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身经历:香港人怎么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近日中国的香港发生许多让人感到震惊的事情:

-- 上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对中国政府(名义上是反对将嫌疑犯送到中国);
-- 一大群蒙面,带口罩的年轻人冲进立法会大肆破坏;(想象一下美国一群年轻人冲进国会破坏,一定会被开枪打死。 麦克阿瑟将军就开枪驱散了在华盛顿纪念碑附近的抗议的二战老兵。)
-- 一大群黑社会拿着武器殴打穿着黑衣服(也拿着雨伞等武器)的游行人士。(黑社会的人穿白衣服,和电影里的古惑仔不一样。在美国,也不会有警察管这种事情,打完了,警察会来。)

香港,一个美丽的,充满活力的东方明珠,怎么落到了这个地步?香港人,曾经那么勤劳善良,曾经那么自愿自豪地当英国人统治下的二等公民而无怨无悔,在英国统治下,曾经那样的服服帖帖,怎么突然充满的暴力?

崇尚英国人留下来的法治,这曾经是香港人最引以为豪的精神,被香港人自己给彻底地砸破了。我们东方人玩政治还是嫩,还是玩儿不过精于算计的英国人。英国人现在一定在偷笑呢。他们这种搅屎棍技俩真是百试不爽,把中东搅得150年来不得安宁。 把印度,巴基斯坦这近100年来搅得腥风血雨。 现在又轮到香港了。

我在香港居住过5年,我爱香港。 现在以我自己在香港的亲身经历,说一下自己的感受。

1. 香港人对英国殖民者的 “怕”。

英国人在1997年以前,定期派英国自己的洋大人来统治香港,叫做“港督”。对香港人直接管理。管理者当然有政府机器:警察和监狱。英国人没有能力派自己的人来管理殖民地, 就玩他们的老把戏:制衡。

英国人不相信香港人, 把同样是殖民地的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弄到香港(还有上海)来当警察。 英国人当然也不相信印巴人,所以印巴警察不配枪,就给一根棒子。用棒子来殴打香港人。 (当年日本人也学了英国人,请朝鲜人拿棒子打东北人, 所以东北人叫朝鲜人 “高丽棒子”)  “差人”是香港人对警察的称呼,现在也这么叫。  那时候, 大家都是给白人洋大人做事情,凭什么“差人”就可以拿棍子打华人呢?   香港人记恨印巴警察,又不敢当面骂,就背后叫印巴的棍子警察叫“阿差”。请注意,在香港居留的印度和巴基斯坦裔,没有资格做“鬼佬”, 香港人叫他们“阿差/阿叉”。现在香港人把自己华人警察叫做“差人”, 不叫“阿差”。“阿差”只是印巴人,是个非常歧视的语言。

有相当数量的香港人对洋大人是非常羡慕和惧怕的,因为他们是金发碧眼,香港人(那时候是广东人)把洋大人形容成鬼,就把所有的白人洋大人叫做 “鬼佬”。现在的“鬼佬”在香港人的语言中,意思变了,表面上看是讽刺白人是鬼,实际上在骨子里是大部分的怕洋大人(普通人怕鬼),有一点点羡慕嫉妒,没有恨。

为了大家更好的理解“鬼佬”这个词, 我举个例子,开个玩笑:例如,我在香港摸一个女孩的PP一下,女孩会骂“戚佐腺”,就是傻叉神经病的意思。 一样是她的PP, 同一个部位,被一个洋大人摸了, 女孩就会骂“死鬼佬”。有些责骂,有些嗔怪,有些撒娇,有些原谅鬼佬的不懂规矩。  许多香港女明星,以有鬼佬男朋友为荣;哪怕这个鬼佬男朋友就是一个打工的一般人;  某些大陆的女明星也是这样。和大陆男朋友AA制,那是大陆男朋友小气吝啬。 和鬼佬男朋友AA制,那时白人男朋友的文化。

