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脸书开除的华人工程师:在硅谷不敢失业两个月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我把最坏的情况想好了,不是辞职,不是被开除,而是公司留着我,然后时不时给我穿小鞋。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年,可能是最糟糕的。把我开除了,反而没那么糟糕。

(image)

9月26日,抗议会现场,右侧拿着话筒的男子为尹伊。图片来自网络

文|新京报记者 魏芙蓉

10月7日,刚刚入职 Facebook 3个月的华人工程师尹伊被正式解雇,理由是“缺乏判断力”。

9月26日,尹伊参加了为此前跳楼身亡的华裔工程师陈勤(音译)举行的抗议会。抗议会上,他将工牌扣在胸前最显眼的位置,并在现场接受了媒体采访。

9月19日,就职于Facebook的38岁华裔工程师陈勤,从公司总部园区内的一栋办公楼4楼跳下,不幸离世。据其公开的领英页面显示,陈勤毕业于浙江大学,到美国后在南加州大学攻读硕士,去年3月入职,就职于广告组。

事后,网上多人发帖,将陈勤自杀归因于公司内部的高压工作环境、职场霸凌与其面临的签证困境。离职不久的该公司前技术主管综合该公司内部匿名论坛的消息称,死者生前日夜工作,或因绩效考评、面临开除选择自杀。

26日中午,超过400名华人身着黑衣,手持鲜花集聚在公司门口的标志性Logo前集体默哀。花束堆满了标志墙,写有“反对有毒的工作环境”、“我们要求真相”等英文标语牌沿街一字排开,人们高喊标语,要求总部的高层回应诉求、公开真相。

作为在职员工,尹伊参加了这场集会。而立之年赴美求学、异域求职、漫长的绿卡排期,透过陈勤的境遇,尹伊看到了自己。抗议会现场,他身穿灰色T恤和浅色牛仔裤,接过麦克风,情绪激昂,带领人群高呼:“今天如果不做些什么,这种情况就无法改变,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硅谷华人的希望。”

抗议结束后,尹伊被公司约谈、警告,在度过“惊心动魄”的一周后,他被正式解雇。

紧急呼叫 | 中国工程师声援自杀同事遭脸书开除:公司解雇理由模糊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以下是剥洋葱和尹伊的对话:

“真正亮出工牌时,手害怕得发抖”

剥洋葱:你什么时候知道陈先生的事情?

尹伊:9月19日乘坐公司园区的穿梭车时,一位亚裔司机说,你知道吗,刚才有一个人跳楼了,还是个亚裔。

当时觉得很大概率是华人,中国留学生当码农的多,基本上十个亚裔里有七八个都是国内过去的留学生。

公司内部,大家好像不怎么讨论这事,我私下里会跟室友说两句,也是Facebook的员工。但总得来讲,我们信息也不全,讨论不多。

剥洋葱:公司有禁止你们谈论此事吗?

尹伊:没有,我参加抗议会之前没有碰到。

剥洋葱:为什么会想到参加抗议会?

尹伊:我跟他的情况太像了,陈先生的履历基本上是公开的。他也是此前在美国干了一段时间,然后30多岁来读硕士,把家里人都带来。以为会有稳定工作,却又面临着长时间拿不到绿卡的情况,我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我的经历也是这样,年岁不小了,在美国打拼,各个方面肯定都不如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我知道这非常辛苦,而且很孤独。

我不是特别高尚的人,之前没参加过任何群体抗议活动,对抗议没有任何概念,我那时还以为是悼念会。但我觉得该去,一方面同事去世了,应该去悼念。另一方面他跟我很像,参加悼念会,我心里也好受点,觉得至少对自己有个交代。

(image)

抗议会后尹伊接受记者采访。视频截图

剥洋葱:当时现场的情况什么样?

