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九:累得像条狗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打印 (被阅读 次)

爸妈:

现在,老三不能打网球,我就得陪老大去球场。三十几度的高温,即使黄昏也热气逼人。光站在一旁看都汗流满面,更别说上场打了。再说,我已经十几年没怎么摸过球拍了,现在赶鸭子上架作陪练,几天下来累得像条狗,走路腿都打颤,上下楼梯就别提了……

说起网球,我才是家里当仁不让的先行者。读研究生那一年,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学网球,拜几个会打球的小师妹师弟为师,整天泡在球场。那时网球在中国并不普及,尤其西北,只在个别大学有场地,喜欢玩得人也少。

可神奇的是我学校就有五个场地:一个在图书馆后面,一侧是林荫道,是夏天的首选;两个在林荫道下面,可以撞墙,墙外有一片草地,经常会把球打进草丛,怎么也找不到,倒是常常会找到别人打丢的球;两个在校医院旁边,沙地,场地最好。也可以撞墙,还有椅子,可以吆三喝四的一起去玩。常有参加全省比赛的老师和校外的选手,在那里练球,我们则是忠实的观众。后来,一起打球的一个朋友,姓展,大家戏称“大侠”的,成了省队的专业陪练。

当时的东西便宜,学生场地费才十五块钱一月。记得我的第一只球拍花了三百块,当时对一个学生而言算是很贵了。淡蓝色。很轻。大家都喜欢,常被借去用。那只拍子一直跟我到北京,后来和老三一次练习当中,挥到篮球架上,折了。到了美国,发现到处有免费的场地,很是欢欣雀跃。只是打球的人也多,时常得排队等场子。而且,那时老三依旧醉心踢足球,周末总被他带到足球场去。直到他踢球伤了筋腱,才开始改打网球。夏天的黄昏,我们总去打球。一直到自己怀孕,才停了下来。这一停,就是十几年。期间,老三却真正喜欢上了打网球。找私教、报练习班、加入网球群、打业余比赛,球、护腕、球弦也是一箱一箱的买,从花钱去换新弦,到自己买绷弦机……总之,网球已经成为他生活中最重要的活动,每周总要打好几次。

所以,让孩子学网球,在老三看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全家人都打网球,可以作为一项家庭集体运动。可以单打,还可以双打,多好!然而,孩子们并没有他的热情,对学网球也是推三阻四。老二经过激烈反抗,终于放弃。老大则从八年级开始先在十几人的队里混,慢慢到一对一的私课。上了高中,混进了校网球队,跟同学朋友一起参加训练和比赛,才真正有了些兴趣,可也不是全年都打,秋季的网球课一结束,她也就挂拍了。她在网球队混了两年,当了两年的替补。也许是冷板凳坐腻了,今年打算奋发图强,争取能打比赛。所以,现在很积极地在练球。她其实球感不错,动作也标准。就是没花多少时间练球,也少有比赛经验,所以不稳定。比起全年只攻网球的队友,她能进校队算是走了狗屎运。

希望她今年能如愿以偿,首发上场。也不枉我这个陪练,累得像条狗。嘿嘿。

即此,晚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