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打车被约散漫地说开去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说起滴滴打车,两年以前回国期间,就几乎完全依赖上它,感觉太方便了。传统出租车固然相对安全,不过在路面上很少见到,即便见到,也多半载着乘客,让意图打车的人很有望穿秋水也等不到想等的车的颓丧之感。

我们回去的时候又都正值盛夏时分,太阳暴晒,气温酷热,这个时候有个约定的车来接一下就很让人减去几分烦躁,可以气定神闲地等在路边了。

 

当然滴滴也存在很多问题,其实不止滴滴,上到任何陌生人的车上都有这样的问题:不知道司机的人品如何,不知道他的车技如何。

老实说,如果没有三个孩子作伴,很多司机的样子让我看一眼就不敢上车,更不要说深更半夜的时候了。所以就打车这件事,不是我带着三个孩子打车,是他们给我壮量去坐一个陌生男人的车。有时候想,要是可以多一些女出租车司机就好了。

而有的司机的驾驶水平让我一坐上去就肠子悔青了,一路如坐针毡地在内心祈祷……可是没有办法,我需要打车来高效使用在国内的时间。

 

因为上次的经验,即便听说了几个月之前的惨案,这次回去自然还是首选滴滴。因为其实并没有什么其他可选,这就是一种资本垄断显而易见的弊端吧。

不过我这次回去后打的第一辆滴滴就翻转了我对滴滴的印象。那个司机是一个只有三十四五岁的帅男子,看起来像个白领员工,上班之前顺便送一下车赚钱点。一段很短的路途,虽然我很喜欢跟家乡人聊天,其实也没有聊上几句,所聊无非显出我很弱智,因为我不单说不出目的地周围的建筑名称,甚至完全分不出家乡的东西南北了,只能给出向左向右的指示。

到了目的地,我付钱的时候有点手生,忘记怎么使用付款了。司机师傅就主动帮我完成付款,在付款的当儿,他问我可不可以加个微信好友。我没有回答,岔开话题。付完钱,他又握着我的手机问可不可以加个好友。我想到自己在国内的日子也需要用车,看他也不像坏人,叫他的车或许也是个好主意,于是就同意了。

 

那天我忙完之后才回复他的招呼。他立即回复过来,让我不忙的时候找他。我看着有点晕。我只有用车的时候才会找他。于是随便回了他一个笑脸和ok的表情。结果他秒回复两个字:约你。

我当时脑袋就有点空白。虽然我很老土,从网络上也大概知道国内流行的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真的这么直截了当吗?我以前不相信。现在知道,真的,真的这么直截了当。

后来跟朋友说起,她们大笑,调侃说这是艳遇啊。最后总算安慰我,说他一定是看出我是从国外回来的,以为我人傻钱多。可能吧,我苦笑。虽然他挺年轻挺帅,可是这艳遇还是让人说不出来的心惊肉跳。

 

尘儿隐约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于是追问我,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就说,是dating的意思吧。尘儿立即一脸对那个人的鄙夷。尘儿他们看着我加的好友,当时尘儿还奇怪地问我为什么要加,我说,为了叫车方便啊,这个叔叔看着像个好人。不得不承认,我的眼光,容易被美的皮囊蒙蔽。

因为这件事,尘儿教训我,妈妈,你以后坐出租车再不要跟司机聊天了。说得我流汗。

那之后再打滴滴车,尘儿不顾我让他们节省司机师傅的时间先下车等在路边的指令,总是在车里等到我下车他才下车,我知道,他开始不放心我的自我保护的能力了。

 

后来还有一次,在昆明的时候,因为要坐早班飞机飞银川,所以天几乎还黑着就订了车来接我们。那个司机师傅也是极能聊天的人,我因为有过教训,尽量地少说话,结果还是被司机师傅追着要我记他的手机号码。第一遍我可以装没听见不理,第二遍我可以找话题岔开,第三遍我就没脾气了。加就加吧,我想,大不了下车就把他的号码骚扰拦截掉。

那天下了车,尘儿一脸不解甚至颇有点生气地问我,妈妈,你为什么要加他的电话号码啊,你可以不加的。

我看着尘儿笑,这个小家伙是一朝遭蛇咬了。打定主意是不加,可是处事也要学会变通啊。那种情况下,司机都已经说了三遍了,我要是还不理他,他不好好开车怎么办呢。这种时候就要用缓兵之计了。先加了他再删除。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司机师傅后来有没有打我的电话号码,因为不认识的号码我一律不接。或许他并不是个坏人,不过在他的车上,有一种命在他手上捏着的感觉,这种时候提要求不到万不得已不好拒绝。

 

回来后不久就听到又一宗滴滴惨案,想起我在国内经历过的,不由感叹世风日下是真的,而在世风日下之时,管理制度的完善和法律制裁的力度都没有及时跟进这种日渐败坏的社会风气。

凡事不能深想,深想的话就只有恐慌。我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中年妇女都会遭遇骚扰,何况那些独身一人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了。

在这个社会里安全地存在,不仅需要智慧和勇气,真的更需要自保的能力。一个女孩子独自出门在外打拼能怎么自保呢?我先生问我。我说,带一把刀吧。我曾经包里一直有一把小水果刀。

他立即嘲笑我还住在桃花源里,带刀,你都活在什么年代呢?

也是,现在坐地铁,连半瓶花露水都不能带了。女孩子怎么可能随身带把刀呢?那么那些辣椒水之类的女孩防身的武器大约也难以通过安检吧。

 

然后那天赫然看到昆山的汽车里可以取出长刀,不觉被惊了一跳,原来并不是没有危险的刀具不在熙攘的人群中行走。

当一个社会把好人的所有自卫自保的武器都卸掉之后,他们遇到坏人的时候该怎么办呢?尤其,当外界包括国家机器里的某些机关让好人指望不上的时候,好人该怎么办呢?

于是我想到自己说过的女孩子们要自保 的话,不觉为自己感到汗颜了。

 

有时候,对于那些身外的人与事,我们是多么无力,谈自保,不过是自己骗骗自己。

而日子继续着,邪恶的悲剧从不会停止发生,假如我们无视平凡的生命。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曲肱而枕' 的评论 : 谢谢夸奖,太慷慨了啊。:) 你说的对,我干嘛要删。而且各人言责自负,也没必要删。:)
曲肱而枕 发表评论于
你是见过世面的,大度。我还以为说你虚荣就会就地被删呢。谢谢。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曲肱而枕' 的评论 : 嗯,你想得真周全啊。:)不过他还是没经验。。。这样直接是约不到中年妇女的,尤其像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
曲肱而枕 发表评论于
不那么快速过两天你一回国不就天各一方了吗?:-)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laideng' 的评论 : 是,可惜正规出租车太不好打了。必须走到闹市的地方才好。大热天太不方便了。
尘凡无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曲肱而枕' 的评论 : 哈哈,被小自己十岁的男子约的确是挺满足虚荣心的。。要是不这么快速直接吓人一跳,说不定。。。。:)
xilaideng 发表评论于
好像滴滴打车不符合国外人寿保险公司对大众公用交通工具的定义,最好还是用正规出租车
曲肱而枕 发表评论于
审视一下自己的内心:三十四五的白领帅男子,印象就不一样了。老实说还是有虚荣的成分在。正常社交环境下可能没有大问题,一切还都可以掌控。可是网约车还是一样的丛林法则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