咱举例子。我1996年一个下午去兰桂坊酒吧,碰到一个香港女星楊采妮在那里的二楼阳台上取景拍宣传照。她非常漂亮。真的漂亮。我在那个阳台下面站了许久。 下面街上的一些白人也没有见过专业拍照的,加上那个女星楊采妮非常漂亮,不停地在阳台上变换姿势拍照,鬼佬们就在街上轻浮的向阳台上的她吹口哨。过了两天,我上班时候看报纸,看到了娱乐版楊采妮在兰桂坊阳台上的照片, 还有一段文字。 说许多鬼佬在兰桂坊都认识她, 在街上叫她的名字 “Charlie, Charlie, Charlie”。意思非常明显, 你看看,我们的女明星,连“鬼佬”都认识她的英文名,多光荣,多有腕儿。好像只要鬼佬认可了,你要是不认可你就是乡下人了。 她漂亮是真漂亮, 但我眼睛见到的是没有鬼佬认识她,更没有鬼佬喊她的英文名字。

香港人经常说某某某是“鬼佬性格”, 主要就是某某某做了什么不和常理(例如女明星把内裤露了出来)的事情,可以理解,因为某某某像“鬼佬”,那是高档,是腕儿。那时候,每次媒体提到莫文蔚,一定要说她是英国留学回来的,还混血呢,读过英国大学的,高档。每次媒体提到张曼玉,必须提她是从英国定居回来的,高档。 从来不提她是祖籍上海人,那多丢人呀。每次提到刘嘉玲,一定提到她是北妹,就是大陆妹,非常歧视。早些年还取笑她的广东话不标准。前几年,一个女明星在参加活动时候,被一个公司高层“鬼佬”用手指挑起她的内衣吊带,弹了一下。 这实际上就是明明白白的性骚扰。 香港媒体大幅报道,说某某某被鬼佬“弹Bra”了,媒体言语间透着自豪和光荣,被鬼佬“弹Bra”了,好像是前世修来的福气;那个美劲儿,就不要说了。 

在港督洋大人来香港之前,香港人是不知道要来的洋大人的样子的,新来的主子,是男的女的都不知道。 因为英国人觉着香港人不需要知道,那时香港人,黄皮肤的人,是不配有发言权的。  (二战到现在,英国人自称最讲究民主自由了)

2. 香港人对英国殖民者的 “怕”,慢慢变成了“爱恨交加,主要是崇拜”。就像男人打老婆,打的时间长了,男人和老婆都习惯了,慢慢变成了一种男尊女卑的文化。

那么热爱民主自由的英国人,到1992年还直接给香港人派“主子“。 是不是好搞笑?其实我能理解,不是一个民族,凭什么给您民主自由呀?英国人给香港人派来的主子,和数以千计的英国公民来香港当公务员,都是香港人卖地和税收供养的。

我记得1992年夏天,Chris Patten,(彭定康)刚刚到香港,就步行去了香港的街市,就是露天菜市场的意思。当时我20岁,看香港电视新闻,一个70岁的阿婆在街市接受香港翡翠电视台TVB采访,说她好幸运远远看到了彭定康。“肥肥嘀,好好人”。我当时无比震惊,那天也是Chris Patten刚刚到香港的第一个星期, 一个“二等公民的被殖民者”对殖民者是发自真心的热爱, 哪怕她是第一次见到Mr. Chris Patten,就自动知道了他是”好好人“。 香港人对英国白人的热爱到了疯狂的地步,香港人1992年给彭定康起了一个昵称:肥彭。  对他的崇拜,和喜欢的心情交织在了一起。 就像中国文革时期,中国人对毛主席的情感一样。

那时候是89年之后的第三年,香港人希望他们的 “肥彭”,和统治中国的共产党好好斗一下,最好还能维持住香港华人在香港当“二等公民的荣耀”。相对那时的中国大陆来说,香港人的生活水平很高,他们不愿意失去这种地位,可以理解。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 这种“惧怕,崇拜洋大人”的香港人不是少数,但也不是绝对多数。一个社会,一个团体里面不同的人,有不同想法是普遍现象。

我当时非常不理解:1997年之前的100年, 一部分香港人为什么喜欢被英国人统治。 香港各个政府机构,最高长官,副长官也要英国白人担任(主要是好薪水的职位,便宜英国自己人)。 这100年香港人无怨无悔,以身为二等公民自豪。这100年,香港没有自己选举过。我问过我那时候的香港女朋友,她说香港人的共识是:“是大陆的周恩来总理不允许我们香港人直接投票选举,要选举的话,解放军就会冲过深圳河来打我们。英国人怕我们香港人挨打,只好不搞选举了。” 我接着问她“英国人这么怕共产党?那彭定康为什么一定要搞选举呢?不怕解放军打香港人吗?”  她说:“肥彭就是为了香港人好,你看肥彭的女儿们多漂亮。(你睇佢嘅女几靓)”

