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妈,别来你那一套行不行

  白雅萍这个懦弱的人,做了一件她自己都觉得大胆的事——她没有得到姑姑的同意就直接和方圆谈了分手的事。

  不用多说什么,方圆心里都明白。他是个聪明人,为了避免这个结果,他做了种种的努力,希望用他的爱,医好雅萍的心病。他不着急结婚,只要雅萍能够嫁给他,早晚都无所谓。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努力失败了。

  听完雅萍的话,方圆什么也没有说,起身走到屋外,一个人站在太阳底下,仰着头,一动不动,他感觉有无数的东西在他的头脑里蹦跳,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就这样,乱了有十多分钟,他突然觉得他不应该这样,于是转身回到屋里。

  “雅萍,我尊重你的选择,事到如今,我只想说一句——对不起。我希望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如果你有了难处,需要我帮忙,一定不要见外,我会尽我所能来帮你的,祝你幸福。”说完,方圆像个外交家一样,和雅萍握了握手,大步地走了出去,临走,还不忘轻轻关上了门,出门之后却一头撞在了墙上。他摸了摸头,若无其事地走了。

  “方圆,走啊?再坐一会吧?”正好白玫来看雅萍来了。

  “不了,阿姨,我以后再来吧。”方圆客气地说完,骑上他的摩托车走了,看到公安局的每一个人,他都觉得脸上直发烧,仿佛他们都知道他的事情一样。他劝自己不要把这件事看得太重,在人的一生中,失恋,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况且他是早有思想准备的,只是想不到终于还是发生了。

  “哎哟!”一位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被方圆挂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方圆忙停下了摩托车,转回头来,看着妇女愣神儿。

  “快把我扶起来呀,愣什么神儿。”妇女被摔在地上,起不来了。

  方圆忙走过去把大姐扶了起来,心里乱乱的,可是自己撞了人,不能不客气一些。

  “对不起,大姐,我没有注意。”

  “你这个人,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吧?也不知小心点,下次可要注意了。”大姐好像没有讹他的意思,只是很温和地批评他,就像母亲批评犯了错误的儿子。

  “嗯,大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大姐的宽宏出乎意料,方圆不等到她提出什么,主动说带她去医院,要是在平时,他一看对方有借机敲诈的意思,早就耍起他少爷的手段来,保证让对方沾不了便宜。

  大姐慢慢活动了一下腿脚,说:“我没事,只是先走不了,你扶我坐下吧,我也没什么急事,只是转着玩,你走吧,我自己坐一会儿就好了。”

  “林姐,怎么了?今天没开车,骑自行车出来的?撞车了?”路边,一辆桑塔纳停了下来。方圆认出来,这是白玫的车,他凄然地冲司机一笑。

  “哟,是你呀,这是怎么了,你们撞车啦?没事吧?”司机也看到了方圆,“刚才只看林姐了,没注意你。”

  “没事儿,大礼拜天的,你也不歇着?”林之玉——被撞的人,笑了笑对司机说。

  “你也走吧,我没事。”林之玉对方圆挥了挥手。方圆倒是不想走了,他觉得,他纷乱的心里有一股暖流漾上来,让他感动。

  “走吧,我没事,快去忙吧。”林之玉对白玫的司机说。

  “你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林姐。小方,我走了啊,照顾好林姐,林姐可是个好人哪。”说完开着车走了。

  林之玉自己在路边坐下来,方圆不好意思就走,给林之玉留了个手机号,说,如果哪天感觉不适,就打电话找他,他会承担责任的。

  回到家里,方圆一下子就摔在床上,谁也不理。妈妈任局长看他这个样子,关心地过来询问,他就是不说话。气得妈妈咬着牙说:“看你这窝囊样,准是又受了白家那丫头的气了,你就是在家和爹妈有能耐,见了那个小丫头你就没本事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一点也没有你妈的基因,像你爸那么个木头,老实疙瘩,哪天,我要是死了,看你这日子可怎么过,还不要让媳妇给欺负死啊。真是我的孽债呀。”

