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牺牲灭火队员们的生命剪影:大部分农民出身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3 月 31 日中午,19 名牺牲者的遗体被送往西昌市殡仪馆。海滨中路一家酒店的工作人员徐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不少人看到运送遗体的车队时掩面抽泣, 一路上都站满了送别的人,大家也不说话,心情很沉重。

3 月 31 日中午,19 名牺牲者的遗体被送往西昌市殡仪馆。不少人看到运送遗体的车队时掩面抽泣,运送遗体的车队经过时,路上车辆也都停下来鸣笛。





去西昌参加扑火的队员出发前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文 | 新京报记者 付子洋 肖薇薇 张彤 张熙廷 吴荣奎 王瑞文

实习生孔宁婧 金钱熠王亚会

编辑 | 滑璇 胡杰 郭琛 校对 | 李立军 卢茜 赵琳

本文约5420 字,阅读全文约需11 分

2020 年 3 月 31 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宁南县 18 名扑火队员及 1 名当地向导在西昌山火中牺牲。新京报记者从宁南县林草局了解到,这支扑火队刚刚成立 3 个月,全员共 81 人。

21 名队员中,大部分都是农民出身,平时他们都有自己的职业,进入防火期后会参加专业扑火培训,一旦发生火灾就会上山打火。

3 月 31 日中午,19 名牺牲者的遗体被送往西昌市殡仪馆。海滨中路一家酒店的工作人员徐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不少人看到运送遗体的车队时掩面抽泣, 一路上都站满了送别的人,大家也不说话,心情很沉重。

徐先生提供的视频中,运送遗体的车队经过时,路上车辆也都停下来鸣笛。徐先生称,他工作的酒店紧挨邛海泸山风景区,目前泸山已不见明火, 他们都是英雄。





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消防员在林中灭火。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张树伟 39 岁

普通农民,3 个孩子的父亲

宁南县披砂村一名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18 位牺牲的扑火队员大部分是宁南县披砂村和天鹤村的村民。3 月 31 日凌晨 5 点,村干部挨家挨户通知他们的家属,牺牲的扑火队员张树伟的家距离很近, 他家人情绪太激动,很难过,他的妈妈悲伤过度,晕过去了,现在住院了 。

披砂村另一位村民李伟(化名)告诉记者,张树伟今年 39 岁,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在读初中,最小的才七八个月大。他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农闲时会做些小生意补贴家用。去年底,一听说宁南县林草局要组建扑火队,张树伟便报名了, 他说过森林防火很重要,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





张树伟在舞龙。受访者供图



加入扑火队后,张树伟和他提起,扑火队有 3 支小队,每 20 人轮一次岗, 这次正好轮到张树伟他们队 。没有轮岗的时候,张树伟大多时间会待在家里,干地里的活儿,也卖一些钓鱼工具。

我一直喊他哥哥,他是个特别热心的人,也很好相处,平时村里办酒席什么的,他都特别愿意帮忙。 李伟说。

3 月 31 日中午,李伟得知,张树伟的妻子和父亲带着小儿子已经赶去西昌,只有两个女儿在家,他去给她们送午饭, 她们眼睛都哭肿了,哭着告诉我们奶奶也去医院住院了 。

天鹤村村民张信(化名)告诉记者,村民们都很难过,他们正在准备迎接英雄们回家。

曾顺富 38 岁

曾经的理发店学徒 如今的扑火队员

38 岁的曾顺富是牺牲队员中的一位,他是宁南县黑泥沟村村民。

曾顺富今年 1 月份正式加入了扑火队,参加扑火队时,70 多岁的母亲很反对。

他长得很斯文秀气,力气很小,一直都是做的轻巧活,没有做过苦力。 前妻刘玲(化名)告诉记者,曾顺富初中毕业后,成了一名理发店学徒,两人在县里开了一家理发店。

她曾经觉得曾顺富胆子小,话也少, 别人欺负到他头上,他都不会发脾气的那种 。她总和儿子说, 什么方面像爸爸都行,性格别像他。

但曾顺富坚持去报名了,这是刘玲印象里,他第一次下定决心做一件大家都反对的事,他只说了句, 想锻炼一下自己 。

曾顺富的儿子今年 18 岁,正在读高三,儿子很像他,长相秀气,性格内向。几年前,曾顺富和刘玲离婚后,他去了外地打工,两年前才回来,在黑泥沟村盖了一栋两层楼房。

加入扑火队后,曾顺富经常需要集训和执勤。休息时间,他会给儿子打电话说,等集训结束,要好好给儿子做几天饭。刘玲在电话里告诉他,想让儿子去当兵,锻炼一下。

3 月 31 日一大早,刘玲接到好几个朋友的电话,才知道 儿子的爸爸去世了 。一旁听到的儿子抓着她的手,全身都在颤抖。他们才知道,曾顺富去西昌扑火了,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进入火场,他出发前甚至没有来得及给儿子打个电话。

