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出现多个重要证据 川普面临凶险局面(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一名办公总部在伦敦的律师承认在其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助理盖茨联系的问题上向美国调查人员说谎。这是美国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的一部分。加之另有证据指向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通俄门调查的进展越来越不利于特朗普。

据美国之音2月21日报道,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办公室20日披露了针对律师斯威昂(Alex Van der Zwaan)的指控。 斯威昂同日晚些时候在华盛顿一家法庭认罪。斯威昂是俄罗斯亿万富豪汗(German Khan)的女婿,也曾经在知名的纽约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工作,直到2017年被事务所解雇为止。

穆勒的办公室指称,当斯威昂在世达工作的时候,他不实地宣称自己与盖茨(Rick Gates)最后一次联系是在2016年8月中旬。乌克兰司法部在2012年雇用了这家事务所来撰写一份为起诉前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寻找正当理由的报告。季莫申科被判犯下职务侵占罪和滥用职权罪并且被送入监狱,但她的罪名后来被撤销。

检方声称,斯威昂谎称不知道为什么他在2016年9月与一名未披露姓名的人之间的电子邮件没有交给穆勒办公室,实际上他删除了这份电邮。针对斯威昂的刑事控告书还指称,他在什么时候是最后一次联系盖茨和那位没有披露姓名的人的问题上说了谎。

盖茨和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阵营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在2017年10月因洗钱罪名被起诉,这与他们在乌克兰从事帮助受到俄罗斯支持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的咨询工作有关。亚努科维奇在2014年的民众起义中被推翻,流亡俄罗斯。盖兹和马纳福特被指控的行为发生在特朗普2016年竞选总统之前。 1周前,穆勒起诉了13名俄罗斯人和三家俄罗斯实体,罪行是从事非法的“信息战”,企图干扰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并帮助特朗普胜选。特朗普政府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和曾短暂担任特朗普竞选班子外交顾问的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已经就他们在与俄罗斯联系的问题上向调查人员说谎的指控承认有罪。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也因为深陷“通俄门”调查事件,致使特朗普面临更加凶险的局面。穆勒20日已表示,库什纳在美国大选期间与中国企业进行的私人交易,并将对其扩大进行重点调查。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穆勒对库什纳的调查不局限于“通俄”,最新调查包括其在总统交接期间为自己公司争取境外融资的行为。这是穆勒首次显露出正调查对库什纳与除俄罗斯以外的境外潜在投资者之间的联系。

《联合早报》20日称,熟悉调查进展的人士指出,穆勒正在调查库什纳在总统过渡期间的对话纪录,以了解他是否在面临财务困境时,为库什纳集团(Kushner Companies)在纽约的一处办公大楼寻求资金支持。

该报道说,穆勒的调查团队尚未联络库什纳集团或要求盘问其执行人员。 库什纳在特朗普的总统过渡团队与外国政府的接触中扮演领导角色,他曾透露在那段期间同超过15个国家的50多人联系过。 而早在1月,据接近特朗普的消息人士说,穆勒在2017年12月底会晤特朗普律师团队时,就提出问询特朗普一事。据知,这项针对有限问题的问询可能在未来数周内进行。 美国萨凡纳法学院教授赖特(Andy Wright)指出,因为穆勒很了解情况,因此特朗普一旦在采访中撒谎,他将犯下重罪。这也是目前为止,通俄门调查取得的最大进展之一。

2018年1月8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也报道,特朗普律师团队正在商讨有关总统就通俄门接受问询的事项,所讨论的内容包括问询地点和时长,以及问询以何种方式进行,是否能以书面形式取代正式的面对面谈话等。 据悉,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可能也是特别检察官穆勒的新调查对象。有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6月,伊万卡与俄罗斯律师韦塞尔斯卡娅(Natalia Veselnitskaya)以及俄裔美籍说客阿克梅辛(Rinat Akhmetshin)在电梯前遇见,并进行了简短的聊天。  而韦塞尔斯卡娅正是与特朗普长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会晤的俄罗斯女律师,小特朗普希望能从她那里获得特朗普对手希拉里(Hillary Cliton)的黑材料。小特朗普也因此正在被穆勒调查。伊万卡虽然没有参加上述会议,但她确实与阿克梅辛和韦塞尔斯卡娅说话了。  除了小特朗普,伊万卡的丈夫库什纳和特朗普的前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也参加了会议。前者备受谴责,后者已被穆勒调查。

