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果树被砍了(w English)

这里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没有酷暑没有严寒......
打印 (被阅读 次)
10/21/2018
 
秋天了,小院的清晨凉意阵阵。久坐院中,一件外套已经不能御寒。
 
当我眼睛从书本中抬起,一眼就瞥见那边墙角的牛油果树。昨日终于砍了它了,现在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杆子笔直地站在那里。
 
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年开始种下的,只记得是从一个吃完的牛油果核发的芽,随手埋在土里,根本没想过它会长那么高,快高过邻居家的二楼屋顶,繁茂的枝条伸展着、张扬着,打破了原本的和谐。虽然邻居并不曾抱怨过(当然,他们家的香蕉树不仅挡住了我的窗户, 叶子还伸到我的院子,见图三),但是其间的隐患让我们不得不下了决心。
 
想来这树在后院一定有七八年了。早些年,只长叶,不开花,更谈不上结果。但是,宽大的树叶却被蜂鸟倾心钟情。蜂鸟妈妈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筑巢生娃,不结果的牛油果树像是四“巢”元老,有了它的用武之地。
 
最近三年,终于开花了,每年数百朵小花密密麻麻,落了一地却不见果实的影子。直到今年四五月,两棵牛油果从一树的繁花中不负众望脱颖而出,至今依然青青如故,高挂树中。
 
或许,2018年可以算是收获的一年。种了四年的火龙果,今年第一次勉勉强强地结了一个,让我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地从家中带到了西雅图,和女儿一起品尝了今生吃过的最好吃的火龙果,皮薄,汁多,甜;百香果种了三年了,今年是头一年结果,果子倒是结了一些,然而百香果徒有虚名,抑或是后院的阳光太少,结出的果子没有什么水分,只有干瘪瘪的籽和那么一点点独特的香味。再有就是在这两个牛油果了,昨日砍下时又青又硬,尚不知会不会变软,尚不知味道如何。
 
不过,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巴掌大的小院,阳光照不了几个小时的地方,本来就没有多大奢望,而它们终也没有让我太失望,虽然寥寥几个不起眼,但却实实在在是来自自家的后院,它们是在我的目光中、期盼中一日日长大、开花、结果,朝夕相伴了我这么些年。虽然今日无奈,树(牛油果树)藤(百香果)皆已被砍,然而它们伟岸繁茂的身影却存留在记忆里、文字中,伴着绽放的笑容、绰约的风姿一起载入博客:)) 
 
特附拙诗一首
 
告别
 
八年后的一个周六
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夏的执着
我作别
你青青如故的身影
挥一挥衣袖
繁枝纷纷坠落
 
七年望眼欲穿的等候
等来了你的花开花落
等来了最后的秋果
却又在此时此刻
选择了与你的分手
 
 
但至少
我见证了
你七年的相守
一直在那个角落
无怨无悔
伴我春夏秋冬
 
 
默默地
我收拾起你的所有
没有忧伤  没有落寞
没有难分难舍
只是拼命地嗅着
你残留的香味
想把你永久
锁在记忆的深秋
 
 
 
 
 
 
 
 
 
 
 
 
 
 
 
The idea of cutting down the avocado tree has been simmering for a year or two, as the tree grows bigger and taller that could potentially pose an issue with the neighbor. When I first planted it from a seed more than seven years ago, it was just an experiment, never expecting it to soar roof-top as it craves for more sunlight. I know cutting it down would make us worry free.  But can I bear to see it to be cut, a tree that has silently been part of our home for so many years, a tree where hummingbirds nested four or five times, and a tree that starts bearing fruits now?
 
No matter how grudging I am, I know it is time. So, last Saturday morning, we borrowed from our friend a sharp long cutter. With a ladder, LD climbed up, while I stood underneath watching and helping.  Two avocados, heavy and still green, hanging high up amid leaves, in the places that I know so well now, were beckoning me. I paid my final tribute to them, being thankful that at least I waited for the day their fruits were borne. 
 
