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盲目排外称为爱国,是近代中国的悲剧”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雷颐老师发表的《为何晚清政府的“改革开放”没有成功》的演讲很精彩,通过对历史深入浅出的分析,为在场近百位会员解读清政府是如何错失改革机遇,最终走向覆亡。

雷颐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以下内容根据雷颐老师现场演讲整理,有删节)

晚清改革的失败源于制度滞后,所有变革都非常被动,在外部力量的推动下,不得已一点点做出改变。这种滞后导致了最终的灭亡。

观念和利益的问题

导致清政府的改革滞后

改革滞后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观念的原因,没有认识到世界的变化和现代化对中国的挑战。二是利益的原因,现代性的制度改革影响到皇家的利益。

最早在鸦片战争的时候,林则徐就认为英国的武器那么好,我们应该向英国学习。但是道光皇帝给了一个批示:一派胡言。事实上当时人们就是这种观念。

林则徐作为钦差大臣,做了件在当时犯忌的事,他组织翻译了《四洲志》。魏源在这个基础上搜集更多的资料,编写了《海国图志》。这本书中最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认为中国还是在世界的中心,中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就是武器不如狄夷,只要学习它的武器,就能把它打败。

观点出来,石破天惊,从朝廷到读书人再到一般士绅,只要知道这本书的人,绝大多数都很愤怒,觉得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就是溃夷夏之防,为乱阶之倡。用今天的话说,你身为一个高级干部,怎么能主张全盘西化,所以《海国图志》很快被禁了。

作为一个政府和狄夷打仗,它的武器比我好,把我打败了,我要想办法用他的武器,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政府。但为什么清政府就不允许?

华夏是世界的中心

其他的国家都是狄夷

这里我们要说到更深远的一个传统观念,就是中国历来所谓的国际关系,就是和东亚周边国家的关系,而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比中国发达。无论是日本、朝鲜、越南,还是其他东南亚有些还不能称之为国家的地方,都是在学中国。

所以中国从春秋时候起,就形成了一个观念,叫做狄夷和华夏,把北边的非华夏文化的称为狄,把南邦称为蛮,把西边的非华夏文化称为戎,把东边称为夷。

这种观念在千百年里发展成一种很深厚的理论:只能用夏变夷,不能用夷变夏。只能我们去感染他们,改变他们,因为那些都谈不上是文明。只有我们是文明的,不可能是我们向他们学习。

外交部一旦成立

中国就不再是天朝上国

所以清政府是没有平等外交这个观念的。

直到1901年签订辛丑条约,在八国联军的强迫下,必须成立一个外交部,中国才有外交部。鸦片战争之后签订南京条约,开放南方五口通商,清政府用一个什么机构和他们打交道?

清政府觉得自己还是天朝上国,不能用外交部,一旦成立外交部就标志着自己不再是天朝上国了。但是英国的船炮又很厉害,必须得有一个机构来和他们打交道,怎么办?他们想了一个办法,用地方官来跟他们打交道。

清政府觉得特别巧妙,自鸣得意,其实是被固有的观念绊住手脚,非常缺乏远见。

外交权应该是中央的,在近代中国这样的环境下,哪个地方掌握了外交权,地方官的权力就会很大。所以袁世凯当了北洋大臣,北洋军阀做大,而清政府毫无办法。

所以究竟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什么是真正的误国?

是坚持中国有几百年传统,宁愿打败仗也不向狄夷学习,是真正的爱国;还是像林则徐师夷长技以制夷,承认东方有优长之处,是真正的爱国呢?

把盲目排外称之为爱国,是中国近代的一个悲剧。

清政府的禁书

成为明治维新的推动力

林则徐和魏源为启蒙中国人编写的《海国图志》被清政府拒绝,却无意中启蒙了日本人,对日本的明治维新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被“天朝上国”的观念所误,清政府将这本书列为禁书,最后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日本找了当时最了解汉语、学问最好的人来总编校订《海国图志》。这个叫岩谷宕阴的人翻译完书,写了一个序说:读完这本书,我不禁为魏源感到悲哀,忠正之士,你写的书,自己的君主不用,反而流落他邦,被我们日本人用了。

从1840年到1862年,22年时间,清政府什么都没有做,因循守旧、空度岁月。

所以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是两个不同国家,一个现代国家和一个非现代的国家之间的战争。第一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都没有给中国带来多大震动,真正带来震动的是甲午战争。

