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艳遇2: 绮丽神奇红沙漠

清清林中溪, 映满天上云; 呢喃石上燕, 语出卓不群。。。
打印 (被阅读 次)

飞往开普敦长达11小时的航程中不幸与一感冒患者为邻,尽管千防百护还是在海角城后两天开始发烧流涕强咳。马上服用专科医生的特效药后领导建议取消下站行程在开普敦静观病情发展—可是我在那儿满心期待相遇的“艳”们呢?!“有些东西值得拥有,但要付出代价。我想成为其中之一。”《走出非洲》女作家凯伦·布里克森这句名言不断在脑际迴响。代价,不仅是金钱时间,更需要执着的勇气,这当然来自对美景的无比渴望.....

凌晨起飞不过一个多小时,我们已在首都温得和克Windhoek机场的晨风中步入西南非洲国家纳米比亚Namibia。虽然一如既往不在城区住宿,还是请司机兼导游带我们匆匆车游不大的城区。左下是一砖一瓦均从德国进口的城市地标福音路德大教堂,昭示着这个国家德国殖民地的历史;右下是国家独立纪念碑,碑前是毛泽东在非洲“几个穷朋友”之一右手高举宪法的开国总统萨姆·努乔马塑像。纳米比亚1990年才宣告独立。

司机带我们看过几处铁皮屋贫民区(图上);又去看现任总统住宅(图下),可惜相机还未对焦,马上走来一对持枪警卫加以干预,司机软话不停赶紧逃离

街边市场上摆摊卖小工艺品红泥包头裹身的辛巴族女人们。司机给了些钱告诉要拍照,站起亮相的几位表情麻木,还不如临走她们坐下恢复原态后来得自然

出城一小时左右柏油马路变成颠簸土路;再也没有海角城里身在欧美的感觉,路边景色越来越苍凉,满眼都是没有绿色没有人家的遗世原始荒丘

回路是在动物活动较多的晨时,车窗外多次见到稀树荒原上极耐旱的纳米比亚国兽直角羚羊

路边岩石上的精灵,在洒满阳光的金色草丛中跳跃跑动

朝阳道道光芒透过挂满非洲特有织巢鸟巨巢的树干

不同于东非等其它地区,纳米比亚的织巢鸟家园特别大,据说有的能住500多只鸟,宅所内部建造像人类的公寓一样。不是司机指明,怎能相信这电线杆上是一织巢鸟窝呢

几小时颠簸昏睡,终于远远见到山腰上我们的月亮山旅馆Moon Mountain Lodge。纳米比亚很多景点都让人心?摇荡:箭袋树园鲸湾三明治湾颓废方舟骷髅海岸红泥人村...但最令我心心念念的却在这儿—世界最古老的纳米布沙漠

因为低烧在预订的舒适帐篷里倒下便睡...直到血色黄昏染红沙漠;实在爬不起来,就掀开帐篷门躺在床上拍下门外圆圆落日(上);领导在小路上手机拍的篷屋落日(下)

无论身体怎样不舒服,还是咬牙起了个大早来到非洲最大世界第四大的纳米比诺克陆夫国家公园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晨雾弥漫的公园居然没到开门时间,不一会儿我们车后排起等候进园的长队

意为“遥远干燥平地”的纳米布namib,是地球上最古老已有8000多万年高龄的荒凉干旱沙漠,燥热的风将山中岩石风化为细沙粉尘,近亿年来种种自然造化弄物使其形成大西洋海岸边这一片广袤沙海。纳米比亚国名即取之于此

意为“无路沼泽”的苏丝斯黎 Sossusvlei 是纳米布沙漠最著名的沙漠景观:有造型完美世界最高大的沙丘,更有因沙粒富含硫化铁遇水氧化后形成的独特艳红色彩,而听说水分竟是来自大西洋每隔几天“到此一游”的雾霭......真是无法言说的神奇!

身后是冉冉升起的旭日,头上是沙漠常态万里无云湛蓝天空,我们与这片神秘古老艳丽的沙漠相遇:在晨阳低光照耀下每座沙丘都展现着丝绸般柔美的曲线,奇妙的大光比影调,随着光线变化极具冲击力的多样暖色,令人沉醉不已

“早晨的沙漠,像被水洗过了似的干净,天空是碧蓝的,没有一丝云彩,温柔的沙丘不断地铺展到视线所能及的极限。在这种时候的沙地,总使我联想起一个巨大的沉睡女人的胴体,好似还带着轻微的呼吸在起伏着,那么安详沉静而深厚的美丽真是令人近乎疼痛地感动着。”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这里应该是43号沙丘,8000多年时光雕刻出她如此优美的曲线

没有更丰富的色彩层次,只有极端鲜明的三色:蓝天下朝阳一面变幻着血红玫瑰红桔红等色彩,背阴一面黑夜般深邃,沙丘脊线切割出来的明暗两面给人强烈视觉冲击:这就是自然神力!

