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弄堂女孩到Facebook高管,她经历了什么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本文作者Julie Zhuo,美籍华裔商人、作家、计算机技术科学家,出生于中国上海,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现任Facebook产品设计副总裁。

在我小时候生活的大房子里,有一个美国梦。

我的父母对此深信不疑,所以他们买下了单程机票、带着几百美元的钞票和一口糟糕的英语、毅然决然地离开中国来到了这里。

实现美国梦要靠一个公式:

好好学英语,考全班第一名,数学水平至少比同学领先一到两个年级,积极参加学术比赛(科学竞赛、数学竞赛等)并取得好名次,拿下SAT考试,作为毕业生代表在高中毕业典礼上上台讲话,上常春藤名校,读医学或法律专业,一辈子过上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日子。

遗憾的是,这个公式对我的父母来说已经不管用了,他们来得太晚,第三轮才加入比赛的人是没有资格奢望赢得冠军的。他们在这里经历了无数个难捱的日子,白天去餐馆做服务员、晚上回到家夜夜失眠、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向生活妥协,才最终挤进了中产阶级

但我不一样。我还小,我的声带还没有开始发育,养成一口地道的英语是迟早的事;我的眼睛足够敏锐,感受和消化美国文化并不难。这一切于我而言是种希望,而我也像盖茨比一样,愿意穷极一生去追求这束遥远微弱、却富有力量的绿光。

我的记忆中有无数个遇到红灯停在路口的场景:衣衫褴褛的卖报人走过来,轻拍着我们的车窗,“要买报纸吗?要买报纸吗?”,每到这时,父母都会非常严肃地对我说,“Zhuo Li

,看到了吗,如果你不努力学习、不考高分,将来就会像他这样到大街上卖报纸。


这个公式很神奇,它在亚裔的圈子

里似乎屡试不爽。每天都会有成功的消息传来:

 

“文芳阿姨的女儿Sophia的SAT考了1590分,刚被哈佛录取。”

“涛的儿子Frank进到了陶氏化学(Dow Chemical Lab)实习,还在科学展览会上拿了第一名。”

“教会的Pam前一阵子登台演奏,得了钢琴表演州奖。”

这些荣誉听起来是如此轻而易举,就像日程表上的安排一样被有条不紊地完成着。每一项成就的达成,都意味着这些孩子的履历上又将多一行文字,而说不定哪一行字最终就能换来一张梦寐以求的藤校入场券。

年复一年,家里陈列奖杯的架子渐渐被摆满,除了妈妈每周末做家务时会打扫一下上面的灰尘以外,平时根本就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在我父母眼里,“完美”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概念,实现“完美”的方法也总是固定的。

换句话说,100分就是完美,99分就是不完美。



Julie Zhuo(中), 图片来源于网络

02.

我在高中时读过柏拉图的《对话录》。在书中,我了解到了“形式”这个概念。这个词非常吸引我。苏格拉底提到,我们身边的每一件事物,小狗、优雅、友谊……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都有一种真正理想的形式。

然而,真正理想的形式是凡人无法看到的。我们像囚犯一样被困在洞穴里,眼前是光秃的灰色洞壁,身后是正在熊熊燃烧的大火。影子在洞壁上乱舞——小狗摇晃着尾巴,芭蕾舞者扭动着曼妙的身姿,三五好友随着歌曲节奏摇摆。

如果这是囚犯所看到的画面,他们会不会认为影子就是世界的本来面貌?洞壁上晃动着的影子真的能代表狗、优雅、友谊的本质和魅力吗?

但所幸,我们住在洞穴之外,与洞穴相距遥远。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立体的,我们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实实在在可以触碰得到的,远比影子的世界丰富多彩。

我太理解这个洞穴之喻了。它描述的就是我的生活:我一直在计算美国梦的公式给多少人带来了荣誉和掌声,却从未意识到,这个公式其实从来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美国梦值得吗?我一点一点地远离洞穴,每走一步,就离真实的世界又近了一点儿。



Julie Zhuo

03.