我一下子明白了,也理解了为什么日本人45年战败时,有些的东北人都哭了,比日本皇军还伤心。 许多东北人(例如黑龙江省的方正县,俗称汉奸县。大部分方正县的居民是抗日的,一少部分是靠着日本人吃饭的。被这些汉奸给坏了名声。现在方正县自称“侨乡”,真是无稽之谈。 侨乡是本乡人在海外的人多,方正县的日本人后裔,1980年之后都回日本了,他们是日本人,哪里是你们方正县 的 ”侨“ 呢? 后来方正县一部分人去了日本打工,但不是移民。)那时候一部分没有民族气节的东北人,也是衷心盼望皇军能继续留下来统治他们。 一些方正县的民众那时候自发自愿领养日本皇军的后代。 日本皇军跑时,把自己的孩子都扔了;方正县的皇军良民们偷偷把日本人遗弃的孩子们藏起来,“主动替皇军分担”。他们也许盼望着日本人再次打回来,那时他们就是功臣了。

一部分相当数量的香港人现在的心情和当时黑龙江省的方正县的部分皇军良民们一样。他们没有看到国家和民族大义,他们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利益受到了侵害。 那时方正县的汉奸们怕新来的国军,苏军和共军找他们秋后算账,打乱他们现有的生活秩序。  现在的香港人也害怕担心。 他们担心中国来统治之后,香港会失去现在相对于大陆优势的地位。

现在的香港人对中国大陆政府不满意,其实他们没有任何切身的体验。他们对大陆不满意的原因50%是大陆做的不好,解放后政治运动频繁; 50%是香港人认为香港应该比北上广深有更高的经济和政治地位。

3. 香港回归之后, 香港人对英国殖民者的“爱恨交加,主要是崇拜”,变成了“怀念”。

最理想的状态是自己族裔的人高效廉洁地管理自己的族裔。可惜狡猾的英国人不可能让香港人这么便宜就达到目的。

英国人在走之前的1985年开始,就开始故意埋下许多祸患。英国人统治香港100年,前96年都不允许香港自己搞选举, 在1993年开始搞选举了。目的是为了在政治上牵制中国大陆。在经济上为英国继续谋求最大利益。例如在最后两年搞香港新机场,把香港的经济储备花掉,大部分合约给英国的公司。这些表面上是为了香港人的利益。当然,香港人非常享受这种被大陆和英国争相讨好的感觉。香港人被英国统治100年,对英国有被欺负凌辱的怨气。 但是和中国大陆相比,香港人的生活水平高许多。 他们开始不喜欢英国人,可是英国人毕竟给他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相对大陆而言)。 相比英国人,香港人更不喜欢大陆, 怕在大陆的党的统治下,还不如给英国人当二等公民好。  就像我们来美国的大陆人一样的心理。天天骂美国的弊端,可是绝对不想回大陆,一样的道理。香港人被英国人殖民者歧视了100年,他们当然知道自己需要反抗。但每次香港人看到中国大陆落后时,就不想反抗殖民者了。 心理是”我在香港当二等公民比在大陆当一等公民好“。 (香港比大陆平均生活水平高,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话说回来,咱得讲理。 中国的国徽在香港都被砸了,这还不是一国两制的最好体现?1997年前,香港普通市民有谁敢打鬼佬警察呢?不要说打,推一下试试? 那时的普通香港市民,和所有香港华人警察,见到鬼佬警察都叫 “Sir"。还得毕恭毕敬。后来觉着还是不能体现对洋大人的尊重,就把这个“Sir"演变成广东话的“蛇”音, 变成了广东话.  现在把香港自己的警察当孙子打,想打就打,随时打,拿着铁器使劲儿打。 到底是不是现在更自由了。两派香港本地人,白衣人和黑衣人,互相在公共场合大打出手,打完之后各回各家,这是不是自由的最彻底体现。

