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解放 揭秘中央苏区高层混乱的男女关系(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中共在江西苏区推行的婚姻自由制度,冲击了赣、闽、湘、粤等边境广大的落后地区,破坏了这些地区固有历史文化传统和伦理道德观念,换言之,中共在江西苏区所推行的苏维埃式的婚姻制度(它的中心内容是以苏联的婚姻制度为依据的)和中共高阶层内部在婚姻关系上所表演的丑剧,极大地改变了那些地区单纯简朴的农民家庭生活,造成了严重的恶果。

本文选自《江西苏区·红军西窜回忆》,作者蔡孝乾。

(image)

蔡孝乾(1908年-1982年),为中国共产党(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的领导人,也是唯一随中国工农红军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台湾人。出生于彰化县花坛乡。

蔡孝乾早年参加台湾文化协会,因此左倾。之后,曾任公学校代用教员(代课老师)。后前往大陆,入上海大学就读。之后回到台湾,有意将台湾文化协会与台湾共产党合并。

1928年,蔡孝乾前往福建厦门,经漳州,到江西瑞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加入中共,并且随共军进行长征,入延安,是唯一参与长征的台湾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蔡孝乾潜回台湾,发展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组织。但是在1950年,被国民政府逮捕后,蔡孝乾“自新”,并且供出中共在台人员,使得中共在台组织完全瓦解。

饶有趣味的一夕谈

我们在“胜利”县工作时间虽很短促,但“胜利”县扩红突击队长金维映却很满意我们给她的支援。事实上这多半还是得力于杨秀珍在红军家属中优异的活动。她在中共“胜利”县召开的红军家属代表大会上,以“红属”的身分现身说法,把她在瑞金和兴国的“先进经验”,以及有关红军家属切身的问题,用生动活泼的实例和富于热情的话语感动了所有与会的红军家属,当场就有许多红属响应了中共“党”和苏维埃的号召,互相写下了“挑战书”。保证开小差回家的“老公”回到红军中去。“胜利”县红军家属代表大会获得完满成果,扩红突击计画也超额完成了。后来,金维映还获得了“扩大红军模范”的奖旗。

(image)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

我们在“胜利”县的任务已经完成,第二天就要转到宁都去了,那天,金维映高高兴兴地杀了一只鸡请我们吃饭,一方面表示“酬劳”,另一方面表示饯行的意思。

在苏区“红白”交界的地区买鸡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杀了鸡,没有盐调味,实在是大杀风景。原来向苏区农民买鸡,只要表示“以盐交换”,这个“交易”立即可成;如果是用苏币,鸡就难买到了。后来我才知道,金维映是拿出了二两盐交给杨秀珍在红军家属中买到的。在盐的问题上显示了两点:第一,由于国军严密封锁,使苏区农民过著没有盐吃的生活达四年之久;第二,苏区农民普遍地抵制“苏币”,这种现象在“红白”交界地区特别严重。

那天晚上,我们和金维映痛痛快快谈了好几个钟头。我们的话题从扩红突击开始,随即转为大谈特谈红军家属问题,其中最中心的一点,就是苏维埃政府对于红军家属要求离婚采取干涉和压制的态度是不合理的。杨秀珍率真地反映了这种情况,她激动地说,苏维埃政府干吗要过份干涉红军家属离婚自由,结果引起了红军家属普遍的反感,做出许多“不道德”的行为。现在许多的红军家属老公长期在部队中,家里的农活自己干,农忙的时候,不免要雇人做活;耕田队来了,对年轻的红属又要勾引,这样红军家属和“男同志”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说实在的,“守规矩”的红军家属能有几个呢?

