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哪儿,美丽的武汉女孩儿?

本科地质,现职空姐。天上人间九重客,七彩人生如梦。为自己写下生命旅程的点点滴滴.......
打印 (被阅读 次)

乘出租叫“打的”,出租司机也就成了“的哥”。

工作原因,我有很多机会在世界各地乘出租车。也有机会与各国的“的哥”们接触聊天。于是,就有了这个系列故事——“各国”的哥“写真

第一篇:悉尼的”的哥“

他是一个巴勒斯坦裔的”的哥“。那一天,从悉尼机场接我回家。

其实,很多时候,我更喜欢自己开车,自在舒服。但长途飞行后驾车的确危险。所以不得不“打的”。我有个毛病,就是不喜欢坐后座。但毕竟“的哥”是个陌生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有时很别扭,如果再遇见一个不会聊天的人,那整个车程就会闷出蟑螂来了。但相反,如果遇见一个会聊天的人,不仅不会让空气沉闷还会是一个愉快难忘的旅程。

所以,我一直坚信,聊天儿是个技术活儿!

就像这个司机,他很健谈,英语也没有口音。寒暄之后就非常自然直接地进入聊天环节。

“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工作呀”他说

”其实从客服这点来说,咱们的工作性质差不多嘛。都是与不同的客人打交道“我回答。

”的哥“扭头看了我一眼,笑了。”嗯,你说的有道理呐“他看上去不到30岁,笑容非常可爱。还有几分腼腆。深褐色的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最精华的五官是那双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让他多了几分温柔。

别忘了,我曾做过记者,与人打交道是我的长项。所以,他很快敞开自己,告诉了我下面的故事,让我感动得几乎落泪

“我也喜欢旅游!”他这样开始了自己的故事。嗯,这好像是全世界年轻人都染上了的瘟疫。有钱没钱,有时间没时间,都想任性地“说走就走”好像不这样就不曾年轻过,甚至就不曾精彩地活过。

”所以说服父母送我去了沙特阿拉伯读大学。学的是电子工程“,

后来,他在那里遇见一位来自中国武汉的女护士。然后他说了一个中文名字。当然是很绕口的拼音,所以,我无论如何也猜不出这女孩的名字。

他们相爱了!在沙特阿拉伯。

“她因为是中国政府派去的医疗队护士。所以不允许与当地人恋爱。当然也包括我。”但爱情这东西说来就来,怎么可能被条条框框束缚呢?所以,两个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轻人,就悄悄地在条条框框之外尽情挥洒青春,度过了非常美好的一段时光。

分手的时候还是到了。俩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女孩回中国了。他也毕业后回了巴勒斯坦,然后就申请到澳洲读硕士。“我几乎是刚一到澳洲就跟她联系上了。她也很快到澳洲来读书了”
然后呢?然后——

故事就在一年后发生了逆转:朝夕相处的爱情在日常琐事中慢慢褪色,激情也被一些习惯和文化差异弄得斑驳不勘。恰好那时他的家里又给他安排了相亲。他要回巴勒斯坦。武汉女孩负气又回国了。

“你怎么可以去相亲?你明明爱她嘛?”我问。

“你知道,“他振振有词地告诉我”相亲是巴勒斯坦仍然盛行的传统。而且我妈妈最了解我,也最爱我,所以,她帮我挑选的女孩,一定是对我最合适的”

“所以,你就——”

“嗯,我还是跟妈妈挑选的巴勒斯坦女孩成了亲。现在女儿快2岁了。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秘密的角落是给XXX的。我忘不了她!我其实一直爱她!”

这次是我扭过头去看他。这家伙可是一脸认真,不是在开玩笑。

沉默。

“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她?”过了好久他说,而且从方向盘上转过头来,用那双长睫毛的大眼睛看着我

“找她?为什么?”我反问。“你已经结婚了。你的生命里已经没有空间给她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急忙申辩。“我不是想做什么。只想看看她,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好不好。”然后声音突然低了下来,近乎喃喃自语着“我只希望她快乐!”

“你试过吗?”我轻声问。

“她曾经给我留下了地址电话,但因为搬家都不见了。我只知道她叫XXX,武汉人,护士”

”你能不能回中国时帮我问一下?“

哈,这也太天真了!

我忍不住对他说“你知道武汉有多少人?中国又有多少人叫XXX?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能拼对”

”我知道这很难,很难。我曾经跟好几个中国朋友说过,他们都无法帮我。”

“是我的错,是我把她弄丢了。”他再次强调,只希望她过得幸福,而且想告诉她,他仍然爱着她!

“不要试图再找她了。“我说。”把这段记忆埋在心里。我倒建议你有机会去中国看看,去武汉看看,看看她生活的那片土地,呼吸一下她曾经呼吸过的空气。这样应该更好”

他想了一会儿,点点头。然后笑着说“谢谢你!”

今天,在这个浪漫的情人节之夜,想起了这个故事。想帮那个“的哥”把他的思念写在天空,帮他转达那声问候——

美丽的武汉女孩,你在哪儿?你过得好吗?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