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庙裴度还带(第三折)

  “题解”《山神庙裴度还带》是一部以历史人物为题材的作品。它写唐代名相裴度未得志时一贫如洗,白天到白马寺吃斋饭(庙中施舍的素食),夜里住在城外山神庙中。相士赵野鹤给他相命,说他明日要死在碎砖瓦之下。当时洛阳太守韩廷干被国舅傅彬诬陷,屈囚牢内,要赔赃三千贯,他的女儿韩琼英为父抄化钱钞,搠笔题诗,在邮亭得到朝廷官员李文俊赠送的一条玉带,价值千贯,回来时因风雪交加,在山神庙中避雪,将玉带忘在庙中。裴度拾带不昧,将玉带交还前来寻带的琼英母女,当裴度将琼英母女送出庙门时,山神庙倒塌了,裴度因此得免于难。后来裴度恶运变成好运,考中状元,琼英也救父出狱,韩廷干得到昭雪升官,裴度和琼英结为夫妻。

  这里选的第三折,写裴度不受不明之物、不取不义之财的高尚情操,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第三折(山神上,云:)霹雳响亮震山川,苍生拱手告青天;有朝雨过云收敛,凶徒恶党又依然。吾神乃此处山神是也。此处洛阳有一人乃是裴度,此人满腹文章,争奈文齐福不至①,每日晚间在此庙中安歇。此人更兼寿夭,可怜裴度,明日午前当死在此庙中砖瓦之下;此庙当崩摧败。吾神在此庙中闲坐,下着如此般大雪,看有甚么人来。(琼英上,云:)我出的这门来,这雪越下的大了,可怎生是好?路傍有一座山神庙儿,我且入这庙儿里略歇息咱②,待雪定便行。一个草铺儿,我且在这上面坐咱。走这一日,觉我这身子有些困倦,我权且歇息咱。将这玉带放在这藁荐下③,贴墙儿放着,我略合眼咱。(旦歇息了,做猛省科,云:)嗨!不觉睡着,天色晚了也,恐闭了门,母亲悬望。呀!雪觉小些儿,我出的这庙门来。则怕晚了天色,赶城门去来。(下。)(正末上,云:)小生裴度是也。谁想今朝在寺中受这一场烦恼!天色将晚,雪觉小了,我回往那山神庙去也。裴中立,我想儒冠多误身,似这般虀盐的日月④,几时是了也呵!(唱:)“正宫端正好”我愁见古松林,我这里便怕到兀那崩摧庙。我可便叹吾生久困蓬蒿⑤,看别人青霄有路终须到⑥,知他我何日朝闻道⑦?

  “滚绣球”今日见那赵野鹤,他观了我相貌;他道冻饿纹耳连着口角,横死纹鬓接着眉梢;他道我主福禄薄,更寿夭。则他那相法中无他那半星儿差错,他道:“我断的准也不错分毫”。我平生正直无私曲,一任天公饶不饶!这的是善与人交。

  (正末云:)来到这山神庙也。我与你拂了这头上雪,入的这庙来。这庙如此疏漏,又待倒也,如之奈何?(唱:)“醉太平”我则见泥脱下些仰托⑧,更和这水浸过这笆箔⑨。我则见梁漕椽烂柱根糟⑩,这的是欠九分来待倒。这一坐十疏九漏山神庙,如十花九列寒冰窖(11),似十摧九塌草团瓢(12),比着那漏星堂较少(13)。

  (正末云:)阴能克昼(14),晚了也,我歇息咱。晾起这头巾,脱了这泥靴,衣服就身上偎干。(唱:)“倘秀才”水头巾供桌上控着(15),泥靴脚土墙边晾着,(正末云:)裴中立也!(唱:)我可甚买卖归来汗未消!凄凉愁今夜,由自想来朝(16),藁荐上和衣儿睡倒。

  (正末云:)我这脚冷,我且起来盘着脚坐一坐,等温的我这脚稍暖和呵再睡。(做垫住科,云:)好是奇怪也!(唱:)“呆骨朵”我恰才待盘膝裹脚向亭柱上靠,这藁荐下垫的来惹高!我这里悄悄量度,好着我暗暗的喑约(17)。(正末云:)我试抹藁荐下咱。(做拿起带科,云:)是一条带!(唱:)不由我小胆儿心中怕,唬的我小鹿儿心头跳;那一个富豪家失忘了?天阿!天阿!把我这穷魂灵儿险唬了!(正末云:)我起身来,穿上这靴,开开这门,这雪儿晃的明,我试看咱!是一条玉带!(唱:)“倘秀才”我辩认的分分晓晓,我可便惹一场烦烦恼恼,我今夜索思量计万条。若有人来寻觅,我权与他且收着,我两只手捧托。

