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吴霞看到了她这一生最不愿意看到的镜头

  白玫觉得,她现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日子过得怪舒服的。

  与她相反,她手下的人们感觉日子过得挺难。

  她的脸色变得很快,刚刚还是笑眯眯的,也许因一句话她就大发雷霆。

  她和你开玩笑,你一句话不说,她不高兴,说你不理睬她,要是你也和她开玩笑,不定哪句话,她觉得不好听了,她就记住你了,甚至只是你一个眼神让她不舒服了,或者有一件小事上做得不周到了,她都会在关键时候整你。而且她会把你的小错误数说上好多遍,一次次地对你进行纠正,直到你服了为止。

  一次,人事科的小马陪她一同去面粉厂视察工作。

  面粉厂旁边,有个小庙,她就到庙里转了一圈,趁没人注意,从庙里拿了两块砖,用纸包好,放在包里,带回家避邪。

  出来以后,白玫要去买菜,到了菜市场门口,李冬说他的手机有点毛病,去修一修,让他们两个先去菜市场,一会来接他们。

  白玫就和小马一块逛菜市,她很自然地把包递给了小马,说,放在车上,怕丢了。

  小马提着包,越走越觉得沉,趁白玫不注意,偷偷打开一看,气得眼睛都直了,眼珠子瞪出来再也回不去,原来,包里只有那两块砖。

  坐车走了一段路,白玫又要去超市,下车的时候,小马说,包里如果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咱们就不带了吧?放车上吧。

  白玫说:“一个包能有多沉,我自己背着!”说完拎着包下了车,走了几步路,见小马真的不帮她拿,心里不痛快,把包递给小马说:“我去厕所,你在这儿等一会儿。”

  再回来,不再提包的事,直让小马提了一个多小时,“远路无轻载”,小马觉得这六七斤东西,提的时间长了,像几十斤似的。

  后来开会,白玫说:“有的同志,一点也不懂得尊重领导,领导和你一块出去了,不懂得帮领导拿一下包,这并不是说,领导自己拿不了包,这体现了你的自身素质,也体现了领导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像你这样做事,你还想要求进步吗?这样的人,你记住了,即使有了机会,也没有你的份。”

  小马知道自己倒霉了,他心里话,你也要想想,当兵的在你心目中是个什么地位,在你心目中,当兵的就是廉价的劳动力,你一点也不知道尊重下属,你不能对手下的人有爱心,难道,就能换取手下人对你真心的爱戴吗?虽然心里这样想,小马还是觉得得罪不起白玫,趁着过节的当儿,给白玫送了一次礼,心里才觉得不再害怕。

  小马岁数小,不像机关上的老油条,他心里藏不住事,后来,把这件事和同事们说了,想不到,大家对他的话深有同感:“领导是人,当兵的也是人,咱大家对领导尊重,是应该的,领导要是不把当兵的当人看,大家现在不敢惹她,那她以后不当领导了,怎么办呢?”有人这样说。

  “什么不当领导了怎么办?听说过吧,姜长水,姜局长在任的时候,去企业,老熟人见到他,伸出手来,他视而不见,后来,他退休了,再见到那个老熟人,早早地,主动把手伸出去,人家看了看他,没理他。”

  “先别说那么远的事,她离退休还远着呢。”

  “就说现在,虽说咱们和她级别不同,可是,人与人之间,在职务上有高低,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她这样对待当兵的,其实也是不自尊的一种表现,自己降低在同志们心目中的形象。”

  大家七嘴八舌,像开批斗会。

  这时,办公室里飞进来一只苍蝇,大家赶了半天也不走,于是有人喊了一句:“白局长来了。”

  恰在此时,苍蝇飞了出去。

  于是大家寻开心,根据这事编成了一个笑话:办公室飞进来五只苍蝇,怎么赶也不走,老张拿来了苍蝇拍,一只苍蝇吓跑了,老黄拿来了杀虫剂,两只苍蝇吓跑了,还剩下两只苍蝇顽强地坚持着,这时,有人喊了一声:“白局长来了。”有一只苍蝇慌不择路,撞墙而亡,还剩下一只苍蝇在空中悠闲地飞舞,人们不解,这只苍蝇何以如此镇静,苍蝇一笑说:“我给白局长送过礼了。”