On the early Sunday morning the next day, I customarily stepped out to the backyard for the fresh air, with a book in hand.  My attention was inevitably turned to the spot where it used to have a big shady tree, but now only a nude pole. My sadness was momentary, as it was soon overcome with the bliss of reading in a brighter backyard, where sunlight was now shed fully, without any obstruction.
 
A coin has two sides, so does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7grizzly' 的评论 : People suggested that I can try to move it, but I am not if it will survive or it is still too big for my small backyard. Thanks for your visit, my friend. Enjoy your weekend!
7grizzly 发表评论于
It's a tragedy but I totally understand. I'm going to cut down some plants getting too big. But if it was going to go, winter is a good time.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好!我没有绿手指的,这些都是很容易养的植物,谢谢喜欢!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A coin has two sides, so does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说的真好!想不到暖冬还是种植果树的高手。佩服!~~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raceX' 的评论 : Grace好!谢谢你的夸奖,你常常这样夸我,我都飘飘然了。第一点勉强,第二点是的,但是我的外表不会给人这样的印象。我准备天再冷些把这树挪挪看,不知会不会活,重新种时间太长了。再次感谢!
GraceX 发表评论于
暖冬好,几颗果树都可以让你写得诗情画意,说明两个点:1,你的文采相当好。2,你的情感非常丰富。不过把种了好多年,虽然没有给你太大惊喜的果树砍掉,确实会伤心一段时间,毕竟已经习惯了它们的存在,尤其是看到那些遗址更会不习惯,不过,没关系,再在合适的地方种上一些,就又会开心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再谢蓝mm夸奖,希望能移个地方,希望能活!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没敢说' 的评论 : 新朋友好!谢谢你的共鸣,都是处出感情了,很难想象如果养动物会如何?有网友建议挪个地方,看看吧。谢谢新朋友的input,问候!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记得水岛家就有牛油果,我这两个四五月就结了,五个月还不成熟啊?周期够长的。谢谢水岛的经验,不知能不能移活了,根太深了,估计难度不小。再次感谢!
碧蓝天 发表评论于
中英文都写得这么好,赞!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棵树。希望它很快再长出来。嘻嘻。
没敢说 发表评论于
很懂你!植物养久了显出灵性,感受着一样的生死离别。晚秋,一株即将开放的香樱,被我浇过多的养料,一蹶不振,干枯,消失。痛感自己犯了难以原谅的过失!路过那院子的一角,就想说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恭喜收果,可喜可贺!从图上看果砍早了点,不主要是大小问题而是尚没完全成熟。看果顶枝还嫩绿,还可以掛果两、三周,果可能要两周才熟。是可惜了但能理解。喜欢,谢谢分享。: )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边好!我真谈不上多长多艺,在文学城最多只能算中流。边边的文章写得好,流畅大气,有侠骨柔情,更主要的是政治观点跟我的相同。谢谢边边的夸赞,问候边边!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子燕好!是的,还留着主干,但是我想把它挪个地方,不知会不会挪活。谢谢子燕认真读我的中英文,是写的,不同思路,意思也不尽相同。多谢子燕的留言和美言,问候!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暖冬姐也是多才多艺,英语写得很好,喜欢这句结束语,富有哲理 “A coin has two sides, so does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zhiyan 发表评论于
牛油果树砍了好可惜。 不过暖冬,我没看懂,是不是还留了主干和根?
火龙果很漂亮。真不知道这些fancy水果还能在家里种出来。

