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不忍目睹的鸭族故事

耕耘时人间的藩篱在褪去
天际线远到未知… /
本博图文 博主原创
敬请尊重版权
打印 (被阅读 次)

拍鸭时心情总是复杂的。一方面,慈母萌儿的鸭母子图温馨到令人目湿。而另一方面,因看见过不少鸭族不尽人意的特色品德,拍鸭子时总要花点力气去驱逐随时会有的愤懑情绪。

本次,就以我亲眼目睹的三个实例谈鸭类品格上的“大缺陷”。

第一。我们知道大多数水鸟像一般鸟类,是夫妻共同抚养小雏长大的。比如,天鹅、骨鼻鸟,……。而鸭子类,不管有多少小鸭,永远是单亲家庭。一旦有了小鸭,它们的父亲就会不知去向。

单亲鸭妈只能秉持‘偷着活’的生存策略。它领着自己的孩子们在水沟的犄角旮旯,不仅要躲开别的水鸟,更要在没有别的鸭子的地方,水里刨食。尽管如此,因为鸭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一窝若干只小鸭雏还是会在它们出生后的一两周之内急剧减少。剩到三、两只,甚至一只。甚至可能最终一只不剩。

令人愤懑之处还不仅于此,是因为从生下来就目睹着妈妈回避、不抗争的生活态度吧,差不多所有小鸭子们也都是缩脖低头、顺眉顺眼,一副对谁都满服气的样子。一点不像小天鹅,小骨鼻那么阳光、舒展,有生气。

还好,情况有例外。我有幸观看到过一回敢于大模大样在湖中横着游的母子鸭。

那次,鸭妈身边仅剩一子(或女)。一点没有可怜相,只见那只小鸭子紧随妈妈身后,精神抖擞的高昂着头同时不停的左右环顾。还经常抖动一下翅膀做出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只要有无论什么水鸟稍有要侵扰之态,它就会像子弹头一样跳起来扑上去……。结果呢,所有强悍邻居们都与它们娘俩保持一定距离,敬而远之了。

看来,‘欺软怕硬’这条动物界的铁律被这个小精灵早早悟到,这不仅使它能平安在妈妈身边长大,它的妈妈也因它成了水中贵妇,尊严的过了那年的整个夏秋两季。

但那是一个太特殊的例子了,在那之前和在那之后都从未和再也没有见过。

第二。事实上,就鸭族的秉性来说,无论公母,是所有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鸟类动物中最最懦弱的。(除了前面的‘小精灵’鸭)从来没见过鸭子在受异类攻击时反攻的。无论公、母、也无论是单个、两三、还是一群。而不管前来进攻者的级量和身长是大于还是小于自己,鸭们一律以36计中的‘走’字应对。

所以像天鹅这样的水中重量级霸王,见鸭子就驱赶自不必说。就连比鸭小一半的骨鼻鸟、海鸥,都会无端就扑上来对鸭子连抓带踢。

下面,写一段令我震惊不已的亲眼所见,或可作为以上所言的极端型证据。

几年前的一天,在村边的草地上,看见一只公鸭在不远的地方朝天哀嚎。定睛一看,正前方有两只“立身”鸭(一种抬着身体站立走路的似鸭非鸭的水旱两栖鸟类。请见后面我的涂鸦草图),其中的一只从背后狠狠的咬住一只母鸭的脖子要施强暴,而它的同伴,另一只立身鸭,则在前面死钳住母鸭的头协助作案。母鸭在呱呱的嘶叫挣扎。

我跑上前跺脚吓走了立身鸭。这时被解救出的母鸭与刚才哀嚎的公鸭聚在一起。我以为母鸭会上去扇鸭夫一耳光:“它们是两个我们也是,它俩比你我还瘦小些,你怎么就不敢上来撕它们……?”但是没有。公母二鸭叽叽叫着互相安慰压惊,蹒跚远去。望着它俩的背影,感觉有点心痛,眼泪都要渗出来了。

后来想,也许是因为那对形影不离的立身鸭谁也想不到它们不是一对夫妻,况且不属于同类,让这对鸭夫妇毫无防备,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只有本能的懦弱主宰行为。

第三。鸭子只要是一群,群内战事就会时有发生。不仅公鸭跟公鸭打,公鸭也跟母鸭打,母鸭也会跟母鸭打。(我拍过不少鸭战的照片,可惜此次没时间找了。)

本地的鸭子几乎全是花鸭(公鸭是绿头或蓝头),白鸭属极少数个别。于是就会看到刺目的一幕:一群花鸭狠欺一只白鸭。

有一次,在河边,一群鸭子有公鸭也有母鸭,其中唯一的一只白鸭的头上和脖子上的羽毛几乎被啄秃。它可怜兮兮的站在群的最外层,可能是因为那里多少有些躲闪的余地。却不知道,除非变身精灵式战斗鸭,离开才是唯一生路。……

 

好在,这一两年已经很少在附近看到大群的聚集的鸭子了,令人不忍目睹的剧情相信会大大减少。 -估计是有关部门采取了措施。三、五、六只鸭子还是能和平共处于一片水域的。

鸭妈不仅永远不是祥林嫂,且深谙‘吃一垫长一智’的道理。

孩子所剩无几了,它的眼里顾不上装进哀怨。而是决心更精心的看顾‘摇篮’里的鸭宝。它那决然的眼神在说:绝不让歹徒再得手。

现在明白为什么母鸭都一律只穿‘伪装服’了吧?