金维映也感叹地说:连我也有点莫名其妙,苏维埃的《离婚条例》明明规定,苏维埃公民离婚是自由的,不但男女双方同意就可以离婚;即使男女任何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的,也可以离婚。为什么非红军家属离婚可以自由、而红属就没有这种自由呢?但红军家属在地下乱搞,年轻的红军家属没有“秘密老公”的实在太少太少了。这不就是对红军家属过份的压制所造成的恶果吗?坐在旁边一直没有开腔的张荣对着杨秀珍开玩笑的说;“秀珍,你有几个‘秘密老公’吗?”说得杨秀珍满脸通红,好久不能自适。她只是举起拳头作揍人状,要不是在金维映的面前,恐怕就要打起来了。“好了,好了,你们在一起办公,天天见面。有无还能瞒过大家吗?” 金维映以老大姐的口气,解围地说。

因为明天我们还要赶路,这一场饶有趣味的漫谈至此结束了。

金维映和杨秀珍的对话,在当时不免引起了我无限的感慨:也许是由于某种神祕感吸引了我,我进入苏区之后,那奇妙的、混乱的男女关系特别引起了我的注意。

性的解放

(image)

左起:杨尚昆、李伯钊、王观澜

我又想起了李伯钊、杨尚昆和王观澜的三角关系。李伯钊和杨尚昆是在莫斯科结婚的,她到了江西不久,就和王观澜姘居了。在这里,无所谓“结婚”的形式,也不问是否到乡苏政府登记(苏维埃《婚姻条例》规定,男女结婚或离婚,都应到乡苏或市苏登记)。但共产党是讲求事实的。在苏区,只要男女有了“同居”事实的存在。苏维埃的法律——《婚姻条例》就承认是“夫妻关系”,登记不登记是无所谓的。李伯钊是“有夫之妇”,她在苏区和王观澜同居,并没有受到苏维埃法律的约束,可是谁都得承认李伯钊和王观澜的夫妻关系。后来杨尚昆来到江西苏区,李伯钊又弃王而就杨。李、杨、王的三角关系,只是苏区男女关系的一个典型。从这里可以看出苏区男女关系混乱到了何等程度!

在观念上说,苏区的男女关系,只能解释为“性的解放”的象征。是的:首先是经济上的“解放”,苏区的妇女和男子一样分得了土地,一个女子出嫁了,她可以把自己分得的土地带到丈夫那边去(苏维埃的《婚姻条例》规定,“男女各自的田地、财产各自处理”),苏区妇女的经济独立了,她们在经济上不再依靠丈夫了。随着经济上的解放而来的便是“性的解放”。在这个意义上说,苏区的妇女确确实实是被“解放”了。离婚、结婚都是自由的、任意的,只要男女的一方坚决要求离婚就随时可以离婚。结果是一个女子结婚三、四次,甚至五、六次者都是司空见惯。而这里所说的,还是指公开的婚姻关系而言,至于非正式的“秘密老公”或“秘密老婆”之类的现象,更是非常普遍。

另一种方式的典型

(image)

左起:金维映、邓小平、李维汉

在谈到苏区男女关系的时候,金维映、邓小平和李维汉(李维汉自称利瓦伊汉)的三角关系,又是另一种方式的典型。不过,金维映的遭遇,似乎比李伯钊要“惨”些。一九三三年邓小平被国际派指为“罗明路线”在江西的执行者,而遭整肃之后,金维映即与邓小平分离。此时李维汉(化名罗迈)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金维映与邓小平分离的同时,也离开了工作岗位——中共江西省委会(设于宁都),调到中共中央组织部工作,嗣被派到“胜利”县担任扩红突击队长。由于她在扩红突击运动中立了“功”,因被提拔担任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武装总动员部(部长罗荣桓)副部长。由于工作关系,金维映与李维汉接触的机会多了,不久便和李维汉没有经过任何手续而结为“夫妻”,而且得到“公认”。一九三四至一九三五年,金维映随红军西窜到了陕北,仍在中共中央组织部工作。一九三六年中共在延安设立“抗日军政大学”,金维映任该校女生队队长:这一段时间她与李维汉的关系是正常的。但好景不常,一九三七年抗战开始,大批的女学生涌进延安,李维汉另有新欢,金维映成了黄脸婆,她和贺子珍(毛泽东妻)、刘群先(博古妻)同样的运命:被送到莫斯科,名为“留学”,实为遗弃了。