暖冬的英文篇不是简单的翻译阿,虽然开始于同一个故事,但自成一体,有自己的韵味和灵性,很美。学习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riteItOut' 的评论 : 很对很对,这句原来是,like 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后来贴上去的时候,觉得用个倒装句更好,没想到是动词,应该用does的。这些语法不应该错的,我们原来读书时这么注重语法。再次感谢你的指正,也谢谢你那么细心读我的英文,感谢!
WriteItOut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句,so does everything. 很喜欢你的写作风格。能用英文写出一种情,的确不易。一定多拜读!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又来了,谢谢谢谢。好久没有诗意了,诗也是勉勉强强,给某人看,被其嘲笑,说一棵树砍了也写诗啊。不管,写自己的,让人去笑话啊,哈哈:))子乔晚安!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riteItOut' 的评论 : 多谢指正,说得及是,漏了介词for,这就去加上,另外的表达也很好,非常感谢!欢迎常来!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暖冬又赋情诗一首,看来真是感情深厚,情到深处诗意也浓;)

WriteItOut 发表评论于
两面圣手,中英文均驾驭自如。佩服!一点拙见:“being thankful that at least I waited the day their fruits were borne.” 要么改作 “I waited for the day" 但是作者是想说终于等到了那一天,或该作 “at least the day eventually came when the fruits were borne". 谢谢分享,学习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太谢谢你了,Mike,我也在在要不要移植,毕竟种了七年了。这下心里有底了。我会试试。祝好!
mikecwu 发表评论于
你可以考虑移栽到离开邻居家远一点安全的地方。冬天时候移栽比较安全。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欢迎mike!是啊,我喜欢牛油果营养价值很高,含好的胆固醇,我也经常买,这次砍了也是无奈,主要是离邻居家太近,不想有后患,其实我种的时候也没想到会长那么高大,还是自己plan的不好。羡慕你们瓜果飘香啊,我的后院太小了。谢谢你的留言和input!
mikecwu 发表评论于
不应该砍的。Avocado是很有营养的果子。我们家后面有一棵很大的树,以前屋主留下的,每年这个时候树上掉下果子,比商店的好吃多了,因为是Tree ripe的,商店都是生的时候摘下,避免储存烂掉,自然养分就差很多了。

