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温暖、让我欢喜 | www.wenxuecity.com

给我温暖、让我欢喜

谈天说地,记录瞬间感想; 交友拜师,结识各路英豪
打印 (被阅读 次)

年幼时,对新年的盼望之一就是有新衣服穿。给我们姐妹俩准备过年新衣服的就是我们的妈妈。妈妈缝制的衣服不仅给过我欢乐,更让我温暖到如今。

虽然盼着穿新衣,但我还是不喜欢跟妈妈逛布店。感觉她能在那里待上永远。每一匹布角她都仔细地用手指轻轻捻一捻,来体会面料的优劣。如同品酒师噙一小小口红酒细细体验。然后是察看门面是单幅还是双幅,再比一比标签上的价格,最后放到我们的身上比试一番。好不容易定下买哪块布料,还得计算裁多长最划算。没有计算器,她也不会打算盘。只是站在那里心算、默念。生怕多裁了一分浪费了布票和钞票,少裁了一分做不成衣服。偶尔巧遇有等外品、边角料卖的时候,她会象当今碰到“捡漏”一样喜出望外。次品和零头布往往是称重卖的。省了布票不说,同样的钱还能买更多的布料。

妈妈按着套裁的计划买布料,不多一分不少一厘。裁剪时,就得更加小心翼翼。她总是从纸样开始,然后拿着纸样在布料上比划。横放竖放颠来倒去直到纸样都能在布料上放下,才用划粉照着纸样描下剪裁线。如果布料有残次,还得考虑如何避开瑕疵,又最大限度的利用布料。

早些时候,妈妈照着裁剪书上的式样给我们做,往往是既能罩在冬天的棉袄外面又能当春秋天外套的两用衫。外面的时尚新款开始多起来后,我们有了自己的主见。告诉妈妈喜欢的式样,她就随我们去店里或小摊位上默默记下。有时临到下剪又起犹豫,她就会再跑去找个借口让营业员或摊贩拿衣服出来看看、想想、再默记在脑子里带回家。

夏天的衣服,面料薄。妈妈就采用来去缝或包缝把毛边收进去。冬天的衣服,面料厚,剪裁后就要拿到外边去拷了边才能缝纫。一开始是爸爸拿出去拷边,我们稍微大点了就派给我们去做了。

妈妈开缝纫机要等到下了班,忙完晚餐,收拾停当家务后。上海是没有暖气的。冬夜,妈妈把我们姐妹俩早早地赶入有汤婆子的被窝后,她就打开缝纫机开始工作了。她踩踩停停,因为老有不满意的地方,所以缝完就拆开是家常便饭。尽管,妈妈总是自嘲,如果当裁缝,这么做只能喝西北风了,却不见她有任何妥协。灯光在墙上映出妈妈伏在缝纫机前工作的身影,房间里回荡着缝纫机断断续续的塔塔声。我们渐渐地进入了梦乡,不知道她何时才歇工。第二天,她会拿着昨天做好的半成品让我们试样,看看袖子上的妥不妥,或是领子挺不挺。通常,我们都非常满意,而她总能看出毛病来返工。大年夜前能做好算是提前完工,很多时候大年夜还在赶工。不过,妈妈倒是从没有误过工。大年初一,我们总是能穿上新衣服。

把新衣给我们穿上后,妈妈上下打量我们一番,然后高兴地说:去“水姹嫫”家照照镜子。小时候,邻居里只有“水姹嫫”家的三门大橱中间的那扇镜子能照到全身。于是,我们俩人就一前一后雀跃着去照镜子了。邻居们见到我们自然明知故问,“哇,这么水的新衫,啥人做的?”我们自然很是得意。

妈妈一向擅长女红。我记得家里有两对枕头。一对是红棉布上绣着白花,另一对是白棉布上绣着五彩花。这些都是妈妈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她能把最细的丝线劈开,用来刺绣。但是,我几乎没有印象,妈妈在我们成年前,穿过新衣。我们长得和她一般高大后,她就拣我们不要的衣服来穿。高中里,有一次妈妈来学校看望我。结果,老师同学都说妈妈漂亮又时髦。我听惯了别人夸妈妈长得漂亮,并不觉得意外。但是,时髦又从何说起?妈妈可是连护肤品也不用的呀。后来,才知道妈妈那天穿了我们不要的牛仔裤,让同学们觉着很是时尚。