上周末,曾顺富带着儿子去给太婆扫墓,回到家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说集训几天都没睡个好觉 。儿子坐在一旁,拍了一张他侧着身子睡觉的照片,这成为了他唯一的近照。

3 月 31 日下午两点,县里派车接了曾顺富的爸爸和儿子一起去西昌时,儿子一直在看手机里爸爸的那张侧面照,他说, 去接他的爸爸回来 。

他肯定是想证明给儿子看, 刘玲泣不成声, 他变成了英雄,但是人没了,儿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黄元林 34 岁

退伍军人开农家乐,年初还在练打火

黄元林是牺牲者之一,今年 34 岁。黄元林的同学林红(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黄元林来自宁南县农村,是一名退伍军人。牺牲前,他是一位农家乐老板,去年冬天还在参与打火集训。

林红说,黄元林个子高大,相貌很帅气, 看起来很阳光,是一个很勤奋的人。 之前,黄元林曾在宁南打工,开过拖拉机。两三年前,黄元林在宁南县梓油村租了一块不大的地,开农家乐,主要卖柴火鸡、柴火鹅,生意一般。 平常是黄元林掌勺,他的妻子和老母亲会打些下手。 林红说。

2019 年,黄元林在宁南县城开了一家羊肉馆,早上卖羊肉粉。林红去吃过一次, 感觉他每次都笑呵呵的,也不高傲,会很热情地打招呼,是个很好的人。





宁南扑火队的队员们准备出发。图 / 宁南发布视频截图



2020 年年初,林红和家人曾去黄元林的农家乐吃饭,当时黄不在。黄的家人说,黄元林被村上推荐,进入了宁南县林草局新成立的专业扑火队, 其实就是民兵,没有编制的那种。 冬天时,凉山州进入了 防火期 ,黄元林开始到扑火队参加打火集训,没时间在店里掌勺做生意了。

据林红介绍,黄元林有两个孩子,大点的孩子五六岁,会帮忙端菜;小点的只有一岁左右,那次去农家乐吃饭时,黄元林的妻子还抱着老二。

林红说,宁南县正组织大巴车送牺牲者家属去西昌,但黄元林的家人已经自行开车前去。 他们都没等政府的车来接就先去了,可想而知,那个心情还是很复杂。

陈章华 33 岁

除了扑火,他还要靠打工挣钱养家

33 岁的陈章华是此次牺牲的扑火队队员之一。

据陈章华的小学同学钟万介绍,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灭火专业扑火队于 2019 年年底成立,陈章华正是那时加入的。自今年 3 月 11 日起,扑火队开始集训,钟万时常看到陈章华在朋友圈里分享集训的照片和视频。 队员们吃住都在一起,早上出门跑早操,下午进行专业的灭火知识训练。 钟万说。

陈章华还向钟万提起过,以前做民兵时,每年可以拿到 1000 元补助, 现在做扑火队员,一个月能拿到 1500 元。

在钟万的记忆里,陈章华小时候很调皮,男孩子们在一起经常玩泥巴、到河里抓黄鳝。高中毕业后钟万去当兵了,陈章华也想当兵,但因为身体原因,陈章华没能通过国家统一的招兵考核。 他遗憾极了。

从那时起,钟万每年回家省亲时,陈章华都会询问部队生活, 说他很羡慕 。2018 年春节同学聚会时,陈章华说自己在村里当了民兵,参与地方扑火。 因为老家山火频发,他又有当兵的情结,所以他很喜欢这个工作,觉得当民兵也是一种光荣。