以上是“公开结婚”的几个显著的例子。还有“秘密结婚”的方式,也不乏其例。

首先应该提到的是张闻天与刘伯坚之妻王淑贞的暧昧关系。张秉性浪漫,在莫斯科时曾与一俄女结婚。入江西苏区后即鳏居,时张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党报委员会书记。刘伯坚任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长期在前线。刘伯坚的妻子王淑贞初在瑞金红军学校任教,后调入中共中央党报委员会任祕书。不久,王淑贞就成了张闻天的“秘密夫人”。此事在当时中共高级干部中成了公开的秘密。

红军西窜,刘伯坚留江西苏区被俘后遭枪毙。王淑贞也留在江西,刘伯坚死后再没有她的消息。

(image)

张闻天与刘英合影

一九三五年红军西窜到四川省松潘之毛儿盖,张闻天复与刘英同居了。提到刘英,她是中共男女关系中应予大书特书的另一个典型。

刘英,湖南籍,在中学时即加入共青团,一九二七年在武汉恋爱结婚不久,被送往莫斯科入中山大学,另与人同居。入江西苏区后任共青团中央组织部长,经人撮合与伍修权(当时任教瑞金红军学校,兼任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的翻译)结婚,仅同衾两夜,即宣布离婚,成为中共内部婚姻史中之趣闻,亦为“一杯水主义”之典型。抗战初期,刘英也被送到莫斯科“留学”去了,张闻天复与刘英之妹李霞(化名)姘居。李怀孕,不得已被送到新疆去“生产”,生一子未取名,中共驻新疆办事处主任陈潭秋乃为取名曰“鸿声”,以影射“闻天”。此一趣闻,当时中共高级干部几乎无一不知。

柯仑泰女士“自由恋爱”的流毒

以上,我把江西苏区的男女关系、特别是把中共高级干部婚姻关系的几种类型予以简要介绍。中共在江西苏区推行的婚姻自由制度,冲击了赣、闽、湘、粤等边境广大的落后地区,破坏了这些地区固有历史文化传统和伦理道德观念,换言之,中共在江西苏区所推行的苏维埃式的婚姻制度(它的中心内容是以苏联的婚姻制度为依据的)和中共高阶层内部在婚姻关系上所表演的丑剧,深刻地影响了那些地区单纯简朴的农民家庭生活的剧烈变化,造成了严重的恶果。

在这里,我想再回忆一下中共红军于一九三四至一九三五年西窜到陕北苏区之后,将流毒于江西苏区的、标榜婚姻自由的婚姻制度和极端紊乱的男女关系带到陕北苏区的情况。

陕北苏区是由陕北土共刘志丹、高岗、谢子长等开创起来的。他们虽然执行着列宁主义的暴动政策,但他们在伦理道德观念方面多少还带着中国儒家思想所孕育的婚姻观念,所以他们所领导控制的陕北苏区,在婚姻关系上和男女关系上就没有发生过剧变。然而自从一九三五年冬江西红军流窜到了陕北苏区之陵,情形就大变了,那表现着苏维埃式的婚姻制度和基于自由恋爱的男女关系的闹剧在陕北苏区开始重演了。影响所及,原来淳朴的陕北农村家庭生活遭受到严重的破坏。一九三六年春,陕北“省苏维埃政府”内务部科长高朗亭在一次由苏维埃中央政府内务部(时笔者任该部部长)召集的红军家属工作会议上激昂感慨地说:自从“中央红军”来到陕北之后,掀起了两个高潮:一为“中央红军”老干部的结婚高潮;二为陕北红军家属的离婚高潮。显然这两个高潮严重地破坏了陕北苏区原有的淳朴的家庭生活。高朗亭率真地说:中央红军到了陕北苏区什么都好(笔者按,这是当时陕北干部对中央红军表面恭维的话,实际上并不如此),就是苏维埃政府的婚姻法最不好。意思是说,中央红军带来的“离婚高潮”最不好。

中共在江西苏区以及在陕北苏区所推行的“自由婚姻”制度,显然是根据共产主义的婚姻观念而来的,而他们在江西苏区所颁布的《婚姻条例》(一九三一年)和《婚姻法》(一九三四年),不外是苏联《新婚姻法》的翻版。那么,苏联《新婚姻法》所依据的是什么呢?所谓共产主义的婚姻观念的实质又是什么呢?