今天阳光真好,会议

室里暖洋洋的,而此刻我的心脏却在砰砰直跳。又到了绩效评估季,经理马上就会把我的评估表带过来。

过去的这几年里,这样的场景每隔六个月就会上演一次。我坐在这把椅子上,重复着同样的复杂情绪:激动、恐惧、期待

这时的我是一个等待着圣诞礼物的孩子,满心欢喜地想着“他会不会带来一份非常出色的业绩表?等会儿我一定特别兴奋!我就说过你很棒吧?!”,却又是一个惴惴不安的罪人,一边等待原告的指控,一边焦虑地思考着“我做人怎么这么失败”?

门被推开了。经理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他微笑着递给我一沓纸。我迅速扫了一眼标题文字:我做得很好,超出了预期目标!我突然松了口气,用了5秒钟的时间来放空自己,感受着这个瞬间——我做到了!我通过了考试!

第一页纸是对我的肯定,写着我的各种优势、以及同事们对我的好评,我草草翻过。

第二页纸写着我的提升空间。说白了就是没有达到业绩要求的项目、和我在工作中出现过的马虎和失误。

经理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你太在乎自己的不足之处了,其实真正能让你走得更远的是你的优势。

“当然,你说的对,”我不走心地嘟囔了一嘴。

他的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这一分钟里,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弥补欠缺,让自己表现得更好。

我始终没能明白他的这句话,直到好多年以后。



Julie Zhuo

04.

在一次教会活动上,我的妈妈了解到了一个让她心生羡慕的世界——数学夏令营。

唱完最后一首圣歌之后,一群妈妈们聚到一起。其中的一位妈妈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她的女儿:她的女儿每年都会到外州去参加夏令营,一同参加的都是数学能力很高的孩子,这些孩子们聚到一起探讨着很高深的数学知识。

夏令营结束后,孩子们会不舍地告别彼此、各自回到家中。但他们不会就此断了联系,他们辗转于全国各地,追随着各种数学竞赛,说不定在哪场比赛上就会再次重逢。在座的妈妈们都叹了口气,她们想象着夏令营小屋里迸发的智慧、和颁奖典礼上奖牌碰撞发出的悦耳叮当声。

妈妈给我讲这些的时候,无奈地摇了摇头。“人家从10岁就开始了!”,她嚷嚷着。

我下意识地耸了耸肩。的确,我已经读高中了,我的数学还不错,但是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成绩。我很向往妈妈提到的夏令营,和其他小伙伴一起过暑假听起来真有趣。

而我知道,妈妈的脑子里正想着完全不同的一些事情。

她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公式其实是有漏洞的,这个公式从来没有计算过错误的成本,一旦酿成错误,我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Julie Zhuo

05.

高中毕业典礼上,我坐在第一排的第一个座位上。

坐在这个主座上,舞台上的一切都能尽收眼底。我戴着毕业帽,穿着一件皱皱巴巴、大得离谱的蓝色长袍,既兴奋又急切。

我知道毕业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意味着人生的这一段旅程即将画上句号。我知道父母和朋友们现在正坐在观众席中,近乎哽咽,看到我们终于迈入成年,他们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也在感受着每一分每一秒——等待进入会场、听校长讲话、意识到自己在这所学校的时间所剩无几,即将踏上通往未来的那艘船。

大概在此半年前,我收到了梦校的录取通知书。当时是春天,学校发来了为期三天的“准新生”周末体验活动的邀请。我独自一人坐上飞机,决定去看看大学的样子。在那里,我第一次跟素不相识的人聊了一整夜。从喜欢的电影,到未来的生活计划,我们随心所欲地说着各自的心里话。

这种自由的感觉太刺激了——学长们谈论着下学期准备修什么课程,纠结着明天早餐吃华夫饼还是煎蛋卷,他们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定义生活的公式了,真好。

我突然感到神清气爽,我好像第一次看到了有色彩的世界,恨不得马上飞奔而去,去抓住每一个瞬间,去以主角的身份重新开始一段故事。

你一定以为从此以后我就会跟变了个人似的——懒散地过完高中最后几个月,彻底摆脱对学习、分数的执念。

但是,当我坐在毕业典礼观众席的第一排第一个座位上时,我满脑子想的却都是,我为什么没有被选为上台发言的毕业生代表,我还是不够完美。

我并不是第一名。



Julie Zhuo

06.

