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夫人苦痛哭存孝(第二折)

  “题解”《邓夫人苦痛哭存孝》是一部以历史传说为题材的悲剧。它写武艺高强、多有战功的李存孝,被整日吃喝、贪图安逸的李存信和康君立陷害而死的故事。

  李存孝和李存信、康君立都是李克用的义儿家将。李克用派李存孝镇守潞州上党郡,派李存信、康君立镇守邢州。李存信和康君立知道潞州地方富庶,到那里可以“吃好酒好肉”,而邢州是朱温的后门,不免要发生战争;而李存信和康君立只会耍油嘴,不会打仗,因此他俩灌醉了李克用,花言巧语骗得李克用改派他俩镇守潞州,让李存孝去邢州。

  这里选的第二折,写李存信、康君立跑到邢州来,诈传李克用的命令,叫李存孝出姓,改称原来的名字安敬思。接着又到李克用面前造谣,说李存孝怀有怨恨,改了姓名,还要领飞虎军来杀李克用。对李存信、康君立的谗言,李克用的夫人刘夫人是不相信的,她亲自到邢州去查问,明白了真相后和李存孝一同来见李克用,要当场戳穿李存信、康君立的谎话。狡狯的李存信、康君立被戳穿真象,又谎报刘夫人的亲子亚子落马受伤,骗开了刘夫人,乘李克用昏醉之际,借李克用的醉语,将李存孝车裂而死。

  这一悲剧鞭挞了奸人贼子,激起了人们对“治国以忠、教民以义”的英雄人物李存孝的同情。

  第二折(李存孝领番卒子上,云:)铁铠辉光紧束身,虎皮妆就锦袍新;临军决胜声名大,永镇邢州保万民①。某乃十三太保李存孝是也,官封为前部先锋,破黄巢都总管,金吾上将军。自到邢州为理②,操练军卒有法,抚安百姓无私;杀王彦章,不敢正眼视之; 镇朱全忠,不敢侵扰其境。

  今日无甚事,在此州衙闲坐,看有什么人来。(李存信同康君立上。)(李存信云:)自离上党郡③,不觉到邢州。自家李存信,这个是康君立。可早来到也,这个衙门就是邢州。小校报复去④,道有李存信、康君立在于门首。(卒子云:)理会的。(做报个⑤,云:)报的将军得知:有李存信、康君立来了也。(李存信云:)两个哥哥来了,必有阿妈的将令⑥。道有请。(卒子云:)理会的。有请!(做见科。)(康君立云:)李存孝,阿妈将令:为你多有功劳,怕失迷了你本性,着你出姓,还叫做安敬思。你若不依着阿妈言语,要杀坏了你哩!你快着的改姓,我就要回阿妈的话去也。(李存孝云:)怎生着我改了名姓?阿妈将令不敢有违,小校安排酒肴,二位哥哥吃了筵席去。(康君立云:)不必吃筵席,俺回阿妈话去也。诈传着阿妈将令,着存孝更名改姓;调唆的父亲生嗔,耍了头也是干净。(同下。)(李存孝云:)阿妈,你孩儿多亏了阿妈抬举成人,封妻荫子;今日怎生着我改了姓?阿妈,我也曾苦征恶战,眠霜卧雪,多有功勋;今日不用着我了也!逐朝每日醉醺醺,信着谗言坏好人;我本是安邦定国李存孝,今日个太平不用旧将军。(下。)(李克用同刘夫人上。)(李克用云:)喜遇太平无事日,正好开筵列绮罗⑦。某乃李克用是也,奉圣人的命,着俺义儿家将各处镇守。四海安宁,八方无事,正好饮酒着乐。看有什么人来。(李存信同康君立上,云:)阿妈,祸事也!(李克用云:)你为甚么大惊小怪的也?(康君立云:)有李存孝到邢州,他怨恨父亲不与他潞州⑧,他改了姓——安敬思,他领着飞虎军要杀阿妈哩!怎生是好?(李存信云:)杀了阿妈不打紧,我两个怎生是好?我那阿妈也!(李克用云:)颇奈存孝无礼⑨,你改了姓便罢,怎生领飞虎军来杀我?更待干休⑩!罢,则今日就点番兵,擒拿牧羊子走一遭去。(刘夫人云:)住者!元帅,你怎生不寻思?李存孝孩儿他不是这等人。元帅,你且放心,我自往邢州去,若是存孝不曾改了姓呵,我自有个主意;他若改了姓呵,发兵擒拿,未为晚矣。也不用刀斧手扬威武跃(11),鸦脚枪齐摆军校用机谋说转心回,两只手交付与一个存孝。(下。)(李克用云:)康君立、李存信,你阿者去了也(13);倘若存孝变了心肠,某亲拿这牧羊子走一遭去。说与俺能争好斗的番官,舍生忘死的家将:一个个顶盔擐甲(14),一个个押箭弯弓,齐臻臻摆列剑戟(15),密匝匝搠立枪刀;三千鸦兵为先锋——逢山开道,遇水叠桥,左哨三千番兵能征惯战,右哨三千番兵猛烈雄骁,合后三千番兵推粮运草;更有俺五百义儿家将,都要的奋勇当先,相持对垒,坐下马似北海的毒蛟,鞭上将如南山猛虎。某驱兵领将到邢州,亲捉忘恩牧羊子。家将英雄武艺全,番官猛烈敢当先;拿住存孝亲杀坏,血溅东南半壁天!(同下。)(李存孝同正旦(16)、卒子上。)(李存孝云:)欢喜未尽,烦恼到来。夫人不知,如今阿妈的言语,着康君立、李存信传说,但是五百义儿家将,着更改姓,休教我姓李,我不免改了安敬思。我想来阿妈信着这两个的言语呵,怎了也?(正旦云:)将军,你休要信这两个人的贼说!则怕你中了他的计策,你也要寻思咱(17)。