在钟万的印象里,陈章华虽然小时候调皮,说话大大咧咧,但长大后很会为家人着想。除了扑火,他还要靠打工挣钱养家。 我们朋友有时晚上会出来坐坐,他从不说自己多忙多累。

刘军 39 岁 刘兵 42 岁

扑火队里的 堂兄弟

3 月 31 日,新京报记者从宁南县天鹤村多名村干部处确认,在西昌 3 30 森林火灾中,天鹤村前往扑火的 10 名队员,9 人牺牲,1 人受伤送医。

牺牲者包括:天鹤村 1 队的周全生,2 队的陈文龙、陈章华、张明福,5 队的刘军、刘兵,6 队的刘勇、李洪刚,8 队的李天云。11 队的陈科金受伤送医。

天鹤村村干部王文(化名)介绍,牺牲者张明福是天鹤村扑火队员中负责牵头的。





刘兵(二排右三)、刘军(一排右二)生前和救援队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王文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前,乡镇上一直都有民兵组成的扑火队。王文和刘军、刘勇一样,此前也是扑火队队员,当地每年会组织专门的培训,讲解专业知识,救火只能 就地取材 ,每年能拿到 1000 元补助。遇上火灾时,便紧急出勤,平常没有火灾时,就干农活,打零工。几年前,因为年纪大了,王文就退出了扑火队。

王文说,森林草原专业扑火队成立后,每 10 天倒班训练一次,每个月能拿到 1500 多元,这次出发西昌救火前,这批队员刚结束训练。

另一名村干部王珂(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也曾是民兵扑火队的,几年前因身体不好退出了民兵队,他和牺牲的刘军、刘兵同在一队,非常熟悉。

王珂说,刘兵和刘军是堂兄弟,刘军今年 39 岁,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改嫁后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没过几年,老人也去世了,就一直靠政府和邻居补贴生活。

平日里,刘军总是笑呵呵的,看到村里谁家办事马上就去帮忙,出事后很多村民都感念他的好,自发去他家里悼念, 都在流眼泪,太可惜了。





刘军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在王珂眼里,刘军虽然从小经历一些挫折,但是很有志气,原本是村里的贫困户,结婚以后,就自动放弃了贫困户名额,妻子在一家丝绸厂上班,儿子今年 10 岁,经过努力打拼,生活已经逐渐有了起色,没想到遇上这件事。

刘兵和妻子在宁南县第一高级中学食堂帮厨,夫妻俩有一儿一女,大女儿今年初中,儿子还在上小学,为了照顾孩子,俩人留在了宁南县,没有外出打工。

付娜(化名)是宁南县一所幼儿园的园长,刘兵的两个孩子都在她的幼儿园里上过学, 大女儿学习很好,人也乖,很懂事 。孩子放学的时候,刘兵常去接孩子。

为了补贴家用,刘兵想提升自己,当个厨师,还专门参加了政府组织培训的厨师班,培训通过的人可以获得资格证书,更好就业。

付娜是刘兵的培训班同学: 他做饭本身就很好吃了,上培训班的时候他就是想再提升一下,学得也很认真。

幽默,是付娜对刘兵最深的印象。

培训班上厨师老师教大家怎么用调料,调料种类很多,刘兵打趣道, 老师等你把我们都教完了的时候,我家里面的厨房都放不下了。 一个月的培训期很快就过去了,付娜和刘兵的联系也逐渐变少。

付娜手机里存着刘兵他们扑火前队员们在一起的合照,惋惜起来: 他们昨天出发的时候就根本不应该照合影,应该回来后再合影的,没想到昨天一别,今天就成了永别。

去年是送英雄,今年是接自己县的英雄们回家,感觉太悲痛了。 付娜说。

刘勇 25 岁

他是家中的独生子

刘勇是宁南县天鹤村村民,牺牲时只有 25 岁。

据刘勇家的邻居井山(化名)介绍,刘勇家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平时在地里种些红薯、玉米等,还会养蚕, 家庭条件只能说一般 。刘勇是家中的独生子,牺牲前还没谈女朋友。

之前,刘勇常年在上海、西昌等地打工,在工厂、KTV 上班,农忙时会回家帮忙。 他心里很清楚,他靠家里是靠不住的,只能靠自己,所以他一直都很勤恳地工作。 井山说。

加入扑火队前,刘勇已是天鹤村的民兵。一直以来,无论民兵训练还是扑火队训练,他一直坚持参加。上周五下午 5 点多,井山才见过刘勇。当时刘勇穿着扑火队训练的迷彩服,在附近的空地上停放摩托车。井山问他,训练辛苦吗?刘勇说,不辛苦。

31 日早上,井山在刘勇家见到了刘勇的父母,两口子都是 40 多岁, 身体还算硬朗 。但井山感觉,刘勇母亲看上去很憔悴, 像是失去了一个很宝贵的东西。

钟生文 42 岁

有两个女儿的豆干店老板

20 多岁的宁南人王小(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牺牲的扑火队员钟生文(42 岁,党员)在当地开了一家小商铺,卖豆腐干。钟生文家属介绍,钟生文有两个女儿,家中经营着一家豆干店。