  白玫是聪明人,知道大家会在背后议论她,对这些,她不在乎。

  听雅萍说,冯副市长要升正市长了,金书记走了以后,市长升了书记,冯副市长正在运作升市长,听说,赵副市长也在争这个位子,冯副市长说,他的把握要大一些。

  白玫想,在她心目中,冯副市长本来就没有带过副字。只要冯副市长的副字一去掉,她的副局长也要把副字去掉了。她盼着呢。

  官场风云,变幻莫测。虽说有一定的规律,但是,懂得这个规律的毕竟是少数人。白玫还没有弄懂这个规律。

  冯副市长还没有升官呢,高大志却升了副省长。

  白玫始料不及,她原本以为,高大志到处远市当了市委书记,他的官就做到头了,想不到又升了副省长,要是知道他有这一天,说什么也要搞好和高小志的关系。看这几年,把这关系弄得有多僵啊。

  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赶紧想办法补救。

  自从知道了高大志要升副省长,白玫对高小志的态度就转变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在楼道里看到高小志,远远地就大声招呼:“高局长,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找你说。”

  高小志猜想,白玫一定要向他献媚了。

  可是并没有,白玫只是很客气地谈了一些公事。

  中午,白玫带着高小志、李冬还有吴霞一起吃了顿高档的工作餐,几个人谈得很快乐,喝得很尽兴。

  高小志觉得,这事,还真说不好,到底是工作需要呢,还是有意拉近关系。

  渐渐地,高小志发现,白玫对他的态度,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很多。和他在一起吃饭的次数多起来,他们的关系仿佛从来就是很亲切的,白玫甚至于常常会很随意地拍拍高小志的肩或者是打一下他的背,高小志也觉得,这样显得关系比较近一些。而对于白玫这种撒娇似的碰触,他并不感兴趣,他不喜欢白玫的这种美,过去是妩媚的美,现在是一种带有霸气的美,就连笑也是功利的。

  高小志不喜欢白玫,他觉得,他自己已经是个十分功利的人了,他怎么还会再喜欢一个和他一样的人呢?他不喜欢这个和他一点也没有互补的人。他喜欢林之玉。可惜,林之玉对自己的婚姻很忠诚,他无机可乘。而且,林之玉心中有大爱,高小志没有,林之玉和他没话。

  现在又来了个吴霞,这个女孩子比林之玉年轻,没有林之玉聪慧,更没有林之玉那么深邃的思想,只是一个单纯美丽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她和白玫的关系这么近,他倒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很让人喜欢的。

  “白局,我老干部科也缺少人手,你也给我从企业借调个帮忙的来吧。”高小志眼睛看着吴霞。

  “行啊,要不,把吴霞调到老干部科吧,财务科最近不忙了。”

  “多谢白局。”高小志举杯敬白玫。

  李冬和吴霞愣在那里。

  高小志这个人,算不上很好色。他只是觉得,有些人当了官,身边就有“小秘”,他也当官了,也要有和他身份相配的一些东西,这才不负了这个官位,不负了他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

  他认为,白玫现在的专权,同样是因为,她这些年付出得太多,一旦有了机会,就要获取回报。过去,迟德瑞和朱志宇当局长的时候,都是有魄力的,白玫必须有所顾忌,现在,穆局长是个带气的死人,管不了白玫,才助长了她的霸气。

  等大哥当了副省长,我高小志也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他得意地想。

  高小志发现,他的处境,已经改变了,他现在就有了权了,局里的很多事他知道了,也有权力发表意见了,而且他的意见经常是大家都同意的意见,有时,白玫还会主动来征求他的意见。

  高小志搞不清楚,吴霞到老干部科帮忙,是白玫给自己面子,还是有意安插亲信。

  吴霞是白玫的亲信的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吴霞是白玫调到局里来帮忙的。吴霞每天都跟着白玫出出入入。吴霞还到白玫家里去住过好多次。

