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攻武吓升级,香港抗争难逃六四悲局?(视频)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占中专题”专题页面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六四事件”专题页面

香港经历了最激烈的831抗争周末之后,中国喉舌《人民日报》喊出香港保卫战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其他官媒纷纷跟进,称“犁庭扫穴”、“为民除害”的收盘时刻已经来临。港府也祭出“紧急法”的试探气球,相继逮捕多名学运领袖和反对派议员。

与此同时,内地武警以换防为名进入香港,大批武警军车和器材仍源源不断地进驻深圳。

北京文攻武吓,它准备何时以及如何出手干预?香港风声鹤唳,港府有没有能力自行宣布紧急状态?港人年年纪念六四,他们自己会不会逃过六四镇压的命运?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深圳的武警大练兵已经不是新闻,但是武警军车近日以换防为名大张旗鼓进入香港却踩到的一些港人和媒体的神经。换防是军队和国防的事情,但据报道,人们看到武警使用的防暴车辆驶入香港。北京有可能鱼目混珠,让武警进入香港吗?

胡平说 据他了解,多年以来,大陆早就不断地轮调大陆的警察直接加入香港的警队,这些警察也大都讲广东话,从外表上看不出来。这次借军队换防,中共很可能趁机把大量武警派进香港,以便在需要时,让这些大陆的武警去干那些香港的警察不愿意干的脏活。

真要重拳出击,中共对香港的警队不会很放心,担心港警下不了手,扣不动扳机。

另外,所谓止暴制乱,毕竟和打仗不一样,武警的装备和训练更适合做这种事,当局首先要用的是武警而不是军队,所以要大量调集大陆的武警。

此外,大批武警部队仍源源不断地进驻深圳。怎么看武警进入香港以及武警继续增兵深圳这个问题?

章立凡说武警现在的地位和过去不同的。实际上,过去的武警是武装警察,现在的武警是中国军队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分工不同。这是一个看点,武警和解放军的区别可能就是在它的目标对象和性质不同,但还是军队。

另外一个看点是军队的调动需要中央军委主席的命令,没有中央军委主席的命令,是调动不了军队的。现在我们看到的,无论是换访还是有武警军队持续进入香港,这样的调动应该是有中央军委主席批准的。

从所谓文攻武吓的言论来看,也确实到了最后关头,摆出了要清盘的架势。恐怕在这方面,过去我们一直担心会不会最后采取一个下下策,现在越来越接近选择下下策。

有报道认为,8.31暴力抗争活动升级之后,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喊出香港保卫战已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表明北京的耐力已经消耗殆尽,打算在十一国庆之前彻底解决香港问题。有这种可能吗?

胡平说昨天的《人民日报》发短评,说香港保卫战已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中共政法委微信也发表短文,说“暴徒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离月圆之夜还有几天,暴徒们该自己屈指一算”。暗示可能在中秋节,也就是9月13日出重手。

五天前,林郑月娥讲话,说要尽快止暴制乱,其实就已经传达出港府和北京的这一信息。香港评论家、前《香港01》执行总编辑林沛理写文章说:“政府坚持不用‘撤回’的字眼,又拒绝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事件,很多人大惑不解。道理其实很简单,市民可以向政府作种种要求,但不能以发动暴乱、破坏公共设施、扰乱社会秩序和践踏市民权益为要胁手段。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的政府不会向非法使用暴力的势力屈服。以免打开后患无穷的潘朵拉盒子,令城市无法管治。当然,警员身为执法者必须守法。社会不应姑息犯法的执法人员,但更不能容许市民以破坏法治的方式表达对警方的不满。”

胡平说,他认为林沛理的观点在建制派、在当局内部有很大的代表性。很多抗议者有个严重的误判,他们以为和理非的抗争没用,来点暴力才会迫使当局让步。其实对港府对北京这样的政权,这种做法只会适得其反,只会使得当局更强硬。

本来,对于港人提出的几条诉求,在建制派、港府和北京内部,并不是没有不同意见,据早先《香港01》报道,港府高层研判,有人提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反对者说那样会严重打击警队的士气,更难收拾目前“野猫式”暴力示威行动。