钟生文家的豆干店。



钟生文的侄女告诉新京报记者,亲属们听说消息后都赶到了钟生文家里,他的妻子已赶往西昌。

钟生文夫妇和父母、两个女儿住在一起,大女儿已经上高二,小女儿在读小学。钟生文在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幺,还有两个姐姐。

他在扑火队干了很长时间,平时没有火情时,他就在家里经营着豆干店。 侄女说,昨日,钟生文恰好在扑火队值班,没有回家。

一名邻居告诉新京报记者,钟生文的豆干店很有本地特色,开了很多年,每天早晨很早就起来做豆干,他也经常去购买。还专门有成都的顾客会过来购买,钟生文会通过快递寄出去。

李天云 40 岁

出发前对朋友说很快就回来

队员李天云是牺牲者之一,殒年 40 岁。

李天云的朋友李华(化名)称,李天云是宁南本地人,县里民兵五班的队员,参加扑火队的时间不长,空闲的时间在家务农。

李华回忆,李天云为人很热情,也爱热闹,喜欢和朋友们一起聊天。

李华最后一次见到李天云是在 3 月 30 日晚上,几个朋友在宁南县汽车站送扑火队去西昌救火。临出发前,李天云还和朋友们说,去执行任务,很快就回来,回来以后要一起吃饭。

当时他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李华说,没想到送行竟然成了永别。

李华称,现在李天云的家属已经到达西昌市的殡仪馆。

张明福 43 岁

谁家有事儿招呼一声他都帮忙

张明福是唐杰(化名)表弟的干爹,按辈分讲唐杰应该喊他叔叔,在她印象里,这位叔叔热心肠,能干。1999 年唐杰家开始盖房子,张明福前前后后持续帮忙一年多,从头干到尾。唐杰说, 这种事太多了,数不过来。

张明福家里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已经读大学,小女儿才刚上幼儿园。同村村民说,他生前为人热心,平时在家务农、偶尔出去打零工。

3 月 30 日下午四点多,同村的唐杰(化名)看到 21 名队员临走时合了影。她挥挥手说,让队员多加小心, 注意安全、平安回来 唐杰一直觉得这是句祝福的话,没曾想却成了奢望。

当天晚上,唐杰听见门外嘈杂的声音。她的父亲和爱人出门打探情况,回来后告诉唐杰,张明福他们遇难了。





× 



Mbtech 发表评论于
灭火是个技术活,镰刀斧头帮的钱都花在了维稳,和造用于二战的航母上了。这样农民就成了消防队员。
二斤肥肉 发表评论于
好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去。失去了和儿女成长的机会。失去了和妻子白头的承诺。失去了孝顺老人的责任。痛心。
文田 发表评论于
每次山火死人,其实要怪重视程度不够。每人带个氧气罩,那会死人呢?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看照片是21人,死掉19人,几乎是全军覆没呀,中共国的这些消防部门的头头们有没有灭火知识呀?死去的都是农家子弟,怎么不烧死一窝窝的赵家人呢?
bsmile 发表评论于
大火在突变风的影响下改变了路径,这是没法抗拒的自然因素,但屡次出现这种情况就得反思原因了。
刚满十八 发表评论于
肺炎几千几万地死。这里死十多个已经不算多了。
西雅图市委书记 发表评论于
RIP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5678910 发表评论于 2020-03-31 19:13:11
为什么要去飞蛾扑火,应该做的是紧急疏散

美国的消防员遇到山火也会去飞蛾扑火的。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草菅人命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一次又一次出问题,肯定哪里出错了。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悲伤
dumbttt 发表评论于
農民在黨國屬於第幾等臣民?
Science_东岸01 发表评论于
说到底一句话,烧死的是草民,如果是官二代红二代做的职业,看看会是什么安全标准?
一条小路 发表评论于
救火人怎麽會變成火場的犧牲品,沒有專業訓練的結果,指揮官的失誤。
DIY新手 发表评论于
西昌前两年就发生过这事 十几个灭火员死了 政府干什么去了?!
penanglang 发表评论于
指挥官是谁?
5678910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要去飞蛾扑火,应该做的是紧急疏散
duty 发表评论于
可惜了。RIP。但愿这样的重大安全事故能够因此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