注啥册 发表评论于
讲了一年多,川普被弹劾,川普即将落台,川普夫妇不和,川普精神病,川普调戏模特,川普不睡觉发推是病态,川普喜欢回骂骂他的人,川普是最不受欢迎的总统。
赵登禹路 发表评论于
甭管串谱绕得多乱,甭管执法的得跟他周旋多久,根本的毛病在那儿,串子当一天总统,毛病就多活一天。那毛病叫利益冲突!
toto 发表评论于
这城里骂希拉里的要小心了,你们骂希拉里的话可不比那13个俄罗斯人轻,穆勒大检察官可以分分钟的起诉你们,说你们“信息战”影响美国大选。
中国的新浪搜狐知乎都小心了,那上面骂希拉里的评论也大把,按穆勒的标准都是“影响美国大选”的
外省人 发表评论于
Trump把他的对手玩的团团转,还让他们越陷越深,最后自投罗网,自己定罪自己。哈哈哈

树没皮怎办 发表评论于
人的身体发生感冒,病毒入侵的时候,身上的免疫机制就起作用,起来和病毒搏斗,把病毒赶出去。政治肌体也一样。当美国的政治肌体受到川普这样的人威胁的时候,美国宪法之父设计的分权制约司法独立新闻监督机制起作用,在保护美国的宪政体制。宪法之父在制宪时的文件《联邦当人文集>>已预见到民主选举出来的总统也会滥用权力,因此设立了三权分立的制度。总统的权力受另外两种权力的制约,川普上台后,攻击新闻媒体,攻击联邦法官,攻击FBI,攻击独立检察官。川普恨不得取消法院,取消新闻自由,取缔民主党,逮捕舒默,佩洛西,不允许任何批评监督。只可惜,他是美国的总统。
CH1034 发表评论于
特别调查组干的好,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在国际博弈中进出昏招,丢了叙利亚,对上了土鸡国。内斗吧,让特朗普一气之下把美国卖了。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正常细胞和癌症细胞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川普从参加竞选到现在没有一天不在面临凶险局面,媒体、民主党、非法移民、利益集团组成的利益共同体没有一天不在制造凶险局面,企图挟持甚至推翻代表大多数选民利益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从来就不是天然的,是需要用奋斗加以维持的。
ztgp3614 发表评论于
这不是政治迫害吗?凡是支持川普的都被查个底朝天,在川普竞选前的与川普无关的不准确言论也要治罪?
Mililani 发表评论于
这种“凶险”的局面一直是CNN的话题。见怪不怪了。
ggsd 发表评论于
床铺肯定知道手下跟俄联系
挥汗如雨 发表评论于
啥凶险局面?见面打个招呼,也是调查?难道认识人见面该互不搭理?这个穆勒挖空心思拖延调查时间和增加调查话题,到达增加工作量,从政府捞钱的目的。要是计件合同,他三下五除二就干完了。这按时间拿钱,他干到死才算结束。
骑兵旅 发表评论于
川粉又要气急败坏了
5AGDG 发表评论于
我认识的人很多认为中国好,所以留在中国,也有很多人为外国好所以出国。八戒这样的只能说恬不知耻,明明用脚投了票,却以为别人是傻子,成天为了半圆来鼓吹他自己都不信的红教。
少林商僧 发表评论于
川普从参选的那天起,每天都面临着凶险的局面。
ecolio157h7 发表评论于
嗯,不错。希望这一类的新闻能给生活在绝望中的佐棍粉丝们一点点的希望,给他们打一些鸡血。从而能够熬过这漫长的8年(或16年)。
右派做事也不能做太绝是不是。
比如楼下那个老钙棍维真,希婆败选之后他伤还没疗好就跳出来了,也是因为苦闷得快绝望了。对此应该予以理解
八戒. 发表评论于
床铺是个商人,什么都会卖的,能赚钱,把美国卖给俄国一点都不奇怪
龙口 发表评论于
undefined
老生长谈 发表评论于
酷士纳与中融资没啥搞头别费力了. 1)中国不会配合调查,因为换个别的总统对中可能更差. 2)酷士纳融资有什么错? 那是选前,并且美国国家还向中国融资呢.
kedi888 发表评论于
黄川粉自我感觉比穆勒知道的情况更多,实际上只是一种意淫而已,穆勒知道的要比黄川粉多千倍万倍。床铺的表现就不正常,没勾结还怕调查什么,没勾结为什么对穆勒耿耿于怀?
十方旗 发表评论于
到了川粉们出力的时候了,赶紧组织敢死队。
不勤不分 发表评论于
美俄政治上还在对立 中美早就眉来眼去穿一条裤子了 所以川普“私通“中企大家只是当作不当商业活动而没人说“通中门”
pan2012pan 发表评论于
现在转入鸡蛋里挑骨头的阶段了。
tellmey 发表评论于
川普面临左棍无恶不作的凶险局面, 爬坡过坎走正道

我叔叔 发表评论于
又在意淫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癌症细胞不会自己死亡的,美国的左左就像癌症细胞,目的就是让美国衰败,变成大南非
gasbag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温水煮粪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