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针小笼包里的父爱

一沙一世界,一曲一场叹
打印 (被阅读 次)

印象里,松针小笼包是童年里的记忆,而且总是每次生病去儿童医院打针之后,父亲带我去中山二路一家小店吃松针小笼包,松针散发的香味在那个时候没有太多的感觉,好像到是吃了小笼包忘了打针的疼痛,而现在回忆起来,淡淡的松针香和父亲带我一起在小笼包店里的情景越来越浓郁。

小的时候,每年总是会严重发烧那么一两次,因为母亲上班离家远,每次总是父亲带我去儿童医院看病,那个时候好像医生给发烧开的方子都是打青霉素,而打青霉素对于小孩而言疼痛的感觉现在想起都没有淡忘。直到自己成年工作,才体会到父亲在繁忙工作之间请假带我看病的不易,迄今为止,我从来没有问过父亲为什么总带我去那家店吃松针小笼包,因为我知道,不善言辞的父亲大概会说是因为我喜欢吃。其实不仅是我喜欢,更多的是父亲对于自己孩子的爱。

记忆里,闻着打针室里的浓烈药水味,青霉素针的疼痛,我并没有哭,但是好像心里还是害怕得一言不发。父亲不是一个善于语言表达的人,可能当时他唯一能安慰我的就是说打完针我们去吃松针小笼包。包子店里人来人往,竹子蒸笼端上来的热气,铺底的松针带着独有的香气,小笼包绵软的面皮,新鲜可口的酱肉陷料,都是留在我童年记忆里的松针小笼包的味道,带着松针的清香和父亲的爱。

父亲按现在的话说是标准的理工男,按母亲的话说是文学水平欠缺,父亲在我眼里,是一位工作敬业对家庭负责的好父亲。父亲一生对于自己的职业兢兢业业,小时候常常记得在周末的清晨起床,看到的就是父亲埋头工作的情景,父亲对于自己职业的追求,不仅自己在那个行业那个城市收获了别人的尊重,也为家庭带来了经济的支持保障。在80年代初期,家里还没有洗衣机的时候,记忆里不是父亲在工作,就是父亲为我们洗衣服,或者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父亲无怨无悔的为家庭付出,也给我们童年生活留下温馨的记忆。还记得父亲给我买的第一串紫色玻璃风铃,挂在窗户上,叮叮咚咚的风铃声,父亲带我去看电影,好像有一部叫“南盾保险箱”,父亲去上海出差给我带的大白兔奶糖,在物质并不富裕的年代,父亲尽力的给予我们一个温馨的童年生活,在小时候的印象里,父亲的形象是高大的。

父亲慢慢老去,在美国很多年后第一次看到父亲,发现他衰老得厉害,动作迟缓了很多。直到父亲中风之后,身体大不如前,虽然经过医生和家人的精心治疗护理,还是没有恢复到以前的状态,那个曾经是设计院国防身体的父亲终究没有抵抗过自然与衰老的命运。人的记忆总是深深浅浅,光影交错,有的如浓墨重彩,有的却云淡风轻。而父爱,却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随缘无我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感人,不由想到我小时候我的父亲带我看牙之前都要先买块萨其马给我吃。有些记忆是刻在灵魂上的。
鲁钝 发表评论于
那时,蒸小笼包的蒸笼里垫底,防止小笼包破皮漏汤的东西都是松针,这是小笼包的标配。文章感人,让读者浮想联翩。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1
小三儿她姐 发表评论于
好感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