  “行了,妈,你别说了,她再也不会欺负我了,就算我愿意,人家也不想再欺负我了,你就放心吧,再也不用担心你儿子受她的气了。”方圆倔头倔脑地说。

  “什么?你说什么?她和你,分手了?”任局长十分震惊,在她看来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她觉得只有她儿子不同意的权利,没有白雅萍不同意的理由。

  “她凭什么提出分手,她有什么资格?我们没有嫌弃她没学历没背景没修养没才华,她还不同意了?好,她不是不同意吗?先把她的工作,让你爸爸打个招呼,给她清出公安局,要想整治她还不好说,找个什么理由,都能让她滚回老家去,她伤了我儿子,我叫她再也不能在通宜市立足。”

  “妈,不怨她,你不能再整治她了,都怪我。”

  “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人家都把你给蹬了,你还要替她说话,真是要把你妈给气死呀。不行,我得出这口气。”任局长气得喘起粗气来,她几时受过这种窝囊气呀。从政这么多年,她是违法的事不干,没理的话不说,可要是哪个想欺负她老任,那就是打错了算盘,她这拼命三郎的性子,是一定要讨回公道的。

  “妈,别来你那一套行不行?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就不回来了。”方圆知道,他妈这辈子,唯一怕的人是他,所以拿出了他的绝招。

  “宝儿啊,”任局长从小就是这么称呼她的儿子,方圆二十多岁了,还是这么叫他,“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呀?不要让妈心疼啊。”妈妈的泪都要掉下来了。

  “妈,你总该知道,雅萍这一段时间老是生病吧?那就是因为,一提结婚她就上火。都是因为我犯了错误,她才这样的。”方圆把自己酒后的事向妈妈一说,妈妈也没了话,她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再要白雅萍违心地嫁给方圆,就是欺负人了,仗势欺人的事他们家从来都不会去做的。

  任局长叹了口气说:“儿子,你做得对,不能勉强人家孩子,以后那孩子若是有什么事,求到咱们家,你不要推脱,我和你爸会帮忙的。苦了那孩子了。还有,白玫知道这件事吗?”

  “看样子,她好像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还碰到她,看她的神情好像是不知道。”

  “是不是她故意这样的?”

  “我看不像,再说,她那样一个人,是不会同意雅萍和我分手的,这从平时她对我的态度上就能感觉出来。而且,今天我走的时候,她还像不想让我走似的。”方圆回忆着说。

  “如果是那样的话,还是要给白玫打个电话,不要让她难为了雅萍这孩子。”正直善良的任局长忙给白玫打了电话。

  白玫震惊气愤外加委屈,她都快要哭出来了。任局长安慰了她半天,要她千万不要责备雅萍,以后两家还是好朋友,不要为这事生分了,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千万不要客气。白玫没办法,只好说些抱歉的话,说雅萍不懂事,没福气,但是,她一定要让雅萍回心转意,让她和方圆结婚。

  任局长说,千万不要再勉强雅萍,这孩子也不容易,不能屈了孩子的心,我们也不想再让他们结婚了,强扭的瓜不甜,如果勉强让他们结了婚,那等于是毁了这两个孩子一生的幸福。现在,就算是孩子们为了两家的面子硬着头皮结合在一起,我也不同意,因为幸福比面子重要多了。

