理大桥上的照片。一个月后,飞往布拉格的航班停飞了,她再也没有踩过查理大桥的鹅卵石。

肖圆圆上一次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国外的动态还是2019年底

这些都是空姐这个职业带给她的礼物。世界以一种多样的、丰富的面貌呈现给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旅途的新鲜终于被工作的疲惫替代了。大多数空姐在飞了一段时间以后,旅途对于她们就重新变成了工作的附属品。她们被运往不同的目的地,无法决定去哪儿,或是停留多久,唯一不变的就是等待:等待启程和等待离开。

肖圆圆开始不再对目的地感到好奇。大多数时间,她都选择在酒店里度过。她也常常逃离回家。2019年工作强度最大的时候,她在一个月内飞了5次国际航班,往返于北京与布鲁塞尔、卡尔加里和柏林之间。由于疲惫过度,3月和6月,她甚至请了两次长达一个月的病假。最后一次微博上更新国外定位的照片,是2019年年底在布鲁塞尔的那一周。照片里没有她,也没有景点,只有冬季傍晚的阴天下,一排还没被点亮的路灯和毫无生机的树枝。她在朋友圈里同样发了定位,配图是八张在酒店吃的餐食记录,并写道:“记:牢里的日子。”

那时候她以为自己生活在“牢里”。而只有当人们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失去的是什么。现在想想,那个可以自由飞行的世界,简直就是人类的黄金年代。

待飞了三个月后,她开始怀念逝去的日子。

4

特殊时期,由于断航、封城,仍然在坚持运营的国际航班也变成了“救生艇”一样的存在。为了一张机票,躲避瘟疫的人们情愿付出七八万元的天价。4月,在一架从厦门前往阿姆斯特丹的飞机上,237个位置空荡荡的,没有一位乘客。但是返程的航班上,机舱已经被两百多名乘客塞满。他们几乎全部是中国的留学生。冯萌欣是那趟航班的空姐,她记得当地机场的部分工作人员还没有佩戴口罩,但大部分留学生都已经和她们一样,穿上了防护服。

而在3月13日厦门往返马尼拉的一架飞机上,早上起飞时只有一位乘客,晚上返回时280个位置都坐满了。他们几乎都是游客。在马尼拉封城前夕,他们为了抢到一张回家的机票而焦虑。李晓言是那一班的空姐。回国的第七天,她突然接到公司的通知:当天航班上有确诊乘客,机组所有成员都需要集中隔离。她一下就慌了,开始回想在飞机上与乘客的距离,她记起来俯身帮助询问填表的乘客讲解细则。庆幸的是,她最终是安全的。

就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世界航空业正在遭受着重创。当地时间3月5日,英国Flybe正式宣布破产。这家有着40年历史的英国最大国内航线运营商,成为全球疫情中倒下的第一家航空公司。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自2月份以来,全球已经有近20家航空公司申请破产或倒闭。最新的一家是拉美第四大航空公司墨西哥航空集团,而股神巴菲特也选择清空了手中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股票。

裁员、停薪、破产,以及请求政府救助,成了今年航空业的常态。澳航给2万员工放假,美国航空业超过10万名员工自愿降薪或提前退休。7月1日,欧洲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宣布全球裁员1.5万人,占员工总数的10%以上…….

和这些国外的同行比起来,肖圆圆实在是太幸运了。随着中国的疫情逐步得到控制,肖圆圆所在的航空公司开始增加国内的班次。在接到排班通知后,她第一时间分享给了关系好的同事。收到的回复是:“钱,终于是你赚了。”屏幕那边的同事待飞时间更久,只有她们彼此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正常飞行时,她每个月最高拿过一万五的工资,最少也有九千。而现在,基本工资甚至不够支付房租。