我丈夫说过一句话,如果你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那说明你过去所做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我却不以为然。我们聊过数十次这个话题。我说,“人都会犯错的,而且总是能从过去的错误中学到一些东西的。要是我早点知道现在所知道的东西的话,我肯定会换种做法来做某些事情。”

“比如说呢?”他接着问我。

“我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度过大学四年。我肯定不会为了简历好看而去上那些我很讨厌的课,我一定会选一些我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学。”

他笑了笑,说:“但我们俩就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啊。如果你选的都是书法课这类‘鸡肋’课程,我们可能也就没有机会认识了。”

很难说服他,我明白。我知道他的意思——就算有机会重新来过,我也并没有改变过去的勇气。我看过那么多的旅行电影,自然明白蝴蝶轻轻一拍翅膀,世界的另一侧就可能爆发海啸。

但我还是反驳了他:“我的意思并不是改变过去,而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要改变!”

他翻了个白眼。说“难道还能有第二次上大学的机会吗?”

他知道我的意思。

回想起来,大学也是一个充满了条条框框的世界,它给我们的束缚远比现实世界多。四年里,我们还是需要没完没了地上课、参加活动,期中、期末考试丝毫不敢松懈,按部就班地朝着“毕业”努力。

但是现在,在硅谷工作了十多年以后,我终于知道,任何公式都是不可靠的。

把过去的假设用到未来总是会出现差错的,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完美可言呢?

千奇百怪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着。

有人押上了全部资产投资一个很有前景的项目,结果石沉大海;有人选了一个并不被看好的领域,却意外赚了一大笔。

有人在四年的时间里投入了全部心血、汗水、眼泪,结果一切化为乌有,有人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策划方案,却足足等了两年时间才见到成效。

有人原本是个小混混,现在却在各种会议

上作为主讲嘉宾侃侃而谈,而有人明明很出类拔萃,却常常为想不出新点子而焦虑不堪。

完美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社会影响力?是财富?是优雅的举止?是光鲜亮丽的穿着?是孩子、父母、丈夫崇拜的目光?是跻身知名人士的圈子

?是社交平台的粉丝数量?是某篇文章的转发人数?是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是克服痛苦的毅力?是实现奢侈品自由?是保证自己潇洒过活的资本?是真切地感受到自己一直在进步、而没有退后?

一把尺子对应着一种完美。完美这种东西其实并不稀罕。

但是,没有人能够满足全部的完美标准。

我回头看看父母的美国梦。他们想要的是安稳、舒适的生活——我早就实现了这个梦,我得到的东西远比这些多。

但是我的梦是什么?



Julie Zhuo

07.

我做妈妈了,宝宝依在我的臂弯里。看着她纤细的睫毛、软软的小拳头,我恍惚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把一个完整的小人儿带到这个世界上。

她的到来填补了我生活里的罅隙。但带孩子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一日如一年。我的宇宙已经超负荷,我的心已经悄无声息地爆发了。

又到了喂奶的时间。我的身体轻轻地靠近她的小嘴巴,她本能地躲闪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咕哝咕哝地吮吸。原来为人母就是这样的画面。

我想到了我的妈妈和婆婆,她们都为我终于加入了母亲的队伍而感到高兴不已。

我从妈妈那里得知,我就是吃母乳长大的。母乳喂养在当时的中国还是一个新事物,医院推出了母乳喂养试行计划,我的妈妈加入到了其中。她告诉我,医院把所有婴儿都放在看护室里,每隔几个小时让母亲母乳喂一次,“我很紧张,不知道哪个是我的孩子,每次我都是等别的妈妈都找到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再去找你,没人认领的那个一定就是我的。还好,你越长越像我,我渐渐可以认出你了。”

我问她,为什么不让婴儿和妈妈在一起,就像我生完孩子后那样,转过头就能看见小宝宝躺在床边的摇篮车里?