  (正末云:)嗨,是一条玉带!这的是那寻梅的官长每经过(18),跟随伴当每在此避雪,不小心忘了;倘若你那官人到家问你这玉带呵,他将甚么还他!不逼了人性命?小生虽贫,我可不贪这等钱物;明日若有人来寻,山神,你便是证见,我两只手便还他,也是好勾当(19)。我为这玉带一夜不曾得睡,早天色明也,我忍着冷,将着这玉带(20),我且躲在这庙背后,看有甚么人来。(韩琼英同夫人上。夫人云:)夜来孩儿在邮亭上卖诗(21),遇着李公子,与了一条玉带,说价值千贯。孩儿回家来,说在那山神庙里歇脚避雪,将玉带忘在那庙里。俺娘儿每一夜不曾睡,今日绝早出城来寻那玉带。孩儿,你在那个庙儿里来?(旦儿云:)母亲,兀的那个庙儿便是(22),在这里面避雪来。入这庙儿去来。我放在这藁荐底下来,天那,无了这玉带也!为父坐禁题诗(23),则少一千贯赃未完;不想遇着李公子,得这条玉带,价值千贯,若卖了时,救俺父得脱禁;不想我忘在此处不见了。我再几时得一千贯钱!我不能勾救我父离狱,又不能勾尽孝之心,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母亲,我也顾不的你也,要我这性命做甚么!我解下这胸前胸带,我寻个自尽。(夫人云:)我夫不能脱禁,要我一身何用!我解下这胸带来,不如我寻个自尽罢!(正末慌入庙科,云:)住、住、住!你何故觅死也?(唱:)“脱布衫”我见他迷溜没乱心痒难揉(24),悲切切雨泪嚎啕。一个他哭啼啼弃生就死,一个他急煎煎痛伤怀抱(25)。

  (正末云:)蝼蚁尚然贪生,为人何不惜命!你有何缘故在此觅死也?

  (夫人云:)哥哥,你那里知道那!(正末唱:)“小梁州”借问你个老妪缘由、女艳娇,你因甚事细说根苗。(正末云:)你有甚么冤枉,在此觅死?你从头至尾说一遍咱。(旦儿云:)我看来这个人必是个儒人秀士。哥哥不嫌絮烦,听妾身从头至尾说一遍咱。妄身乃洛阳韩太守的女孩儿,这个是我母亲,嫡亲的三口儿家属。父亲在此为理(26),与人秋毫无犯。为因上司差傅彬点检钱粮,傅彬到此洛阳,问我父要上马钱下马钱,我父不肯与他;后来傅彬为侵使过官钱(27),追赃赔纳,不想傅彬贼子怀挟前仇,指家父三千贯赃;奏闻行移至本府,提下家父于缧绁(28),赔赃三千贯。事以不明,难为伸诉;下情不能上达,何须分辩!不敢越朝廷法例,舒心赔纳。家中收拾止勾送饭日用而已(29),父母面上亲戚处助一千贯。父母止生妾身一个,因父祖名家,老母家训,教妾读书吟诗写字。在城里外,妾身怀羞搠笔题诗救父难,得市户乡民恻隐(30),一则为父清廉,二则因妾孝道,半年中抄化了一千贯。陆续纳入官,前后二千贯,尚有一千贯未完,父亲未能脱禁。则见一日城市中有人对妾言说:“小姐,这城中关厢里外人事上也絮繁了;近日朝廷差一公子,来此歇马,今日说在城东去,有人见在邮亭赏雪饮酒哩,若到那里,一则题笔卖诗,二则诉父冤枉,但得些滋润,勾你赔赃也。”听的说罢急走出城,来至邮亭,正见公子赏雪饮酒。

  见妾,问其缘故;妾将前事尽诉其情,公子甚是怜念。又命妾题诗,妾随作诗数首。公子甚喜,就赐腰间玉带一条,价值千金,与妾身救父脱禁。妾欲要回城中,到此半路风紧雪大,妾在此庙中歇脚避雪,不觉身体困倦,在此歇息,我将玉带放在藁荐下。猛然省来,诚恐天晚母亲在家悬望,妾身慌走出庙来;又怕关了城门,紧走到家中。老母问其缘故,忽然想起玉带来,急要来取,城门已闭。俺娘女二人一夜不曾睡,今日早挨门出来,入的庙门来寻,谁想不见了玉带!则觑着这条玉带救父脱禁(31),我既不能救父,又不能尽孝,我因此寻自尽。(夫人云:)哥哥,我则觑着这个孩儿,他寻自尽,夫主又不能出禁,要我身何用?我也寻个自尽,也是俺出于无奈也!(正末云:)好可怜人也!(唱:)为尊君冤枉坐囚牢(32),卖诗呵把父母恩临报,小姐也,你可甚么家富小儿娇!(旦儿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33)。”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妾虽女子,亦尽孝也。(正末唱:)“幺篇”你道是从来养小防备老,都一般哀哀父母劬劳。(带云:)先圣有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唱:)你便怎生舍性命寻自吊?(带云:)“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唱:)则这的是为人子立的根苗。

