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厨师刺客——嘉庆遇刺

  位居万人之上、威严无比的封建帝王竟在警卫森严的宫禁内遭到刺客行刺,这在我国历朝历代实属罕见。然而大清帝国的嘉庆皇帝却经历了一次有惊无险的陈德行刺事件。

  嘉庆八年(1803)闰二月二十日,嘉庆到河北省遵化县清东陵,拜谒祖陵返京,准备进宫斋戒。嘉庆乘坐的轿子走到神武门,将要进入顺贞门时,刺客陈德突然手操凶器一跃而出,直奔皇帝所乘轿子而来。此时,守护于神武门和顺贞门之间御道东西两侧的一百多名侍卫、护军章京、护军校、护军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呆了,大多数人不知如何是好,更谈不上上前捉拿刺客。好在御前大臣定亲王绵恩、固伦额驸喀尔喀亲王拉旺多尔济、乾清门侍卫喀尔沁公丹巴多尔济,御前侍卫扎克塔尔、珠尔杭阿、桑吉斯塔尔等六人还算处惊不乱,迅速截击,奋不顾身上前与陈德搏斗。固伦额驸拉旺多尔济拦腰抱住陈德,控制了陈德的行动,陈德欲脱身不得,依然乱挥手中的刀,反手向拉旺多尔济的腹部刺去。拉旺多尔济身负重伤,仍然不松手,众人趁势将陈德拿下。在搏斗中绵恩的袖袍被刺破,丹巴多尔济被刺伤三处。已过顺贞门的嘉庆帝,被身后的喧杂声吵起,派内差打听方知有人行刺,此时陈德已被擒。因在大内宫禁有人向大清皇帝行刺,嘉庆帝大为震怒。但马上镇静下来,立刻派人请御医给拉旺多尔额驸进行伤势紧急处理。当时,与陈德一起来的儿子陈禄儿只有十五岁,因从未见过这等阵势,吓得哭叫不已,顾不上前去助父亲一臂之力。见自己的父亲被御前侍卫抓去,边哭边急匆匆地逃回了自己的家里。当他惊魂未定地对自己的弟弟陈对儿讲述父亲行刺皇上未果、并被逮捕起来的事情经过时,被宫中所派三人连同弟弟一起抓了起来。

  在封建社会,持械行刺皇上,那是毫无疑问要处死的。但是为了弄清陈德的行刺是个人行为,还是有组织、有预谋受人指使而为,嘉庆帝即令军机大臣会同刑部,夜以继日地严格审讯陈德,并施以酷刑。但陈德一口咬定,这次行刺纯属个人行为,并非受任何人指使。嘉庆帝并不相信陈德的供词,所以又先后派满汉大学士、六部尚书出审,之后又命九卿科道一同会审,但审讯并无进展。在动用所有官僚机构来对付这“大逆不道”的陈德时,对其施用的刑具也是最残酷的,“拧耳跪炼”、“掌嘴板责”“刑夹押棍”等。在清廷刑讯中能用上的刑具全部用上了,但陈德的供词依然如初。那么,陈德到底为什么冒死行刺皇上呢?