妈妈回答说,“不不不,医院不是不让,他们只是希望妈妈们能多休息。”

我的婆婆也有一段相似的经历,她后面生的几个孩子都是母乳喂养长大的。她说:“老大

出生的时候还不流行喂母乳。”“后来听说母乳很好,大家就都跟着学了起来。”

很难相信,不过几十年的时间,喂孩子这件事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60年代的育儿常识显然已经行不通了。

多年以前,丈夫等在候诊室抽着烟,女人们在产房里照样分娩。而现在,这样的做法极可能对产妇造成生命危险。

多年以前,老人们都提倡婴儿趴着睡觉。而现在,这种姿势却成了婴儿猝死的元凶。

我们对复杂的人体知之甚少。而说到底,我们真正了解的东西又有多少呢?

完美的规则总是在变化着的。



Julie Zhuo, 图片来源于网络

08.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张蜂蜜色的柚木桌子放在家里的露台上。它的颜色太温暖了,就像夏天的阳光一样。但过了几个月以后,桌子变成了暗褐色,桌面布满了污渍和食物残渣——黄油玉米粒、三文鱼肉渣、和小坨的沙拉酱。

上周的某一天,从桌子旁边经过的时候,我翻了个白眼——桌上的污渍实在太难看了。我想,“我应该把它擦干净。

于是便开始在Youtube上看各种擦桌子小妙招的视频,又去亚马逊买了一些清洁用具。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这张柚木桌子拯救出来。

阳光真好,我终于动起手来。令我欣慰的是,几次擦拭过后,虽然我手里的刷子已经变成了煤烟色,但桌子上的暗褐色的斑点确实变浅了一些。“加油!”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别停下来。反复擦几次后,原来的蜂蜜色终于显现出来了。

但是污渍还是顽固地浸在里面。我改用更强力的刷子,开始专攻一块形状像墨西哥地图一样的深色污渍。所幸,它终于也渐渐褪去了。

但抬头一看,桌子的另一侧还有几块大的污渍。

我干劲十足——我觉得我可以把它们都解决掉。我有能力把过去留下的所有脏东西都清理干净,把它变回一张新桌子。我抻了抻胳膊,准备着下一轮清洁。

“妈妈,你在做什么?”女儿的小脸蛋从露台的门外探了出来。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女儿已经放学了。

“我正在打扫桌子,宝贝。”

可想而知,她对这个任务一点都不感兴趣。“妈妈,给你看看我今天画的这张画!”她自顾自地挥着手里的蓝色画纸,说。

我回头看了看那张斑驳的桌子,本想告诉她,妈妈再用二十分钟就可以擦好了。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完美”应该是我们终其一生追求的崇高真理吗?它是不是一种控制的幻觉?蒙蔽了我们的双眼?

我脱掉手套,把刷子扔在角落里。

生活总会有污渍的。

但那也许就是完美的另一种形式。

 

