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朝鲜后,她们在中国成为网络“性奴”(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金家王朝”专题页面

(image)

23岁的金也娜和20岁的李真姬是两名被迫在中国进行网络性爱的朝鲜女性,她们从老挝万象的酒店房间向外张望。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老挝万象——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20岁的李真姬(Lee Jin-hui,音)从未或许离开过位于中国东北的一套三居室公寓。一周七天,从中午到凌晨5点,她都必须坐在电脑前,面对网络摄像头为男性客户表演性行为,这些客户大多来自韩国。

李真姬和这个公寓里的其他朝鲜女性都是中国皮条客从人贩子手中买下的,她们每周要为这些人赚取大约820美元。如果完不成任务,她们就会遭到掌掴、脚踢、不能吃饭。

“就算生病了,我们也得工作,”李真姬说。“我非常想出去,但我只能往窗外偷看。”

据人权组织以及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的人称,人贩子每年都会从朝鲜带走数以千计寻求逃离的女性,承诺她们可以在中国找到工作。但一旦进入中国,许多女性就被卖给乡镇的未婚男性,或被卖给皮条客,在妓院和网络色情场所遭受剥削。

如果她们从人贩子手中逃跑又被抓住,中国将把她们送回朝鲜,在那里她们将面临酷刑和监禁。在中国,她们无处求助,被困在性奴役中。

总部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朝鲜未来倡议”(Korea Future Initiative)在今年5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据估计,在中国的朝鲜女性难民中,有60%被贩卖从事性交易,而且越来越多地被迫从事网络性活动。

“年仅9岁的女孩就被迫进行具体的性行为,并在网络摄像头前遭到性侵犯。这些摄像头会向付费的全球观众进行现场直播,其中很多人据信是韩国男性,”报告称。

2017年春天,李真姬偷渡离开朝鲜时,有人告诉她,她将在中国做服务员。到达中国后,老板说她的工作是在电脑前“聊天”。在那之前,她从未见过电脑。她不知道什么是网络摄像头。她只有18岁。

“我以为‘聊天’是用电脑记账,”23岁的金也娜(Kim Ye-na,音)说。“我根本没想到是这样。”她去年11月被偷渡出去,相信自己会在中国采摘蘑菇。

8月15日,李真姬和金也娜逃离了囚禁生涯。

六天后,她们抵达老挝万象,一名男子被支付4000美元,将她们偷偷送出中老边境。等待他们的是韩国基督教牧师千璂元(Chun Ki-won),他资助并策划了营救行动。

这两名女子同意在万象接受采访,她们使用在逃亡中的化名,以保护自己的隐私,避免朝鲜政府可能对她们在朝鲜的亲属进行报复。虽然《纽约时报》无法独立证实她们逃亡的细节,但千璂元和这两名女子逃跑前的网上对话记录支持她们的说法。

(image)

金也娜和李真姬拥抱韩国牧师千璂元。今年8月,他设法帮她们偷渡离开了中国。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鉴于中国对无证外国人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把朝鲜女性关在公寓里进行网络性交易,已经成为人贩子剥削她们的最佳方式,”千璂元说。“他们给这些女性下药,减轻她们的羞耻感,并让她们长时间工作。”

离开朝鲜

李真姬和金也娜是朝鲜“艰苦行军的一代”,也就是1990年代左右出生的孩子,当时饥荒导致朝鲜10%的人口死亡。她们刚从小学毕业就开始工作了。金也娜在一个玉石矿场辛苦劳作,后来进入黑市,销售从中国走私来的水果和韩国服装。李真姬做过野生草药的采集和贩卖。

随着她们渐渐长大成人,她们的家乡惠山和其他与中国接壤的沿江小镇成了人贩子的狩猎场。2017年,一个亲戚把李真姬卖了。

“我自己也想去中国,因为我听说去了那里的女孩给家人寄钱,”李真姬说。

在人贩子之间两次易手之后,李真姬最终落到东北和龙市一名男子手中,此人囚禁了五名朝鲜女性。

金也娜同样也想找个出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已经开始打击市场上的年轻商人,希望把他们往国家主导的建设项目上赶。金也娜有一个女性朋友在做走私生意,同意带她去中国。

