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带着女朋友回来了! | www.wenxuecity.com

儿子带着女朋友回来了!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角落
打印 (被阅读 次)

今年初,儿子第一次在电话里告诉我们,他有了喜欢的女孩儿时,我们就知道,那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儿,也是他想结婚的女孩儿。因为他曾说过,他定下来要结婚的女孩儿才会告诉父母的。儿子是一个成熟沉稳的孩子。

女孩儿是学管理的在读研究生,大儿子两岁多,是网上认识的姐弟恋,在一个城市生活。

记得我们母子在他刚上大学时就交谈过,对他找女朋友(我的儿媳)的标准。我说,不一定要高学历挣钱多,不一定要家境多富有,只要大学毕业,长相中上等,简单一点儿,心地善良,好脾气随和。

儿子说,要聪明,喜欢户外活动,做菜好吃的, 当然了,不会让一个人做饭的。

大学期间,我曾关心地问过他关于找女朋友的事儿。他说学习很紧张,要想进医学院就得GPA高,没时间找女朋友。

结果,据我所知,儿子大学本科期间除了学习,干了很多杂事儿:冲浪,打网球,健身,养花,养乌龟,养金鱼。。。忙忙碌碌渡过了四年,唯独没见到找女朋友的“动静”。

后来,儿子考进了医学院,我们关心地问他,班级里有合适的女生吗?我脑子里想像着,一对儿医生组成一个小家庭有多好?

他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似地说:“喜欢的女生早在大学时就有了男朋友,剩下的都不喜欢,偶尔有一个既没有男朋友,自己又喜欢的,人家女孩儿估计也没看得上自己。并且,要找个亚洲女孩儿,范围就更窄了”。

作为未来的婆婆,我暗自欢喜儿子想找亚洲女孩儿。

但是,我仍然很好奇地问他“记得你小学时说找个美国女孩儿,生个混血宝宝,怎么又变了?”

“我希望她有亚洲的传统习惯,可以理解我父母的想法。”儿子说。

儿子的一番话让我很感动,微笑地看着他认真的,略显稚嫩的脸。

结果,医学院直到毕业,儿子都在和他的小日本才犬作伴儿,身边没见女孩儿的身影。

现在,儿子开始了住院医生涯。上个周末,他打来电话,要带女朋友回家见我们了。这让我兴奋的同时,也感慨万分:儿子长大了!

我想起了一段往事,一段不知该不该向他道歉的往事。

儿子十二岁的一天,我整理他的房间时,发现他的床上多了几个绒公仔和贺卡,这让我想起了他刚刚过完生日收到的同学们的小礼物。

我好奇地用手指打开花花绿绿的卡片,从名字上惊奇地发现,送礼物的竟然分别是四个美国小女孩儿。

完了!孩子这么小就这么招女孩儿。。。

儿子长得不难看,在我们的朋友圈里常常被夸“小帅哥”,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地升起隐隐的不安。晚上,我心事重重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先生。

他一脸严肃地听着,不时地点着头。儿子开始生长发育,要进入“青春期”了。

这是一个特殊的发育阶段,也是一个叛逆阶段。

听过来的人们都讲,这时期的孩子很固执很自我。自以为是什么都懂了,边嚷着“Don't run my life ”,边和父母对着来。

我们想象着,有一天,儿子告诉我们,他不能上大学了,因为交了女朋友,并且怀孕了。。。他要去麦当劳打工养家;想象他染上了抽烟,喝酒或更可怕的吸毒。。。越想越可怕,后面就不敢想下去了。

夫妻俩商量的结果,要严格管理孩子和“异性”交往,盯住他的一举一动,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毁了他的前程。

不久的一个夏日晚上,一个美国男孩子的妈妈开车把儿子接走了,她送几个孩子去附近一个儿童高尔夫球场小卖店吃雪糕,放下他们就回家去。我和先生很想问,有没有女孩儿同行?但知道不能这么问的,显得中国家长很没水平。