正如梁启超说,中国四千年迷梦是甲午一役而震惊。

革命和改革的赛跑

最终以清政府立宪失败落幕

到1905年8月同盟会成立的时候,中国社会出现三种力量,一是清政府,力量最大,二是立宪派,三是力量最弱小的革命派。三者的政策互动决定了中国的未来,是用改革延续清政府统治,还是革命。而在当时,支持清政府的社会基础阶层都认为立宪假的。

1910年春天,当坚决反对同盟会的上海商会领导人集体加入同盟会革命党的时候,革命和改革的赛跑基本上已经结束。

这七十年来制度非常滞后,清政府的改革每一次都是非常被动,无论是用器物、用枪、用炮、架电线、修铁路、建海军司令部,都是非常被动。

1898年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了一个机会,但清政府放弃了。对体制内的边缘的人用最激烈的手段进行镇压,社会变革的动力就落到了体制外的人身上。体制外的人要进行社会变革,就要推翻体制本身。

清政府一次次错失了最好的窗口期,总是在下一个阶段才做上一个阶段应该做的事。就像一个企业负了大量的债务,不愿意付利息,最后必然破产。

体制的变革和调整

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关键

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中国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士绅开始投身现代企业,新闻记者、律师等职业出现。社会向现代化社会转型,就必然要求政治体制进行改革。

政治体制不改革,社会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矛盾积累到最后,整个社会情绪就是宁愿鱼死网破、玉石俱焚而不愿意接受改革。这种情绪占社会主导地位的时候,就为社会边缘的革命党人提供了一个舞台。只要时机合适,这些人一下子就会站到历史舞台的中央,暴力革命就成了不二之选。

借用梁启超1907年写的那一句话:“革命党者,以扑灭现政府为目的者也。而现政府者,制造革命党之一大工场也。”要真正的避免革命和暴力、维护社会稳定就需要不断地进行体制的调整和变革。

空房间 发表评论于
诞生床铺肿捅是西方民主一个笑话,美国遭天谴,
上帝刻意安排蠢普做美国肿捅,带领美国进入十八层地狱。
拾麦客 发表评论于
洋知青没说,美国其实才是帮助中国最多的国家。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从二战打败日本,到帮助中国摆脱苏联的压迫,又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给予支持。中国的出口大部分都是面向美国,这是事实,而且一直受到关税方面的优待。可中国从来都把美国当成敌人,中国人民对美国是又爱又恨!
skylight07 发表评论于
中国最好的四大医学院,哪一所不是西方传教士帮助建立的,有了这四所,而后才有其它大大小小的医院。有种你爱国就甭进医院,蠢货。

===========================================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2020-04-27 08:32:52
西方传教士盲目跑到中国传教,到处为非作歹,是爱什么?爱自己的国,爱中国?爱上帝?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这世界就是奇怪,被认为是朋友的国家往往是生死仇敌。当年和苏联好的穿一条裤子。可是就是这个国家,依然占领着中国四分之一的土地。当年大力支援的越南,可谓及尽可能,连国土都送出了,那又咋样?他们屠杀华侨从不手软。血染的风采就是用中国支援的武器打的,讽刺吗? 朝鲜可以说是毛泽东一手帮着建立起来的。金日成本就是中国抗联的一个小头头,可是一旦得势,从不拿中国当回事儿。中国可以说送钱,送人,送国土,可是这个国家历史上从没和中国一心过。相反,巴基斯坦从来就是美国人的小弟,可这个国家一直拿中国当朋友,奇怪吗?南韩可以说是中国的仇敌,志愿军杀掉的主要是南韩的军队,可是那又咋样。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好多都是韩国的帮助,比朝鲜那光知道要钱的强多了。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就是利益关系,如果用个人感情代替国家利益,用政治倾向取代国家方向,用外行管理国家,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比卖国还卖国!
thrawn 发表评论于
的确。不要盲目排外,也不要盲目接受,更不要盲目任何事情和感情的事
chichimao 发表评论于
一个自己没出息的政杈。不把矛头向外。等着被清算嗎?
skylight07 发表评论于
1974年,12岁的洪晃等高官子女已经公费到美国私校读书了,那时中国人民还在高呼打倒美帝解放全人类呢。
skylight07 发表评论于
中国在鼓励舆论排外的同时,贪官污吏富人们的子女争先恐后地留学欧美,将金钱转入欧美。排外鸡血只是注入小红粉身上。
white_lily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只能有专业卖国的,而不允许专业爱国的
white_lily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出现爱国者,是因为有人卖国当汗尖
yaohua 发表评论于
gczyjmr是城里最苦大仇深的:我都恨死外国人了!,我都恨死那些跟政府唱反调的人了!
这么苦大仇深应该是个老贫农,应该请来做忆苦思甜的报告,请文学城党支部考虑。
最爱平底鞋 发表评论于
历史重演了。自我改良的大门已经彻底关闭了。现在和清末已经非常像,不光外交部像,赵立坚的甩锅推特为中国带来无可衡量的经济政治损失。而网上粉红五。毛就和清末的义和团差不多。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盲目崇洋是现代有些中国人的丑剧
LogicalPls 发表评论于
中国吸取教训,走向开放;
可惜现在美国却走上这条路:美国优先,建墙,退群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一段没有指名道姓更没有一棍子打死的话
炸出一群那个玩意儿
呵呵,原来他们也有玻璃心?
ShalakoW 发表评论于
“把盲目排外称为爱国,是近代中国的悲剧”
*****
近代中国没有喜剧,全是悲剧。而中共执政大陆,是最大的悲剧。
Moon_cake 发表评论于
煽动对海外华人和西方的仇恨, 减轻自己的压力, 矛盾转移, 中国共产党靠这个维持生计
gczyjmr 发表评论于
我都恨死外国人了!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比照来说,