11月18日凌晨4点,走私者、她的兄弟和金也娜在边境等候,一片漆黑中,一名士兵走了出来,告诉他们前路畅通。

走私者很熟悉这条路,带领他们穿过结冰的小河,钻过边境围栏下方一个洞。走了12个小时的山路,走私犯挖出埋在地下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几个小时后,一名女子坐着汽车出现。她把人民币现金、一捆鞋子、衣服和其他物品交给了那个朝鲜走私者。金也娜被卖掉了。

买下金也娜的那个女子也来自惠山,她为一个性交易团伙工作,在中国东北公主岭周围的公寓里管理着十几名做网络直播的女性,她们都来自惠山。她说,金也娜欠她8万元人民币,约合11160美元。

(image)

金也娜一边哭泣,一边向千璂元回忆她在中国被人贩子虐待的经历。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说我给她干三年能去韩国,”金也娜说。“我听说在韩国,只要很努力工作,就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堕入网络性奴的深渊

李真姬的一些韩国客户要求她做她难以形容的有辱人格的性行为。

“如果我拒绝,他们会管我叫朝鲜来的肮脏垃圾,”她说。

也有男性同情这两名女子。李真姬的两名客户会定期给她老板寄钱,以便她可以多睡会儿。

去年12月,一名女子从李真姬所在的地方失踪。皮条客说她被器官贩子拐走了,肯定已经没命,这让其他女性惊恐不已。

金也娜说只有两名女子被从公寓释放——在她们得了肺结核之后。另两名在被毒打后,试图顺着水管从她们的六层公寓逃跑。警察很快逮捕了她们,但皮条客拒绝支付贿款以避免她们被遣返回朝鲜。她要用她们做反面教材,吓唬其他人。

“她说,‘别忘了你在这里的生活比留在朝鲜好多了,’”金也娜说。

即便面临奴隶般的处境,李真姬也从未想过回朝鲜。她的目标是去韩国,赚足够多的钱,把母亲和一个妹妹偷渡出来。

“我一直跟自己说,‘坚持住。时机一到,你就可以去韩国了,’”她说。

为自由纵身一跳

1995年底,当时在经营酒店、尚未成为牧师的千璂元前往与朝鲜接壤的中国城市珲春出差,当时他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他看到逃离饥荒的朝鲜人在跨过边境河流时被冻死,陈尸荒野;中国警察用棍棒驱赶乞讨的儿童;一个女人在被两个男人绑架时大喊救命。

千璂元后成为基督教传教士。2000年来,他已将1200名中国的朝鲜难民带到韩国,包括许多被贩卖后陷入强迫婚姻的女性。而近年来,他在韩国首都首尔的二合一(Durihana)教会开始接到被困中国网络色情窝点的女性发来的匿名网络信息,以及想营救她们的男性打来的电话。

七月,一个做动物饲料递送生意的韩国男人就打来这样一通电话。

他给金也娜的老板寄了1500万韩元(相当于12360美元)帮金也娜赎身。但答应把金也娜带到韩国的人贩子却把她卖给了一个50来岁的中国男子。这名韩国男子又给金也娜原来的老板寄了1500万韩元帮她摆脱强迫婚姻。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大约同一时间,千璂元接到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表示想帮助李真姬。她还得到一条意想不到的消息:那名据说被器官贩子绑架的女子通过一个网络摄像头网站联系了她。她当时从她们的三层公寓跳下,现生活在韩国。

千璂元假装成客户联系到了李真姬和金也娜。

那名成功逃离的女子帮千璂元找到了李真姬所在社区。金也娜记住了老板曾带她去过的附近一家餐馆的电话。李真姬和金也娜朝窗外窥视,确认了尽可能多的地标,帮助千璂元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上确定了她们的位置。

千璂元派7名志愿者前往中国,包括两名人口贩卖幸存者。

8月15日,一组人在金也娜公寓外的一辆出租车里等着,并在突然停水迫使她们外出就餐时跟踪了她、另一名女子和她们的老板。回来的路上,金也娜假装生病,开始在路边呕吐,随即奔向一间公厕。当老板进入另一个隔间时,金也娜冲进救援者的出租车,出租车疾驰而去。

