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名模离世:从超模到吸毒艾滋,成长是噩梦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即使不关注时尚圈,很多人也听过辛迪克劳馥的大名。

她是上世纪90年代红遍全球的超模。

但少有人知晓,当年这位性感女神横空出世之时,时尚界曾亲昵地叫她小吉娅。

因为她的外形与气质,都酷肖一个人:吉娅卡兰芝

吉娅卡兰芝是谁?

这个名字如今已经鲜为人知。

不过,时光倒退40年,她就是那个时代时尚界的当红炸子鸡。

吉娅被誉为是全球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名模。

(image)

 

在她最辉煌的1980年代,每天都有无数杂志广告商主动找上门。

以致她的广告拍摄档期,一度排到半年后。

她是所有时尚大刊的宠儿,曾创下连续3年18次登上Vogue封面的最高记录

这个成绩直到今天,依然没有被超越。

更令人艳羡的是,在绝大多数人,还在为一日三餐而疲于奔命的年代,她一天的出场费就已经高达1万美元。

就更不用说代言阿玛尼、范思哲、迪奥、圣罗兰、DVF等高端品牌的巨额酬劳了。

(image)

 

美貌,掌声,名利,地位,以及无数的追求者。

把这一切尽收囊中之时,吉娅不过才20岁出头。

年少成名,风光无限。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顶配人生。

(image)

 

但偏偏吉娅却弃之如敝履。

因为她想要的,从来不是虚世浮名。

我只想要一个热乎乎的身体,和一个大嘴巴。世界似乎是以金钱为基础的,我是说,我需要钱来生存,但我认为人们太看重它了,我在寻找比这更好的东西。比如幸福,爱,和关心。

瞧,这才是吉娅的灵魂所需。

所以她一辈子都在拼命追逐。

追逐心之所向。

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想要的,从未得到。

曾经拥有的,却早已失去。

人间至悲,莫过于此。

(image)

 

吉娅的故事很长,人生却很短。

她成为模特纯属偶然。

1977年,吉娅17岁。

像那个年代的叛逆少女一样,她也喜欢抽烟,喝酒,烫头,蹦迪。

有一天,吉娅和小伙伴到一家地下迪厅疯玩,被一个叫做莫里斯坦南鲍姆的摄影师看中。

莫里斯暗中观察了好一会,才鼓起勇气,走向这个热情奔放,野性十足的女孩。

多年以后,他还对当晚的情景记忆犹新。

那天晚上,我踌躇不定地想走近她,我被她吸引了。对于我想给她拍照的想法,她很兴奋。而且她也愿意被别人拍照。你可以看得出她当时真实的未经雕琢的美。

照片洗出来后,莫里斯挑选了最满意的一张,寄给了纽约威廉敏娜模特经纪公司。

(image)

 

这家公司由威廉敏娜库珀创立,她自己也是上世纪50~60年代红极一时的传奇时装模特。

收到照片后,威廉敏娜非常惊喜。

照片中的女孩不施脂粉,宽大的白色男式衬衫随意扎进黑色工装裤里。

她望向镜头的眼神,既透露出率性与纯真,又洋溢着性感与妩媚。

威廉敏娜马上认定,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就是自己寻找已久的新面孔。

吉娅由此成为威廉敏娜旗下最受宠的模特,并迅速在时尚舞台上大放异彩。

在那个年代,活跃在时尚圈的模特,清一色是金发碧眼,肤白貌美的木头美人,没太多个人想法,摄影师怎么要求,她们就怎么做。

而吉娅无论是外形气质,还是行事做派,都与传统主流的时装模特大相径庭。

她有着橄榄色的健康皮肤,澄澈的深棕色眼睛,一头浓密的棕色长发。

最重要的是,吉娅个性桀骜,无拘无束,厌恶受人摆布。

她是第一个化被动为主动的时装模特。

在拍摄现场,她极少理会摄影师说什么,而是自由发挥,在镜头前随意走动,甚至会跳舞。

(image)

 

这种独特、叛逆的行为,虽然增加了摄影难度,却能激发出拍摄灵感,因而受到摄影师们的热烈追捧。

当时,时尚界名气最盛的摄影大师,像亚瑟艾格特、理查德埃韦顿、欧文佩恩等,都与吉娅合作过。

其中有些还与吉娅成为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如时尚摄影大师佛兰西斯科思格乌洛。

佛兰西斯科极为欣赏吉娅,他曾说:

你知道,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模特不化妆,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性感。但是吉娅没有化妆看起来就很漂亮,她的身材也是我见过的模特中最漂亮的,她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在顶级摄影师的捕捉下,吉娅的美貌与魅力被完美呈现在公众面前。

她迅速蹿红,名利双收。

(image)

 

18岁,成为模特的第一年,吉娅就赚到了10万美元。

接下来的几年,她的收入翻了几番,是当时顶尖模特中的佼佼者。

但是她从来没喜欢过模特这个职业,对时尚圈更是从心底里抵触。

每当穿上价值不菲的高定时装,看着镜子里的精致妆容,吉娅常常产生一种荒谬感,觉得一切都是虚假的表象。

她曾说:模特,是一个短暂的演出。

话虽如此,模特生涯的最初几年,吉娅还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因为,她想要她的妈妈高兴。

(image)

 

从小到大,吉娅都在试图讨好她的妈妈。

她生长在费城一个贫寒的家庭。

父母独立经营一家小小的餐馆,收入微薄,勉强够一家人温饱。

吉娅是家里的幼女,前面还有两个哥哥。

(image)

 

在她出生之后,父母的感情一日不如一日。

长大以后,吉娅对童年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和哥哥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心惊胆战地聆听着屋里父母的激烈争吵。

终于,在吉娅11岁那一年,她的妈妈忍无可忍,选择了离婚。

妈妈提着行李离开家里的情形,成为烙印在吉娅心头永远的伤疤。

她哭着拉住妈妈的手,乞求妈妈不要走。

妈妈亲了她一下,用力掰开她的手,走了。

即使吉娅在后面哭得声嘶力竭,妈妈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从那以后,乞求与等待,仿佛成为吉娅对待一切情感关系的固定姿态。

后来,吉娅曾希望搬去与妈妈同住,但妈妈不同意。

再后来,妈妈再婚了,有了新的家庭,能分给吉娅的关爱就更加稀薄。

那个乖巧的,喜欢毛绒玩具的小女孩也就此死去。

(image)

 

进入青春期后,吉娅变得叛逆,难以管束。

她逃课,打架,喝酒,甚至吸上了大麻。

她崇拜英国摇滚怪才大卫鲍依,整日与一群同样喜欢大卫的同龄人为伍,经常不回家。

她谈了几场短暂的恋爱,对象无一例外是女孩子。

那时候美国人的观念已经日益开放,但对同性恋的态度仍然深恶痛绝。

不过吉娅从来没被这个问题困扰过,她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只喜欢同性。

然而她的妈妈自始至终都无法接受。

她认为这是一种病,要求女儿跟着她到医院去接受治疗。

为了让妈妈开心,吉娅顺从了。

这种顺从当然只是表面上的。

从医院出来后,吉娅依旧我行我素。

久而久之,她的妈妈也就彻底失望,最终只能选择性忽视。

后来,威廉敏娜公司的电话打来,邀请吉娅前往纽约签约。

一开始她并没有心动。

吉娅不想离开费城,因为她的妈妈,家人,还有她爱的女孩和朋友全都在这里。

她跑去征求妈妈的意见。

不曾想,她的妈妈却非常开心。

(image)

 

因为她认为女儿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就能改掉身上所有的坏习惯。

她答应吉娅,今后会常去纽约陪伴她。

于是,17岁的吉娅离开家乡,一个人奔赴陌生的远方。

她就这样,一脚跨进波涛汹涌的成年世界。

那个世界喧嚣嘈杂,纸醉金迷。

她却只感到漫无边际的荒凉。

还有深入骨髓的孤寂。

(image)

 

吉娅逐渐沉迷于毒品制造的片刻欢愉。

一开始,吉娅吸食含可卡因的毒品,更多是为了在拍摄工作中保持兴奋,缓解高强度工作带来的压力。

直到她遭遇了爱情。

她爱上了化妆师珊迪林特。

珊迪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美女。

吉娅对她一见钟情,于是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很快,两个人开始出双入对,形影不离。

(image)

 

媒体闻风而动。

一时间,两人的恋情成为时尚圈和娱乐圈的热门八卦。

事业爱情双丰收,这是吉娅最幸福快乐的一段时光。

可惜时间很短暂。

(image)

 

不到半年,也许是对媒体的围追堵截不堪其扰,也许是对公众的异样眼光倍感压力。

又或者,仅仅是无法承受吉娅过于浓烈的爱意与依赖,珊迪突然提出了分手。

吉娅极力想要挽留。

但是不管她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珊迪不见她,也不接听她的电话,给她写信也没有任何回音。

