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蛋糕引发的千古奇案

北美时事历史纵横谈
打印 (被阅读 次)

美国政府的一个好处是办事相对公开,国会的议事,最高法院的办案,普通民众都可旁听。这不,为了旁听周二最高法院举行的一场庭辩,热心的群众居然在早在上周五早上就在最高法院门口等待,而且需要在凄风冷雨中通宵达旦地搭帐篷排长队,去领取那为数不多的几张旁听票。就算是发烧歌迷买演唱会的票也不过如此了。到底是什么惊天大案,能让老百姓如此如醉如痴?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科罗拉多一对gay couple去当地蛋糕店定制婚礼蛋糕,不巧蛋糕师傅是虔诚的反同基督徒,感到给同性婚礼提供蛋糕有违他的宗教信仰,遂拒之,遭起诉。科罗拉多下级法院判定蛋糕师傅有歧视之嫌,于是蛋糕师把状子递到高院,才成就了今天万众瞩目的局面,盛况堪比当年的奥巴马保健违宪案和同性婚姻合法案。

细读这案子,感觉这gay couple也真有点没事找事,这家不愿意,你再找另一家不就完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如果强买强卖,保不齐蛋糕师傅和面的时候往里吐口唾沫恶心你。但是,这不是美国的思维方式。假设你去住店,店主挂块牌子“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您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再另找一家呢,还是打官司告他,讨个说法?况且早在1964年的民权法案,就规定哪怕是私人拥有的产业,比如旅馆饭店,只要对公众开放,就不能以种族国籍性别为原因拒绝客人。这位坚持原则的烤蛋糕师傅,如果是在私人小圈子(private catering)里制卖蛋糕,愿不愿意给同性恋提供服务,政府当然管不着他。而如果为了扩大营业额对大众开放,那么就不得不小小牺牲一下个人的自由了。

如此一看,似乎蛋糕师傅丝毫不占理。但事实是这个案子会有一个极其接近的判决,因为他还有两道杀手锏。第一,蛋糕师傅的辩解是:他并没有单单拒绝同性恋,相反,他是拒绝向任何人提供“同性恋蛋糕”服务。有人拿出一个类比,如果你到穆斯林清真饭馆买猪肉,肯定遭拒,难道这是歧视吗?但是,这个辩护有一个致命漏洞。由于不久前高法判定了同性恋有权结婚,结婚举办婚礼就成了基本人权,同性恋者也不例外。他们要的仅仅是结婚而已,不存在“同性恋婚礼蛋糕”,而仅仅有“婚礼蛋糕”。如果仅仅因为他们同性恋的身份而拒买婚宴蛋糕,那就真正构成了歧视。回到卖猪肉这个例子,穆斯林清真饭馆如果不提供猪肉食品当然没问题,但是,如果只对某中特定人群拒卖猪肉,而自己喜欢的人来了,就端上猪头肉酱肘子伺候,那就是歧视了。

第二条杀手锏就是,制作蛋糕是一种艺术,也是言论自由的一种形式。联想到日前菲儿搞的感恩筵帖子大集锦,那么多五颜六色姿态各异的菜肴美宴,简直不亚于一幅幅绘画和一尊尊雕塑,所以烤蛋糕是门艺术,至少在文学城私房小菜版没争议。但是烤蛋糕是言论自由?这个就需要一定的脑洞了。一个例子是,如果gay couple要求蛋糕上刻两个男人拥抱的形象,师傅有没有拒绝的权力?再极端点,客人如果要求在蛋糕上刻个“希特勒万岁”,难道也要照办吗?所以说,强迫蛋糕师傅制作他不赞成的内容,一块庆祝同性婚姻的蛋糕,就侵犯了他的言论自由。但是,魔鬼都在细节里。在这个案子里,有一个非常不利于蛋糕师傅的细节,就是同性伴侣和蛋糕师傅刚说了不到二十秒钟,店主判明了顾客来意就把他们拒了,根本还没机会谈到蛋糕的设计。所以说,店主拒绝同性伴侣,完全是出于对他们同性恋者身份的不认可,这就违反了科罗拉多法律对各种性取向者的平等保护。当然,如果是在讨论蛋糕具体设计的时候,意见不合,一拍两散,那就是商业合同的纠纷了。

本案双方的立场都有历史判例的支持。比如同性伴侣方的观点,私人业主的宗教信仰不得进入公众商务流通。但是在不久前,有个HOBBY-LOBBY案例,作为虔诚天主教徒的HOBBY-LOBBY业主,因为本教对避孕行为的严重不认可,拒绝给本公司女职工提供避孕药的服务,高院以5:4的接近比分认可了这样的行为。

