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t 原型王明旭不为中国人知的一些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1993年,美国圣路易斯的一个工厂传来一声刺耳的爆炸声,旋即,一位名叫Brad Barnes的工人倒在了血泊中。 爆炸时的金属液体以1550华氏度(843℃)的高温喷射到他的眼睛上,让他的眼睛高度灼伤,再也看不见了。

十年的时间,Brad做了四次手术,辗转数家大医院,可眼睛丝毫没有好转,到最后医生给出了最无奈的结论——你的眼睛这辈子都看不到了。
 
满怀期待了这么久,最后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结局,换作别人早就崩溃了。
 
但天性的乐观与坚强让Brad没有就此放弃希望,他与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小组叫God Squad(上帝的斗士),专门向年轻人讲述自己的经历,传达自己的信念,鼓舞人心。
 
"虽然眼睛失明了,但我并没有失去对生活的热爱!”这些年,Brad无数次大声地喊出这些话,彰显豁达,鼓励年轻人和孩子们。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失去视力始终是他最大的痛。经过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靠宣讲维持生活,一直待在“盲人”的身份里。
 
直到2004年,Brad在圣路易斯的医生将他推荐给了在田纳西的王明旭医生, 

由于伤势太重,他已经被多名医生宣布为不可逆的盲人,即便如此,王医生依旧想要试一试。不放弃每一个病人是他的宗旨。

可究竟如何帮助Brad复明呢?

他的右眼受伤太重,已经没有办法再进行任何手术;勉强能看到光的左眼,成为了唯一希望。

但医治这只左眼难度也极大,因为他的泪腺已经被完全损坏,没有办法分泌泪液,这就无法为眼睛营造一个湿润的环境来进行术后恢复。更严重的是,因为长期干燥引发的炎症,让Brad的左眼也疼痛不堪,如果不尽快想办法,他仅存的这只眼睛也要被移除。

病人陷入全盲的危险,是王明旭最不想看到的,为此他花了很多个夜晚开始做相关调查,并打电话给世界各地的医生,寻找着可以缓解干眼症的办法。

终于在2005年的春天,他联系到华盛顿大学的一位教授。这位教授成功完成了将唾液腺移植到太阳穴附近的手术,用唾液代替泪液,起到润滑眼睛的效果。

王明旭立即跟这位教授商量手术方案,在经过这位教授的同意后,2005年3月份,Brad成功完成了唾液腺移植手术。
 
第一个难题解决了,但第二个难题随即而至。
 
人工角膜移植是让Brad复明的唯一希望,但这个手术需要在角膜切出一个“口袋”,将人工角膜放入。但Brad的角膜很薄,单靠人工操作,进行传统的刀片切割,很容易发生失误,切割到他的眼睛。
 
这时,王明旭想到自己拥有一台无刀激光眼科手术设备——飞秒激光器。它可以代替传统刀片,且有更高的精确度。
 
但王明旭却从来没有将飞秒激光应用到人工角膜移植手术中,也就是说,这个手术的风险很大,一旦失败,Brad或许再也没有看到光明的希望。
 
在激光手术前一晚,王明旭久久不能入睡,他坐起来在心里祈祷,希望上帝可以帮助Brad,帮助他。

幸运的是,手术中激光的部分非常成功,经过两个月的时间,Brad陆陆续续完成了剩下的手术。当Brad摘下眼罩的那刻,王明旭看到他左右摇头,对这个世界感到陌生。他把一根手指放到Brad眼前,只见Brad缓缓伸出手,触碰到他的手指,用激动的声音喊着:“I can see you there

这是王明旭执刀的世界首例角膜移植手术,因为堪称“奇迹”,这件事情被当地的报纸和电视台报道,让王明旭声名大振。点击打开下面的视频,看看当年主流媒体的报道,

他让所有美国人知道:一个华人医生,完成了很多美国医生完成不了的事。

现在有些流言蜚语说王医生拍电影Sight想出名。事实上王医生13年就前名声飞扬,Fox news等主流媒体也报道了他创新精神和高超的医术。

又有人说王医生伪造文凭,下面是我在他的自传书里拍到的文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