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天堂:挪威(5)-惊喜的九曲十八弯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长长的松恩峡湾沿途的空气,干净得似乎纤尘不染。清晨的海面,波平如镜,倒映一抹远山,满海云霞。路上车辆很少,我们打开车窗,让清新的空气吹进来,神清气爽。满目壮丽的峡湾景色和青青的田园牧歌风景,是我们向往已久的不争不喧,心素如简的生活。在人生仿佛只有一朵花开的短暂时间里,我们无法握住岁月如风的脚步,也无法阻挡吹皱一池春水的芜杂,却能接纳眼前的岁月静好,馨暖朝阳。

如画般的沃斯

开出如画般的沃斯(Voss),我们在湖光山色中向北进发。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瀑布用它们银铃般的清脆嗓音与我们相伴相行。公路旁曾高达152米的双瀑布(Tvindefossen)因为在下落途中受到多层岩石的阻挡,并不像其它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而是形成台阶状,远望像宽宽飘扬的白布。不知道何人传出此瀑布之水“对性功能恢复有帮助”,于是每年常有世界各地的游人来此造访并携水而去,成为90年代挪威第九大热门自然景点。

双瀑布

斯塔尔黑姆斯瀑布

斯塔尔黑姆斯瀑布(Stalheimsfossen)或许因为太小众,我们到的时候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周遭静得都能听见我们的呼吸。沿着小径,我们看见斯塔尔黑姆斯河(Stalheimselvi)穿过悬崖上的一个小开口,从瀑布流出,形成一个126米高的马尾水滴,直接飞入碗口状的峡谷底,溅起巨大的浪花,然后流入清澈见底的小河,悠悠向下游流去,流过我们的停车地。

在停车场旁,我们忽然发现了一条可以开往山顶的单行路。为了一探山顶的无限风光,在偶遇一对骑行夫妇的指导下,我们又顺着原路往回开,开上了后来才知道的著名的斯塔尔黑姆斯克雷瓦(Stalheimskleiva)盘山公路。是这条公路,让我们在挪威第一次领略了九曲十八弯带来的惊喜和无限风光在险峰的美景。

九曲十八弯的公路

这条盘山路始建于1647年,曾是哥本哈根,奥斯陆和卑尔根之间皇家邮政的路线,两侧所有的石墙均由手工建成。 20世纪30年代,公路被重建可以行驶机动车辆。虽然盘山公路只有两公里长,却是北欧最险陡的道路之一,倾斜度高达20度,14个“之”字形的发夹弯蜿蜒曲折,连续不断,我这个技术还不到如火纯青的司机开得胆战心惊。本以为是单行线,可以随心所欲开,没想到中途遇见了一辆逆行的警车,错车时吓得魂儿都要飞出去了。因为陡,因为险,此路一年中只有5月到9月开放。

可是,蜿蜒的公路蜿蜒出了极致的美景,这美景让我们一时的惊吓变成了永久的惊喜。就是在这条路上,我们爱上了挪威,爱得死心塌地。

盘山公路上的迷人风光

站在山岗上,眼前是出神入化的风光。巍峨的山峰立于两侧,好像是在夹道欢迎中间涌出的绿洲。绿洲的翠绿向上延伸,到了山脚和山上变成了葱绿,深绿和墨绿,配合着树叶的浅绿,交叉递进,绿意盎然。而绿洲上的小巧彩色房屋,为这多层的绿色加上了美得无可复加的色彩。棕黑色的山体,因为缺少植被的覆盖,更显得伟岸和挺拔。远山,那若隐若现的白雪和清晰可见的瀑布与缠绕在山间的云雾组成了仙境般的场景。142米高的西夫勒瀑布(Sivlefossen)和斯塔尔黑姆斯瀑布为这宁静的仙境奏出了和谐的乐曲。若人间有天堂,这里该是上帝的花园吧。

在这上帝造就的花园里,四周除了潺潺的瀑布流水声,只有我们,不受纷扰,静静享受美轮美奂的仙境。那仙境,让我们沉淀浮躁,让我们过滤浅薄,心静如水。

盘山公路上的迷人风光

西夫勒瀑布

因为太贪恋沿途的美景,因为在弗洛姆找停车位的艰难,我们错过了2点钟艾于兰峡湾和纳柔依峡湾的邮轮,而下一班的邮轮则是4点钟的。两个小时的邮轮外加半个多小时从居德旺恩到弗洛姆的公共汽车车程,我们重启引擎已近晚上7点。著名的斯塔尔黑姆斯克雷瓦(Stalheimskleiva)盘山公路让我们仿佛找到了人间的天堂,它那美到极致的景色让我们对比它还大名鼎鼎的“挪威缩影”精华路段-弗洛姆到米达尔(Myrdal)充满了期盼。虽已是傍晚,为了心中的愿景,我们连晚饭都没时间吃,义无反顾驶上了期待之路。

一路上,我们差不多与1940年开通的,被称为挪威国铁最高杰作的弗洛姆铁路相伴相随。这条20公里的铁路,也是我们行驶的路段,从海平面一直上升到866米,是世界上最美,最陡峭的高山铁路之一,因两旁令人惊叹的美景而闻名于世,曾被《孤独星球》杂志评选为全球最赏心悦目的火车观光线路。

迷人的风光

沿途的山涧小溪,峡湾绝壁,奇景叠出让我们心醉,但沿途曲曲弯弯的路况却对我们提出了挑战,不到17公里的路途我们单程就开了差不多1个小时。

斯塔尔黑姆斯克雷瓦(Stalheimskleiva)盘山公路相同的是,这条经典路线也是九曲十八弯。跟盘山公路不同的是,这条经典路线不但有很多路况很差的土路,而且是只能通过一辆车的双行线。感谢我们出发时已是傍晚,此路已没有几辆车。但即使偶尔遇见的几辆车,我这个车技不纯熟的司机错车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要远远看见一辆车,我一定发挥“雷锋”精神,找一个看起来可以错车的地方停下。若在拐弯处,突然一辆车窜出来,那一定是考验我心脏的时刻。我既不敢倒车,也不敢前行,只能等着对面的老司机让路。就是从这段征程开始,挪威的九曲十八弯从惊喜变成了惊吓。在这惊魂的一路,幸好有如画的风景陪伴我们前行。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真美。 谢谢。 :-)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瀑布如溢出芳心的一段柔情,飘摇在青山绿水做的挪威,让人执迷不悟,痴心难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