在被问起她最想要什么时,金也娜说,“站在外面的倾盆大雨里。”但离开中国数日后,她仍会做噩梦,梦见她在逃跑,有人在后面紧追不舍。

同一天,在和龙,李真姬趁着她的中国皮条客外出喝酒时溜出房间。透过起居室的窗户,她看到一个气垫和一个救援者在招手。她爬了出来,但开始犹豫。

“那个高度太吓人了,”她说。“但那是出去的唯一一条路。”

她纵身一跳。

8月底,一辆黑面包车停在了一个东南亚国家的韩国大使馆对面,叛逃者可在那里申请庇护。李真姬和金也娜牵着千璂元的手下车,穿过马路,走过她们通往自由的最后几码路程。铁门滑开,两个女人走了进去。

老浙大79 发表评论于
“采摘蘑菇”应该去特朗普的小农场,嘿嘿嘿
Mattias 发表评论于
八戒. 发表评论于 2019-09-16 16:12:26
在中国的网络根本就不可能从大陆播色情直播让韩国人看,中国完全禁止这样的直播,抓的很严。这种故事完全就是偷梁换柱,把在韩国发生的事情楞强加到中国。

--------------
中国到处都是这种色情网站,自己去查,有时打开中国的新闻网页,这些网页就自动跳出来。连百度都给做广告,你不知道别在这里BB
fisher6588 发表评论于
太小瞧土工了,网络治理应该很厉害,同时边境管理也加强很多。。
八戒. 发表评论于
在中国的网络根本就不可能从大陆播色情直播让韩国人看,中国完全禁止这样的直播,抓的很严。这种故事完全就是偷梁换柱,把在韩国发生的事情楞强加到中国。
pylori 发表评论于
“采摘蘑菇”
BillyZ 发表评论于
贩卖她们的都是延边的高丽棒子她们的同胞。
Mattias 发表评论于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2019-09-16 10:40:51
一个人怎么表演性行为?

这绝对是假新闻

----------
是国内出来评论的吧?国外有很多视频表演网站,英文一查就知道。新闻绝对是真的,我听一个韩国朋友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希望中国人多帮助朝鲜这些苦难的人民,如果有些中国败类再从中作恶,将来一定要下地狱的。
王猪猪 发表评论于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中国对待朝鲜脱北者显示过人性?这是落在人贩子手里,落在警察手上就更惨了。
乱我心者 发表评论于
乘人之危,奴役难民,欺压妇女儿童,这种人必入地狱。对这种犯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社会制度,必遭世人唾弃。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一个人怎么表演性行为?

这绝对是假新闻
一不做二不休 发表评论于
与其搞这些不着边际的事,不如你自己看看你家门口的那些来自东欧跟非洲的妓女们,处境不比这些女的好,多去管管还管的事情吧!
晴天好啊 发表评论于
一次抹黑两个国家,高效率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有视频证据?连续拍了好几年总得有个截图什么的当争取吧。比如上线人数,当时的ID什么的。
无聊冒个泡 发表评论于
现在韩国人自己都不信这些脱北者的话。就像在美国申请政庇的人,他们的话有多少真,心照啦。
卤煮 发表评论于




纽约屎报的意思是应该逃去灯塔国当性奴



st1025 发表评论于
楼下一楼的没看明白。她们被从中国东北救出来到老挝,然后通过当地韩国使馆转向南韩。

中国老百姓没有信仰,所以在朝鲜人民的苦难当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sooo 发表评论于
一看题目,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来自什么烂货。谁信谁有病。
Mbtech 发表评论于
在到老挝的前两年都是在中国东北度过的。有些人没有认真看文章就评论。拐卖妇女儿童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传统。没被遣送回北朝鲜已经万幸。
xiaohui2000 发表评论于
\u697C\u4E0B\u4E24\u4F4D\u5C31\u770B\u4E86\u56FE\u7247\u4E0B\u9762\u90A3\u4E00\u884C\u5B57\uFF1F
hwang63 发表评论于
老挝万象?在中国成为网络“性奴”,客户是韩国人?
Ben.xiao 发表评论于
在老挝,说成在中国。为了黑而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