尹伊:现场抗议有四五百人,主要都是华人,包括浙大校友会的,还有不少Facebook的员工。我一路走过去的时候,看见不少同事三三两两往集会地点走,一边走一边悄悄把工牌藏起来,所以我推断在现场肯定有不少是Facebook的同事。他们可能由于种种顾虑不太愿意亮出工牌。

我当时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这是抗议会,还想悼念会为啥要把工牌藏起来呢?在现场。我很快被气氛感染,亮了工牌。觉得在那种情况下,值得有一个实名的人站出来说我是他同事,这意义不一样,也是陈先生应该得到的待遇。

然后看到大家太阳底下晒得那么累,汗流浃背的。正好这时现场几位男生跟举牌抗议的女生说:“咱们都换一换”。于是我也跟那女孩换,接下了女孩的麦克风。喊了几句口号,“今天如果不做些什么,这种情况就无法改变,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硅谷华人的希望”、“华人的命也是命”。

剥洋葱:视频显示你当时情绪很激动,那时心理状态如何?

尹伊:事实上真正亮出工牌的时候,我的手害怕得发抖,因为等于跟雇主作对了。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加上没有在四五百人面前说过话,所以又紧张又害怕。多种感情最后导致手发抖戴不上工牌,就找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女孩,让她帮我戴上。

剥洋葱:什么时候意识到这是一场抗议会?

尹伊:是事情结束之后,才慢慢回过味儿了,逐渐意识到那不是悼念会而是个抗议会,后来又问了几个人才确定。

“把我开除了,反而没那么糟糕”

剥洋葱:接到开除通知是什么时候?

尹伊:抗议结束当天我就跟公司交代了,说我接受采访了,可能会违反公司的政策。

当天晚上公司HR发了一封信,说要尊重陈姓工程师隐私,不允许员工谈论关于陈先生跳楼的事件,特别是不要在公司外部谈论,第二天我被安排参加一场临时会议,HR要求除了不允许谈论跳楼事件外,也不允许我私自探望他的家属。

我当时就说这是侵犯人权,人都不在了,家属想见人还得公司同意。接着10月1日又收到了公司的最终警告信,意味着我在任何地方违反公司政策都会被开除。这封信可能会影响工作考评,而且一直附在履历里。

我很不安,去咨询团队导师,也没有跟她说陈先生的事,只是想问我得到最终警告信有没有危险,结果她脸色大变,说不想和我讨论。当天中午我发现自己被举报了,下午程序没写完就被赶出去了,强制在家办公。周一接到电话说我被开除了,理由是缺乏判断力,其中包括未经许可接受了采访、故意隐瞒接受采访的事实,还有我的言论引起同事的不适。

(image)

HR在邮件中要求不要谈论跳楼事件。受访者供图

剥洋葱:你事先清楚公司关于不能接受采访的规定吗?

尹伊:培训的时候有这一条,但在现场时我已经把这事忘了,抗议结束后我意识到可能会有这个问题,所以回去第一时间就向公司HR报告了。

剥洋葱:这期间你的心理状态如何?

尹伊:在抗议结束之后,9月27日的10点半到11点,这半小时是压力最大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找了一间屋子哭了半小时。

我很在意周围人的反应,我母亲挺崩溃的,特别担心我,跟我通视频的时候都哭。我之前完全没有料想到,母亲这个反应让我觉得非常难过。

这期间,我把最坏的情况想好了,不是辞职,不是被开除,而是公司留着我,然后时不时给我穿小鞋。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年,可能是最糟糕的。

把我开除了,反而没那么糟糕。

剥洋葱:你怎么理解“缺乏判断力”这个解雇理由?

尹伊:这就是个口袋罪,只要你对某事的判断跟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不一致,一定就是你缺乏判断力,因为判断力是公司的,是人力资源部门定义的。HR讲判断力,讲的是公司利益,为了公司利益可以“捂盖子”。但对我自己而言,良心驱使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剥洋葱:收到最终警告信后你是什么心情?

尹伊:我因为追求真相收到这封最终警告信。现在我还是这句话,被脸书开除,是我人生中的至高荣耀。

(image)

尹伊收到的最终解职邮件。受访者供图

“在硅谷,不敢失业两个月”

剥洋葱:你在现场喊的口号:“今天如果不做些什么,这种情况就无法改变”,“这种情况”指什么?