来到可供游人攀爬的最著名45号沙丘。晨阳早已升高,向阳的沙丘一面已变成一片桔黄

多枝老树啁啾昏鸦不间断的游人,为单调静寂的古老沙丘平添色彩动态生机

尽管生命已去绿色不再,仍以树的姿态在此不眠不休陪伴沙丘千年万载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三毛

顺着前人的脚印开始攀爬300多米丘顶。风吹沙扬,脚印很快会被洇没

沙中挪步,缓慢沉重;前瞻后望,手机记录

沙丘顶端,红沙漫漫无穷尽,层层相叠峰相连;本来设想烈日炎炎穿上迎风招展的红裙在顶上浪一把,却是寒风瑟瑟羽绒衣都脱不下;放眼望去,遍地世间看不到的苍凉诗意!和三毛诗:“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血沙土,从此形成纳米布”...????

下沙丘可就轻松多了,走走没人走过的沙,更有人选择跑沙或滑沙—变着法儿的与古老沙丘亲热

乘车前往死亡谷。图左:停车场旁早已干枯脱水变成白色的树令人惊心动魄;图右上:沙丘表皮像是微风吹拂中金色海洋上层层涟漪;图右下:见过题为“美人臀”的沙丘照片,这片白沙可是“美人腰”?

兵分两路奔向死亡谷:爬大沙丘过去从高处鸟瞰;我当然选择第二条平坦沙路走过去其实也不容易

这里是苏丝斯黎沙漠中一片白色粘土洼地。自然之手在多年风云变幻中移动沙丘阻断了河流注入洼地的必经之路,原处生长的骆驼刺树慢慢死去变干烤焦却是死而不倒,因而也称作“古树之墓”

沙丘顶端身影长长的驴友们寻觅着下丘之路

偶尔出现的暴雨在经日晒烘烤后龟裂成千形万状的地表画;明明早已死去却仍然昂首挺立宣告生命姿态的骆驼刺

寻寻觅觅走走停停,在这片历史的遗迹生命的呐喊中徘徊反思

最喜欢这一组骆驼刺标本,蓝天红沙前各种枝条恣意招展升华的生命;两棵小树以同样姿态相伴在垂直挺立的大树左右极具平衡之美

与你的奇妙约会终告结束,每一眼都如此惊艳

取消了下午红沙漠暮色行,也没有再安排计划中航拍此地独有的沙海相接世界奇景...睡睡睡,终于小恙初愈,最后一个傍晚便随邻居驴友们一起来到东边naukluft山脉月亮山

在遥远的南大西洋岸边大沙漠边上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驴友们一起饮酒欣赏美丽落日,别有不凡情趣风味

因为干燥无云无污,纳米比亚是世界最佳星空观赏地之一(世界上5大暗黑天空保护区之一),当然不容错过。可惜白天选好的前景晚上通道上了锁,只好在阳台上拍摄繁荗光亮的美丽夜空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又浓又亮灿烂非凡的银河,“微云红衬馀霞绮,明星碧浸银河水”(宋·张元干)故乡只有古人见过吧?

 

对着南半球的南十字星曝光半小时左右,居然一张就拍出此地浓密带有银河的沙漠星轨

时间还早在帐篷门囗小路上又随拍一张

黎明即起打包离开。遗憾因没有食欲错过此处新猎的羚羊野猪肉;遗憾错过机遇亲眼欣赏红沙丘的暮色...。忘不了月亮山上这座帐篷旅馆的别样风情和各位员工的友好

更一辈子忘不了,这绮丽神妙诗意无限的红沙漠!

谢谢观赏!

(敬请关注:非洲艳遇1: 旖旎迷人海角城

溪边燕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0084lx'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欣赏!
0084lx 发表评论于
太壮观了,这独特的景象。。。
溪边燕语 发表评论于
谢谢欣赏鼓励!
看风景 发表评论于
太棒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