  (李存孝云:)他两个亲来传说,教我改姓,非是我敢要改姓也。(正旦云:)既然父亲教你改姓,则要你治国以忠,教民以义。(唱:)“南吕一枝花”常言道“官清民自安,法正天心顺”,他那里家贫显孝子,俺可便各自立功勋。无正事尊亲(18),着俺把各自姓排头儿问,则俺这叫爹娘的无气忿(19)。今日个嫌俺辱末你家门,当初你将俺真心厮认(20)!(李存孝云:)夫人,想当日破黄巢时,招安我做义儿家将;那其间不用我,可不好来!(正旦唱:)“梁州”又不曾相趁着狂朋怪友(21),又不曾关节做九眷十亲(22);俺破黄巢血战到三千阵,经了些十生九死,万苦千辛。俺出身入仕,荫子封妻,大人家达地知根(23)。前后军捺珰袴摩裩(24),俺、俺、俺,投至得画堂中列鼎重裀(25),是、是、是,投至向衙院里束杖理民,呀、呀、呀,俺可经了些个杀场上恶哏哏捉将擒人(26)。常好是不依本分!俺这里忠言不信,他则把谗言信;俺割股的倒做了生分(27),杀爹娘的无徒说他孝顺(28):不辨清浑!(李存孝云:)夫人,我在此闷坐。小校觑者(29),看有什么人来。(孛老儿同小末尼上(30)。)(孛老儿云:)老汉李大户。当日个我无儿,认义了这个小的做儿来(31);如今治下田产物业、庄宅农具,我如今有了亲儿了也,我不要你做儿,你出去!(小末尼云:)父亲,当日你无儿,我与你做儿来;你如今有了田产物业、庄宅农具,你就不要我了!明有清官在,我和你去告来。可早来到衙门首也。冤屈也! (李存孝云:)是甚么人在这门前大惊小怪的?小校与我拿将过来者!(卒子做拿科,云:)理会的。已拿当面(32)。(孛老儿同小末尼跪科。)(李存孝云:)兀的小人(33),你告甚么?(小末尼上(34),云:)大人可怜见!当日我父亲无儿,要小人与他做儿;他如今有了田业物产、庄宅农具,他如今有了亲儿,不要我做儿子了,就要赶我出去,小人特来告。

  大人可怜见,与我做主也!(李存孝云:)这小的和我则一般:当日用得着时便做儿,今日有了儿就不要他做儿。小校将那老子与我打着者!(正旦云:)你且休打,住者!(唱:)“牧羊关”听说罢心怀着闷,他可便无事哏,更打着这入衙来不问讳的乔民(35)。则他这爷共儿常是相争,更和这子父每常时厮论(36)。(李存孝云:)小校,与我打着者! (正旦唱:)词未尽将他来骂,口未落便拳敦(37),常好背晦也萧丞相(38)。(正旦云:)赤瓦不剌海(39)!(唱:)你常好是莽撞也祗候人(40)。