现在香港是自己人管理自己人。不否认大陆暗中有操作,有影响,可是毕竟是香港人自己当港督(现在叫做特首,选举不是100%的真选举,但比大陆好多了,也比英国人统治时候好N倍)。 现在的 “皇军良民们” 看着大陆深圳,日子过得快赶上香港人了,就酸葡萄了。比英语?许多大陆学生的英语比香港人的英文还有好。比海外留学?大陆的海外留学生比香港海外留学生多N倍。 比教育? 比不过深圳。 比城市?比不过上海北京。 那比什么呢?比住房?我在香港住五年,没有一个同事朋友请我去他们家里面去过,都是约在茶楼喝茶。女朋友的家也只偷偷趁着她父母不在时去过两次,没有办法,地方小。 普通香港人的住房。。。不说了。。。都是泪。绝大部分香港人是善良的,友好的, 但也是对大陆不了解的。他们并不了解中国并不只有北上广深,还有许多地区发展各异,水平参差不齐。 在这个阶段,一个强权比民主更有效率。香港人看不见英国人民对自己国家制度的妥协(国王依然存在),却不想和中国大陆的统治者妥协。

现在的香港人认为:我们在英国的统治下,和大陆人民一个天,一个地。 现在日子都差不多了;这就是大陆的错了, 我们的优越感没有了。 由于大陆最近的发展,英国伦敦人的生活水平和大陆人的生活水平也在缩小,这个香港人是看不见的。  1997年前,香港的一个货车司机,在深圳可以常年同时包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做二奶。现在深圳的物价比香港都贵;  香港的货车司机,在深圳,连咖啡店都不舍得进,更不要说泡妞了。他们把这种发展距离的缩小怪给了中国大陆。难度只有中国大陆一直吃不饱,穿不暖,才能体现香港人的优越感? 中国大陆这些年发展了,可惜香港自身没有发展那么快。 香港的精英家族高度垄断(都是合法的)香港资源,越来越垄断,大部分香港人相对而言没有得到好处。

可是这种差距的缩小,不应该是大陆发展的错。 除了没有让香港直接选举,我想不出来大陆在高度自治的香港做了什么让香港人这么紧张。香港人把自己没有发展好的原因,怪罪说是大陆没有让他们直接选举,太牵强。

香港人的自信减少了许多,以前的“阿灿”强大了,现在的“港灿”越来越多。有一部分人把这怪罪在中国政府身上。实在没有什么替罪羊,就把中国大陆的政府不让香港直接选举当作发泄的靶子。

香港人忘记了,驻港解放军在香港的军营里是纪律严明,不允许自己随便外出的。港府里面,没有一个人来自中国大陆。 这和以前英国军人,政府高官在香港在香港湾仔酒吧喝酒泡妞,趾高气扬的样子,有天壤之别(例如香港影星 黄秋生的母亲,就是被港府的英国人泡完甩的)。 在美国加州,拉丁裔的选民对政府不满,认为政府没有给拉丁裔学生足够的大学学位。 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因为学习分数不好,考不上大学;他们认为美国社会对他们不公平。这和现在的香港人有类似之处。

4. 香港人对现实的不满,更加深了对大陆政府的“怪罪”,和对英国殖民者的 “深深怀念”,变成了要“民主自由”。

民主自由具体就是自己选择行政长官。为什么是民主自由呢?别的都是自己干出来的,实实在在的。民主自由反正看不见,也不知道结果好坏,是最理想的靶子来发泄。 自己生活不好,怪罪自己没有民主自由,说不通。

上街游行,在中国大陆不被允许,当然是不民主的地方。我们华人在美国加州,可以天天去游行,也改变不了加州政府的政策。 加州的各种资源还是倾向西语族裔。 这就是民主,人家人多,就说了算。香港人只看见了自己700万人的利益。香港人忘记了,香港是一个中国的行政特区,中央政府还要兼顾14亿人的利益。

举例说明。香港的抗议青年们去中环军营大门口去挑衅解放军, 大骂解放军,向军营里面扔石头。解放军军纪严明,关紧铁闸,不予回应。 当英国人统治时候,哪里敢去添马舰军营(中环军营的前身)去挑衅英国军队, 早就被开枪打死了。 

