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路不明的“超级传播者” 中国疫情为何突然反弹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自2020年4月29日起,中国大陆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据就维持在了25以下,然而近期似有局部反弹之势。

位于中国东北区域的吉林省舒兰市,因在5月7日确诊了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并导致至少22人受感染,意外成为中国疫情地图里最受关注的地方。

那么,这次小规模暴发是怎么开始的,现今的状况如何,中国的疫情又会因此出现大幅反弹吗?

小城舒兰的“超级传播者”

舒兰是吉林省吉林市的一个县级市,根据2016年统计数据仅有62.8万人。该市5月7日确诊病例的出现,结束了吉林省73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的纪录。舒兰市的那名新增确诊者是当地公安局的一位45岁女洗衣工,住址为舒兰市北城街道供销联社住宅楼。据通报,她的丈夫、大姐、二姐、三姐及三姐夫皆在5月9日被确诊。截至5月15日,由其所导致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25例。

这也意味着,那位普普通通的洗衣工成为了一个“超级传播者”。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规定,把病毒传染给十人以上的病人即为“超级传播者”。

这位“超级传播者”的关联病例包括5月10日在辽宁省沈阳确诊的一名感染者郝某某。郝某某所在班组62人、同宿舍楼217人、其他因工作和生活间接接触的118人,总计397人被隔离观察和检测。但以常理推测,在多日内,人群的间接接触会以指数级放大,时隔数日的追踪难免有所疏漏,应该还有部分间接接触者没有被囊括在内。

一名确诊者产生至少数百名潜在感染者,目前尚且未知这些潜在感染者中有多少人已被感染,但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和巨大危险由此也可见一斑。即使其中的少数密切接触者染病,从吉林跨省至辽宁的郝某某也可能会成为另一个“超级传播者”。







针对东北地区的疫情状况,吉林省舒兰市风险等级已在5月9日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后,次日又从中风险调整为高风险,同在吉林市的丰满区也在5月17日被调整为高风险。吉林市已经采取了“封城”措施,如舒兰城区内小区与乡村都被封闭,仅留一个受到严格管控的出入通道,全市停止一切聚集活动。

中国卫健委、吉林省、吉林市均已派出了工作指导组前往舒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于5月11日离京并在东北黑龙江调研部署防疫措施后,又于13日晚抵达吉林省。大概两周前的4月27日,湖北省现存确诊病例归零,孙春兰返京。距离1月27日抵达湖北督战疫情,孙春兰在湖北一线已有3个月时间。

东北与湖北疫情反复

在东北舒兰小城出现“超级传播者”仅两天后的5月9日,作为早前中国疫情重灾区的湖北省出现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次日又出现5名新增病例。湖北省连续35天无新增确诊病例的纪录宣告终结,再度沦为抗疫战场一线。

据悉,湖北省新增病例为武汉市的重症病例,患者为89岁的高某。高某曾于3月17日出现发热、发冷等症状,在家吃药10天后症状消失,4月15日出现食欲不佳、精神不佳症状,5月7日和9日两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从3月17日至5月上旬,至少有一个半月时间,这也是高某可能将新冠病毒传染出去的一个时间段。根据武汉市卫健委的说法,新增的6例病例,均居住在武汉市东西湖区长青街三民小区,因此其应主要来源于既往社区感染。

那么,高某是如何感染,已经传染了多少人,未来会否导致更多人染病?目前这些问题都还没有准确答案。不论如何,武汉市已经如临大敌,先是对该小区5,000人进行了核酸检测,11日更宣布将在全市开展全员核酸筛查。武汉市东西湖区风险等级亦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

就目前来看,中国的东北(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与湖北省两个地区都出现了新冠疫情小规模暴发的苗头,而且其时间点恰好都在5月上旬。

自5月7日至16日,中国3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除东北和湖北外都没有发生本土新增病例,零星出现的新增病例则悉数源自境外。公开数据显示,5月7日、13日、14日和15日东北与湖北之外无新增确诊病例,8日至天津新增1例,9日上海新增2例,10日内蒙古新增7例,11日内蒙古新增1例,12日上海新增1例,这些新增病例皆为境外输入。另外,上海市在5月17日出现1例本地新增确诊,感染源头与途径尚未公开。

