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杂记之十九 难忘“水中”核心刘书记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打印 (被阅读 次)

回国杂记之十九         难忘“水中”核心刘书记

“水中”是我们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武汉市水厂路中学”的简称。

“水中”是武汉市教育局在“文化大革命”前夕新建的十六所新校之一,校址在武汉市硚口区水厂路,武汉自来水公司职工宿舍里面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据久居那里的老人讲,原来那里就是一个臭水塘。新建的学校只有两栋四层的教学楼和一栋两层的办公楼。依据地形,三栋楼的平面图呈倒“L”形。学校大门就在那个拐角的地方。大门外边是水厂的职工宿舍,进门左边一栋教学楼与水厂路垂直,进门右边是与水厂路平行的办公楼,继续往里面走就是第二栋教学楼。大约有三、四个篮球场大的一片空地,我们去学校报到时还是坑坑洼洼的,没有围墙,空地那边是一排市民的民宅,大多是平房,也有几栋二三层的楼房,参差不齐。

“水中”第一任领导班子成员来自武汉市各中学的中年骨干:书记刘政秀、校长雷德俊、教导主任江绍永、政教主任胡传洪,总务主任王羿蹇,支部干事夏光中。

1967年12月17日,刘书记在 办公楼一楼教工食堂大厅(大约一间教室大小)主持短训班结业分配来到21位新教师开见面欢迎会。各人自报姓名及执教学科、个人简介。

21人是:李培永、聂静仪、韩宪伟、周良均、张每生、邵风虎、胡金秀、张华英、陈丽微、李    峰、汪 浩、吴克燕、向 玲、李庭芝、李洪涛、郑三桥、王先芬、包晓霞、王惠清、王宜华、洪小焕。

在我们报到之前分配来的是华师64和65届的本科生19人。他们是:

乔   斌、吴丽英、陈   斌、杨向东、杨四重、刘昌钧、陈正富、黄杞显、

俞美奇、舒鼎英、姚磊明、程志强、史   红、项德琴、李 芳、唐星武、

柳    骏、姜世凤、夏复珍。

“水中”创办初期的这批元老,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也大多远走高飞了,但是,缘自“水中”的“处女”情节,梦里魂牵总在那个巴掌大的地方。

难忘“水中”那些曾经朝夕相处亲如一家的老同事,特别是大家都退休进入微信时代之后,那些一生未离故土的兄弟姐妹们,现在虽然住在武汉三镇不同的小区,因了大武汉的现代化交通之便捷,还有退休老人的免费乘车卡,隔三岔五都要小聚一下。如有从外地远道而来的同事到武汉了,即使是临时通知,能来的都会赶到聚会地点欢聚一堂。我们四月中旬从纽约回到武汉,同事们相约五月聚会,恰逢陈斌夫妇从十堰回汉参加“水中”学生聚会后还在武汉,于是我们相约五月十四日到武汉展览馆的“艳阳天”聚会。

难忘“水中”那些往事。聚会时看到乔斌和吴丽英夫妇(因为乔斌的父母与刘书记是邻居),就想起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的贴心人刘书记。

刘书记敢于负责、关心群众生活、善于抓学校工作的主要矛盾。

“水中”是新校,只有教学用房,没有教工宿舍 。那么多年轻教师结婚都没有新房,结婚后只好住在学校办公室了。新婚夫妇有了孩子之后,住在教学楼,存在许多安全隐患,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下决心要解决这个在那时看起来比登天还难的主要矛盾。她为此多方奔走,终于在学校旁边找到一块空地,可以做一栋教工宿舍。于是,在那个建材物资紧缺的年代,她发动群众想办法,不到半年时间就把房子建起来了。三层楼,大门在中间,每层左右两个单元,每个单元可以住三家,新婚夫妇住单间;夫妇是学校双职工的各住一个套间。三家共用厨房和卫生间。现在看那宿舍,实在是太简陋了,但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一个小小的新校,一次解决了十八家的 住房问题。当时,在武汉市中学系统是绝无仅有的,让其他学校的年轻教师无比羡慕。这是刘书记、王主任,还有乔斌等为“水中”年轻教师做的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刘书记待人诚恳、面慈心善、特别关心年轻教师的成长。她关心我们每一个人,在那学生不读书、教师无书可教的年代,年轻教师聚在一起不是下围棋就是打扑克,她总是苦口婆心劝戒,让大家相信读书有用,将来教书是需要真本领的。她还把自己年轻时订阅的《语文》杂志送给我们几个语文老师,叮嘱我们少玩一下,多读一点书!

刘书记为人忠厚、做事老老实实,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耍手腕。我们都不会忘记军宣队进驻学校后发生的一件政治笑话。某班开会批判刘少奇,呼喊口号“打倒刘少奇”时,一位老师一紧张喊成了“打到毛主席”。被举报到军宣队,军宣队指挥长决定让刘书记举持全校会议批判那位老师。不成想,刘书记在举持会议时,为了让大家知道这次开批判会的原因,走上台就讲某某老师在昨天一次班会上,居然把“打到刘少奇”喊成“打倒毛主席“。她刚说完这句话,指挥长厉声喝止!立即开始对刘书记进行批判,而且,要求全体教职员工继续开会批判她。当时,没有一个老师上去批判刘书记,谁都知道刘书记是厚道人,老老实实说话和做事的人。会议最后是不了了之。

要说刘书记创办“水中”的故事,每一位跟随她创业的元老都有说不完的故事!她对我和聂静仪更是关怀备至,我们结婚的新房是她布置的 ,晚上婚礼是她主持的,后来孩子出生是她给取的名字。我们离开武汉去海南之后,只要回汉,全家一定要去看望她。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刘书记真正是我们“水中”的“核心”!她在世时,不论退休与否,大家都围绕着她!她在天上,大家只要聚在一起,总是仰望着她,念着她曾给予我们的滴水之恩!也正因为如此,“水中”的元老们几十年来常相聚,不离不弃!

感恩刘书记,在我们人生启航时引导我们走向幸福的现在!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