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君之背难言富贵 (读史偶发杂感 之一)

讲文明,讲礼貌,爱艺术,谈幽默
(个人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复制)
打印 (被阅读 次)

看古人写的东西,你不能太认真。很多时候就是图个心情放松,换换脑筋,不能全信他们所讲的故事。尤其是中国古人写的史书,很多时候是马后炮,是依据知道了的结局去编撰缘由来解释观点。司马光算是比较讲究的人了,但在他写的《资治通鉴》里,也掺杂了不少这样似是而非娱乐性很强的花边零碎。

 

《汉记》一册里讲到韩信扫伐山东一带成了气候,被刘邦封为齐王后,来了一个叫做蒯彻的说客,想要策反韩信背叛汉王刘邦。这个蒯彻装作很懂玄学的样子,对韩信说:“仆相君之面,不过封侯,又危不安;相君之背,贵乃不可言”。这话说得很圆滑,里外都能押中。可当时韩信没听明白,就问蒯彻为什么。蒯彻就说了一番,功高盖主,兔死狗烹的道理,他还拿常山王杀成安君的事举例,讲解功成之后君臣间的利害冲突。但韩信念及刘邦对自己的知遇之恩没有反叛。司马光当然知道韩信后来位极人臣,王侯将相当了个遍,但最终还是死于非命。只不过蒯彻对韩信背面的描述成了个悬念,让我们很难想象大富大贵之人的后脑勺得长成什么样子,才能凝析出那股子一统江湖的霸气。

 

司马光对刘邦和项羽的品性刻画也很有意思,往往是寥寥数笔,轮廓尽出。总的来说刘邦比较油滑项羽则很蛮猛。他们两人有一次在战场上相遇,自持力能托山的项羽指名要刘邦出来与他单挑。刘邦明白自己不是练家子出身,拳脚上的功夫没法在项羽面前比划,就笑着谢绝说:吾宁斗智,不能斗力。项羽就命令三个壮士到阵前挑战,刘邦派了一个叫楼烦的神箭手把这三个人一一射死。项羽大怒,亲自披甲持戟冲到阵前。楼烦挑弓搭箭又要射之,这项羽瞠目大喝,楼烦吓得不敢对视,手也麻爪了,跑到后面躲了起来,再没敢出来。

 

看到这里时,我不知怎么突然想起美国政坛上,每天和民主党打来打去冲锋陷阵的川普来。我总觉得他很蛮猛不够油滑,身边的干将一个个翻身落马,他自己倒是不曾懈怠,一味地横冲直撞,搞得传统共和党的的那些头面人物对他从来不敢直视,民主党的那些对手拿他也没有办法。从面相上来看川普,君之正面,雍容气度,贵不可言。可每每从背后看去,则总有霸王迟暮形影单调之感。不过,东方人的面相之术实难定断西人的福运兴衰,这可能是其中蕴含的真气路数各不相同的缘故吧。

 

呵呵,我觉得起自东方的法术,没准真是只有施用在东方人身上才能灵验。这个道理,深谙国术的党国要人肯定都很明白。这是不是大家总能见到习主席日渐饱满的正面脸相,严格控制的官媒上极少能有他的背影展示的原因呢。还真是天机不可泄露啊。

 

有星孛于大角 (读史偶发杂感 之二)

越吃越蒙山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呵呵,我哪有治天下的本事啊,看人家治天下还还不懂呢,只能看你们这样的明白人写的东西涨涨见识。最近鲁钝老弟写了不少幽默好文,让我看了笑了半天。看你那里说什么话的都有,我这局外人就没有留言添乱了。
老毛的事情都挺好玩的,就是现在还有好多东西没公布到光天化日之下,以后要是我的那些不解的都有了出处,真是可以聊聊这方面的事情。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嗯, 谢谢大哥, 记住了.

看 资治通鉴 时, 你是正襟危坐书桌前, 还是斜靠在沙发上? 铃兰是风中一只好奇的猫咪 : )
鲁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山人或可就老毛之象写一篇弘论,解析他得天下之来龙去脉,肯定精彩。
鲁钝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听说老毛说过‘半部资治通鉴可治天下’,不知真假。山人读通了资资通鉴,可以治世界了。
越吃越蒙山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谢谢裕德兄光临留言。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咱正襟危坐读山人兄“读史偶发杂感”,学习中。周末快乐。
越吃越蒙山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嗯,北京话叫瓜子里磕出臭虫来--什么人都有。不用和low的人置气。另外,你钟情的东西好,音乐让人性走高:)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大哥很谦逊. 读资治通鉴虽然添点儿暮气, 可我相信更多的是底气 : )

这网上的光怪离奇呵, 还真的让我涨姿势了.
越吃越蒙山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铃兰好。谢谢问候。其实读资治通鉴的人暮气挺重的,我以前也定不下心看这么费心机的东西,现在是想看细一点我们古人做事想事的思路和方法。我也挺佩服你呀,对那些出言不逊的人,你的反击非常得体利落。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问好山人大哥, 我对读 "资治通鉴" 的人只有佩服, 还是佩服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