再举例说明。大陆孕妇去香港生孩子,中央政府是反对的,要求香港政府限制大陆孕妇入境香港。 可是香港人装模作样地讲人权,说这是每个人的权利,不能限制。还弄两个法院的判决。 导致10几年之内,大陆孕妇挤爆香港医院。 香港人自己的孕妇都排不上队。那时是香港政府耍心思, 想把大陆的精英阶层的财富和下一代留下。可是没想到连大陆一些贫困县城的孕妇也来香港生孩子。 便宜没占到,还吃了亏。 这时香港人不讲人权了,忘记了啥是天赋人权了。 香港高级法院又禁止中国大陆的孕妇来香港生孩子。自己把自己的脸打得的叭叭响。 人权没有了,大陆的孕妇不来了,香港人高兴了,自己的脸也不疼了。这时候香港人有了切身的利益,就忘记天赋人权了。民主自由是啥?香港人对大陆的孕妇不再讲究民主自由了。

5. 结论:香港人对现实生活的不满,主要是对大陆和香港差距的缩小, 把现在这种不满变成了“怀念当二等公民时候的荣光”。

现在的香港人,仍然怀念着当二等公民时的相对大陆的优越感; 忘记了被“阿差”用棍子打了的痛苦。 假设深圳还是一个贫穷的渔村,香港人会像现在对大陆这样与英国人抗争吗?我不知道,但在被殖民的一百年中,香港人没有聚集一百万人游行,也没有冲击英国人的立法会。

现在的一部分香港人还假扮自己是“大英帝国的居民”, 虽然被英国人政治欺压了一百年,可转过头来就歧视起大陆人了。用“不想当大陆人”,来证明自己“老子祖上阔过”(不到100年)。其实英国人的制度也不完美,香港法院的法官前些年还要带着假头套装模作样呢,好可笑了一百年。

如果大陆继续改革,继续让社会利益分配得更加平等,继续让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在深圳人,广东人,所有大陆人的生活比伦敦人好的时候,  香港人会发现,香港人拼命维护的的“大英国帝国二等公民情节”,再也维持不了香港人的体面和尊严。

(文章有更新。 绝大部分东北人骨子里都是憎恨日本人的,媚日的只是极少数)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过2013'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留言,能和一个不同观点的人探讨一件事情,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我的文章写得比较散,没有完全表达好自己的观点。 现在补充一下。 文章的重点是几点:
1. 一部分香港人对“洋大人”的谄媚。 主要是近100年和大陆生活水平对比的原因。
2. 英国的制度,从100年前,到1997年, 确实比大陆的好。
3. 自1997年以来,香港是“港人治港”。 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没有直接的管理,对香港的影响,比英国管理时候,英国对香港的管理要小得多。 香港延续了英国的制度。
4. 香港人现在对港府不满意,把怨气怪在中央政府身上,没有道理。

请问:
1. 和英国政府相比,中央政府对香港做了什么对香港人不利的事情?

我的感想:
1. 中国现在和西方世界相比,还是落后。经济上还有一段距离,政治上没有话语权。
2. 香港人不开心的原因,最主要还是汉奸心理。例如,在日本人统治下,汉奸地位比普通大众好。 汉奸们是不希望日本人战败的。 香港人在英国统治下,比大陆人生活好。 香港人是不希望英国人离开的。
3. 中国(汉族)要强大,不能靠日本人,不能靠英国人。 只能靠我们自己。 我们自己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路再艰难,也要自己走。
4. 我生活在美国,亲眼看到美国的问题也比较多。 例如:数以万计的无家可归人群在洛杉矶;加州民选官员为了西语裔选票牺牲其他族裔的利益。洛杉矶市政府民选官员的腐败(正在被FBI调查);美国两党无休止的斗争,耗费大量资源,过去50年,没有什么大型的社会建设给人民带来实惠;等等。 那个社会都有那个社会的问题,都是大问题。
5. 我生活在美国,是因为我认为我们家庭现在在美国的生活比大陆好。同时,我也认为大陆在发展,我也希望总有一天大陆能和美国一样发达。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看博主态度这么认真,我也认真和和你谈谈。

从逻辑的角度上谈一谈“汗滴米高”的时事评论“我的亲身经历:香港人怎么了?”