  白玫对任局长的态度感到不可理解,更对白雅萍的胆大妄为感到怒不可遏。她放下电话就找白雅萍兴师问罪来了。

  这次白玫破例没有叫车,自己花钱打了辆出租车就到雅萍的宿舍来了。她不再顾及她局长的身份,也没有了做姑妈的尊严,一见到雅萍就大声质问,鼻涕眼泪一起流了下来。

  “白雅萍,你做的好事,要不是方圆的妈妈来电话,我还蒙在鼓里呢,你这是想害死我呀,不错,你有你的自由,可是你提前和我打个招呼呀,这叫什么事,你们也太不尊重人了吧?用着我了拉过来,用不着了,就踢到一边去,过了河就拆桥,你们也太不把我这个当姑妈的当回事了吧?谁都知道,方圆是我的女婿,侄女婿,一下子,散了,呜呜呜,叫别人怎么议论咱们,咱们家可也是个要脸要面的人家呀。再说,你就算要分手,也让我帮你好好想想,拿出一个万全的主意来,这下子,可坑死我了。幸亏方家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家,要不然,报复起咱们来,可怎么好啊?人家方家是什么人家,势力多大,你说你傻不傻,退了这门亲事,看你再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你就是年轻啊,看看吧,别再闹小孩子脾气,再去找方圆说说,就说是一时不高兴说着玩的,不要当真才好。”

  雅萍知道姑姑必定有这一手,她什么也不说,从床上下来,“扑通”一下给白玫跪下了。她妈妈也忙过来说:“妹子,孩子不懂事,你千万别生气,她已经这样做了,她有她的难处,你消消气,来,喝杯水。”

  白玫一挥手,水全洒在她嫂子身上:“嫂子,你不来,这孩子倒懂事,你一来,这孩子倒全不听话了,看来是跟着我这个当姑的委屈了她,需要你这当妈的来为她做主,要是这样的话,你当初就不该带了孩子找我来,托付我照顾她,让我白受了累,还不讨好。我这是何苦呢。”说着泣不成声。

  “妹子,这件事原本是我不好。我也是心疼孩子,你说,这孩子,她又老实,我知道妹妹你疼她,给她找了一个多么好的对象,可是她没有这个福分,一说和方圆结婚,她就生病,我看,他们两人实在是没有这个缘分,正好方圆来了,她也是性急,还没有和你商量,让你拿个大主意,自己就和方圆说了,她还小,妹子你千万担待她,以后我保证,她再也不敢不听姑姑的话了,我以后也不再多事,她的事就由妹子你全权做主。”

  “你这是说什么呢,甭拿这话来堵我的口,你的女儿,自然是你管,以后我再也不管了,我走。”白玫说着就往门口走。

  “妹子,你可不能不管呀,我们错了,你说,咱们要怎么办,全听你的。”嫂子忙拉住白玫,哀求她。

  “我也没让你们听我的,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吧。我还能怎么着?难道,我还能带着你们再去方家,把这事改过来不成?”白玫故意冷着脸说,心里暗自得意,嫂子已经让她吓得没了主意,这事,有门儿。

  “要是这么办可以,咱就去。还得让妹子你费心。”嫂子赔着小心说。

  “那可不行,那不是屈了我侄女的心了吗?”

  “有什么委屈的,她不过是一时气话,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又想通了,说不定,她现在就后悔了呢,我反正已经后悔了。”嫂子见白玫脸不放晴,看意思,不听到雅萍的话是不会罢休的,忙又来问雅萍:“萍,咱们再让姑姑操心领着你去一趟方家,把这事挽回了吧。”雅萍没办法,点了点头,眼泪滴了下来。

  白玫怕夜长梦多,马上带了雅萍到方家来。

  “小白呀,你这样做,我可就不赞成了,这件事我已经了解了,而且我认为雅萍做得很对。年轻人,相爱是很美好的事,一定要两相情愿,咱们也年轻过,这事应该理解。现在他们这种状况,我觉得还是分手好。方圆虽然很痛苦,但是‘长痛不如短痛’,他说,现在分手,总比将来结婚以后再分手好,到那时候,也许大家顾及面子不好意思分手,那不是更糟,让两个人都终生没有幸福。小白啊,你不要觉得,这件事伤了我们两家的感情,没事的,至少,我认为,孩子能够这样做是明智的。”任局长坚决地拒绝了白玫重续婚约的要求。

  白玫又坐了一会儿,见方家人态度坚决,她也不是厚脸皮的人,没有再说什么,懊丧地带上雅萍回来了,心中却对方家有了看法,对雅萍说:“萍,你不用太在乎,以后姑姑再帮你找一个更好的。”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