而支持同性伴侣的案例呢,是1964年,一家BBQ烤肉店主拒绝黑人进店就餐,原因是他的基督教信仰强烈反对不同种族的融合,理由似乎也很充分,你看创世的时候,上帝把各种族肤色分布各洲,白人在欧洲,黑人在非洲,黄人在亚洲,人类和而不同,事情就这样成了,如今法律要把各种族强捏在一起,岂不是违背神的旨意?但是高院全体判定说你个烤肉店主胡说八道。有趣的是,这个老案子和今天的蛋糕案有绝妙的神似之处。因为烤肉店主人的辩护是,他并没有拒绝黑人,他很愿意黑人买外卖走人,您只要甭在我店里头晃悠着恶心人就成了。今天的蛋糕店主说,您在我柜台上买个现成的走人也行,但是我不能给你单做!

这个案例看似简单无聊,但其实非常考验人的逻辑能力,持不同立场的人,可以从中衍生推理出五花八门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场景。比如蛋糕店主律师在庭辩中抛出的这个:一个三K党徒,如果去找黑人雕塑家定制一个象征三K党的十字架,黑人雕塑家也必须照办?对此,我的回答是,看法律原文,很多反歧视的法律列出了被保护的群体,比如基于肤色,国籍,性别性向的,可惜,三K党并非被特别保护的弱势群体。所以,这个脑洞不成立。保守派如果能立法把基督教列为保护族类(protected class),那就胜利在望了。

另外,本案一旦做出判决成为先例,对后世案例影响重大,称之为千古奇案,并不过分。比如,如果私营业主可以根据个人好恶选择顾客的话,私立大学能否根据自有的方针制定入学标准,造成偏好或者排斥某些特定群族的后果?

目前,民间对蛋糕师傅的同情声音较大,感到同性伴侣有点不知进退,得理不让人,如果法庭聆听民意,那么蛋糕师傅获胜面大。但是我认为,如果严格走法律的路子,应该是同性伴侣获胜。关键一票是肯尼迪大法官,就是他,在几年前成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关键一票,他如果继续沿用当年的断案思路,应该给同性伴侣投下一票。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什么时候出结果?真是魔鬼都在细节里…
佚木 发表评论于
很有道理,也是焦点。不过可能没那么黑白分明,不然官司到不到现在,US最高法也不会接。
假如(只是假如)店主挂一牌子“本店不做用于同性婚礼的蛋糕” 并注明欢迎同性恋者购买普通蛋糕。这个不知怎样?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佚木' ‘smeagolrocks’的评论 : 卖蛋糕是提供服务,不是要求店主改变信仰。另一个例子,一个基督徒歌手不能被强行要求在同性恋婚礼献唱,因为这是强迫他“参加”一个他绝对反对的活动。而卖婚礼蛋糕,不能被视为参加并赞同了这个婚礼。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irenkaixin' 的评论 : 感谢留言。gay couple未必富有,这个官司的钱都是外部势力出的。
佚木 发表评论于
这个有点像“猪肉” 对于MSL,它的特性是赋予的社会意义。同性恋婚礼蛋糕成分也没特别的,只是社会意义不同,正好违背了蛋糕师傅的信仰。
佚木 发表评论于
蛋糕师傅没歧视同性恋者,任何同性恋者平常来买蛋糕吃他应该不会拒绝。他只是拒绝支持纪念庆祝同性恋(违背信仰)。应该说即使非同性恋来替买用于同性婚礼的蛋糕也会被拒绝。他有不相信同性恋是“正确的”的自由,他也不反对同性恋者的人权-要食物。


yirenkaixin 发表评论于
赞楼主叙事清楚,文笔简洁。有人认为同性恋伴侣富有,不知从何看出的?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如果是定制蛋糕(任何东西),店主有权拒绝,不用说明原因,店主胜”
不说明原因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说明了原因,正如本案,这个原因就需要经得起法律的检验。

“因为顾客可以要求店主制作一个店主是傻叉蛋糕,不做就违法,你是店主你是违法还是不违法”
看我之前的回复,合同谈不拢不构成违法。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地' 的评论 : “如果你买一块庆祝耶稣被钉钉死的蛋糕,多数信基督教的店主都不会卖给你”

当然,否则任何一个谈不拢的商业合同,都是歧视案件了。但是,在没有谈合同细节的情况下,就拒绝洽谈,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并不是同性恋者去买蛋糕被拒绝,而是蛋糕师拒绝做同性恋主题的蛋糕,如果不是这对同性恋人而是他们的父母去给他们订蛋糕,但要求这个蛋糕的主题是同性恋这个蛋糕师同样会拒绝。

cng 发表评论于 2017-12-07 19:26:06
回复 'smeagolrocks' 的评论 : “说的是呀. 穆斯林厨师可以不给任何人做红烧肉, 这个蛋糕师也是不给任何人做鬼节,单身节,和同性恋样式的蛋糕”