我这个人既不通历史,又不通政治,所以我就根据博主的文章及其评论回复(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405/201907/25481.html),从逻辑上来反驳一下汗滴米高的这篇“时事评论”,因为时间有限,仅挑几条主要的论点来谈。

最近几个月香港声势浩大和连绵不断的游行,博主发出了“香港怎么了?”的质问,我的理解是博主的观点是从香港的历史到如今的经济现状去分析,为什么香港会对中国政府不满,而通过“反送中”的导火索爆发游行。

首先,博主在“时事评论”里用了大量无事实和理论的主管描述,我就不一一指出了,既然是时事评论,我们就摆事实,讲道理。

”香港人怎么了?“,博主说“他们没有看到国家和民族大义,他们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利益受到了侵害。”说实话,我看了这句话是分之震惊,整么冠冕冕的大帽子盖上来,这脑洗的。。。。对不起,说好了要用逻辑来反驳,不能情绪化,哈哈。
经济学是建立在“假设是指每个人都以自身利益最大化为目标“,所谓的每个人就是指社会人群绝大部分人,而不是每个人都要”以国家和民族大义“为目标,因为首先这不符合人性,其次国家(政府)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而不是反过来要人民为国家去牺牲,注意我指的是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所以,我很理解香港人,当自身的利益,包括权力受到了损害,比不上从前,自然要奋起反抗。
另外,在我问博主为什么要居住在美国,博主说“我就是一个凡人,您不能拿主席的标准要求我。 哪个社会都有问题,美国也有我们不喜欢的地方。我们在美国,就是觉着美国比中国好”,哪为什么博主要用“主席”的标准去要求香港人要有“国家和民族大义”?尤其是香港人也没享受到主席享受的权利啊。这样个人行为和观点相违背的时事评论不值一毛,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相信你写出来的观点是你真实的思想。

“俺父母,在中国广东。 两个人都是工人出身。 现在退休金加起来好几千人民币。 医疗不用家庭医生转诊。 看病自己出10%。他们就非常支持现在的中国政府的。”
我也很理解你父母为什么支持中国政府,我父亲也是持同样的观点,我不会用每个人要追求“自由和理想”的高度精神追求去要求他们,因为我知道你父母非常支持中国政府的原因,他们也是在比较,把现在,的生活和过去做比较,比起原来物质贫乏,医疗技术和体系落后,现在吃喝不愁,身体健康,自然就支持政府,而且他们生活在信息封闭的社会环境中,缺乏横向比较,自然是“非常”支持。但是,同样是与过去比较,为什么你父母因为经济社会地位改善的比较结果是“对的”?而香港人与过去比较,怀念以前更好的社会环境就是“怎么了”?就被博主罗列出了种种的劣根性?香港人想要得到更好的生活,更多的权力,有什么错呢?

“如果大陆继续改革,继续让社会利益分配得更加平等,继续让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在深圳人,广东人,所有大陆人的生活比伦敦人好的时候, 香港人会发现,香港人拼命维护的的“大英国帝国二等公民情节”,再也维持不了香港人的体面和尊严。“
”让社会利益分配的更加平等“,请问认为“是不是民选不是一个好政府唯一的标准”的博主如何在一党专政的社会制度线实现社会利益分配更加平等?如何让三权不分立社会下的当权之人违背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不去为自身谋取最大的利益?谁来监管他们?谁来制约他们?我回老家,很容易就能听到各种贪污受贿的消息,亲眼看到众多在政府部门当值的亲戚以权谋私滥用职权,和各种不能申诉的不平之事,请问这样非民选的一党专政的政府何时会达到这种“理想”的状态?靠众多共产党员对共产党的信仰么?
是不是民选不是一个好政府唯一的标准,但我们也真切看到了你选择了一个最大最民选的社会来居住和生活,那为什么博主会对香港人要求有一个民选社会进行质疑和否定呢?