KMT88 发表评论于
楼下的留言好酸啊。。。
PAS001 发表评论于
其实,互联网公司里真牛的就Google一家。其他,连FB在内,有啥技术含量?
另外,大公司里什么VP,SVP, EVP等,太多太多了,今天在这家,明天在那家,跳来跳去,最后把自己搞的身心疲惫。这里面也有现代HR那帮人的贡献,HR领域的道德基本没有底线,挖人,包装,反正大公司不缺钱,挣一笔是一笔。
世界上有牛人,科技界也有牛人,不过看这个妞不像。
oberkommando 发表评论于
但我不一样。我还小,我的声带还没有开始发育,养成一口地道的英语是迟早的事;我的眼睛足够敏锐,感受和消化美国文化并不难。这一切于我而言是种希望,而我也像盖茨比一样,愿意穷极一生去追求这束遥远微弱、却富有力量的绿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你这句话就知道你还是活在美国华人世界里,你感受到了美国文化,但没有消化掉,你最多是个搞计算机的,但你想谈文化,文学和哲学,这对你来说实在是太高了,你目前是中国和西方文化理解都停留在半吊子阶段,你写这些东西也就是许多上海女人干的事就是自命清高和附庸风雅罢了。
cooldw57 发表评论于
亚马逊上刚刚下单买了本准备飞机上看,不理解为什么下面那么多酸葡萄,华人做到美国上市公司的VP级别以上有几个?写本书帮助更多人走上manager的路不好吗?
wtfair 发表评论于
应该祝福她,华人真的很缺乏有领导能力的精英阶层。老印当官你们不服,中国人当官了你们又不服!!!真正的丑陋 你们子子孙孙是不配当官的
mhxprs 发表评论于
能不能有点正能量。很好
woodchipper 发表评论于
我就想知道,她作为“上海弄堂女孩”为之前自杀的那个华裔员工做了什么帮助没有? 还是为了维持自己的VP位子,缄默的支持公司资本方。
体制内 发表评论于
一大公司的中层经理,没啥自己的东西,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没说的,写书早了一点
出门在外7788 发表评论于
算是混得不错了,但也没必要写本书来吹吹。
loayumive 发表评论于
一贫如洗的一代,奋发图强的二代,上好学校的成功率几乎是100%,而老中PHD的二代,要么通过legacy,要么只能继续老爹老娘们昏天暗地的象牙塔之路,再次混成个螺丝钉。
过路人_2016 发表评论于
还真上amazon看了一下那本书,才三条评论,这是其中一条

Jerome Makal
Huge pile of derivative drivel
August 20, 2019
Format: Hardcover
Ideas are pontificated in rapid fire succession without real substance. The empirical evidence through one off anecdotes are vague and have minimal impact. A feel good, self help book for millennial managers that assumes the organization you operate in has above average talent and no political landscape.
过路人_2016 发表评论于
哈哈,大公司哪个不是几百个VP?N年以前我们公司一个VP到上海,当时的上海头江泽民亲自接待,以为公司就一个P下面带几个VP,后来才搞明白这样的VP平时基本连P都见不到的。你不知道,只因为你没在大公司混过。你能拿出FB的机构图,看看这个弄堂出身的VP,是直接向小扎汇报吗?还是当中隔了好几级?
luck86 发表评论于
没有内容的散文。
fus 发表评论于
没有营养
爱是有缘版主 发表评论于
讨厌这种白眼狼写的文章。踩在父母的肩膀上寒碜爹妈,不是人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不太同意财神鱼对看客评论的苛求。既然发帖的人不在乎贴出如此浅薄空洞、无病呻吟的东西,高挂城头强迫别人瞻仰,那又何需计较人们如何评论呢?