其实,不排除中国近期的本地新增病例也是源在境外。如中国东北地区邻近俄罗斯,而俄罗斯目前公开数据累计已有25万余人确诊,且连续多日单日新增病例过万。不过在最终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仍然不宜轻下结论。

5月7日东北小城舒兰确诊的洗衣女工病例无海外居住史、活动史,也未发现境外、重点省份返吉人员接触史,感染源头至今未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首席专家吴尊友分析,第一个报告发病的45岁公安局女性洗衣工未必就是源头。舒兰疫情可能与俄罗斯入境病例有关,也可能是这名洗衣工在洗制接触公安制服的过程当中感染的。

吴尊友还表示,新冠肺炎远远比非典要复杂,对它的认识还是非常有限。从它的传播方式,防控难度和临床表现来看,它都比非典要复杂得多,(防控)要困难得多。

中国疫情进入新阶段

整体来看,暴发于2019年末的中国新冠疫情已经大体平息,但是新冠病毒并未没销声匿迹,中国境外疫情仍然处于近乎失控的状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时间5月15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表示,“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总体是好的,同时境外疫情形势严峻复杂,国内防范疫情反弹任务仍然艰巨繁重。”基于这一判断,“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是当前中国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两个抓手。

可见,即使认可和盛赞中国抗击疫情的表现,也不得不承认中国也一直面临严峻挑战、承受巨大压力,一旦有所松懈就有可能出现疫情反弹,而如果不能迅速锁定感染者和传染渠道以切断传播链,将重演早前疫情大规模暴发的过程。

这就需要建立一种“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常态化机制,以及迅速处理意外出现新感染者后的应急反应机制。这两种机制客观上都需要对社会成员进行常态化监控,以及以此为前提的精准追踪和定位。

在中国这样人口众多的国家,且正面临复工复产和恢复生活秩序以保障基本生活的压力,做到这些并非易事。除此之外还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疫情暴发至今始终未有完全解决的,即新冠肺炎病毒仍有很多未知之谜,其来源、传播途径、潜伏期长度、发作原理等等,都还没有十分清楚。

这就意味着,5月上旬中国东北和湖北所出现的一波疫情小幅度反弹情况,不仅是无法绝对避免的,今后可能还将多次出现。那么,关键之处就在于此类意外的局部的疫情反弹出现后,能够及时有效地作出反应,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或许也可以说,对于东北与湖北的疫情反弹不必太过恐慌,甚至可以视为疫情进入新阶段后的正常现象,如果后续应急防控措施没有很快见效,才是值得警惕的大问题。

不论是东北舒兰还是湖北武汉,疫情局部复发后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采取了比2019年末湖北武汉新冠疫情初发时更果断有力的措施,并防止了疫情的大规模传染。

仅从公开数字来看,舒兰市5月7日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后,截至5月11日,当地全面排查了2,005人。5月9日和10日中国新增确诊数字分别有14例和17例,但此后再度降至个位数,自11日至14日新增分别只有1例、7例、3例、4例。

始于2019年末的新冠肺炎疫情究竟始于何时何地,目前仍是一个有待继续调查核实的科学性问题,也是一个喧嚣不止的争议性问题。但从结果来看,可以确认的是,中国是第一个揭开疫情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扭转本国疫情的国家。

在疫情暴发之初面临未知困境的情况下尚且能够很快扭转疫情,对于疫情大体平息后零星出现的局部反弹苗头,相关应对机制和措施应该也会游刃有余。

(本文转自《香港01》,略有编辑调整)



虎翼 发表评论于
居家隔离,把新闻也隔离了!
超级传播者从来没有停止过活动,只是新闻联播“突然反弹”而已。
什么时候要报“反弹”,什么时候要报“0感染”,全由党说了算!
thumpup 发表评论于
中国疫情过去了?短视的人啊!西班牙大流感前后曾三次爆发,第一次爆发是1918年春季,死的人不是最多的,秋天第二次爆发,死的人最多,到1919年冬季到1920年春季又有一次爆发,死亡人数介乎前两次之间。美国等很多国家都预测疫情会持续几个月,很可能秋天还会再来,大家算算中国疫情1月中旬大爆发,到2月中旬中共就催促复工复产了,才一个月时间,让上亿潜在病毒携带者在国内大量流动,为接下来的爆发埋下隐患。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不给他们吃莲花清瘟治疗?这是中国官方认可的有效治疗COVID-19的药。
青衣侠 发表评论于
“自2020年4月29日起,中国大陆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据就维持在了25以下,然而近期似有局部反弹之势。”