我们的分歧在于,你把红烧肉类比成“同婚蛋糕”。而我把红烧肉比成“婚宴蛋糕”,同性婚和异性婚都可能去购买。去年的判定同婚合法,很多媒体用的是marriage equality, 既然平等了,异性婚和同性婚,在法律上就没有了区别,“同性婚礼蛋糕”也不成立,而只应是“同性伴侣要买的婚礼蛋糕”,焉能拒绝?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阳光之爱城' 的评论 : 正如下面简宁宁所言,这个案子很可能是律师撺掇着打的,因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对first amendment, non-discrimination in public accommodation法律的检验,哪怕倒贴钱也有大批律师上赶着。原告只是个封面而已。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渔.鹭' 的评论 : 很多商家都有这样一条:we reserve the right to refuse service to anyone. 这个anyone必须是具体单个的人,甚至是戴maga小红帽的,或者带“i am with her"胸牌的,但是不能是protected class, 比如minority, disables,等等。

这个蛋糕师,完全可以找个不相干借口把俩人打发了,但是他拿出了religion freedom来,就有官司打了。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没那么复杂,如果法官是正常人。
如果是定制蛋糕(任何东西),店主有权拒绝,不用说明原因,店主胜
如果是已经做好的成品而店主拒绝卖给特定人,没好的原因,店主歧视,败。
如果法官思维不正常,就难说了。后果是灾难性的,因为顾客可以要求店主制作一个店主是傻叉蛋糕,不做就违法,你是店主你是违法还是不违法?
山地 发表评论于
店主有信仰自由。如果你买一块庆祝耶稣被钉钉死的蛋糕,多数信基督教的店主都不会卖给你。个人觉得合情合理,因为你已经冒犯了店主。如果你买同样一块蛋糕回去做相同的事店主无权拒绝。同理同性恋要求买庆祝同性婚姻的蛋糕就冒犯了基督徒。再比如你可以要求有猪油的结婚蛋糕,但伊斯兰教徒有权拒绝你。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老兄说的对,他们是born again evangelicals,不是Catholics. 因为福音派主要反对Abortion, Catholics连避孕都反。所以我想当然以为他们是天主教。但是,hubby lobby拒保的避孕药,据说是防止受精卵着床的,非常严谨的福音派,认为这也是人工流产。
淡定哥 发表评论于
开门做生意的,比如便利店,你不能因为对方性取向就不卖吧
退一万步说,你可以不卖,但事先在店门口或者网站标注,这样别人就不会下不来台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简单的回答是这案例的意义在于法律在对人和对事的区别。
公开面对社会大众的生意,包括服务行业,不论店主自己的宗教肤色性别取向等等,不得以顾客的宗教肤色性别取向为理由拒绝做生意。这是歧视。
但店主有权不卖带宗教肤色性别取向标志的物品和服务。这是言论自由。
关注高院判案。希望能看到Chief Justice Roberts持笔写opinion。
龙湾故事会 发表评论于
Kagan和Gingrich都发表意见了。不进步,帮着你进步。传统的人得一路小跑才能跟上时代,说好的"自由"呢?
龙湾故事会 发表评论于
我转不过来弯儿,总觉得蛋糕店是对的。大概因为只是一家吧。不在理,但应该合法吧。如果是连锁店几百家,那这么做可以上法庭。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乐学乐游' 的评论 : 感谢来访。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engxiang' 的评论 : 你说得这个Davis,让我想到现在的风云人物,摩尔法官,身为法官,多次因为违抗联邦法院乃至最高法院的命令,两次被开除,现在马上要当选参议员了。


渔.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哈哈,这么回答就对了,既然平等合法,就不应该强调是异性或同性婚姻,所以"同性婚礼蛋糕"不成立,"婚礼蛋糕"成立。二十秒内的决定,蛋糕店主拒绝制做他不喜欢的人"特殊制定的蛋糕",或者说他不愿为这对普通的未来夫妇提供特殊服务,超出他的信仰之外的特殊服务,他拒绝的话是他的权利与言论自由。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meagolrocks' 的评论 : “说的是呀. 穆斯林厨师可以不给任何人做红烧肉, 这个蛋糕师也是不给任何人做鬼节,单身节,和同性恋样式的蛋糕”

我们的分歧在于,你把红烧肉类比成“同婚蛋糕”。而我把红烧肉比成“婚宴蛋糕”,同性婚和异性婚都可能去购买。去年的判定同婚合法,很多媒体用的是marriage equality, 既然平等了,异性婚和同性婚,在法律上就没有了区别,“同性婚礼蛋糕”也不成立,而只应是“同性伴侣要买的婚礼蛋糕”,焉能拒绝?