尹伊:既指职场霸凌,也指可能存在的H-1B歧视。

在持H-1B签证期间,如果你失业,过去是必须在十天内找到工作,这是非常可怕的。虽然现在是必须要在两个月内找到工作,但这也不太够,因为很多公司面试走一套流程也需要两个月。这样一来,雇主给我们这些国际员工的工资就更低。挣得更少,还需要工作更长时间,其实就已经是一种歧视或者霸凌。

我现在依靠OPT实习资格留美,每年有机会抽H-1B签证,之后就是等待绿卡排期,对我们这些华人来说,通常要排8到10年,这期间都要受到签证有效期的钳制。我之后也一定会面临这个情况,谁也逃不了。

我觉得包括陈先生的悲剧,核心问题都是出自系统设置的问题,一是H1-B签证制度引发的霸凌或者歧视,第二个就是PIP((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考评制度的滥用。PIP制度存在于Facebook和亚马逊等部分公司,原本作为表现改善计划,本意是思考如何帮助员工,现在却变成开除员工的过渡过程。

剥洋葱:签证制度对个人的钳制体现在哪些方面?

尹伊:第一,不敢辞职、不敢休息,人就跟机器似的。和朋友聊天,听到最多的抱怨是“不敢失业两个月”,这种话我觉得在硅谷挺常见的。其实很多码农干了两三年觉得有点累了,会想休息半年,但是不能。因为失去工作就意味着生活需要重来一遍,基本上就得从美国滚蛋。

所以生活的选择权就大大降低,没有选择权,如果只能奔着一个雇主猛干,那生活质量太差了。

剥洋葱:你在Facebook的时候工作环境怎么样?

尹伊:我是7月份入职,到现在不到三个月。我原来在推送组,一周工作40小时,工作生活平衡比较好,压力我完全能接受。陈先生所在的组不一样,被开除后很多广告组的同事悄悄加我,我从他们那里得知广告组特紧张,这也是硅谷人尽皆知的秘密。

他把我开除了,我当然有意见,但我不得不说,他给我的待遇相当好,让我认识到原来我值这么多钱。其实直到现在我也还是心存感激的,这点不能抹杀掉。

(image)

尹伊在社交账号更新的解职动态。

剥洋葱:会觉得遗憾吗?

尹伊:对于在抗议现场的发言,现在有两个小遗憾。后来有朋友跟我提,一是我当时激动之下语言不太干净,爆粗口了。另一方面,因为想团结在场的华人,喊“华人的命也是命”,感觉像是打种族牌。我觉得还可以平衡得再好一点,一方面团结在场华人,另外一方面避免打种族牌。

剥洋葱:“避免打种族牌”是指什么?

尹伊:尽量有事说事,在团结华人的同时,别把这事说成是整个美国主流社会对华人的压榨,其实这是所有拿H-1B签证的人都会受到的待遇。

“H-1B霸凌”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只不过在留学生群体里华人占多数,所以后果主要显现在我们身上,但肯定也有其他族裔的人也在忍受这个。

剥洋葱: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尹伊:准备找工作。出事那几天,每天几千人加我,给我介绍内推机会,真的特别感动。我现在也委托了陈先生的代理律师,他正在评估,看看有没有采取法律行动的空间,例如要求两三个月的误工费,不能的话也没事。

seeherela 发表评论于
支持!抵制FB!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支持一下
读书行路 发表评论于
fb居然说fire他不是因为接受采访,而是什么poor judgement..这什么HR啊,如果说是因为接受采访,至少还说得过去,poor judgement的借口太烂了
zhichi 发表评论于
支持他,是条汉子。公司开除他就是报复。希望华人网友不要再这么公司着想了。争取自己的权利。
MoonRiverMe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公司打工就应该知道大凡公司有啥丑闻的话一切外界媒体的询问都要refer to 公司的公关,谁违反了谁就该被处罚,就这么简单。
苍茫大秦 发表评论于
现代奴隶制。