也有人主张正式宣布撤回修例,但考虑到抗议者说的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抗议者不会就此收兵,反而会得寸进尺,所以反复权衡后,认为一动不如一静,短期内都不会回应五大诉求。

尽管当局内部有不同意见,还有权力斗争,但是面对愈演愈烈的所谓暴乱,他们都不能不放下他们的分歧,转而一致主张首先要止暴制乱。先把暴乱平息下去再说。在暴乱没有平息之前,其他免谈。显然,港府出重手镇压,已经是箭在弦上。

但是另有众多观察人士认为,北京不会轻易下决心直接进行武力镇压,因为那样做代价太高。香港知名时评人林立和先生认为,北京直接出兵镇压就意味着一国两制彻底失败,这是中共不愿承认的。

章立凡说首先北京要考虑的就是防止颜色革命这把野火烧到大陆,引发骨牌效应,动摇中央权力。至于一国两制是否失败,这是一个代价问题,它会权衡这个代价。它可能觉得代价高不要紧,保政权更重要。如果是这样,它可能会宁可一国两制失败,也不能让香港脱离控制。

内部讨论的时候肯定也会有不同意见,但是最终有一个最大公约数、最终的共同利益。党内虽然有各派,但是各派有一个共同利益,这个共同利益就是保证北京对香港的控制。这样的话尽管会有各种矛盾,但仍会趋同。

这就很像六四前的情况,六四也有不同意见,但是到最后关头的时候也会趋同。有些红二代在那个时候也是支持学运的,至少是同情,但是开枪以后,他们的态度就全变了,既然做了就做到底,把局势控制住。这是符合他们的思维逻辑的。虽然两件事相隔30多年,但是中共的统治思想没有变,他们很可能会以最高的、最惨重的代价来镇压香港的反送中运动。

林郑月娥上星期暗示,如果暴力事件不退潮,港府不排除动用港英时期制定的紧急法,宣布戒严。香港有没有能力自行宣布紧急状态?

胡平说香港紧急法是1922年,港英当局为了对付海员大罢工订立的,据说那次罢工有俄国布尔什维克的背景。1967年,当时的港英当局曾经动用紧急法镇压由中共幕后支持的左派暴动。很讽刺,紧急法本来是对付共产党的,现在却被共产党拿来用。

紧急法经过修改后,97后继续适用。根据紧急法,特首可以不理立法会,和行政会议一道,制定各种紧急法律,包括管制通讯出版、禁止集会游行,限制人员出入境、货物进出口,以及抓人、关押、驱逐出境等。对这些临时紧急立法所规定之罪行,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理论上,紧急法几乎给了港府无限权力。

紧急法是英治时代的法,97后继续适用。这表明,未来打压反送中运动的行动,将由港府出面,以紧急法的名义实行,意思是,镇压依据的是香港固有的制度而不是大陆的制度,因此是符合一国两制,符合高度自治原则的,不是违反或破坏一国两制,而是维护和坚持一国两制,因此国际社会就很难以一国两制遭到破坏的理由对香港制裁。这一招很阴。

很多人反对动用紧急法,主要是说紧急法不符合基本法,而基本法相当于香港的宪法,因此动用紧急法不符合法治,是违宪的。但是,对基本法的解释权、对宪法的解释权,在北京手里,所以港府可以不理睬别人的批评,霸王硬上弓。有人从可行性的角度说,因为反送中的人这么多,真要动用起来只怕骑虎难下。也有人从必要性的角度反对动用紧急法。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认为,现在非和平的示威者只占少数,政府根本有能力可以处理冲突,无需动用紧急法。到目前为止,港府对反送中运动采取的是打消耗战,每次冲突就抓人,抓多少算多少,直到运动消停下去。如果港府觉得这么做不行,必须升级,那么很可能就动用紧急法。

香港前特首、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香港《大公报》发表文章,称“黑衣暴力运动”已经犯下战略性错误,为中央和特区政府提供了难得的趁势犁庭扫穴的机会。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呼应,称现在已到了暴力乱港分子的收盘时刻。有迹象显示香港要动手镇压了吗?