  (李存孝云:)小校,与我打将出去!(卒子云:)理会的。出去!(孛老儿云:)我干着他打了我一顿,别处告诉去来。(同下。)(刘夫人上,云:)老身沙陀李克用之妻刘夫人是也(41)。因为李存孝改了姓名,不数日到这邢州;问人来,果然改了姓,是安敬思。这里是李存孝宅中,左右报复去,道有阿者来了也。(卒子云:)理会的。报的将军得知:有阿者来了也。(正旦云:)你接阿者去,我换衣服去也。(做换服科。)(刘夫人做见科。)(李存孝云:)早知阿者来到,只合远接;接待不着,勿令见罪! (做拜科。)(刘夫人怒科,云:)李存孝,阿妈怎生亏负你来?你就改了姓名,你好生无礼也!(李存孝云:)阿者且息怒。小校安排酒果来者!(卒子云:)理会的。(李存孝递酒科,云:)阿者满饮一杯!(刘夫人云:)孩儿,我不用酒。(正旦云:)我且不过去,我这里望咱;阿者有些烦恼,可是为何也?(唱:)“红芍药”见阿者一头下马入宅门,慢慢的行过阶痕(42);见存孝擎壶把盏两三巡,他可也不曾沾唇。我则他迎头里嗔忿忿(43),全不肯息怒停嗔。

  我这里傍边侧立索殷勤(44),怎敢道怠慢因循(45)!我这里便施礼数罢平身(46),抄着手儿前进。您这歹孩儿动问,阿者,你便远路风尘!(刘夫人云:)休怪波(47),安敬思夫人!(正旦唱:)听言罢着我去了三魂,可知道阿者便怀愁忿。这公事何须的问(48),何消的再写本(49)!到岸方知水隔村,细说原因。

  (刘夫人云:)孩儿,俺老两口儿怎生亏负着你来?你改了名姓!若不是康君立、李存信说呵,你阿妈不得知;如今你阿妈便要领大小番兵来擒拿你。我实不信,亲自到来,你果然改了姓名,俺怎生亏负你来也?

  (正旦云:)存孝,你不说待怎么?(李存孝云:)阿者,是康君立、李存信的言语,着俺五百义儿家将都着改了姓,着你孩儿姓安。想你孩儿多亏着阿妈阿者抬举的成人(50),封妻荫子,偌大的官职,怎敢忘了阿者阿妈的恩义!(做哭科,云:)不由人嚎啕痛哭,题起来刀搅肺腑;抬举的立身扬名,阿者,怎忘你养身父母!(刘夫人云:)我道孩儿无这等勾当,你阿妈好生的怪着的你!(正旦唱:)“骂玉郎”当初你腰间挂了先锋印,俺可也须当索受辛勤(51)。他将那英雄慷慨施逞尽,他财是开绣旗,聚战马,冲军阵。

  “感皇恩”阿者,他与你建立功勋,扶立乾坤;他与你破了黄巢,敌了归霸,败了朱温。那其间便招贤纳士,今日个俺可便偃武修文(52)。到如今无了征战,绝了士马,罢了边尘。