她被房东通知搬家,不得不开始重新找房。在以前,这不是为难的事。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她看中了一套阳光充足的公寓,卧室有一整面墙的玻璃。她跟中介和房东打电话磨蹭了好久,对方才松口100元,肖圆圆又在中介费上讨价还价,最终砍掉了700元。签完合同,需要交付三个月的租金和押金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窘迫。为了这点钱,她足足凑了一下午,晚上才把钱打过去。

花呗和信用卡能预支的额度已经快要用完了。肖圆圆今年最贵的开销,是一瓶420元的粉底液——家里的那瓶不小心打碎,为了工作,她不得不重新购入。

复飞的早上,公司要求的标准妆容,她一般需要20分钟以上完成,现在只花了10分钟。抱着不会有人检查口罩下妆容的心理,她下半张脸从粉底到口红全部省略了。今年让许多人诟病、呼吸难受的口罩,还很好地掩饰了她不太习惯的职业微笑。

甜美的微笑对肖圆圆来说并不容易。尽管这是她们最基本的素养。从培训的第一天开始,她们就会被要求微笑。但面对生人,她感到局促和尴尬。有一次在提供服务中,她因为没有微笑,被专程坐飞机巡视的检查员发现,扣了两千元的工资。

哭对她来说却是刚飞行时的家常便饭。工作中遇到稍微尖锐一点的词汇,都会让她觉得委屈,她的眼泪会止不住往下流。而飞机上的厕所,是可以短时间内隔绝乘客和同事的避风港,她需要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发泄完自己的所有情绪,再重新站出去面对乘客。

这份职业会消磨人的精力,表情似乎也成了一种消耗品。她现在能回忆起来最深刻的话,也是因为自己的表情。乘务长说她:“才刚飞就有了飞疲了的那种感觉,没有一个新乘的样子。”

但她想不到离开这个职业,还能去做什么?身边有同事待飞时靠直播赚钱,她不能接受。没有经历过办公室职场,她对朝九晚五的生活也只是偶尔想象。她担心坐班的生活会附带社交,而这件事她并不擅长。

至少空姐这个职业可以带给她一点好处:工作和生活严格地分开。只要她离开机场,就不需要再思考任何与工作相关的事情。她开始自己做饭,还准备学习油画。闲暇时,她会打开自己喜欢的韩国电视剧和综艺,《Running Man》已经从头追到现在。

如今,国内航班陆续复飞 图丨人民视觉

踏入三个月不见的机舱,她开始重新面对乘客,重新提供标准化的服务。她不需要太多的脑力和社交,而只需要聚焦于一次飞行,让乘客有舒适的旅途,安全地抵达目的地。无论是在一个正常的日子,还是在一个特殊的日子,这都是肖圆圆每次工作的任务,也是她目前最理想的状态。

这让她感到放心。



僵太公钓愚 发表评论于
您是自己下岗了,老爹文革被斗死了,还是爷爷是地主被枪毙了,跟中国有这么大仇?
Trumpeter 发表评论于 2020-07-03 11:28:18
制毒的是中国政府

禁飞的也是中国政府

只有中国政府限制公民回国

够无耻的
荒山捡石 发表评论于
Trumpeter 你够idiot!
chloemom 发表评论于
开玩笑吧,北京一个小STUDIO都动辄7000/月租金,1万5的工资怎么活呀?
二路风景 发表评论于
中国不需要世界,就在中国上空飞嘛,为什么要停呢
Richard505 发表评论于
连一张胖空姐的照片都不贴,差评
duty 发表评论于
条条毒蛇都咬人
哪个行业不艰辛
病毒面前都平等
身体长胖已属轻
Bslrim 发表评论于
楼下是自己下岗了,老爹文革被斗死了,还是爷爷是地主被枪毙了,跟中国有这么大仇?
Trumpeter 发表评论于
制毒的是中国政府

禁飞的也是中国政府

只有中国政府限制公民回国

够无耻的
ROUTARD 发表评论于
不会自我管理控制的垃圾
Shanghaigirl98 发表评论于
这命里就是:圆*2
nyfan 发表评论于
圆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