章立凡说梁振英被大家称为梁书记,他的这篇文章也真的像是一篇党八股,不像是香港特首写的,像是《人民日报》或者新华社的社评。这篇文章里他认为运动性质已经变了,他认为这是瘫痪社会和特区政府,夺取香港政权,他提高到这样的高度,然后说要改由反对派来执政、篡夺中央政府基本法的权力,包括行政长官和主要人员的行政任命等等,然后他说香港这样下去会去中国化,实质上成为独立于中国的西方傀儡。

章立凡说梁振英的说法言过其实。连胡锡进来香港都没有说这样的话,他只是说大多数人是和平诉求,只有少数人采取暴力,他并没有把使用暴力这一点和全体抗议者联系在一起。

章立凡说现在有种感觉就是中共在为暴力镇压找借口,只是这些人在体制内是属于哪一部分的,我们还不是很清晰,但是显然梁振英和他们同调。这样做的后果实际上会给北京制造后续国际制裁以及一系列麻烦。如果这样的后果出现后,对中共领导人以及中共的执政地位会有什么影响,他们好像也没有想明白,但是他们有自己集团的团体利益,他们一定要这么做。

章立凡之前说过港人要明白自己要什么,不要提出超越北京底线的口号,比如港独。这次也有这个问题,“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个口号,虽然提出者认为不是要港独,但是很难不想到港独。因为光复香港,是什么香港,是不是港英时代的香港?北京会这么问。时代革命是不是颜色革命呢?北京也会这么想。

这种意义上的延伸解读相当可怕。当然在暴力抗争的过程中,有人扛英国旗美国旗,这也会让大陆居民有看法。这就是合理非和见好就收的必要性。有时候确实这种抗争会造成过犹不及的效果,给博弈的对手找到出兵镇压的借口。

无论是北京直接动手还是港府自行镇压,以示威者目前的抗争气势,流血恐怕是不可避免的。89年的北京和目前的香港会面临相同或类似的命运吗?香港会成为30年前的北京吗?

胡平说完全相同的六四式结局不可能,但类似的命运很可能。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说:“任何暴力镇压都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全世界都在注视着。”但是,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亚洲协会的夏伟在下面接了一句:“1989年6月4日,全世界也都在注视着。”

有些港人把这一战称为终局之战,玉石俱焚。再说一遍,香港勇武派的暴力抗争,并不是要搞暴力革命,武装起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们只不过是破坏公共设施,制造交通堵塞,干扰政府施政。因为没有一个社会可以这样长期混乱下去,到头来就迫使当局二者择一:要么作出让抗议者收货的让步,要么残暴镇压。

他们又认定,当局一旦镇压,必定引起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强力反制,引爆中共统治危机,甚至导致中共统治的灭亡,可是正像戴雅门教授所说,30年后,情况当然不同,香港不是中国大陆,北京动用军队镇压的门槛会高得多,但仍然有能力使用强力镇压。一旦当局强力镇压,很不幸,西方帮不上多大忙。

就像89年六四前夕,有激进学生领袖说,我们就是期待流血,等政府在无赖之极的时候举起屠刀,广场上血流成河,这样全国人民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团结起来,等等等等。现在一些勇武派的策略与此很类似。这是一种成功概率极小而风险极大的策略。港人的反送中运动已经错失了见好就收的机会,现在处境比较被动。

胡平以为,香港的和理非派应该劝说那些勇武派停止那些暴力方式的抗争,他们精神可嘉,但是那种做法既不能迫使当局让步,反而会遭到镇压,而镇压的结果,势必也会紧锁和理非抗争的空间。

他们那样做,对他们自己不好,对运动也不好,对和理非派也不好。应该采取和理非的抗争,保存实力,减少损失,坚持下去。

香港年年纪念八九六四的天安门事件,当年港人也是中国民运的最坚定支持者。令人悲哀的是,如今港人面临当年六四镇压的命运时,内地却是一片喊打喊杀的声音。港人如何才能避免当年六四悲惨结局?