盲目排斥和攻击大陆人,是当代港灿的悲哀

以为喊了“宁当港苟不做陆人”自己就有了港血,是四川人“我要真普选”的悲哀。

以为全面攻击中国和中国大陆人的各个方面自己就会收到白人青睐,是许多独运伦难蛆的悲哀
lzjgz 发表评论于
爱国本来是抽象化情感化的东西,如果被异端地具体化为爱政府,那就成为了牌坊,成为统治阶层打压异己维护统治的工具
为你加油0903 发表评论于
愚民政策是一把双刃剑:愚民固然可以对外当战狼,对内当韭菜,但这些愚民顺民也会变成最疯狂最残酷的动物。中国历史上没有和解一说,历次运动和革命从来都是流血漂橹,焦土千里。什么积累都留不下。

中共还敢笑话苏共软弱,89年不费一枪一弹苏联解体?告诉你,你中共完蛋的时候,比苏共惨一千倍,那些你平时踩在脚下愚弄的愚民顺民眨眼成暴民,会把你生吞活剥喽。顺带把中国那片土地上所有的东西都毁灭。大陆既得利益阶层,哪个不把资产亲人往国外转移?说明他们心里明镜一样。剩下那些哪也去不了的屁民愚民,作吧,那片土地上离再一次空白格式化又不远了。
magnet3304 发表评论于
排外怎么不排俄毛子?只排欧美可不是盲目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政治信仰不同。排欧美不是为了爱国,是为了爱党。呛欧美的战狼们一见了北极熊立马变成了摇尾巴的哈巴狗。
宽容乐观 发表评论于
最近几年宣传几乎回到老路。只要爱国,打砸抢偷,都是正义很容许的。
又一农 发表评论于
这是在变相说当今之美国吧?
布衣之才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中国跟晚清何其像相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一直走极端的原因,是不能超脱生理反应进行思维。
偶尔落到自己家里的东西,都当成“我”,
其实就是习惯性认同(identification), Ego。巨婴国,都是同一种思维方式。例子: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只要是“我”的,就是好的)
宁要中国的独裁,不要外国的民主。
属于社会发展的青春期强烈逆反。。。。。。
但也不能总是逆反,一直反动下去吧。。。
没有一个中国人会反华 发表评论于
反动派:

就是说现在就像清末民初喽?

那时候残害扼杀是最疯狂的,别乱说话!
scbean 发表评论于
我越来越为一件事感到纳闷儿:好端端的,为什么有些人突然就成了爱国专业户呢?

  养鱼专业户卖鱼,养鸡专业户卖鸡蛋,那爱国专业户又是卖什么呢?卖国?不对,他们明明爱国,怎么可能把自己爱的东西拿去换钱呢?仔细分析发现,他们所爱的那个国,没有一样东西由他们说了算。原来,他们是买空卖空,卖一个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所以把那个吆喝着要卖掉的东西价格定的很低。

其实,国这个东西是他们唯一能卖的东西。任何一个属于别人的东西,哪怕一个苕竹旮瘩,他们也不敢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