从这个洞里爬过去,然后你就自由啦。

5AGDG 发表评论于
真是一个好汉子!去找个好律师,应该能让FACEBOOK好好赔一笔。
土豆发芽 发表评论于
真男儿,支持!
sunsetocean 发表评论于
为他这句话点赞“(因为发声这件事)被脸书开除,是我人生中的至高荣耀。“

有胆有能力,前途不会差的
luck86 发表评论于
双方都没有错,各自有自己的利益要维护。这位工程师在做之前应该想清楚了,所以应该勇于接受结果。这个世界走捷径,不是都能走同通的。
Triton 发表评论于
恭喜了!上了CNBC Breaking News
******cnbc***/2019/10/15/facebook-employee-i-was-fired-for-talking-about-colleagues-suicide.html
LLFDD 发表评论于
同情!单光同情没有用。政治正确的平等就业是理想,不是现实。之所以宣传政治正确就是因为现实中有太多不正确的。雇佣和受雇都是双方自愿无条件的,可以随时解除,除非在你的雇佣合同中有明确条款,比如你是特殊高管,或者你是工会会员。再者,即使为了程序正确,解雇的理由也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例如约谈和警告信都是程序的组成部分。公司的HR和法律顾问不是白养的,签了字的东西要遵守,不管它“合理”与否。
红茶绿茶菊花茶 发表评论于
是不是他想要的都必须有,每个移民都面临工作,生活,身份的压力,如果不想受,可以学成归国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H1B转身份办绿卡是法律, 在新的移民法有关细则没有出来之前, 只好遵守, 要想不遵守, 只有不申请。
这位以及楼底下有些朋友,似乎没搞清楚, 移民法不是哪家公司制定的,和公司闹没用。
想打种族牌不是不可以, 但要特别小心, 别扯到H1B上去。
如果不想回国的话, 赶紧找工作去。
平湖2016 发表评论于
赞一个, 祝他早日找到工作 。
看他的描述公司开始并没有要裁他的意思 。第2天HR的临时会, 他其实可以更灵活一些对付。 应该是会上的态度 ,才导致 HR的最后警告信。
yumidiie 发表评论于
硅谷竞争那么激烈是不是每个被淘汰的都可以这么来一出?
wd01702 发表评论于
不明白他们在争取什么?h1b 本来就是美国人优先,招不到才给的,大家都这么过来。你说是“歧视”,那美国护照不用签证就可以入境,中国护照要签证盘问也是歧视了。h1b的薪水是不可能低的,至少和美国人同样工作的相当水平,这是h1b的前提。h1b确实不如绿卡那样来去自由,但从以前的限10天之内找到下一份工,到现在的两个月,已经很大改善了。
drifting 发表评论于
佩服这样的人,希望你早日找到工作。
drifting 发表评论于
重点是试用期。大部分公司可以无条件开除。要是正式员工,这样是违法的。 fb肯定不敢。
potatolFries 发表评论于
mmnn66777 发表评论于 2019-10-15 10:50:42
不守规矩的下场。

------------------

第一个拒绝给白人乘客让座的黑人,他是“不守规矩”的。第一批顶着排华法案移民的华人先辈,他们是“不守规矩”的。对不合理的制度视而不见,这是怂和蠢;对争取权利的华人冷嘲热讽,这是恶,是万劫不复的奴才
I751 发表评论于
OPT就要取消了。大家都解脱了。没机会被剥削霸凌了。
zzlbentley 发表评论于
勇气可嘉
pingshantang 发表评论于
mmnn66777 发表评论于 2019-10-15 10:50:42
不守规矩的下场。
------------------------------------------
舔姿不错。
少年老成 发表评论于
不容易,希望得到华人帮助,尽早找到工作
lukechen 发表评论于
一生能有几个机会去真正的抗争?相信他绝对不会后悔的。再说,何苦留在正在走下坡路的美国呢。回国有广阔天地任你驰骋。
紫色海洋 发表评论于
是OPT的,失业一天也不行滴好吗
X723 发表评论于
自稱自己是中國大陸人的人,為什麼偏偏要在美國的這棵樹上吊死?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大爺到那裡都是大爺。
playnice 发表评论于
太年轻,太冲动。
没事逛逛88 发表评论于
出国、拿绿卡永久定居,并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自己钻了牛角尖把自己活活逼死了。我们这里IT工作非常好找啊,基本上辞职的同事1个月内就能找到下份同酬工作。当然,你说非要去世界500强,非要年薪20万以上否则就去死,我也无话可说。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不容易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他的行为值得敬佩,但公司解雇他也合情合理。只能用悲壮来形容。
zhongguoren8 发表评论于
表面是高大上的公司,其实管理层欺凌,压榨,排华。