——这很正常,中国的外面,有数百万人携带病毒包围中国呢。“局部反弹”将是未来中国疫情的常态,而我们的防疫工作,就是要及时扑灭“局部反弹”,让其他的人可以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放心大胆地搞经济建设。直到疫苗出来,给每个中国人都种上了疫苗,防疫工作就可以转为正常的“疾病治疗”了。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吗?有必要对“局部反弹”这么大惊小怪的吗?相比较,美国和欧洲,还在每天死亡数千人呢。请小编还是多关注一下欧美的疫情吧。老实说,欧美的疫情压不下去,中国的“局部反弹”就不会终结。
醉在四方 发表评论于
这个跟美国欧洲的疫情比不起来,不值一提!
华人在Toronto 发表评论于
吕克·蒙塔尼耶(法語:Luc Montagnier,1932年8月18日-) ,法国病毒学家,200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1] 吕克·蒙塔尼耶是世界艾滋病研究及預防基金會(World Foundation for AIDS Research)的共同奠基人和國際病毒聯盟(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Viral Collaboration)的總監。他得到超過20項大獎,包括第三等法国荣誉军团勋章,1986年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1987年盖尔德納基金會國際獎和200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蒙塔尼耶的会计师父亲喜欢在家里地下室做科学实验,这使蒙塔尼耶从小就对科学产生了兴趣。由于祖父患结肠癌,他决定投身医学。其研究工作主要致力于寻找艾滋病疫苗和疗法。

2010年11月,蒙塔尼耶受聘上海交通大学全职教授,并在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创建Montagnier研究所[2][3],专攻艾滋病研究。

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期間,蒙塔尼耶於2020年4月17日接受法國Cnews电...  查看完整评论
知我是谁 发表评论于
一定是美的干的。玩我之心不死,呵呵
exds 发表评论于
楼主想多了,大海里撒泡尿,水质没啥影响 ~~

chenxu123 发表评论于 2020-05-18 17:56:07
如果飞机路过上空,还是可以从厕所冲水,以水的形态投毒的
chenxu123 发表评论于
如果飞机路过上空,还是可以从厕所冲水,以水的形态投毒的
wang620101 发表评论于
最后都搞个全民免疫吧,我现在越来越认可英国首相的做法了,省了好多麻烦事,死就死了,活就活了,天天紧张兮兮的,全世界的人口罩都戴上,尽量拉大交际距离,病毒慢慢就弱了。
lio 发表评论于


本想借此把祸水引向西方世界,只要西方比自己惨就达到目的。不料最后发现自己比西方还惨!!




田纳西_崔哥 发表评论于
呵呵 真相如何只有自己知道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警惕
美帝国主义的新动作
是不是最近有美国轰炸机飞近中国领空了?
有没有扔个东西下来?
行云流水一心间 发表评论于


如果美帝在黑龙江旁边,恐怕这黑锅是牢牢钉死在墙国锣鼓喧天的耻辱柱上了;恰恰这黑龙江的邻居是前苏俄主子,恐怕这黑锅还得敲碎了再自怨自艾地吃进墙国耻辱的肚子里了!无论如何,【赵姓儿皇帝】绝对不会与宗祖国为敌、绝壁会选择“康王赵构一样的逆来顺受”,毕竟马列大疫已经玩了两轮了,死伤都是中国人——【数字化的年代,都是数字化的痛苦】而已,与马列掌门人无关。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隐性传播的可能性永远是存在的,完全零病例不现实,只要控制住第一链环,监控其他可能感染者,那么小规模染病并不可怕。

中国为什么能够控制疫情?严格的追踪和隔离是非常重要的。美国以隐私保护为名禁止追踪,结果就是无法了解来踪去迹,根本无法控制传染。没有强迫隔离必然导致家庭和社区的传播,因为人总是不自觉的。
gamlastan 发表评论于
因为隐瞒。根本不知道是反弹还是压根就没消除。
烂漫主义 发表评论于
毕竟是老大哥,连怀疑都不敢怀疑的。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东北俄罗斯放毒,武汉余毒未清
liangu 发表评论于
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得出来, 肯定是美军放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