还有很多想反驳的,但是我码字码累了,就这样吧。

还有,我说博主不适合写时事评论并不是情绪化的表达,一个过于主观,逻辑混乱,不用事实和理论支持自己观点的人写出来的时事评论毫无价值。
Swedenb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汗滴米高'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回复。看到你的对其他留言的回复觉得你是宽容大度的人。几天小蛆到你的博客留点痕迹不值一提。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ssn' 的评论 :
鬼佬?愿闻其详。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过2013' 的评论 :
我就是一个凡人,您不能拿主席的标准要求我。 哪个社会都有问题,美国也有我们不喜欢的地方。我们在美国,就是觉着美国比中国好,但我们还对中国大陆有着浓厚的感情。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体制,且行且珍惜。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wedenbo' 的评论 :
你说得对,我更正的文章中一些情绪化的观点。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对了,鉴于你对生活只有吃喝的要求,我觉得你不太适合做时评,因为思考的不够深入和广泛。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汗滴米高' 的评论 : 年龄不到五十思想却这么腐朽,看来码农确实只是农而已,不需要有独立思考的精神,一个码农居然觉得一个相关谁就关谁,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审判,甚至不需要告知家人国家的人民是一等公民?!我很纳闷是什么让你放弃了做一个国家一等公民的权利,跑到美国来受苦受难,难道你是为了解救美国人民于水火之中?

你的观点是只要大家有吃有喝,生活水平上去了就感恩戴德了,您对生活的要求很低。很多不公平的事没轮到你和你家人的身上就觉得生活很美好,很可惜这世界上还有人有更高的追求,追求自由,追求精神上的满足,追求自己理想的实现。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不会明白,祝你每天吃好喝好,身体健康。
tssn 发表评论于
如果不知道“鬼佬“是什么意思就不要信口开河好吗。
Swedenbo 发表评论于
楼主对港人的分析判断有合理性,有长时间的观察,有和港人相处的一手经历。 只是东北人对日本人和伪满的统治太失之偏颇。本人作为知识青年下乡到黑龙江,娶了哈尔滨媳妇,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年。不排除那时候会有方正县的舔日汉奸,但压倒性的是恨日本人。我接触过的当地老人对日本人是恨之入骨。在他们眼里,日本人残暴凶狠已经不是人类。社会底层的对日本人最恨,受过教育的会理性一些(大学里的受过伪满医学教育的教授)。苏联红军占领全东北后,老百姓自发起来殴打杀害当地日本人二鬼子朝鲜人和汉奸几乎蔓延东北全境,后遭苏军制止。我1983年赴日留学,丈母娘开始劝阻我别去,因日本人太坏,后叮嘱我如受到日本人欺负要即刻回国。
TYTOU 发表评论于
"俺父母,在中国广东。 两个人都是工人出身。 现在退休金加起来好几千人民币。 医疗不用家庭医生转诊。 看病自己出10%。他们就非常支持现在的中国政府的。"----这跟你说的殖民时期的香港人和日据时期的满洲国人一样的心态:“没有看到国家和民族大义,他们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利益”,中国老百姓就是不管你贪官贪了多少肉,只要给我喝汤就满足了。
饳崆 发表评论于

1997. 新加坡人均GDP。 20000美元
香港人均GDP。 20000美元
2019. 新加坡人均GDP。 60000美元+
香港人均GDP。 40000美元+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pconline。 中国肯定是不民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 香港好一点,起码现在是香港人自己来当特首。 北京没有派人到香港来当书记。 现在看来,真是应该好好教育香港的年轻人。
24桥 发表评论于
我想你还是读一下香港的历史再来发表评论吧
pconline 发表评论于
香港人自己民主选特首?习近平不也是人大“民主”选举,全票当选,连选连任,终身主席。楼主说的话自己信吗?
jeffdong 发表评论于
有道理!!!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雾里南洋,你说得挺有道理
雾里南洋 发表评论于
楼下ayk也许说对了。香港已是一個衰落的夕陽城市。满洲的昨天可能就是香港的明天。
雾里南洋 发表评论于
作者自己都知道香港人对殖民者是发自真心的热爱。如果实在找不到别的原因。那一定是因为殖民者比TG长得帅吧。

