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助理参加闭门听证 她说总统这一点“不妥”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副总统彭斯的外交政策助理威廉姆斯(Jennifer Williams)11月7日到国会参加了弹劾调查的闭门听证。

美国副总统外交政策助理对国会议员表示,特朗普总统与乌克兰总统之间的相关电话交谈“不妥”。

副总统彭斯的外交政策助理威廉姆斯(Jennifer Williams)11月7日到国会参加了弹劾调查的闭门听证。根据众议院16日公布的听证文字记录,7月25日聆听了特朗普总统与泽连斯基之间电话交谈的威廉姆斯作证说,特朗普坚持要乌克兰进行政治敏感性的调查“让我感到不同寻常,不妥”。

众议院16日还公布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助理莫里森(Tim Morrison)之前在另一场闭门听证中的证词。莫里森说,他为特朗普对泽连斯基所说的话感到担忧。他说,“我对泽连斯基总统卷入我们政治的任何想法都感到不舒服”。但他拒绝说两位总统之间的通话是非法或不妥当的,只表示这会削弱美国与乌克兰之间的关系。

众议院16日还听取了白宫管理预算办公室职业官员桑迪(Mark Sandy)的闭门证词。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民主党议员拉斯金(Jamie Raskin)对记者透露,让桑迪出席听证,是为了搞清楚是否推迟军事援助是出于政治原因。

副总统助理威廉姆斯和白宫助理莫里森两人都计划下星期出席众议院的公开弹劾听证。

Mike和我 发表评论于
楼下得瑟地揣着糊涂装明白
toto 发表评论于
你搞错了,美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总统不能推动这种调查,而且正好相反,总统作为行政最高负责人,推动这种调查是总统权力之一,你在这上犯糊涂,说明你根本没搞清这个弹劾调查在调查什么。弹劾调查,调查的是总统是不是用美国援助作为威胁,让乌克兰方面调查拜登儿子,如果用美国援助当威胁了,那才可以弹劾,可惜,调查到现在,听证会都开了几个了,除了“我听说”“我觉得”这类废话之外,没有任何实锤,倒是foxnews报道,前大使听证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说漏嘴,把拜登的儿子装进去了。
你跟老严相近,但是别嘚瑟,老严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属于民主党里占20%的骗子型,跟你不是一回事,你是那80%的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2019-11-17 13:42:32@Worley.你识条毛咩,白登的事故且不论,但川总公器私用就有问题,要查也不是总统下令去查的。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Worley.你识条毛咩,白登的事故且不论,但川总公器私用就有问题,要查也不是总统下令去查的。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哈原来我的思维与老润有相近,得戚一下。一个高中生与大博士的想法。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我说过彭屍是川总背后最阴的黑手,随时谋杀川总,拉川总下台,现在开始鸟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印度裔黑利出来挺川普,等于川普下届甩掉彭斯而改用黑利副总统搭档,彭斯就公开出来干掉川普了。先让自己办公室的女助理出面,算是正面在共和党高层开始角逐了。到底是川普还是彭斯能让参院站在自己一边,要看共和党选民对川普的忠诚度了。这涉及到参院改选的共和党议员们对自己连任的判断。彭斯赢面有但不是很大。
kedi888 发表评论于
自恋狂贿赂外国总统是铁板钉钉了,被弹劾是肯定的了,除非自己自动辞职下台。参议员与众议员不同,后者是新选上来的,与床铺关系密切,而前者他们资格老,多数当选时与床铺无关,与床铺关系不可能好,所以很可能趁机搞掉床铺,让盼死上台。实际上白宫内部就有人想干掉床铺让盼死上。
kedi888 发表评论于
自恋狂贿赂外国总统是铁板钉钉了,被弹劾是肯定的了,除非自己自动辞职下台。参议员与众议员不同,后者是新选上来的,与床铺关系密切,而前者他们资格老,多数当选时与床铺无关,与床铺关系不可能好,所以很可能趁机搞掉床铺,让盼死上台。实际上白宫内部就有人想干掉床铺让盼死上。
北美庆丰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哈哈,热闹了。隐藏最深的终于要露面了。
睁眼看看 发表评论于
看了民主党的马戏团表演,

让人惊呼原来民主党可以这么搞诬陷。

民主党真是丢尽了脸面。

worley 发表评论于
我宣布我申请加入民主党,因为加入了民主党就可以合法贪污了。

你看拜登儿子在乌克兰捞钱,在中国捞钱,拜登下令乌克兰政府解雇调查自己儿子公司的检察官。
根本不用担心被调查。共和党要传讯拜登儿子,还被民主党禁止了。
川普要调查拜登,看看啥下场,被一群疯狗咬吧。

看来,加入民主党,就可以随便捞钱了。我要加入。
睁眼看看 发表评论于
这个算是民主党的第四手证人呢?

还是第五手证人呢?

川普通话跟她有关系吗?

她主观地认为“不妥”也算是证据?

民主党的笑话天天有;

民主党的low-low天天秀。
WhoCaresWhoYouAre 发表评论于
"不妥" can not be used for impeachment. So far impeachment inquiry is so disappointing. Nothing can not be used for impeachment.

Wenosoul 发表评论于
分统可以对任何不属于自己管辖的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总统有权对自己管辖范围里的任何事件拿出自己的决定,否则他的选民们会谴责他对他们的交给办的事和他的承诺没有尽责!
worley 发表评论于
我也想加入民主党了,因为加入了民主党就可以合法贪污了。

你看拜登儿子在乌克兰捞钱,在中国捞钱,拜登下令乌克兰政府解雇调查自己儿子公司的检察官。
根本不用担心被调查。共和党要传讯拜登儿子,还被民主党禁止了。
川普要调查拜登,看看啥下场,被一群疯狗咬吧。

看来,加入民主党,就可以随便捞钱了。我要加入。
worley 发表评论于
可怜的一群民主党loser们,还没证据。还在挖地三尺找证据,为了打击政治对手。

民主党诬陷总统和大法官,从来是不需要证据的。就是靠莫须有罪名诬陷政治对手。一次又一次地丢人现眼。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川总心里可能已经无法信任彭斯了。
napoleon 发表评论于
楼下可能的worm就不要在这混淆视听了。现在查的是床铺有没有利用总统职权来施压外国政府来影响国内选举。
worley 发表评论于
这种个人观点又不算证据。
有些人认为:只要参选总统,以前的家族贪污就可以既往不咎。
另有些人认为:无论是谁,家族贪污都必须调查到底。

这都是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