  (夫人云:)据先生说呵,也说的是;争奈我夫主无辜受禁,眼睁睁不得脱难,则觑着这条玉带救夫主,不见了,似此这般,一千贯赃几时纳的了也!(正末云:)夫人、小娘子,假若有这玉带呵呢?(夫人云:)若有这玉带呵,便是救了俺一家性命也。(正末云:)假若无了这玉带呵呢?(夫人云:)俺一家儿便是死的,都不得活也。(正末云:)老夫人、小娘子放心,玉带我替你收着哩!(旦儿云:)先生勿戏言!(正末云:)孔子门徒,岂有戏言!(正末做取带科,云:)娘子,兀的不是带,还你!(旦儿接科,云:)兀的不正是此带!索是谢了先生(34)。

  (夫人云:)孩儿也,俺娘儿两个一齐的拜谢先生咱。(正末云:)不敢!不敢!(夫人云:)先生救活我一家之恩,此义非轻也!世间似先生者世之罕有,处于布衣窘暴之中(35),千金不改其志,端的是仁人君子也!(正末云:)不敢!不敢!世间似小娘子贞孝之女——自古孝子多,孝女少——女子中止有两三个人也。(夫人云:)是那两三个?先生试说,老身洗耳愿闻咱。(正末唱:)“叨叨令”当日个贾氏为父屠龙孝,杨香为父跨虎曾行孝,曹娥为父嚎江孝;今日个琼英为父题诗孝,端的可便感天地也波哥!端的可便感天地也波哥(36)!为父母呵,男女皆可尽人之孝。

  (夫人云:)先生那里乡贯?姓甚名谁?(正末云:)小生姓裴,名度,字中立,祖居河东闻喜县人氏,父母早年亡化过了。因囊箧俱乏(37),未曾求进,淹留在此。(夫人云:)早是遇着先生(38),若是遇着别人呵,可怎了也?假若秀才藏过,则说无也罢,可怎生舒心还此带?先生端实古君子之风也!(正末云:)夫人言者差也。(唱:)“塞鸿秋”我则待粗衣淡饭从吾乐,我一心待要固穷守分天之道,我则待存心谨守先王教。(旦儿云:)先生恰才不与此带,无计所奈也!(正末唱:)可不道君子不夺人之好?(夫人云:)老身一家处于患难,先生亦在窘迫,故使先生救我一家性命。(正末唱:)夫人处患难,小生甘穷暴,咱正是摇鞭举棹休相笑。

  (夫人云:)老身同小女告回也。(正末云:)老夫人、小娘子勿罪,难中缺茶为献,实为惶恐!小生送出庙去。(夫人云:)先生免送。(正末唱:)“倘秀才”出庙门送下涩道(39),近行径转过墙角,这的是贫不忧愁富不骄。(旦儿云:)妾身看了秀才,若非古之君子,岂有如此局量(40)!此还带之意,异日必当重报于足下,《毛诗》云:“投之以木桃(41),报之以琼瑶(42)。”焉敢忘恩人之大德也!(正末唱:)你道是得之木有桃,“极之以琼瑶”,小人怎敢比古人量作!(旦儿云:)此时世俗,惟先生之一人;礼义廉耻道德之风——馀者俗子,受不明之物,取不义之财——有几人也?(正末云:)“皇天无私,惟德是辅(43)。”(正末唱:)“滚绣球”咱人命里有呵福禄增,(云:)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唱:)命里无呵灾祸招。(云:)近之不逊,远之又怨。(唱:)受不明物呵不合神道,(云:)“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取不义财呵枉物难消(44)。

  (旦儿云:)据先生如此大量,当来发达于世(45),岂不壮哉!(正末唱:)有一日蛰龙奋头角(46),风云醉碧桃(47);酬志也五陵年少(48),轩昂也当发英豪;伴旌旗日暖龙蛇动(49),看宫殿风微燕雀高,雁塔名标(50)。