  所以,高小志不能轻易放过吴霞。

  他把难活累活都交给吴霞干,吴霞不是林之玉,过去,高小志想沾林之玉的便宜,逼她就范的时候,也用过这一招,可是没有难住林之玉,被林之玉轻松地完成了,吴霞却经常是忙活了一天也完不成任务。

  高小志一边对吴霞又是讽刺又是挖苦,一面对别人说,吴霞这个人,又懒又笨,还不服从领导。

  白玫听到这些话,偷着在心里笑,真想请高小志吃一顿满汉全席。

  慢慢地,高小志发现,吴霞好像不是白玫的人,她对白玫的厌恶和惧怕,已经掩饰不住了。

  高小志对吴霞产生了别的想法。

  高小志开始了对吴霞的攻势。

  他不在乎李冬,李冬算个什么东西呢?在高小志眼里,李冬什么都算不上,连一条狗都不如。而且,李冬也没有时间陪吴霞。

  高小志借口加班,把吴霞留下来,和他一起工作。

  这是他最基本的套路,只有两个人的情形,更容易让人心跳加速,再共同吃一顿高规格的工作餐——他现在有权了,可以报销饭费了。

  吃完了饭,反正吴霞是在单位住的,干脆到宿舍,和她聊一会儿,虽然还没有达到目的,但是,高小志觉得,他的日子过得,真的很有意思。

  吴霞很单纯,没有看出高小志的心思,她的心里只有李冬。

  李冬心里却不能只有吴霞,他心里也不能只有白玫,他爱着吴霞,却又贪着白玫,他说他这叫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连他自己都笑,他这个人,什么话一到了他嘴里,就变了味,连象牙也变成了狗牙。

  李冬在打自己的如意算盘,他不知道,白玫也有自己的打算。她要赶走吴霞。她已经越来越妒忌,不能看到吴霞和李冬同时出现在她面前。

  思索了很多天,白玫想出一个自以为万全的主意。

  因为吴霞经常去白玫家里住,白玫破例给了她一把钥匙。

  白玫家的钥匙看得最严,向来只有他一家三口有,别的任何人都没有拿到过,因为她太爱她的财产了,不能让任何外人看到,更不要说是动上一动。就连李冬给她家做保姆的时候,都没有给过。

  但是这次,她给了吴霞一把,并且吩咐吴霞说,她在外面打字社打了一份文件,要吴霞去打字社等着,打完了,马上给她送到家,她明天急着用。

  文件是天快黑的时候才交过去的,多亏打字社加班,打到九点多才打完,这时间是白玫早就和打字社定好了的。

  交给吴霞这件事以后,白玫就没有什么事可牵挂了。她今天心情很好,叫上李冬去喝酒,告诉他,不要开车,打的去,反正可以报销。

  看得出来,白玫今天很兴奋,向李冬讲述了冯副市长就要成为市长的事,还说,等冯副市长当了一把手,他们的日子就更好过了,她要给李冬弄个公务员当。李冬也高兴,不知不觉,两个人都喝多了。

  李冬送白玫,打的到了她的家,李冬也跟着上了楼,酒劲撞上来,他的色胆也大起来,一下就把白玫扑倒在床上。

  白玫笑着说:“行了,别闹了,你喝多了,林立一会儿就回来。”李冬轻蔑地笑了笑说:“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怕起他来了?”

  白玫撇了撇嘴说:“我是不怕,可是你会怕的,吴霞一会儿就来,看你怕不怕。”

  李冬并不相信吴霞会来,以为是白玫故意激他,大大咧咧地说:“谁来我也不怕。”说着就把白玫的衣服扒了下来。两个人热烈地在床上折腾起来。

  也许是太投入了,开门声传来,这两个人居然没有听到——吴霞看到了她这一生最不愿意看到的镜头,她惊呆了。

  李冬彻底伤了吴霞的心,他们的爱情死亡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