  陈德本为山东人,早年跟随父母为人服役或当僧工度日。在23岁娶妻之后,没过几年,父母相继去世。由于在山东无处谋生,便与岳母、妻子一道来到北京,找到堂姊姜陈氏,并投靠在内务府正白旗当护军的外甥姜六格。此后,陈德在姜六格的引见下先后受雇于侍卫宗室僧额布家、兵部笔帖式庆臣家、内务府造办处笔帖式于姓家服役。而乾隆六十年至嘉庆二年,陈德跟随镶黄旗包衣达常索在内务府服役,此间他曾帮助办送诚妃刘佳氏碗盏什物以及赴园、进宫时移载物件车辆等杂务,得以经常出入宫禁,无意中了解了宫禁中的大致情况。可以说,这期间陈德一家过着一种比较安逸的日子,虽然并不十分富裕,但也没有大灾大难,维持着一般底层百姓的生活。但此后的陈德却面临着一桩接一桩的不幸,使他失去了正常人家的平静生活。首先是嘉庆六年二月,陈德的妻子张氏与陈德一起在孟家做厨役期间,因病倒下后,不久即病故。失去妻子的陈德,上有年逾八十的岳母张宋氏,下有尚未成年的两个儿子,一家老小四个人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此后,他的生活状况不仅无好转,反而一年不如一年。在嘉庆七年,岳母又因跌倒而瘫痪在床,需要常年侍候。同年腊月,惟一同情他、帮助他的堂姊姜陈氏也去世,面对如此困境,陈德日益消沉下去。他时常借酒消愁,并在孟家院里像半疯了似地又哭又笑、时而唱歌、时而大喊大叫,以此发泄心中的苦闷。孟家见他变得这般,不想继续白白养活他们一家,便辞退了陈德。这对陈德来说是雪上加霜,被逼上了绝路。陈德从孟家出来后,一家人到外甥姜六格家暂住。二十天后,仍找不到活干,又找到朋友黄五福家。虽然一家人暂时被安顿下来,但此时的陈德却感到走投无路。堂堂五尺男儿身强力壮,却无法养活一家老小,没有一个安身立命之处,情急之下去求签,却说他很有“朝廷福分”。而现实中的他,别说什么“福分”,连糊口都勉为其难,实在没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这世界对他来讲只是一片灰暗。闰二月十六日,他得知二十日嘉庆帝要进宫顿起“惊驾”之心。他只认为:“犯了惊驾之罪,必将把我乱刀剁死,图个爽快。”于是准备好一把行刺用的小刀,便进宫行刺嘉庆帝。无论陈德是意在“惊驾”,还是蓄意“行刺”,持械入大内是事实,仅凭这一点就足够将他处死。

  陈德在接受了四天四夜的刑讯之后,被嘉庆帝处以磔刑,立即执行。15岁和13岁的两个儿子也同时处以绞刑。陈德受刑时,嘉庆帝认为他犯下了滔天大罪便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受尽人间的罪和苦。刽子手先将两个儿子在陈德面前绞死。随后,慢慢地将他的双耳、鼻、胸及两臂、双腿的肉一片片割下来,整个身体血肉模糊,真是遍体鳞伤。血流尽了,受尽折磨的陈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罪魁祸首的陈德死了。但嘉庆帝心中的愤恨却没有全部消失。因为,在陈德行刺时,除了绵恩等六人奋力“救驾”之外,在场的一百多名侍卫人员,竟然麻木、不知所措。这一点着实让嘉庆帝震惊。嘉庆心中也明白,这些保卫人员未必想让他受刺,只是平时过于玩忽职守惯了,所以关键时刻全都为眼前突然而至的事情惊呆,完全丧失了应变能力和战斗力。朝廷上下的因循玩忽之风日盛,严重渗入到宫禁之中,在行刺皇帝这么大的事情上,尚且麻木不仁,还能指望这些人做什么呢?所以嘉庆在愤怒之余想借这件事情进行切实的奖惩,以图改变风气。嘉庆帝首先特颁谕旨,奖赏了这次事件中的有功人员:赏定亲王绵恩、额驸拉旺多尔济御用补;封绵恩子奕绍为贝子;拉旺多尔济子巴彦济尔噶为辅国公;赏乾清门侍卫、喀拉沁公丹巴多尔济为贝勒,在御前行走;御前侍卫扎克塔尔世袭三等男;珠尔杭阿和桑吉斯塔尔世袭骑都尉。然后,以“废弛门禁”罪,分别革去阿哈保和苏冲阿护军统领副都统衔。另对管护军、章京、护军人等降罚不等。对禁地警卫的具体制度,也作了相应的修改和补充。经过这一次的整饬,宫禁门卫虽然有了一些好转,但由于整个官场上的风气无法一日之间彻底改变,积重难返也反映到了宫禁之中。所以,宫禁之“禁”也难以保证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最后的军礼
3天下兄弟
4烂泥丁香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