这里,我想用不着详细叙述苏联新婚姻制度或所谓共产主义婚姻理论的具体内容;我们只要指出把“一杯水主义”的婚姻观念带进江西苏区的几个留俄干部之间所表演的几桩富于罗曼蒂克情调的自由恋爱故事就够了。

依我在江西苏区(一九三二至一九三四年)所看到的一些典型例子(前面已叙述),足以证明当时中共内部“一杯水主义”男女关系的盛行,显然是柯仑泰女士“自由恋爱”的流毒所使然。柯仑泰女士(Kollontay)是早期俄国左派共产主义者,在“性关系”与婚姻关系上,主张男女自由恋爱,自由结合之说,她以所谓 “波格达诺夫主义”(Bogdanovism)研究男女关系,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个人应在各种目的下,自由与异性结合,并提出所谓“性本能”说。虽然这种“学说”曾受到列宁的批评,惟由于她在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三年间担任共产国际妇女部书记,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三〇年间先后担任苏联驻挪威大使和瑞典大使,遂使她的“自由恋爱”理论普遍流行于各国共党团里,严重地破坏了旧式家庭。中共在其统治下的江西苏区和陕北苏区盛行“一杯水主义”的自由婚姻关系,同样严重地破坏了中国固有历史文化传统和伦理道德观念。
blsynergic 发表评论于
蔡为叛徒,无论如何不值一信,大有蛊惑之意。国民党当官的三妻四妾,杨森18个老婆
无人能及。
June0606 发表评论于
蔡叛徒这个鸟人不是个东西。他要知道将经国和他多少下属的太太有媾和、而且有的还是先生主动将自己的太太供奉出来,他该如何评价。
cgz 发表评论于
不管是谁写的, 文中列举的几个主要人物的混乱男女关系, 是铁的事实, 谁也否认不了.
毛贼东的偏安小朝廷, 就是如此乌七八糟, 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毛贼东本人就是榜样.
61年我考入北京大学读书, 不少老革命来做报告, 让我们感动得泪流满面. 现在看, 除了个别的是真正素质高的外, 大多数共产党都是一些骗子而已, 毛贼东本人就是一个大骗子.
踏遍美国 发表评论于
我倒是看到了美国总统的混乱的男女关系的世界直播。哪一个对方,哪一个国家没有几个喜好这一口的的?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有些人少见多怪

文章里面描述的事情绝对是真人真事,至于作者的立场如何哪是一回事。

大家去google一下蔡和森向警于彭述之的三角以及衍生出来多角关系,那才混乱而精彩呢
文学太陡 发表评论于
别的不知道,杯水主义就是从苏共传过来的。
dasreich 发表评论于
就是一个现代版的太平天国,不过长毛的对象是肃顺和曾左李,都是一群有为有守的能人,现代版的对手是蒋介石,现代版的运气比古代版的好多了。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一个变节者的胡言,与发楞功变态的意识形态极端主义没什么差别。
wbnryb 发表评论于
出自一位变节人士之手,他若不这样写,当时的国民党当局能接受他的变节吗?那时反攻大陆需要这样的宣传。
wsnyy 发表评论于
有名有姓。许多事实已经得到了证实。
dajia007 发表评论于
banshee 所言极是。群众禁欲,领导就可以有更多纵欲的资源了。
菜根谈 发表评论于
“老毛送贺子珍留学,然后合法地炮打江青,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所以现在裸官越来越多,都把老婆送到国外,然后合法地炮打二奶三奶女演员。
nitaiyoucaile 发表评论于
怪不得日本人总是否定慰安妇,说是战争环境需要。
Laoxiangxyz1 发表评论于
老毛送贺子珍留学,然后合法地炮打江青,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网球伯 发表评论于
都是有名有姓的,假不了啦。马来亚共产党游击队在丛林里也差不多。
刘峻羽 发表评论于
别管谁写的,为了什么目的,是事实就好。
菜根谈 发表评论于
其实早期的中共领导人还是真有一点共产共妻的解放思想的。要不然阿毛不会在延安那
么胆大妄为,把合法的妻送去苏联,自己另搞一个离了婚的女演员。这些行为其实
并不亚于现在的官员们包二奶三奶四奶的。不同是当年是革命, 现在是要命
饳崆 发表评论于
战争时期打炮和和平时期打炮意义不太一样。
剑吼西风 发表评论于
胡说.
洛城一郎 发表评论于
党的优良传统一直发扬光大到现在,
原来叫浪漫主义,现在叫作风败坏,
但是领导同志哪个不浪漫?
马甲飘飘 发表评论于
说来好笑。很多解放后长大的知识分子开始仇恨共产党是因为共产党禁欲引起。那个年代男女穿一样的服装,年轻人很晚才准谈恋爱,很多夫妻分居两地,一年只有两星期“探亲假”。