恋人的决绝像一把尖刀,狠狠刺进了吉娅的心脏,杀死了她的魂灵。

后来有一位与吉娅相熟的摄影师助手回忆说:

你可以从那时看出吉娅的变化,她的眼睛都是空洞无神的,她被这段恋情击垮了。

打击接踵而来。

吉娅的顶头上司威廉敏娜也在这段时间不幸病逝。

威廉敏娜在吉娅心中亦师亦母。

是她把吉娅带入时尚圈,又提供给她最好的资源,和最大的发展平台。

而且她还关心吉娅的生活,既像长辈一样嘘寒问暖,又像朋友一样和她谈心。

吉娅依恋她,在她的身上感受到母爱与温情。

可是,最后她也和珊迪一样,离自己而去

这种想法唤醒了吉娅潜藏在心底的噩梦。

她仿佛回到11岁那一年,再次感受到被妈妈遗弃时的心碎与无助。

(image)

 

她频频打电话给妈妈,求她到纽约来陪自己。

然而她的妈妈每次都来去匆匆。

吉娅抱着她求她别走,就像年少时那样。

而她的妈妈也一如从前,亲了亲她,无奈地说,她的丈夫需要她照顾,她不能离开费城太久。

妈妈走后,深重的冷寂犹如洪水泛滥,常常让她感到被淹没时的窒息与恐惧。

她太缺爱,也太渴求温暖了。

夜半时分,她会驱车去找她的摄影师朋友们,只是为了向对方索取一个短暂的拥抱。

也许就像王尔德说的那样:

除了感官,什么也不能治灵魂的创痛。

所以,吉娅很快就躲进了海洛因营造的感官享受中。

很快,她的毒瘾越来越大,从吸食变为注射。

这的确能让她暂时忘却伤痛,却也给她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

她的灵气与野性荡然无存,拍摄广告时表情木讷,反应迟钝。

因为频繁注射毒品,她的两只手臂被针孔扎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1982年初,吉娅最后一次为《时尚COSMO》杂志拍摄封面。

为了遮住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疤,佛兰西斯科只能要求她把双手放在背后。

(image)

 

拍摄过程中,吉娅的状态很不好。

她的事业已经一落千丈,再也没有广告商愿意用她了。

在佛兰西斯科的规劝下,吉娅离开时尚圈。

她回到了费城,开始接受戒毒治疗。

(image)

 

吉娅也曾下定决心重头来过。

可惜上帝不愿再给她一次机会。

在费城,她又陷入一段无望的爱情。

她认识了同在康复中心的艾丽莎高登。

艾丽莎比吉娅更任性,而且毒瘾更大。

在艾丽莎的带动下,吉娅的瘾越来越重。

而且,艾丽莎生活放荡,她不懂何为爱情。

在与吉娅同居期间,艾丽莎也同时在与多个男人交往。

这让只想寻求一段稳定感情的吉娅几度失控。

她们常常发生争吵。

可是,当艾丽莎扬言要分手时,吉娅又拼命挽回。

在爱里,她永远是卑微的那一方。

因为她害怕失去,害怕被遗弃,害怕孤单一人。

有两三年的时间,吉娅与艾丽莎分分合合,而且始终没有戒掉毒瘾。

(image)

 

直到吉娅的父母看不过去了。

他们劝说吉娅离开艾丽莎,住进恩格尔维尔医院。

在这里,吉娅参加了医院的清毒计划。

这次戒毒历时半年,但非常成功。

疗程结束后,吉娅接受了医院的安排,成为一名商场收银员和牛仔裤销售员。

这份工作远不如模特生涯光鲜亮丽,而且还很枯燥无趣。

可是吉娅很喜欢。

她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简简单单,三点一线的规律生活。

她萌生了重新开始的想法,曾对家人说今后想成为一名护理人员。

然而没多久,她就察觉到身体越来越不适。

吉娅到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医生神色凝重的告诉她,她感染了HIV。

因为她有吸毒史,医生怀疑她是在注射毒品时,不小心被感染的。

吉娅有点懵,她从未听说过这种病。

但她从医生的态度中,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医生建议吉娅马上住院治疗,但她随便找了个理由溜走了。