当他们的车子消失在暮色中时,我们开着车子追踪他们到了儿童高尔夫球场旁冷饮店的停车场。

因为是晚上,停车场上空荡荡的没有什么车辆,只有我们的车,显得格外显眼。夜空明月高悬,月光照在了我们的车身上。

为了不引起儿子和他的同学们的注意,我们把车子停在了有大树做隐蔽的角落里,身体缩得很低,有点儿像演谍战片 。

“过来了,走过来了!一共两个男孩儿,三个女孩儿!只有儿子是亚洲的孩子”我压低了嗓门惊叫道。

我们躲在车子里,弓着背,伸长了脖子,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远处走过来的男女孩子们。

“看看儿子有没有拉女孩儿的手?我眼睛近视,只看到了几个人影!”先生沙哑地嘟囔着。

“没有,两个男孩儿走前边,三个女孩儿一排后边跟着”我边紧张地盯着,边报导着,就差一副望远镜来监视“敌人”了。

就这样,我们坐在车子里盯梢了近两个小时,边注视他们的动态,边研究下一步我们该如何管教,心里还有一丝丝愧疚:千万不能让孩子知道,我们大人干这种事,毕竟也不是能拿到桌面上来的光彩事。

后来,那男孩儿的妈妈来接孩子们了。我们赶紧发动起车子,抢先一步赶回家了。任何“有用的情报”也没得到。

过了约半小时,儿子回家了。刚刚进门,我便开始审问,你和谁去了儿童高尔夫球场?和谁吃了雪糕?

当儿子告诉我们,有男同学,也有女同学时,我发火了:“除学校以外,今后不许和女同学一起外出!”。

说心里话,儿子一直到长大成人,我从未乱发脾气,更没有打骂过。这次发火也是有限的两次之一。自以为很有效力。

先生在旁边打边鼓:“大人是为你好,影响学习就上不了好大学,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就没有好生活。。。”。

儿子大哭起来,说我们大人不讲理,限制了他应该有的自由。中国话里夹杂着英语,边哭边喊着冲进了自己的卧室,丢给我们一堆他自己有理的哭诉。

没想到一贯听话的孩子,抵抗起来竟然这么激烈。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顶撞父母(后来有了第二次,也是最后的一次,我已经写了博文)。我们感到很意外,也很不知所措。夫妻俩面面相窥,愣在了那里。

“怎么办?这次教训好像不灵呀!”儿子回到他自己屋里后,我无奈地摇摇头。

看到儿子哭得这么伤心,做妈妈的真的很心疼,而不是生气,因为找不出儿子具体错在哪了。自己的想法有些动摇。

“我们明天各自问问自己的美国同事们,他们遇到这样的状况怎么处理的?”我说。

“是呀,也许我们老一辈的管教方式,对待美国生长的孩子,已经不适用了?毕竟这不是中国,况且,现在的中国也变化了?”先生也很茫然。

我们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不见了,气焰也减弱了。儿子还在他的房间里啜泣着。。。

第二天,先生和我分别从美国同事们的口中得到了一致的答复:不能干涉孩子的社交自由,那是他的权力!

说的我们感到有点儿羞愧,这件事就这么静悄悄地收兵了。从那以后,孩子照样和他的同学们出去看电影,公园打球。我们再也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细节了,更没有跟踪过。

看来,中国的老式父母和美国的新式下一代,在理解和沟通上,确实需要磨合。幸运的是,我们总算是安全,平缓地度过了儿子的青春期,并没有发生任何让我们头疼的事儿,包括早恋。

上个周末接到儿子电话的第二天,也就是周六。儿子和女友从纽约回家来了。

我和先生开车去了家附近的小火车站接孩子们,开车的路上,先生不停地叮嘱我,不要问女孩儿家境,不要问她将来的打算,不要问她的年龄。。。

“知道了!我这点儿素质还是有的”。我不耐烦地回复他,啰嗦!

随着火车的笛声,由费城开来的火车在站台上停了下来,一对“帅哥美女”微笑着朝我们走了过来。

“好像我该交接力棒了”望着他们,我自语道。

“再过几年,他们身后会跟着几只小鸡,小鸭,那是他们的孩子”先生自语道。

                   --- 谢谢!---

来也匆匆London 发表评论于
多么温馨的好文!想看看儿子和女朋友的模样呢:-)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