章立凡说这像是历史轮回。香港每年纪念六四,大陆人在淡忘六四。现在港人在延续当年中国民运精神来进行抗争,而大陆人甚至有小粉红在谴责香港抗议者。现在就变成一种悖论,会不会香港抗议者也会重蹈30年前中国民运的覆辙呢?存在这种可能,历史教训总是要吸取的。

六四事件中,有章立凡等人也在劝说抗议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到后来天安门广场上的坚守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早撤离就能避免大屠杀。但是学生就是不撤。而且从广场的形势来看,学生中谁激进,大家就认他为领袖,这种情绪在互动之下,自己就把自己绑架了,最后自己也下不了台。

年轻人荷尔蒙多一些,抗争的激烈会超越灵性,有时候会犯下不知进退的失误,这种失误在六四看来是非常致命的。六四不仅镇压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而且国内的改革派也遭受重大挫败,导致全盘皆输。

当然我们承认,天安门镇压最终是冲击了……像蝴蝶的翅膀,扇起一阵飓风吹倒了前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但是中国自己没有受益,中国自己的民主运动是失败的。

以当前的形势来看,各方都想避免一些事。不但一般的香港老百姓不希望中共出动军队,就连港府和建制派、香港的大家族也包括民主派在内,都不愿看到血洗香港。所以他们政见和立场背景不同,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即希望避免事件恶化到不得不大规模流血的程度。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有一种最低的共识,就是要避免给大陆造成出兵的理由,这一点对香港未来的前途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在这个问题上,对形势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对中共政权清醒的判断,就会对形势做出误判,造成历史错误。

凡夫俗子零零壹 发表评论于
“良性影响大陆”?
恰恰相反,现在大多数中国人对香港很反感,对“民主”也不再那么崇拜,香港成了反面教材。
shennian 发表评论于
香港百万市民一次次上街和平理性地要求你撤回恶法,近三个月过去了,你不但不撤,而傲慢地将运动定性为暴动,将参与的民众称为暴徒,命令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又组织黑社会殴打民众,这是官逼民反,是中共的邪恶教育了香港民众,是中共将素质最好的香港市民推到它的对立面。面对民众的抗争,中共从来不退让,从来都是污蔑抹黑、颠倒是非,然后动用武力镇压,它历史上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手上沾满了人民的鲜血。强权在被推翻前都是狂妄的,都以为自己能大局在握,但最后都证明打错了算盘,遭遇可耻的失败,在历史上留下骂名。历史总是在重复,但在其中的人总是看不清。
喜得利 发表评论于
中共聪明,完胜托洛伊木马