我们自己又种了更多的果树,要多年以后才有果实。确实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好!我没有绿手指的,就这些很贱的好养的植物。你提醒的太及时了,还在犹豫要不要留着树杆呢,看来还得全部砍掉,以免后患的。真是谢谢迪儿的提醒,人不能感情用事,以大局为重,呵呵:))问候迪儿!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冬妹妹又写诗了,非常美,你挺有天赋的,别放弃哦。
妹妹真是不张扬的绿手指,院子不大,还有那么多果树结果,太羡慕了。
我曾经种过一颗牛油果核,一点不娇气而且长得很快。后来听说这样种的牛油果树不会结果,就拔掉了。妹妹的实践证明这个说法不太对。牛油果的树长得很大,也许会破坏房子的地基,砍掉了不舍,长远来说是个正确决定。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小溪姐姐好!牛油果要想结果必须长得高,有阳光,这样就有可能影响到邻居,虽然他们不抱怨,因为他家的香蕉树确实影响我们家,但是我还是怕有隐患,砍了就砍了吧。我的百香果是藤状的,很能长叶,也是从种子开始种的,三年就结果了。小溪姐姐的百香果花也是这样的吗?不结果的百香果花,也好,因为百香果没什么果肉的,就是些籽和香味。谢谢小溪姐姐每次温馨的留言,家里的后院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虽然小,但是有很多记忆。问候小溪姐!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喜欢暖冬读书,修身养性,绿影婆娑的安静小院。希望光秃秃的牛油果树杆来年春天再发芽,只要不长到邻居家就行.你家Passion flower花型真漂亮,是爬藤吗?我家的passion flower是不结果的爬藤类。赞你beautiful English writings.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燕儿好!燕儿比我软心肠,我可以体会你的各种滋味,在我,还是有点不舍,但是因为想了很久了,像青蛙煮水,慢慢地麻木了。我还留着树干呢。问候燕儿新周好!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没有忧伤 没有落寞,没有难分难舍”,暖儿好潇洒!我可不行,我有一棵相伴十年的玫瑰树,目睹了玫瑰的鼎盛和衰落,不得不砍掉时,真是各种滋味在心头!尤其第二年春天,看到从树根上冒出新芽的时候。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康康好!嗯,火龙果很容易种,我们老家(浙江)现在也大量种植,冬天用暖棚。你如果能让它过得了冬就好。谢谢康康留言。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明年去加州,弄棵火龙果回来,不过,我这里冬天比加州冷,早晚温差大,有时会低于零下好几度,估计活不了。诗情并茂的文章,让人赏心悦目。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好!是可惜的,没办法的事。火龙果白色肉的一般不怎么甜,红色的一般甜一下也贵一些,我自己种的是白色的,出人意料,比所有我买过的红色白色的都甜。问候晓青!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ncemm好!还是你读得仔细,你真是sweet, 我不浪漫的,或许心底里有那么几分浪漫。mm说得是,过程重要。早上起来有点点诗意加了首诗,算是最后的作别,mm不用再回了。多谢Oncemm的光临!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的再次光临!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London好!我们这里的朋友后园果实成熟时也常有鸟,他们就用网啊或纸啊什么的包裹起来,我的倒是没有招鸟过来的。谢谢留言,祝好!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欢迎疏影!你的手工了得啊!牛油果可能根蛮深的,种在盆里只能作观赏,估计结不了果子,不好意思,如果你是从果核开始的,一般要等很多年,除非你是买的秧,会比较快些。谢谢疏影的留言!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好!其实想了很久了,因为下不了手,但是又怕以后有麻烦。是可惜的,好不容易结果了。谢谢一凡留言。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茵茵好,是的,我在南加,这里一年四季阳光灿烂,也很暖和。问候茵茵!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是啊,这里也可以种牛油果树的,我留了树干了,不过估计很难再结果了,元气大伤,而且它不长高就鲜有阳光,长高了又影响到邻居。谢谢王妃临博。祝好!
晓青 发表评论于
你对牛油果的记录我都记忆犹新,树砍了?可惜。
火龙果吃过一次,没什么味道。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一大早醒来就闻到暖mm家后院百果花的清香,我觉得啊肯定是人家觉的暖mm喜欢浪漫,所以给你开满了花花草草,结果不重要啊,重要的是过程,再次验证了吧。:) 很喜欢你这篇的中文版,写得好幽默,尤其写牛油果那段,特别形象,一边读一边忍俊不住。牛油果死不结果的顽固在暖mm的笔下栩栩如生。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又加了片片,实在是羡慕!
来也匆匆London 发表评论于
真的都是好东西!我家的两颗果树每年的果子都是鸟吃,我们都抢不过它们^_^
疏影浅斜 发表评论于
可惜了,可惜了!没想到牛油果能长那么高呢,我的两颗有三年了吧,还在花盆里长着呢,我们这里气候不行,压根就没指望他们结果儿。从照片看,果子不小,放一段时间应该能放熟。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砍树是很难做的决定吧。善良的暖冬,祝福你!