  (夫人云:)先生请回。(正末云:)小生再送两步。(庙倒科。)(旦儿云:)呀!倒了这山神庙也!(夫人云:)早是秀才不在里面!(正末惊科,云:)阴阳有准(51),祸福无差,信有之也!“煞”阴阳有准无虚道,好一个肉眼通神赵野鹤!咱人这祸福难逃,吉凶怎避,莫得执迷,枉了徒劳!判断在昨日,分已定前生,果应于今朝。若是碎砖瓦里命终得这身夭,险些儿白骨卧荒郊!(夫人云:)先生为何如此惊叹?必有其情,乞请知之。(正末云:)老夫人不知:小生昨日在白马寺中遇一相士,说小生今日不过午,一命掩泉土,今日午前死于碎砖瓦之下。今日果应其言!小生若不为还此带,送出老夫人、小姐来呵,小生正遭此一死也! (夫人云:)皆是先生阴德太重,救我一家之命,因此遇大难不死;必有后程,准定发迹也!(正末唱:)“尾声”我但得一朝冠盖向长安道(52),趁着这万里凤头鹤背高。有一日享荣华、受官爵,早则不居无安、食无饱。(旦儿云:)此恩此德时刻未忘。(夫人云:)我记着先生这个模样,请个良工写像传真,侍奉终日,烧香供养先生也。(正末唱:)你道是这恩临决然报(53),常记着休忘了,命良工写像传真,点烛烧香,你将我来供养到老。(下。)(夫人云:)合是我夫主得脱禁难,遇此等好人也!(旦儿云:)母亲,咱回家将此带货卖一千贯钞,救父出禁;那其间咱可报裴秀才之恩,未为晚矣。(夫人云:)黄金不改英雄志,白马焉能污己身!这秀才文章正是行忠孝,必享皇家爵禄恩。(同下。)“注释”①争奈:怎奈。

  ②咱:语尾助词,多表示希望或请求。

  ③藁荐:草席。

  ④虀盐:腌菜和盐,多为贫穷者的食物。

  ⑤久困蓬蒿:比喻不得志。蓬蒿,草本植物。

  ⑥青霄有路:喻仕途通达。

  ⑦朝闻道:这里喻指传来仕途的好消息。

  ⑧仰托:房顶和墙壁上即将脱落的泥块。

  ⑨笆箔:片片篱笆。

  ⑩梁漕椽烂柱根糟:屋梁、椽子和柱子都朽烂。

  (11)十花九列:形容到处斑驳破裂。

  (12)草团瓢:圆形茅屋。

  (13)漏星堂:形容破屋。星指星月和天空。

  (14)阴能克昼:阴指夜间,昼指白日。

  (15)控:投,放。

  (16)由自:还是。

  (17)喑约:思量,忖度。

  (18)每:们。

  (19)勾当:事情。

  (20)将:拿。

  (21)夜来:昨天。

  (22)兀的:表示加重语气。

  (23)坐禁:囚禁。

  (24)迷留没乱:心绪缭乱,精神恍惚。心痒难揉:情绪不安不知怎么好。

  (25)急煎煎:急急忙忙。

  (26)为理:治理。

  (27)侵使:侵吞。

  (28)缧绁:拘系犯人的绳索,引申为囚禁。

  (29)勾:够。

  (30)恻隐:对他人不幸表示怜悯。

  (31)觑:看。

  (32)尊君:对别人父亲的敬称。

  (33)劬劳:辛劳。

  (34)索是:真是。

  (35)布衣:未做官的文人。窘暴:贫困至极。

  (36)也波哥:语尾助词,无义。[叨叨令]定格连句例用。

  (37)囊箧俱乏:犹言袋中空空,形容贫困。

  (38)早是:幸好。

  (39)涩道:倾斜的石砌,刻有花纹,无级次。

  (40)局量:气量。

  (41)投:赠送。木桃:落叶灌木,果实芳香。

  (42)报:回礼。琼瑶:美玉。

  (43)皇天无私,惟德是辅:意为上天对人没有私心,只要品德高尚的就辅佐他。

  (44)枉物难消:不义之财,难于消受。

  (45)当来:该当,应当。

  (46)蛰:隐藏。

  (47)风云醉碧桃:比喻得志。

  (48)五陵年少:五陵指汉朝皇帝的陵墓所在地,当时为富豪贵族的聚居地。后人即以“五陵”指考试及第。年少指富家公子。

  (49)龙蛇动:古时旌旗上画有龙蛇图案。

  (50)雁塔名标:指考中进士。唐代新进士及第在朝廷赐宴后,前往慈恩寺塔下题写自己的名字。

  (51)阴阳:算命,占卜。这里指赵野鹤为裴度算命,算定裴度死在砖瓦之下的预言。

  (52)冠盖:官员的官服和车盖,也作做官的代称。长安:指京城。

  (53)恩临:恩情,恩德。

  
更多

编辑推荐

1聚焦长征 历史...
2聚焦长征--长征...
3红军长征在湖南...
4中华传世藏书全...
5中华传世藏书全...
6中华传世藏书全...
7中华传世藏书全...
8中华传世藏书全...
9中华传世藏书全...
10中华传世藏书全...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