拿下香港,赶走外国人,指日可待。
北京老乡 发表评论于
好日子过够了,往死里作
搦战 发表评论于
当这帮废青举着英国旗美国旗挥舞的时候,他们就站在了14亿中国人的对立面。
和6.4不一样,即使被镇压了,也不会获得同情
LRushBall 发表评论于
应该不会,中央没有这么需求。香港抗议活动仅仅限于香港本地,没有扩大到其他地方。活动也不在北京。香港的经济对整个大陆也没有以前那么重要。顶多就是国际上不好看而,没有国内稳定的风险。
剑吼西风 发表评论于
任何政府都会严惩叛国者。
windowsonly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有句话讲给脸不要脸,6.4必须的!!!!!!
gxy99 发表评论于
美国之音急啊,为什么还不动手?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但是武警军车近日以换防为名大张旗鼓进入香港却踩到的一些港人和媒体的神经”
—————————————————————
“美国之音”又找几个糊涂虫胡咧咧
这是胡咧咧的其中一例
这些糊涂虫
连武警用车和军队用车都分不清
明明是驻港部队换防
却非要说是武警
无奈这几个都是“军盲”
明明是军队的车却胡说是武警的车
笑掉老百姓大牙!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香港已经有解放军驻军,谈不上出兵这个非逻辑预设。
目前,港警的兵力尽管不足,但是稳定局势,镇压暴徒,手段足够。
目前,无非是香港损失稳定局面,街头冲突迭起,人心惶惶。但是,财物损失是香港可以承受的。暴徒也只是换装学生市民,打砸之后,还是希望迅速回到社会,吃顿饱饭,睡个好觉,拿几万块上街补贴。并没有对私人店铺写字楼居民楼,实施洗劫。香港私人财产损失可控。目前事态发展,并未超过“民主教程”课本上的破坏套路课程。无需解放军坦克驻守香港主要路口和设施实施警戒。
wuhoo2000 发表评论于
两周前我就在这里说过,幕后策划者一定会把香港事件搞到枪击和死人这一步,并栽到港府头上。 事件没有转机了,很快就会有更多的死亡,最后迫使内地出手干预,引发大规模的流血; 随之而来的是全世界对中国的谴责和制裁。谁是最大的得利者呢?傻子都能看出是美国! 事件最后的失败者是中港政府和香港的普通民众;那些闹事儿的骨干分子们会在大规模的流血发生之前被英美接走,那千千万万跟着闹的普通学生将被抛弃。
裘千里 发表评论于
平乱六四,中国三十年繁荣,平定港乱,香港三十年发展。
bloodbrook 发表评论于
所谓的几大诉求,空洞无力,根本不会被接受。目前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不断的试探当局底线,诱发流血冲突,效法乌克兰来个颜色革命。用普通群众的血,来推动个别人的上位。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实行终身制的人都是自己过瘾,不顾身后,连家人都不管的,不信,你们数一数,终身制的后代有几个能保全自己家人的?目前就金三,但是他下场难料
国色 发表评论于
六四悲局就是港毒的悲局。港毒暴徒的下场会和六四暴徒一样。。。或困死牢笼,或亡命天涯。因为他们不得民心!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一国两制不可行也没必要
yzchenhh 发表评论于
不过其实镇压还是不镇压,局限在香港是没有意义的。香港所以能维持到现在,中共真正忌惮的是美帝的报复。
所以要看美帝是不是能坚定地向中共指出镇压得不偿失。
yzchenhh 发表评论于
我们回去五年,如果有的选,习胖还会不会在十九大修宪?还会不会在今年6.4说当年镇压没有错?
前者其实就引起了中美贸易战,后者是今日香港的真正起因。

五年以后能倒回来,你们说习胖会不会后悔选“镇压”。
郁翔 发表评论于
这些人己预测大陆会镇压,还让中学生冲到前面,真是卑鄙。
gameon 发表评论于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定?

解铃还需系铃人。暴乱幕后操手最听谁的话? 没错,洋大人。

搞定洋大人,暴乱一日平。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过虑了!

真正的累活脏活只能雇美警做。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香港人民期待解放鸡进城戒严。
琶里兄 发表评论于
22年前,香港回归之时,夲人曾预言,今后的香港一定会是大陆化的超势,香港大陆化。大陆官僚极权化,趋势不可挡。香港反送中初始,就预言了最化的结果,被无情的镇压。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如果习题就辞职,换上一个开明点的,比如汪洋,一切都会立刻平静下来。可是中国人不那样运作,下来小命都不保
小矛 发表评论于
最近VOA、法广、德国之声、自由亚洲、苹果等媒体专门添油加醋地报道,完完全全失去了作为媒体必须具备的公正客观的原则。疯掉了,完全疯掉了,香港的年轻人被这些无良媒体蛊惑起来了。想想文革期间的革命小将,也是共产党的媒体一边倒的声音让他们彻底失去了理智。所以媒体一定要有最好的良心的人才可以去做。很多海外媒体没事就恶意攻击中国人,说中国人的素质差,我看是这些媒体人的素质最差了。关门吧!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关键的一招错在习对国际国内形势的误判,错在十九大以前他的一系列倒退的政策。今天的香港是中美关系倒退的附产物试想如果达成协议,中国继续它的“深化改革”(削减国有经济,增强私有经济)“扩大开放”(按照入世承诺开放国内市场),中国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香港人没有外部势力支持(它的动乱损害国际资本的利益),这股子怨气没有底气闹这么大
静安寺的和尚 发表评论于
听美国之音的。罢课兩周后,都给我回去上课去。一切问题在香港的民主筐架之內合法解决。
追求永生 发表评论于
肯定不会是六四重演,因为不可能容忍那些跳梁小丑蹦达到明年的六月份。