 

这位聪明的鸭妈靠协调色给孩子以安全度过危险期的环境。

说实话,如果不是长镜头,发现小雏并不容易。

感觉鸭母子图、小鸭身上的图案,像大自然的神笔之作。

原来小鸭之间也在交流呐。

 

这位妈妈说:我的平凡就是孩子们的长大成鸭的保证~~

三只小鸭:妈妈就是我们的全世界~~

 

 

大概每天目睹双亲保护下的小天鹅,小鸭们会懂得自己的妈妈有多辛苦。

天鹅爸在赶一只带着几只小鸭的母鸭。一旦鸭妈被驱赶,小鸭们就会四散在水草间躲起来。等危险过去,它们会跟妈妈重聚。但往往不是所有的小鸭都能回来。这也是小鸭丢失的一个原因。

 

上图,被驱赶后的鸭妈把孩子们重新聚集起来,越过草地去到另一条水沟。

骨鼻鸟也是双亲共同喂养幼雏。所以,它们与天鹅同样,很难从外表分出雄雌(?)

但是,没有小雏时,一对公母鸭很有情有义的彼此相伴。

 

 

公鸭不认为自己有必要对抚养后代付出。大概原因是它们认为自己的羽毛太鲜亮耀眼了,会招来嫉妒的它类鸟给孩子带来更大的危险?

公鸭的眼神很和善。

本地公鸭大多数绿头,也有一部分是像上图的蓝头。

下图,几个月前,在走过一条小街时,这只白鸭很奇怪的站在一户门前。

看到我关注它,它就呱呱叫了两声。即时旁边门里住的,一位我认识的女士出来说:“我正在家休病假,一下午了,猫过来它呱呱叫,狗过来它和狗一起叫。它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们怎么把它弄走呢?“  我说:”它可能是在鸭群里受欺负逃出来的。我设法把它赶到街后的小河沟去好了“。  

”它的脚好像是刚才被猫抓伤了“,女士说。”没关系“ 我说,”只要它的翅膀没伤……“。于是我试图让小鸭飞起来。一边用双臂轰赶一边跺脚。在心里说:小鸭,重新飞起来吧,只要飞起来就能看到一片自己能落脚生存的地方。祝福有勇气飞离鸭群的你!后来它飞起来离开了。

上图,像是个和睦安详的三家村 ;)

上图,我画的‘立身鸭’。与绿头鸭应该不是一类物种吧?更不可思议的是,它俩竟然协同作案。

了解动物的德行是一件相当有意思的事,但对一些动物界的‘恶’行又天生无法目睹。这或许除了敏感是悟性缺乏的缘故吧。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据我看Zucker网友的邻居鸭仔肯定是隔代遗传的精灵战斗鸭~~。谢谢美评~。
Zucker 发表评论于
前段时间在我家附近的小河里也发现了一群小鸭子和鸭妈妈,这些小鸭子与你拍的一模一样,但可凶了,居然敢驱赶来抢食的成年鸭子,真让我吃惊。但正如你说的成年鸭是很懦弱,居然吓得掉头就跑,不可思议。好文好照片!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雨清明' 的评论 : 谢谢小雨的欣赏和美言。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哈哈。我叫来警察后会被直接送往精神病院~~。 欢迎博友来访。
小雨清明 发表评论于
好文。生动 有趣,还能长知识。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你遇到了强奸案,为什么不打911马上报警,还在自行执法?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谢谢南岛水鸟的美评。我会继续努力 ;)。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白鸭很像北京鸭吗?多亏您的提醒。我看很可能白鸭是原宠物身份。或是逃出来,但更有可能是主人放生的。不然怎么会总是单枪匹马在一群花鸭中呢?谢谢青漪园网友的来访!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横塘雨眠' 的评论 : 谢谢夸赞。是小鸭的可爱乖巧,鼓舞了我的拍照热情。;)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欢迎高斯曼。谢谢来访。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来访。可爱的小鸭子萌翻人。
甫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纷纷繁繁' 的评论 : 不敢当啊 ;)。谢谢网友的来访和美言。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图文并茂,写得好PP靓,最后的画是灰常梦!: )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白鸭子很像北京鸭,喜清净网友家就有两只长得很像的白鸭。是不是谁家的宠物鸭跑到野外来了,不得不单打独斗地生存?
横塘雨眠 发表评论于
照片拍得真好!小鸭子真萌:)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喜欢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太可爱了,片片真漂亮!
纷纷繁繁 发表评论于
呱唧呱唧,太佩服了。作者观察好仔细,图文并茂。最后一张涂鸭图尤其精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