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漂泊的武汉伢,被困在了西班牙深山里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身在武汉的兰爱华已经在家待了60多天,她所在的小区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500米。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常年在西班牙踢球的儿子刘轶恒每天给她发信息,嘱咐家里做好防护,保重身体。

那时兰爱华更多的是恐慌与无聊,她最期待一天中的下午,这是她与儿子每天互报平安的固定环节,轶恒的嘱咐时常会让她感到暖心。

如今国内的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兰爱华一直悬着的心却迟迟放不下来——因为西班牙的疫情严重了。对儿子的担忧、焦虑萦绕在她和丈夫的心头,深深的揪心让老两口寝食难安。



目前身处西班牙的武汉三镇梯队。受访者供图。

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另外100多个家庭中,他们的孩子都和轶恒一样,是常年在西班牙比赛、训练的武汉三镇梯队球员,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伢。

十多天前,与他们同住一栋楼的另一家国内足球俱乐部梯队球员确诊,这个消息更是刺激着家长们的神经。



资料图: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当地爆发,西班牙马德里的所有国营博物馆都已关闭。

1 隔空挂念

“一定要早睡早起,勤洗手,戴口罩……”类似的嘱咐兰爱华每天都要对儿子说一遍。远隔重洋,她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嘱咐。

“那边信号不好,不能通电话,我们只能打打字,问问情况,嘱咐几句。我们好多球员家长想让孩子回国,毕竟在眼前的话肯定会安心一点,但是现在那边已经封锁,回不来了。”

除了和儿子互报平安之外,她每天都要刷新着关于西班牙疫情的新闻。“我们身在武汉经历过疫情,所以看那边的情况真是非常揪心。现在满脑子都是孩子,但是着急也没用。”兰爱华深深地叹了口气。

由于儿子常年在国外踢球,兰爱华夫妇早已习惯孩子不在身边的日子,虽然时常会想念,也希望孩子能在家里过年,但他们尊重儿子踢球的梦想。



刘轶恒所在的武汉三镇梯队,常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参加加泰罗尼亚地区联赛。受访者供图。

如果说以前对儿子的思念可以自我调节,但在疫情之下,他们夫妻二人对儿子的担心一直放不下来。

“我们知道这么担心没什么用,但这是不受控制的,就是本能反应。孩子在眼前还好,不在眼前真的很没有安全感,国外怎么控制疫情我们也不是特别了解,真的很不放心。”说到这,兰爱华的语速增快了不少。

按照原计划,今年6月底刘轶恒就能返回国内踢比赛,也能借此机会与家人团聚。但疫情出现得突然,回家之旅不得不推迟。



西班牙疫情尚未爆发时,球队还在当地进行正常的训练和比赛。受访者供图

2 百余人的海外漂泊

今年是刘轶恒在西班牙的第5个年头,长期在外踢球的他也早已适应了离家的生活。但在疫情之下,轶恒坦言自己有点想家。“说不想家是假的,不过现在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刘轶恒目前在武汉三镇2003年龄段梯队,球队还有另外5支不同年龄段的海外梯队,球员年龄分布在13岁至18岁,一共107人。与轶恒一样,他们也都怀揣着足球梦想,常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训练,参加加泰罗尼亚的地区联赛。

疫情还未在当地蔓延的时候,刘轶恒和队友们就会格外注意防范。“毕竟是武汉人,我们知道武汉那边的情况,所以一开始就很重视,但当地人当时的理念就是普通的流感,觉得不严重。我们戴口罩走在路上,一些当地人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太一样。”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西班牙防疫形势陡然严峻了起来。



资料图:2月中旬,西甲联赛还在正常进行,在西班牙人2:2战平塞维利亚的比赛中,中国球员曾帮助球队反超比分。1个月过后,形势急转直下,西班牙疫情全面爆发。

疫情的迅速蔓延,让西班牙不得不做出全面暂停体育比赛的决定,轶恒所在的球队11日接到通知,要求暂停一切训练和比赛,全队随即进入隔离状态。

复杂环境,一度让球队陷入是否回国的纠结中,负责球队防疫工作的宋俊杉说:“如果我们留在西班牙,一旦出问题,这里医疗资源很有可能不够用。而且运动队里球员们天天在一起,如果有人染病,扩散速度会非常快。”

“但如果回国,无论在机场还是飞机上都会有很大的安全隐患,加上教练我们有120人左右,这么大的团队,一旦有人感染也会给国内造成巨大压力。”

两难之间,球队最终选择留在西班牙。



球队在西班牙的大山中。受访者供图。

3 “与世隔绝”

15日,停赛第四天,刘轶恒与球队“全副武装”顺利转移至距离巴塞罗那市区150公里的大山中。从山下到山上的基地,开车都要在盘山公路上花费半个多小时。

这座基地此前一直被用于接待夏令营活动,能容纳1000多人,现在他们被轶恒所在的球队“包场”。

“加泰罗尼亚场地利用率很高,想找到环境相对封闭,而且还能住宿的基地非常难。好在我们寻找的过程比较顺利,这个基地的后勤保障也相对充足,”宋俊杉说。



球队所在基地的足球场。受访者供图。

虽然新基地十分安全,但初到这里时,封闭的环境多少还是让习惯于训练、比赛节奏的刘轶恒感到无聊:“现在每天规定时间内散步放松,其余时间都在房间里边了,做做力量,做一些学校布置的作业,再就是睡觉。”

梯队教练王芦笛也有些不适应,他说道:“(地点)太偏了,什么事都做不了,也出不去。这的网络很慢,视频、新闻都看不了,只能微信文字聊聊天。有一天下午,连续5个小时没有网络,手机信号也没有,什么都做不了,真是与世隔绝了。”

按照原计划,球队要在大山里待两周,然后根据外边的情况再做下一步打算。

如今两周已经过去,由于西班牙疫情愈发严重,未来一段时间,他们还要在大山中继续“与世隔绝”。这也是疫情中的他们,所能找到的最佳避风港。

无聊的隔离生活之余,刘轶恒不时会畅想起疫情结束后的生活:“20天没踢球了,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还是踢球,到时候应该会特别兴奋吧。”

来源:中新体坛

作者:卞立群

编辑:刘立琨



烁电痕 发表评论于
家长担心归担心,小孩还是风险小得多。注意就行了。
bluemoon1962 发表评论于
底楼的大概是几天不能练功,让shelter in place搞得精神错乱了
danjuan 发表评论于
中国不是有战狼吗?
破冰 发表评论于
一楼狂吠不止,呼吸急促,应该是到晚期了
破冰 发表评论于
一楼狂吠不止,呼吸急促,应该是到晚期了
破冰 发表评论于
一楼狂吠不止,呼吸急促,应该是到晚期了
破冰 发表评论于
一楼狂吠不止,呼吸急促,应该是到晚期了
flyingdragm 发表评论于
提议一楼到美国外交部工作,最好担任发炎人,怼死阿华,阿坚,阿爽。
gxy99 发表评论于
底楼发疯了,怪可怜的。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你们都呆在家里太无聊了?美国外交部应该征用你们。
orchid 发表评论于
全世界行动起来,推翻中国这个流氓政府!中国疫情爆发时他们加班加点送出到全世界,罪魁祸首中国政府!!现在不飞了说明当时是故意的!!现在把国民丢给别国添乱也是故意的!!中国留学生那时买空全世界库存医疗物资,使全世界当下医疗物资短缺,现在又限制出口,这样的政府不灭不足以平世界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