  “采茶歌”你怎生便将人不偢问?怎生来太平不用俺旧将军?半纸功名百战身,转头高塚卧麒麟(53)。

  (刘夫人云:)媳妇儿,你在家中,我和孩儿两个见你阿妈,白那两个丑生的谎去来(54)!(正旦云:)阿者休着存孝去;到那里有康君立、李存信,枉送了存孝的性命也!(刘夫人云:)孩儿,你放心!这句话到头来要个归着,要个下落处。孩儿,你在家中,我领存孝去,则有个主意也。(李存孝云:)我这一去别辨个虚实,邓夫人放心也!(正旦唱:)“尾声”到那里着俺这刘夫人扑散了心头闷;不恁的呵,着俺这李父亲怎消磨了腹内嗔!别辨个假共真,全凭着这福神,并除了那祸根。你把那康君立、李存信,用着你那打大虫的拳头着一顿(55)!想着那厮坑人来陷人,直打的那厮心肯意肯(56),可与你那争潞州冤雠正了本(57)。(下。)(刘夫人云:)孩儿收拾行装,你跟着我见你父亲去来。万丈水深须见底,止有人心难忖量。(同下。)(李克用同李存信、康君立上。)(李克用云:)李存信、康君立,自从你阿者去之后,不知虚实,将酒来我吃(58)。则怕存孝无有此事么?(李存信云:)阿妈,他改了姓也,我怎敢说谎?(康君立云:)我两个若是说谎了呵,大风里敢吹了我帽儿!(李克用云:)此是实,将酒来,与我吃几杯。(康君立云:)正好饮几杯。(刘夫人同李存孝上。)(刘夫人云:)孩儿来到也。小校报复去,道有阿者来了也。(李克用云:)阿者来了,请过来饮几杯。(卒子云:)理会的。有请!(李存孝云:)阿者先过去,替你孩儿说一声咱。(刘夫人云:)孩儿,你放心,我知道。(刘夫人见科,云:)李克用,你又醉了也!不是我去呵,险些儿送了孩儿也!(李存信报科,云:)阿者,亚子哥哥打围去(59),围场中落马也!(刘夫人谎科,云:)似这般如之奈何?我索看我孩儿去。(存孝扯科,云:)阿者,替你孩儿说一说!(刘夫人云:)亚子孩儿打围去,在围场中落马,我去看了孩儿便来也。(李存孝云:)阿者去了,阿妈带酒也,信着这两个的言语,送了您孩儿的性命也!(刘夫人云:)存孝无分晓,亲儿落马撞杀了,亲娘如何不疼?可不道“肠里出来肠里热”,我也顾不得的,我看孩儿去也。(打推科,下。)(李存孝哭科,云:)阿者,亚子落马痛关情,子母牵肠割肚疼;忽然二事在心上,义儿亲子假和真。亚子终是亲骨肉,我是四海与他人;“肠里出来肠里热”,阿者,亲的原来则是亲!(李存信把盏科,云:)阿妈满饮一杯。(李克用醉个,云:)我醉了也。(康君立云:)阿妈,有存孝在于门首,他背义忘恩。(李克用云:)我五裂篾迭(60)!(下。)(李存信云:)哥哥,阿妈道:五裂篾迭,醉了也,怎生是了?阿妈明日酒醒呵,则说道:“你着我五裂了来(61)。”(康君立云:)兄弟说的是,若不杀了存孝,明日阿妈酒醒,阿者说了,咱两个也是个死。小校与我拿将存孝来者!(李云存云:)康君立、李存信,将俺那里去?(李存信云:)阿妈的言语:为你背义忘恩,五车争了你哩(62)!(李存孝云:)阿妈,你好哏也!我有甚么罪过?将我五裂了!我死不争(63),邓夫人在家中岂知我死也?两个兄弟来,安休休、薛阿滩,将我虎皮袍、虎磕脑(64)、铁燕挝与邓夫人(65),就是见我一般也。(李存孝哭科,云:)邓夫人也,今朝我命一身亡,眼见的去赴云阳(66);娇妻暗想身无主,夫妇恩情也断肠!我死后淡烟衰草相为伴,枯木荒坟作故乡;夫妻再要重相见,夫人也,除是南柯梦一场(67)!(李存信云:)兀那厮,你听者:用机谋仔细裁排(68),牧羊子死限催来;李存孝真实改姓,就邢州斩讫报来。(李存孝云:)皇天可表,于家为国多有功劳!我也曾活拿了孟截海,怒挟了邓天王,杀败了张归霸,力取了太原,复夺了并州(69),立诛了五将;华严川大战,杀败了葛从周;十八骑误入长安,攻破黄巢,扶持唐社稷:此乃是我功劳也。今日不用我,就将我五裂了!(哭科,云:)罢、罢、罢!志气凌云射斗牛(70),苍天教我作公侯。舍死忘身扶社稷,苦征恶战统戈矛。

  旌旗日影龙蛇动,野草闲花满地愁;英雄屈死黄泉下,忠心孝义下场头!邓夫人也,兀的不苦痛杀我也!(下。)(李存信云:)今日将孝存五裂了也,明日阿妈问俺,自有话说,咱去来。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同下。)(周德威上,云:)事有足濯(71),物有故然。某乃周德威是也。此事态了?谁想李克用带酒杀了存孝!竟信着康君立、李存信谎言,直将飞虎将军五裂身死。昨日带酒不知,今日小官直至帅府,问其详细走一遭去。二贼子用计铺谋(72),将存孝五裂身卒;众番官亲临帐下,我看那李克用怎的支吾(73)!(下。)“注释”①邢州:地名。唐代辖境相当于今河北巨鹿与广宗以西、泜河以南、沙河以北地区。