她把自己关在公寓里,疯狂阅读了一大堆医学刊物和书籍。

了解得越多,她的心就越往下坠。

最后,就只剩满腔绝望。

这是1986年。

距离这种新型传染病被正式命名为艾滋,仅仅过去了不到4年。

那时候,全球医学界对HIV的发病原理、传播途径都知之甚少,更别说有效的治疗手段了。

而且,因为其神秘性和不可治愈性,社会对这种病闻风色变,认为它比瘟疫还要可怕。

吉娅不希望拖累家人。

她想一死了之。

多年沉迷毒品,此时的她早已一贫如洗。

她退掉公寓,变卖了自己的车,把所得全部变成了毒品。

这么大的量,她却一次性通通注射进了自己的身体。

她想在昏沉与虚幻中就此长眠。

然而可能身体产生了耐受性,她没死成。

人就是这样,死过一次之后,就失掉了再次赴死的决心。

吉娅流落街头,最后栖息在一个垃圾堆旁边的破垫子上。

不料夜半无人之际,她被一个流浪汉强暴。

还因为极力反抗,惨遭毒打。

身心遭受重创之后,吉娅终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父母赶来,把她送进了沃明斯特医院。

她感染了HIV的事实终于曝光。

全医院的人都躲着她,父母家人的眼神也多了疑惧。

很快,她的病情急速恶化,被转到一所专门研究艾滋病病例的大学医院。

此时,她已病入膏肓,回天乏术。

(image)

 

1986年,20岁的辛迪克劳馥来到纽约,并在8月首次登上美国版《Vogue》杂志。

封面上的辛迪,有着与吉娅相近的出色外貌与异域风情,也散发着吉娅所没有的健康活力与野心勃勃。

(image)

 

时尚界送给她一个小吉娅的昵称。

他们像当年追捧吉娅时那样,给予这位小吉娅无尽的荣宠。

却没有人关心,真正的吉娅流落何方。

更没有人知道,就在同一年的11月18日,她已悄然离世。

她因HIV引起的并发症不治,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6岁。

可叹的是,这位曾经备受瞩目的超模,死后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一家媒体的关注。

在她的葬礼上,也没有看到任何一名时尚界人士的身影。

直到几周后,摄影师佛兰西斯科才在无意中得知她的死讯。

他当场嚎啕大哭,然后给吉娅的家人寄送了一张弥撒卡表示哀悼。

这就是时尚圈给予吉娅的唯一一点温情。

难怪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更何况时过沧桑,人走茶凉。

也许这就是人性真实的一面。

好在生命最后的一小段时光,吉娅过得平静而喜悦。

(image)

 

她总算如愿以偿。

因为她的妈妈住进了医院,每日守在她的身边。

她终于得到了一直渴求的,全心全意的母爱。

也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尽情享受妈妈的关注。

她再也不用担心,妈妈会抛弃她,会离她而去。

虽然全身疼痛,还要24小时戴着氧气罩,但是她的眼里依然闪烁着幸福的微光。

精神不错的时候,她会半躺在病床上,在日记本上写写画画。

这是她持续了很多年的习惯。

后来,家人收拾遗物时,无意中翻开她的日记本,才发现她常常反复书写着同一个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很远很远的王国,那里住着一个小女孩,有着一头金发

这是吉娅从小到大最喜欢做的梦。

在梦里,她是那个一头金发的小女孩,无忧无虑,被所有人关爱。

她多希望自己就是梦里的小女孩。

多渴望拥有一直被人呵护的美满生活。

也许正因如此,长大后的吉娅,才会爱上一个又一个金发女孩。

还总是一腔真挚,希冀拥有一份天长地久的感情。

(image)

 

然而现实却背道而驰。

她一次次梦碎,一次次被迫做回那个11岁的小女孩,哭喊着目送妈妈越走越远。

从此她的世界,只剩下无望的等待。

等待她爱的人回来,拥抱她,亲吻她。

也许有人会说,吉娅的内心过于脆弱,以致坠入了自毁的漩涡。

然而我们又怎么忍心苛责她呢?

在吉娅失控的人生背后,藏着一个孤独无依的灵魂。

这个灵魂一心寻求幸福,爱,和关心。

她的愿望如此卑微。

就像我们每一个人那样。

只要想到这一点,她的不幸就更值得我们温柔以待,抱以悲悯。

作者:凹凸慢

有个事情问问 发表评论于
看的好难过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主要是缺少母爱,艾滋是最后一个女的传染给她的吧,不公平,那女的为啥没死。。
aimawwl 发表评论于
每一个不幸的人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
workforwal 发表评论于
从名模到收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