他们觉得反正逼死人不用偿命,心里阴暗,和健康的公司文化毫不沾边。

毕竟他是为了华人抗议,祝这哥们早日找到工作!
mmnn66777 发表评论于
不守规矩的下场。
baydad 发表评论于
“在硅谷不敢失业两个月”

这个显然不是事实。

原来的被访者大概是想说,“OPT“ 的不敢失业两个月。这个其实不限制在硅谷。在美国哪里都一样。

如果经济上说的,他三个月拿的钱,够呆两年应该没问题。

说实话,这人有点偏激。由于opt,找工作难一些,这个是肯定的。毕竟这条例本来就是保护美国人的就业。
但硅谷大多数公司,包括脸书,不会因为你是留学生而给你少一点点钱。这是犯法的。

倒是以前硅谷不是华人公司,在哪里就职会因为是留学生就拿少钱。。。不过现在很少华人公司了。
Triton 发表评论于
支持为华人,特别是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华人呐喊!
折叠历史 发表评论于
不容易。祝你早日找到工作!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佩服!
shamrock100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移民监呀, 想要移民美国,都要走这个过程呀,这跟歧视啥的无关吧,你需要公司帮你办身份,当然就要受制于公司,谁叫你有所求呢。这点委屈都不愿意受,只好回国了。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估计脸书竞争太激烈了。失败了也别自杀。需要你的地方多得是呢。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还是一句话,在美国过苦日子,也不回去厉害国过好日子。为什么厉害国这么招人厌,自己国家的人不愿意生活在那里?
pokemama 发表评论于
看到新闻里总是出现的华人为身份的煎熬,庆幸40年前我老爸坚持为我办理移民的主张,虽然曾被中国当局刁难拖延,但是,我来到美国后,不曾为身份煎熬。我想帮助他们,可又不知从何做起?
技术员 发表评论于
非要走H-1,换个公司再开始也可以的么。
hello2002 发表评论于
这里面提到的他的"导师/mentor", 就是个渣。
读书行路 发表评论于
职场bully在fb是不是普遍现象?从伊本人的情况来看,似乎没有这个问题。应该怎么看待陈先生的死?是偶然还是一定程度的必然?
aluminiums 发表评论于
但凡干白领搬砖的都知道这种情况下要帮这位说话,楼下那些冷嘲热讽的一种可能是老板,不是一个阶级,还有种可能是lose的比较彻底,没机会体验什么叫争取员工权益,哈哈
面包吐司 发表评论于
为你点赞!!!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呵呵,拿出华为996的干劲儿,不会失业吧。
要不,回天朝不是更好么?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这哥们儿以后是个人物。
stillsingle 发表评论于
H1 霸凌,PMP 霸凌,你可以选择不接受霸凌,不接受别人的屋檐下。
即将入段 发表评论于
作为过来人,坚决支持他。才工作的头几年,真是惶恐不可终日
richelle 发表评论于
一周工作40小时,这么轻松?
cooldudeheis 发表评论于
三个月试用期末满?
天随人意 发表评论于
出名了
文工队 发表评论于
哪里有奋斗哪里就会有牺牲,可惜现在连毛左们都不学毛选了。
咏月 发表评论于
"公司留着我,然后时不时给我穿小鞋" 只有国营的公司,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吧?

社会主义特色的东西
yeke 发表评论于
哥们是条汉子,赞一个
yanghuijin 发表评论于
姓尹的也不会起个名字。
我小学同学,叫伊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