妈妈给我们做过夹克衫、西服、百褶裙、呢子中长大衣……直到我们高中。忽然,有一年妈妈对我们感叹道,“不做了,你们到外面见着有欢喜的就买吧。现在的衣服,买衣料都不止这价钱。”原来裁剪、缝纫从来就不是把她的乐趣,当然也无从说“享受”二字。妈妈有支气管扩张症,扩张的肺叶不仅丧失功能,年轻时更常引起咯血,严重时得用脸盆接着。伏案工作久了,肺被压着会影响呼吸的顺畅,缝纫对她而言可能更是受罪。

妈妈虽久已不为我们做新衣了,却还在为我们做着缝补浆洗的工作。她是闲不下的。去年,我的外甥女放完暑假回来给我捎了一包妈妈做的内裤,都是肥大宽松的老婆婆款。妈妈在电话里说,我这个年龄着紧身的内裤既不利健康也不舒适,所以她特地做了些老婆婆款的内裤。

我这个海外游子,自打出了国门,就没有再回国陪父母过过春节。平时打打电话,逢年过节寄点象征性的钱,仅此而已。但是妈妈不是给孩子红包,就是为我们买东西。给她的钱只多不少最后又回来了。

我是快半百的人了,还有妈妈这件温暖的衣服罩着,除了心里默默地感恩还能做什么呢?我不习惯拥抱妈妈,“我爱你”也觉得肉麻说不出口。看来今生今世也是“纵是寸草心,难报三寸辉”。

照片中的薄型西装、乔其纱百褶裙都是“妈妈”牌。

相片由现任老公拍摄。照片已经退色、泛黄、起了色斑,一如恋爱时的激情。

20岁算不算芬芳年华? 

花甲老翁 发表评论于
赞细腻深情好文笔,儿时过年的新衣针针线线都是妈妈的爱,感动!+1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如果眼睛大点,就是丹凤眼了。我是小眼睛,所以那个是斜眼,slanted eyes。外国人心目中典型的中国人脸,连花木兰也被画成那样了。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也看到了新娘子菲儿。温婉、美丽。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Wow,好洋气而有时代感的美女!既象摩登的职业女性,又有着女孩的娇柔,Diana这是传说中的丹凤眼吗?
见到了彼此的真容,真的感觉更亲切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1看见了,芳华,芳华!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大作家,蓬荜生辉了。刚刚在你的博客里补了课,才知道城里那么热闹的来龙去脉。我面壁一会。
恭祝新春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谢谢,你做的大馒头也很芳华。
祝狗年大吉,万事如意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大名鼎鼎的圆导光临寒舍,真是有失远迎。我正纳闷,特地在帖子沉下去的时候吧照片放出来,怎么还有人不停来看?原来小喇叭开始广播了:-)
我这人后知后觉,你们圆食芳华玩得热闹,我只能做做吃瓜群众拍拍手。
也祝你新春大吉,恭喜发财!(小声说,发了财就可以发更多的奖)
夏圓 发表评论于
接到松松的鸡毛信赶来,不虚此行,美丽的姑娘,温柔可爱大方! 温馨的文字,让我想起小时候跟着妈妈逛布店。
谢谢分享,春节快乐!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还是咱文学城的妞大方,幸福的女儿,美丽的姑娘! 春节快乐!
晓青 发表评论于
美女!好文!温馨感人。新春快乐!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ainier'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赞美。不过俺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二八无丑女,谁在这个年龄都会好看的。所以俺对你的玫瑰花卷才会有发自内心的感叹,那绝不是无病呻吟。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阅读
Rainier 发表评论于
果然是青春无敌,真漂亮!
看着眼熟,终于想起来了,像梁洛施:)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温暖的文章,清纯美丽的芳华,赞!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谢谢,我也遇见过你的芳华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温馨的故事,亮丽的芳华!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谢谢荔枝、小树、小溪、叶子。恕我不一一回复了。
母爱是人间永恒的主题。我们有太多的回忆,只要把他们忠实记录下来就可以让不同的人找到共鸣。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生活里充满爱!
Diana-Su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我晓的侬来噱我。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去翻了老照片。照片里的衣服都是妈妈做的,照片是现在的老公拍的。算是也在情人节对他的感恩表白。
翩翩叶子 发表评论于
好像我妈妈,美好的回忆,写得真温馨。谢谢分享。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赞细腻深情好文笔,儿时过年的新衣针针线线都是妈妈的爱,感动!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你妈妈和我妈妈有不少相似之处呢,我妈妈也会做衣服,特别是滚花边,她弄得精致得令人羡慕,我小时候穿妈妈织的毛衣,常被人一路追着问哪里买的。我们的上一辈人,手真是太巧了!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很温暖的文章。我妈以前也喜欢逛布店,我也是嫌她呆的时间太长,一进去就不出来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好文,干脆再弄个穿衣服的芳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