  ②为理:治理。

  ③上党郡:地名。治所在今山西长治。

  ④报复:通报。

  ⑤个:“个”字疑“介”字之误,“介”同“科”。“报个”即“报科”。

  下同。

  ⑥阿妈:父亲,女真语。

  ⑦绮罗:“绮”和“罗”都是丝织物,这里代指美女。

  ⑧潞州:唐代治所在上党(今山西长治)。

  ⑨颇奈:可恨。

  ⑩更待干休:岂能罢休。

  (11)武跃:王本校改为“耀武”。

  (12)鸦脚抢:一种有尖刃和弯钩的兵器。

  (13)阿者:母亲。女真语。

  (14)擐(huàn 患):穿,套。

  (15)齐臻臻:整整齐齐。

  (16)正旦:在剧中扮演李存孝妻子邓夫人。

  (17)咱:语尾助词,多表示希望或请求。

  (18)无正事尊亲:不做正经事的父亲,指李克用。

  (19)气忿:体面。

  (20)厮认:相认。

  (21)相趁:相配。

  (22)关节:指暗中行贿、说人情以达到某种目的。

  (23)达地知根:根底清楚明白。

  (24)捺袴摩裩(kūn 坤):穿着军服,借指服役于军中。

  (25)投至得:未等到。下句的“投至”指“等到”。画堂:汉代宫殿,后泛指华丽厅舍。列鼎重裀:美食华衣。鼎,古代炊具。裀,夹衣。

  (26)恶哏哏:恶狠狠。

  (27)割股:春秋时晋文公重耳断粮,饿倒在地,介子推割股(大腿)肉给他吃,使重耳恢复了精力。古代以此作为愚忠的典范。生分:产生隔阂。

  (28)无徒:无赖。

  (29)觑:看。者:语尾助词,无义。

  (30)孛老儿:杂剧中扮演老年男子的角色。小末尼:杂剧角色名,扮演青年男子。

  (31)认义:认亲。

  (32)当面:见官。

  (33)兀的:这个。

  (34)上:对上。

  (35)讳:名。乔民:刁民。

  (36)每:们。厮:相互。

  (37)拳敦:拳打。

  (38)背晦:昏愦胡涂。萧丞相:汉初丞相萧何,他曾制定法律。这里以萧丞相代指执法的李存孝。

  (39)赤瓦不剌海:打杀。女真语。

  (40)祗候:衙役仆从。这里指小校。

  (41)沙陀:古部落名,其酋长唐代赐姓李,居今尼赤金山和新疆巴里坤湖之间,境内有占尔班通古特沙漠,故号沙陀。李克用,唐沙陀部人,因率沙陀兵镇压黄巢,封为晋王。

  (42)阶痕:台阶。

  (43)嗔忿忿:面带怒气。

  (44)索:须。

  (45)因循:犹疑。

  (46)平身:跪拜后立起。

  (47)波:语尾助词,犹“吧”。

  (48)公事:一桩事情。

  (49)本:指事情的本末详情。

  (50)抬举:扶养。

  (51)须当索:必须。当:语助词。

  (52)偃武修文:弃武习文。

  (53)麒麟: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借喻杰出的人。这句借指冷落李存孝。

  (54)白:揭穿(谎言)。丑生:畜生。

  (55)大虫:虎。

  (56)心肯意肯:口服心服。

  (57)冤雠:冤仇。正了本:够本,不吃亏。

  (58)将:拿。

  (59)亚子:刘夫人的亲生子。

  (60)五裂篾迭:不知,不管。蒙古语。

  (61)五裂:古时用五辆车马(牛)分拽,把人裂死的酷刑。

  (62)争:王本改为“裂”。

  (63)不争:不要紧,没关系。

  (64)虎磕脑:画有老虎图形的裹头巾。

  (65)铁燕挝:铁杖一类兵器。

  (66)云阳:戏曲中称行刑之地为云阳。

  (67)南柯梦:唐代李公佐作《南柯太守传》,记述淳于棼在槐安国当南柯太守,享尽荣华富贵,醒后才知原是一梦。这里指梦中。

  (68)裁排:安排,处置。

  (69)并州:唐代辖境相当于今山西曲阳以南、文水以北地区。

  (70)斗牛:星宿名,斗星和牛星。

  (71)濯(zhuó浊):洗涤。

  (72)铺谋:谋算。

  (73)支吾:搪塞。

  
更多

编辑推荐

1聚焦长征 历史...
2聚焦长征--长征...
3红军长征在湖南...
4中华传世藏书全...
5中华传世藏书全...
6中华传世藏书全...
7中华传世藏书全...
8中华传世藏书全...
9中华传世藏书全...
10中华传世藏书全...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