现在居然有人说共产党纵欲。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有了“性福”,但没见什么人为土共的变化高兴,反而把从西方带来的糟粕也怪在土共的头上。

楼下有几个人丧心病狂,光在文学城咬牙切齿有什么用?应该买几个高压锅去做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IfuleYou 发表评论于
毛万岁语录云: "凡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 都是耍流氓" 为毛万岁自己和共产教流氓团伙作了很好的总结
gmruo 发表评论于
中共都承認的歷史,但太多中國人給洗腦至殘,喪失思維能力,連不起來。
比如中共黨史早就說過鄧小平前妻金維映,棄鄧去隨李維漢(利瓦伊汉),与其育有一子李铁映。此文的新信息是金到了延安給利瓦伊汉甩了,查維基:“,,,第二次世界大戰苏德战争爆发后,1941年在莫斯科,,,的金维映被德軍轟炸機空襲炸彈炸死。”
金維映不打日本,反倒為斯大林賣了命。這等俄奴,難怪會甩了“留法”的鄧小平投到“利瓦伊汉”的懷抱。
吸金瓶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共妻,从俄国苏维埃到中华苏维埃。共产党-人类社会的毒瘤。
优悠 发表评论于
不相信这是真的人要么太天真要么是对共产党的历史了解得不够。
1china1 发表评论于

现在谈也晚了。。。

骗子目的已经达到。。。


xoxo8 发表评论于
一看到“。。。红军西窜到。。。”我就知道是谁写的了。为什么写这些东西,也就清楚了。
lapdm 发表评论于
難怪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成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賣淫國和妓女輸出國!!有光榮的革命傳統啊!嫖客妓女、貪官小三們,跟共慘黨走,聽魔主席話!
wxj 发表评论于
此类文章就是失败者对胜利者的泼妇骂街,有几分是真的呢?
心怀仇恨,不甘心失败,却又无可奈何花落去,骂一骂以慰老怀而已。
Bluelight涨停突击队 发表评论于
蔡孝乾叛变,出卖了台湾地区共产党等左翼人士使得他们惨遭杀害。这不足算,蔡继续用笔竿出卖中央苏区以讨稿费哈。。。
shamrock100 发表评论于
革命时期,大家命都是悬在裤腰带上的,有今天,没明天,很多时候是为了工作的方便,为了照顾主要干部的起居,很多时候分离就意味着生离死别,生死不知。哪能有和平时期那种长期稳定的夫妻关系。而且那时候刚刚破除封建伦理对妇女的长期压抑,有个矫枉过正的阶段也是很正常的。干大事者不拘小节,古来如此。
SanGabriel 发表评论于
呵呵,这俄国品牌的共产教,还真够邪异的。
路易66 发表评论于
此乃共产共妻耶!土共女人有限,充分利用,以免浪费,那些太子党员们的娘是真的,爹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