这与父辈女性中国人印度人鼓励大学生无关吧。



nshen6 发表评论于
同意财神鱼的说法。我们的孩子们要经历的和我们是不一样的挑战。无论他们做什么,我们都要鼓励,称赞,我手下有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会想象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我会怎么coaching 他们。我希望我孩子以后毕业去创业也好,去公司也好,会遇到鼓励她,教导她的人。我在成长过程中遇到过很多良师益友,一生受益感恩。
财神鱼 发表评论于
我只希望如果评论是从父母辈的人的嘴里出来能多留点口德。
财神鱼 发表评论于
\u4E0D\u80FD\u8BF4\u8FDB\u4E86\u540D\u6821\u5C31\u662F\u6210\u529F\u7684\u4EBA\u751F\uFF0C \u4F46\u81F3\u5C11\u8BF4\u660E\u5979\u4ED8\u51FA\u4E86\u5F88\u5927\u7684\u52AA\u529B\u3002 \u5C24\u5176\u662F\u5973\u5B69\u5B50\u5728\u8BA1\u7B97\u673A\u65B9\u9762\u80FD\u6709\u6210\u7EE9\u66F4\u662F\u4E0D\u5BB9\u6613\uFF0C
abalawo 发表评论于
爹妈为了这些孩子操碎了心,牺牲了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把他们推上一个可以算是成功了的位置。接下来,就等着看他们一个个叹成长的苦经。从爹妈的眼光看,这些ABC孩子也是一个stereotype:矫情。只是我们英语讲不过他们。主流听不到我们的声音,我们一再妥协,我们倒成了反面角色。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聪明人。
nshen6 发表评论于
不认识她,虽然也是在硅谷工作。刚刚从GHC回来,遇到很多Women in tech. 为什么都觉得是在吹呢?其实很多人就是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我自己有个孩子,我以前也是追求完美,对孩子也一样。可是我现在发现追求完美有时候会把自己搞得很累。现在我比较随遇而安了,也学会享受生活的多样性。可是我孩子还是把自己搞得很紧张,干什么都力求完美。有时候觉得如果当初我大大咧咧,也许孩子会更开心快乐吧。所以我看她的书有共鸣。也许角度不一样。
红彤彤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搞不懂老中为啥这么喜欢瞎吹。美国比她优秀对社会贡献很大的人一抓一大把,也没整天跳出来吹捧。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对不起。我们看客,坐看风云笑话;不喜欢晒,不喜欢出风头,供人评头论足。:)


当然,华人二代也在进步。二十年前,网上晒的书名叫“我女儿如何上哈佛的”,如今至少是“我是如何当经理的”。估计读者里没有印度人。:)


不过,说句实话,这类浅薄文学,我若被迫去读的话,我也希望至少是非死不可老板娘写的自传:我是如何捞到金龟婿的。打工经理人人可当,我真的不是太敢兴趣,也没想过要出书谈体会。
看帖说话 发表评论于
楼下是家里人?是很不错:弄堂出身,名校,高管,外嫁。。。不过显摆完美就夸张了,有些天生的障碍是无法逾越的
nshen6 发表评论于
自己查吧。晒晒你的成绩,我们也给你点赞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为什么哈佛常春藤大学要严格限制华裔考生的录取率吧。都华裔二代了,出来大公司当个打工仔经理,就能写本书,还好评如潮。华人二代的目标都这么低,那不等于浪费人家斯坦福的学生名额资源吗。长此以往,谁愿意收华二代?人家学校都靠学生出名呢,华人都指望靠学校和公司出名。这不成浅薄的代名词了吗?

另,她给母校捐款了没有?捐了多少?

——————
nshen6 发表评论于 2019-11-03 06:27:45
知道有个叫LinkedIn的网站吧?自己查吧。看看没有上百的VP of Product Dev. 她有一本书,The Making of a Manager, 写得不错,网评也很好。如果有时间,看看书吧。上一次你静下心来好好读一本书是什么时候呢?中文的也包括。
ggsd 发表评论于
FB的标准美女
nshen6 发表评论于
知道有个叫LinkedIn的网站吧?自己查吧。看看没有上百的VP of Product Dev. 她有一本书,The Making of a Manager, 写得不错,网评也很好。如果有时间,看看书吧。上一次你静下心来好好读一本书是什么时候呢?中文的也包括。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出这种贴文在这里晒,不就是让人评头论足的吗?那就得做好接受别人实话实说的心理准备吧。

再说,实事求是地说,非死不可一个产品开发团队的什么VP,有必要跑这里晒完美吗?真要晒,也应该人家非死不可老板娘来晒,来谈完美吧?:)

非死不可每个产品研发部门都有VP吗?真的吗?那至少要近百VP吧。要不要去信Facebook HR, 查一下她真实的职位工作,在晒其它?

