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丈夫心底黑暗之谜

脚踏东西文化,手写天地真情
打印 (被阅读 次)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1

奶奶从来都是和欢乐连在一起的。在奶奶家度圣诞节是她每年翘首以待的日子,大卫和爱丽丝一家也会过来。大家都愿意挤在婆婆的小房子里,哪怕睡在过道里。我们会在圣诞节这天吃到Hot Chicken Salad(热鸡沙拉),众口交赞的“世上最好吃的鸡肉”,婆婆一年只做一次的Powell家传统圣诞晚餐。我特地向婆婆讨了她的祖传秘方食谱,烤给来西城的父母吃,本来拒绝西餐的父母亲惊艳了,美食家的母亲称之“口感丰厚,香糯软嫩,老少皆宜”。婆婆的家常甜点也是一绝:风味独特的huckleberry pie,巧克力味十足的brownie,奶香浓郁的Christmas cookie等等都是朱丽娅最爱,她就是从奶奶学会了烤甜点。婆婆家还有各种各样的游戏,童心未泯的婆婆和儿孙们玩起游戏来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拼字高手而且记忆力又好的她特别擅长玩Scrabble,技压群芳,令晚辈们甘拜下风。

泪别墓地,我们一家三口回到婆婆家过夜。大卫和爱丽丝已经开车带孩子们回加州了,贝卡没来,我们都很失望。作为长孙女,她其实和Grandma Grace相处的时间最长。

杰夫拿出Master Piece的游戏盒,对朱丽娅说,奶奶特地要留给你的,因为你总是赢家。这也是杰夫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酷爱艺术的婆婆借着这个买卖名画的游戏让孩子们从小对艺术大师们及其作品耳濡目染。

朱丽娅抚摸着盒子,眼泪又掉了下来。杰夫拿来纸巾轻轻为她拭泪:“别难过,grandma临走前说了,很高兴回天家去,和她最爱的耶稣在一起。”

“我对不起grandma,我要是来陪她,她说不定中风的,也就不会走的,我本来想下一周来看她的。”女儿哽咽着。

我心疼地拉起她的手,原来她一直在内疚,“Sweetie,奶奶中风不是你的错。”

“我死后也会去天堂吗?我可以再见到奶奶吗?”女儿扬起脸来问。

我的心一阵紧缩,此情此景唤起了我心底的那一幕,多少年前发生那个南城江边的一幕。

天堂是内疚的解脱,是希望的寄托。我回答女儿说:“会的,我们将来都会去天堂的。”

杰夫又拿出两盒游戏,Apples to Apples 和Wise and Otherwise,对我说是母亲留给你和我的。前者是我的最爱,玩家用手上的名词卡片和形容词配对,一张张名词卡片帮我学到了很多美国名人轶事和历史典故;后者是杰夫的最爱,玩家完成卡片上未尽的各国谚语,让大家投票,婆婆的答案总是显得那么智慧,充满人生哲理,酷似古语箴言,频频博得晚辈们的投票。杰夫是她的劲敌,往往以幽默之语引人“上当受骗”。

夜晚上床,疲倦的我怎么也睡不着,想着牧师的话,想着婆婆的一生。听杰夫在一旁辗转反侧,我轻声问:“在想什么呢?”

“如果我们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了,比如说你去了中国,我们突然断了联系,你会等我十年吗?”

“不知道,我不愿意去想这样的如果。”

“如果我伤害了你,像我父亲伤害了我母亲那样,你会原谅我吗?”

 “大概不会,”我踌躇着,“你母亲那样的胸怀很少见。”

“你知道吗,我心底有一片黑暗,就是我一直都不肯原谅父亲,他跟母亲离婚后我发了三个誓:绝不做一个business man,绝不喝酒,绝不伤害我爱的女人。”杰夫伸出双臂抱住我。

我也紧紧地搂住他,终于明白了我一直看不清的那个阴影中的杰夫,“那你现在原谅了你的父亲吗?”

“两天前从Hope牧师那里听到我母亲的心思后,我试着原谅他,母亲都能原谅他,我为什么不能。现在回想起来,母亲曾经屡次试图跟我谈起父亲,我拒绝,总是转移话题,我真是又傻又固执。Hope牧师还告诉我,母亲一直在为我祷告,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子能重新回到教会,回到上帝面前。”

“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你她的心愿?”

“她希望我自发愿意去教会,而不是为取悦她去。父亲离家后,我就对上帝有了怀疑,不想再去教会,可是,为了让母亲高兴,我继续陪着她去。一上大学搬出了家,我就停止去教会,要从心底里把上帝赶出去。”

“那你打算回西城后去教会吗?”

“不知道上帝肯不肯原谅我,”杰夫似乎答非所问,“你知道么,不是谁都可以去天堂的,圣经里说的,只有信耶稣的人才能得永生。”

“怪不得你不肯回答朱丽娅的问题。”我有些不高兴,“好人不能上天堂吗?”

“好人的标准是什么?谁来决定标准?耶稣说,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除了他没有人能到上帝那里去。”

“耶稣说的未免太绝对了吧,他是唯一上天堂的路?”

“所以,他说的要么是真理,要么是谎言;他要么真是上帝的儿子,要么就是骗子。这几天来回顾母亲的这一生,我更愿意相信前者。所以我刚才问你那两个问题,我母亲那样的忍耐和宽恕,人是做不到的,只有靠上帝。”

“其实你心里还是有上帝的,记得么,我在发现朱丽娅很有可能是唐氏儿后,在挣扎要不要堕胎的时候,你说过,朱丽娅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这句话打动了我。”

“你不相信他,也不去想他,他还在影响你的生活。”杰夫长叹。

我轻吻杰夫:“睡吧,你明天还要开长途车。”

不久耳边传来鼾声,我却仍然禁不住思绪万千。想起中国古代王宝钏在寒窑中苦等薛平贵十八年的故事,可惜那是个传说,而婆婆的故事是真真切切的。婆婆不仅宽恕,而且还能在宽恕中把爱散发给众人。Alan一定在天堂门口张开双臂迎接她吧?

照杰夫的说法,好人上天堂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逃避面对死亡的真实答案。人死如灯灭,死后一了百了,说的潇洒,可是对生者是多么痛苦的绝望。婆婆的葬礼有悲更有欢,与其说是对她死亡的哀悼,不如说是对她生命的赞歌。我将来也想要一个像婆婆这样的葬礼,届时,杰夫,朱丽娅,亲朋好友们,别为我伤心欲绝,我宁愿看到你们充满盼望的笑容。

小说前文链接:

《人间凤凰》29 父女约会的失败
《人间凤凰》30 婆婆的凄美爱情

 

露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山韭菜美言!周末快乐!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感情真挚的好文!
露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stlePines' 的评论 : 是的,可怜那些孩子!
露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说的真好,谢谢你的祝福!
CastlePines 发表评论于
婚姻不幸对孩子的成长影响决对是负面的.
小三儿她姐 发表评论于
live in hope 是最好的人生态度。 God bless!
露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很高兴你喜欢!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与其说是对她死亡的哀悼,不如说是对她生命的赞歌。
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