还有,那些搞活动的应该让他们承担经济损失后果,凭什么他们随心所欲,让老百姓吃亏?他们不是少不更事吗?几百亿港币损失强制他们偿还,还完以后才能有其它自由;否则就是他们用别人的钱财为代价自由。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对抗升级后妄谈高尚,被打死的那几个离队脱单的兵哥不是高尚的结果,现场亲历人...
wx3000 发表评论于
用暴力为人民服务。
vxmon 发表评论于
六四示威者高尚的多
蒋金帼 发表评论于
怕了吗?要不怕为什么老说六四,六四没错,有错的是一帮亡命之徒,可惜没杀各精光。
飞熊 发表评论于
六四处理手法有问题的,我想这个不需辩论,但六四的的历史背景和香港这次闹事完全
不一样。香港这次闹事能够影响的只是一个城市,并且即便在香港也没有多数民意支持,
否则那位可爱的“月饼小爷”也不需要去讥讽建制派支持者“蓝丝”那个5大特质,10大特
质之类。

香港这次闹事,最终消散,失败是肯定的,但不会出现六四那种局面。

和香港年青人不了解大陆现状(其实也不真正了解大陆的过去)。大陆年青人其实也不
太了解大陆的过去。对肥老黎那样的人反共,虽然我觉得太过了,但能理解。毕竟对大
陆过去的一些事,有的人会选择原谅,有的人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所谓人各有志。对诸
如右派啊,文化大革命的“牛鬼蛇神”抗议共产党,大陆年青人也无需反应过激(比如去
抢人的抗议牌)。
vxmon 发表评论于
别跟六四比了好不好,六四没有人破坏公物,袭击路人,瘫痪机场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香港并没有做好普选准备,还没有具备选举认输的民主素质,不如经历风风雨雨二十年历练的台湾
vxmon 发表评论于
林郑不是说了吗,解放军不会来,大家该暴动的暴动,警察该怎么抓人就怎么抓人
可选项123 发表评论于
跟六四一个套路,不见血不死人没完,一死人都玩完,中国老是这宿命
ytren 发表评论于
北京最好是:无为而治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大陆在香港实施军队镇压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实施镇压会危及中共政权,这是中共会首先考虑的
lbrobertca 发表评论于
中国在64事件中受益了,就是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一但思想开放,必然被西方利用。
tsingdao355 发表评论于
港独是不是觉得劫机撞大楼,火烧地铁就能香港独立了?
一国两制,一个中国,大陆香港两制
大陆是不在乎香港自残的,中国就是在乎,大陆也不在乎
河西海龟 发表评论于
香港学生是西方思维,文攻武吓是大陆思维。
jinzhengping 发表评论于
必定是64结局。这个国家还要有很多这样的结局。
true? 发表评论于
不是很明白民主人士的逻辑。香港好歹也是中国的城市,在北京还没有采取行动的情况下,美国已经上窜下跳、对北京文攻武吓,进行诛心之论了。还不允许北京在香港乱成一锅粥的情况下发表讲话和警告?再怎么一国两制,也是一国,北京也是中央政府。
Candy-北美55 发表评论于

胡平与中共有杀父之仇,他的话很偏颇。
风行线线 发表评论于
就是不出兵,憋死你们。
9妹 发表评论于
哦想起来的, 9月2号 报道说的数字3就剩3万了, 还是被蛊惑的学生
早睡早起01 发表评论于
64后的北京马照跑舞照跳,工资水平飞起,房价世界第一。
9妹 发表评论于
VOA又来煽动。
它们想64重演, 想疯了吧。 且看小港闹 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天幕演艺 发表评论于
樓下說得好!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发表评论于
想诱惑共产党派兵镇压?如果共产党的脑子和你们一样,也不可能混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