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联途中的红卫兵”叔叔“

本只想写写自家的故事,没想到土匪竟然不允许!如今决定先致力剿匪,待自由民主之花在大陆盛开时,再来完成自家的故事好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离开晴隆到贵阳前,我们每天上午8点左右出发,下午5或6点左右入住接待站。平均每天步行9到10个小时左右。走完平均40公里左右的公路里程后休息。到安顺的公路沿线,有不少近道可抄,为此,我们每天平均步行的里程实际上只有35公里左右。

到安顺的途中,不少公路与小路交接的地方,有岩石处都能看到落有串联队名称的毛语录和革命口号。毛语录大多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红军是宣传队,红军是播种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等;标语口号多是“发扬红军长征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誓死捍卫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步行光荣!乘车可耻!”,令人目不暇接。

有的小路不知道通往哪里,这样的小路与公路交接处都能看到箭头提示,在有岔路的地方也有箭头提示,多是用粉笔重重地涂抹在路边的石头上,有的箭头像是墨迹,这是走在前面的串联队为后来者留下的标记。这些小路有的路段会穿过小村寨,我们路过时,村寨里总有孩子在路边玩耍等待着,他们看到我们就伸出手跟着我们一边走一边叫:“红卫兵叔叔,毛主席语录。”其他几位女生觉得被叫“叔叔”很滑稽,不太理睬这些大小不一的孩子。我和谢萍则特喜欢,为被叫“红卫兵叔叔”而兴奋自豪着,很快就把自己带的毛语录传单发完了。其他几位同伴看我们很有兴趣当“叔叔”发传单,到安顺前,她们把自己带的传单全给了我俩,让我们继续美美地享受了几天当“叔叔”的乐趣。

大串联时期男女学生们头戴草绿色军帽、小腿上打着绑腿的行头完全一样,这两幅由画家想象出来的画作是文革时期最时髦的着装,那时能如此着装串联的只可能是军校师生

我们每天连续行走几十公里,虽然绑腿有缓解腿部长时间行走带来的疲劳感觉,我和谢萍还是没能得到有效的保护,因为我们的绑腿走上几个小时后会松动,最终会垮下来堆在脚踝骨处。每天我们都不得不停下几次重新打绑腿,为此我们不仅会掉队,腿也很快酸痛起来。年长一些的五位同伴对我们较有耐心,我们停下来打绑腿的时候,她们就停下来等我们。到安顺前两天,我们不仅感觉腿酸痛难忍,脚板也开始起泡了。可我们没有退缩,更没有哭,而是勇敢地继续往前走。但,我们变得不配合起来,我们不愿走小路,因为小路会让我们感觉脚更痛。不管队长或其他几位同伴怎么劝说,我们就是不听。我和谢萍开始拒绝走小路,其他五个女生没办法,只好让我们走公路,她们走小路,在小路与公路交汇处,她们会停下来等我们,她们看到我们后才会继续往前走,我和谢萍跟着她们,对自己是否给她们带来麻烦完全没有意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