为什么日本人45年战败时,许多东北人都哭了。东北老乡太有远见了。满洲45年前曾经是亚洲最发达的地区。甚至一度超过了日本本土。所以日本鬼子叫嚣宁放弃本土,也不放弃满洲。看看现在的雕样子,当年东北人哭错了吗?
ayk 发表评论于
香港已是一個夕陽城市這樣鬧只是加快了它的衰落
通州河 发表评论于
人口结构是一个原因,很多对中国怨恨的人当初偷渡过去。经济发展也是一个原因,1980年代香港的士司机宵夜可以是鱼翅捞饭,现在也不错,但旁边的深圳明显发展对香港好。大多香港人的心态不平衡,这很正常。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咱得讲理。 中国的国徽在香港都被砸了,这还不是一国两制的最好体现?1997年前,香港普通市民有谁敢打鬼佬警察呢?不要说打,推一下试试? 那时的普通香港市民,和所有香港华人警察,见到鬼佬警察都叫 “Sir"。还得毕恭毕敬。 现在把香港自己的警察当孙子打,想打就打,随时打,拿着铁器使劲儿打。 到底是不是现在更自由了。两派香港本地人,白衣人和黑衣人,互相在公共场合大打出手,打完之后各回各家,这是不是自由的最彻底体现。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俺父母,在中国广东。 两个人都是工人出身。 现在退休金加起来好几千人民币。 医疗不用家庭医生转诊。 看病自己出10%。他们就非常支持现在的中国政府的。 也不愿意移民到啥民主国家去。 一家有一家的活法,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他们没觉着自己是啥三等公民,也不用看谁的脸色活着。每天早晨喝茶,晚上煲汤,挺好的。
新手一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香港没有贵族平民?李家诚能跟住笼屋的比嘛?社会本就是分阶层的。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是不是民选不是一个好政府唯一的标准。伊朗,土耳其,阿富汗,伊拉克,俄罗斯,现在的政府都是民选的,您也不愿意去呀。
新手一位 发表评论于
分析的透彻。非常浅显易懂的道理,有些人就是要把他搞复杂。
Etornado 发表评论于
切,港督不是民选,但派遣港督的英国政府却是货真价实的民选政府。土共是民选的吗?
紫萸香慢 发表评论于
大陆老百姓什么时候当过一等公民?大陆的一等公民是官僚和有钱人,再有就是人民公仆公务员了。一般人包括码农也就是三等了。的确,对普通民众来说,当香港的二等公民要好过在大陆当三等公民。而且大陆一二等公民对三等公民的脸色可是很难看的。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说到点上了,香港人就这么点儿心思。折腾吧,到时候还不如杭州发展快。就是有国家在搅合,中国政府做好别管,让香港人自己折腾吧。反正50年不变是当初说的
MoatCity 发表评论于
这种折腾,有点大陆六四前的味道,搞下去,结局会不妙。在这个导火索上,当局已经做了不少让步,群众该妥协收场了 - 继续闹下去会被别人利用,会把当局逼到死角,会把岛上的居民分化成两极。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更正:
英国人在1997年以前,定期派英国自己的洋大人来统治香港,叫做“港督”。香港人不好意思对洋大人直接献媚,就把所有的白人洋大人叫做“鬼佬“。 表面上看是讽刺白人是鬼,实际上在骨子里是大部分的怕洋大人(普通人怕鬼),有一点点羡慕嫉妒,没有恨。 在港督洋大人来香港之前,香港人是不知道要来的洋大人的样子的,新来的主子,是男的女的都不知道。 因为英国人觉着香港人不需要知道,那时香港人,黄皮肤的人,是不配有发言权的。 (二战带现在,英国人自称最讲究民主自由了)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过2013' 的评论 :
职业洗地?
真对不起让您失望了,我是码农,年纪不到50.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你如果不是职业洗地的话,那就是已经被洗的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了,那估计年龄在六十朝上。
汗滴米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明月天山' 的评论 :
我的解释:
今天大陆的平均生活水平没有香港好,这是事实。所以有些大陆人到香港生孩子,希望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现在也有许多人非常后悔,因为香港籍的学生,不能在深圳免费上学了,这给许多家庭带来烦恼。 他们后悔了,便宜不能两头占。 现在香港不准许大陆人去生孩子了。 大陆越来越多比例的年轻家庭(和以前相比)也不愿意去香港生孩子了。

大陆和香港的差距越来越小,这也是事实。

官二代, 富二代,他们不仅仅去香港拿身份,他们也去许多太平洋国家拿身份。 不代表他们愿意在那里生活。
明月天山 发表评论于
原来如此! 那么, 请您也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习大大的兄弟姐妹不把公司开在大陆而是开在了香港? 为什么那么多的官二代, 富二代挤破了头去拿香港身份, 把公司和家业安在那里? 大陆的中国人民如此有志气有骨气, 干嘛跑到香港生孩子, 到那里去买奶粉?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还是问问中国人怎么了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