———————
nshen6 发表评论于 2019-11-03 06:04:21
看了这些评论,真让人心寒。为什么不能说太棒了,加油!说公司里有几百个product dev 的VP的,敢说是哪个公司吗?说这些话的人有几个是名校毕业的,在大公司做VP的?有本事也让我们看看你的成绩,不要在这里酸葡萄。有一天你的孩子做出这样的成绩,别人这样说你的孩子,你会怎么想?中国多少年的完美教育,其实是非常不完美,看看现在硅谷就知道,但是我们还...  查看完整评论
nshen6 发表评论于
看了这些评论,真让人心寒。为什么不能说太棒了,加油!说公司里有几百个product dev 的VP的,敢说是哪个公司吗?说这些话的人有几个是名校毕业的,在大公司做VP的?有本事也让我们看看你的成绩,不要在这里酸葡萄。有一天你的孩子做出这样的成绩,别人这样说你的孩子,你会怎么想?中国多少年的完美教育,其实是非常不完美,看看现在硅谷就知道,但是我们还不鼓励我们自己有成绩的孩子,还在这里泼冷水,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华人有领导力的精英多了。这种大公司打工仔当个经理就到处放照片空扯完美的,与精英无关,更与领导力无关。要都这么晒法,那这里网上还不都是所谓硅谷印度精英的面孔啊,轮不着这个浅薄的小姑娘吧?

斯坦福毕业的,如果真有点精英的影子,真有点领导力,那应该自己创业,自己当老板,自己的公司,让非死不可出高价收购。转行当资本家。之后再来晒吧?:)

——————
财神鱼 发表评论于 2019-11-03 05:06:00
应该祝福她,华人真的很缺乏有领导能力的精英阶层
iori 发表评论于
笨鸟有三种:第一种是先飞的,第二种是不飞的,第三种是下个蛋努力让下一代飞的。这个故事是第三种笨鸟成功的例子
过路人_2016 发表评论于
所谓product development VP听上去吓人,在大公司很可能只是一个团队的经理而已。我们公司这样的VP有几百个
财神鱼 发表评论于
应该祝福她,华人真的很缺乏有领导能力的精英阶层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就一个打工仔,离开非死不可和斯坦福的名称什么也不是。放几张照片,就开始谈完美了。:)

Ramuntsch 发表评论于
完美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着的, 更何况,污迹斑斑的生活可能就是另一种完美。 是的,人间烟火的完美。 写的非常好的心路历程, 深有共鸣!
oberkommando 发表评论于
这种女的我是白人我宁可找优秀的白女,而我是中国人对这种华女真是无福消受啊!还是让给洋人吧!
安倍退四 发表评论于
无病呻吟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来看新闻,结果看了篇很晕的意识流。
我是bruce 发表评论于
上海多外f,上海多外f,。。
我是bruce 发表评论于
网上一查,原来是外f!
我是bruce 发表评论于
华女啊华女!男的就惨咯!
红尘枉死 发表评论于
fb的设计一塌糊涂 页面乱的要死 除了买来的app做的好 fb自己还能做什么 二级菜单竟然放个天气 竟然还需要输入邮编 晕倒 google news都知道把天气放在主页面 大价钱做了live 结果呢 完球了 不考虑隐私安全性的话 中国网站和app比美国的好用 craiglist就是一坨垃圾 文学城这么大的海外中媒 竟然没有用户发言互动 你以为你是纸媒啊 真的好好向网易新闻学下吧
泰傻 发表评论于
依照官媒对我们的一再提醒,美国中情局不仅不与余力地在中国推广娘炮文化,还用其他各种方法拉拢腐蚀咱们的精英,初步判断,这娃儿有可能被收买了。中情局,哼,两手抓,两手都很硬。
何所思 发表评论于
利用自己性别优势呗,美国人只接受华女因为可以干,帮他们生,男的就没那么好命了。
madox 发表评论于
本牛愚钝,没看懂作者究竟想说什么。

她到目前为止的生活其实只是父母强加给她的,她不快乐?

她到目前为止的生活有艰难险阻,当然更多的是艰苦付出后得来的辉煌灿烂,她很快乐?

她到目前为止的生活很成功,但她内心自己都不知道是快乐还是不快乐?
jessy2018 发表评论于
\u4E11\u5973\u65E0\u654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