读暖冬的文总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暖冬家的花果山是在亚热带地区吗?真是奇花异果。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你家院子都接的好东西。油果我以为只澳洲这边产,还没见过在树上的样子,砍了真可惜!为什么不留一些根呢?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被你笑到了。看来编辑放到地方有歧义,还好不是什么砍树比赛:))问候土豆!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在“社区活动”栏目看到了“牛油果树被砍了”,就想:哪个社区搞这样的活动啊?
下次活动砍啥呀?别忘了事先通知一下哦,:))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妹妹好!你的鼓励means much to me.谢谢你的阅读和夸奖。祝新周一切安好,你爸爸早日康复!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是的,莲子,这里气候好,很多人家种很多瓜果。以前我就是梦想以后有块地,养鸡种菜种水果,现在不这么想了,觉得有时间还是多看点书,趁现在很没有很老。谢谢莲子留言,问候!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Rolfemom好!我在下面跟杜鹃说了,火龙果很容易养,到有火龙果的人家里剪下一支就能插活,就像仙人掌类的,非常容易养,我还是种在盆子里的,因为它的根不深。但是它需要搭个结实的架子,让它攀沿挂下来,这样才结果。从种到结果也就两三年,而且自己种的水分特别多,皮薄、甜。希望你早日栽种,早日收获。我的牛油果枝叉都剪了,估计没了阳光(高才有阳光)很难再结果了。谢谢你的夸赞!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好!附近周遭的环境好像已经不适合蜂鸟了,只有一次成功过,后面几次都遇难了,所以不来也罢,省得伤心。是啊,公司也有同事从家里树上摘了放在厨房让大家随便拿,估计都吃不了。我也是想了很久,趁现在还能爬上梯子够得着,处理了省心了。谢谢子乔,祝新周好!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喜欢读暖冬姐的中英博文,各成其美。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太羡慕你们加州的气候了,可以种植各类的花花果果。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暖冬的中文,英文版太漂亮了, 好喜欢! 牛油果树给砍了, 心里一定有许多不舍。我们家的牛油果树因为太高,昨天也请人大幅度修剪。 基本上也是只剩几个大trunks. 明年牛油果树应该又会长回来, 高度以后好控制点。昨天也收获了百多个牛油果 (比超市的大,味道好很多)。可惜大家离我远了。 大多数牛油果我LG都送人了。好羡慕暖冬种有火龙果。 我也想学你试种火龙果。 谢谢暖冬好信息。 :-)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牛油果树确实长的又高又大,我有个朋友家门口有一棵,结成百上千的果子,来不及摘,掉一地,也是烦恼。不过暖冬,把树砍了,今年就看不见蜂鸟妈妈做巢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好,是啊,你这个方寸之地形容得好,我还有一棵枇杷树呢:) 谢谢一讲,祝好!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方寸之地,鸟语花香,还有火龙果,牛油果… 大自然真奇妙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啊,已经砍了,而且院子太小,这树太大,不好意思,我也很不舍的。问候豆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好!火龙果太容易养了,随便从别人家剪一节插活了,二三年就能结果,如果阳光好的话,唯一的是,你要给它搭个架子了,让它能够依靠挂下来结果。我是没人打理,挂在墙上,去年社区来信要我剪掉爬在架上的,结果元气大伤,只有一个。去年开了不少花,只是没有结果,据说可以人工授粉。问候杜鹃!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avocado叫牛油果呀,学习了!我很喜欢在salada里放牛油果的,暖冬多种一点,我们大家订购!:)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是的,风清,加州阳光好,很多家庭都瓜果飘香的,这个火龙果、百香果都非常好种好样,不需要多少打理,也没有什么虫害,只可惜我家院子太小。祝风清新的一周愉快!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砍了,太可惜了。牛油果和火龙果都是我想种的。火龙果树好养吗?
风清fq 发表评论于
你院里能种岀那么多的果实,而且是少见的果实,真令人惊喜。我以为它们只生长在热带,还不知道加州的水土适合这些果实生长呢。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只怪自己院子太小,其实牛油果树还比较容易养的,也好像没有什么病虫害。只是我最初没想到会长这么高的。问候菲儿!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闻香好!这里因为一年四季都比较暖和,所以这些亚热带/热带的植物瓜果可以生存种植。砍了是心疼的,想了很久。也怪自己开始没有计划好。谢谢闻香留言,祝好!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好!请坐沙发,请喝茶!是啊,好不容易结果了,也是因为长高了,有更多的阳光了,是可惜的,但也是不想有什么后患吧。谢谢松松临博!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1我也觉得可惜,女儿天天要吃牛油果的,加州朋友家也种了,特别羡慕!
yy56 发表评论于
都是些少见的果树。除了见过牛油果树,其他的还真没见过。砍掉七年的树,心一定很疼吧。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好容易牛油果树结果了,却被砍了,有些可惜啊。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