阳光之爱城 发表评论于
记得有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女性因为信仰拒绝为同性恋发结婚证书,最后她只能被要求辞职。这个是私人蛋糕店,不是政府的,应该有权力维护自己的宗教信仰,也受宪法保护。他们不是歧视这时同性恋,而是他们的要求违反了基督教的信仰,完全是对事不对人。基督教让人爱人包括同性恋,但不能认同包容这种行为。
这对同性恋为何不能尊重别人的信仰呢?到其他店铺不就相无事了吗?
简宁宁 发表评论于
I strongly suspect that the attorneys, of both parties, are litigating this case free of charge. It’s pretty obvious whose passion this litigation fulfills :)
越吃越蒙山人 发表评论于
Hobby_lobby 的Green家是天主教徒,我原来还以为是新教呢。
work&family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写得好,有理性不偏激。赞! +1
上海土人 发表评论于
结果出来了吗?
Liberty-bell 发表评论于
正如C兄所言,如果同性夫妇只是要买货架上做好的蛋糕,店主应该卖给任何人。而问题是这蛋糕必须是要为他俩订制。肯尼迪大法官认为科州的判决没有充分考虑和尊重蛋糕师的宗教信仰。首席大法官罗博特认为这一案件不同于种族歧视,高院在15年同性婚姻的判决中对德高望众人士可能的反对观点是有所考虑的。
觉得有一事值得一提,1917年苏共处决沙皇全家时,初定的十名执行者中有二名士兵宣称因宗教原因不能杀害妇女而拒绝执行命令,尽管被威胁将被严惩。最后只有八人参与。
乐学乐游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写得好,有理性不偏激。赞
fengxiang 发表评论于
看看法院如何判定这“千古奇案”。

去年Kentucky 的Kim davis拒绝给同性恋发结婚证。但和这性质有点不同。Kim davis是政府雇员,这次是私营业主。不知会有怎样的结果。


渔.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二十秒之内做的决定。或许有些人你根本不理解也不认识,但他们,你一见面就浑身不安,无关他们或她们什么颜色,什么种族,什么宗教,你的直觉让你拒绝,甚至当时你都不知道原因。这种直觉是你成长的背景和生活经验决定,比如我一见他们就知道他们是个麻烦制造者,所以店里的成品,他们有选择的权利和认可我产品的权利,我不拒绝与他们买卖。但让我与他们讨论一个未知的东西,我直觉到了危险,所以我拒绝。而后来的起诉也证明了我的直觉是正确的。即使他们不是同性恋,我也有可能拒绝他们。蛋糕师当然说不,因为你们既然已挑了我的刺,即使我在做出了相似的蛋糕,你们还是一样要挑刺。你们如果是个包容的人,"你们"如果认为自己是像我一样的常人,你们就不会以"歧视同性恋"这个名起诉我。生意不能强买强卖,你有你,我有我的自由。你们同样也歧视了我这个非同性恋者,你们也歧视了我的信仰,你们也歧视了我对艺术的追求与认可。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说的是呀. 穆斯林厨师可以不给任何人做红烧肉, 这个蛋糕师也是不给任何人做鬼节,单身节,和同性恋样式的蛋糕。

cng 发表评论于 2017-12-07 14:59:36
回复 'smeagolrocks' 的评论 : "如果你家请个穆斯林给你当厨师,你让他做红烧肉他可以拒绝吧"
如果仔细读文,你会发现,关键是,这个穆斯林厨师可以拒绝给所有人做红烧肉,但是不能根据肤色人种选择性拒人。
你谈到华人牵狗进店的问题,这其实部分地回答了渔.鹭的问题。“蛋糕店主拒绝接受订单有一百种理由或上万种”,而且他也可以保留拒绝任何人的权力,比如,带狗的,醉醺醺的,胡乱骂人的。但是不能以为种族肤色性别性向为理由。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莲蓬站在哪一头?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是的,在某种意义上,这个店主因祸得福了,由默默无闻一跃成为教科书上的人物。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根据自由钟,明年6月。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berty-bell' 的评论 : 感谢自由钟的分享。我开始也觉得此案极难分解。比如,蛋糕师傅甚至说,gay couple完全可以从成品中选一块蛋糕走,这说明店主并不拒绝服务同性恋人。有人问,如果gay couple觉得成品蛋糕不新鲜,请蛋糕师现做一块,和展示的成品一模一样,蛋糕师肯不肯?
但是,蛋糕师方面的答案是“no”,这让我判断蛋糕师还是理亏。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meagolrocks' 的评论 : "如果你家请个穆斯林给你当厨师,你让他做红烧肉他可以拒绝吧"
如果仔细读文,你会发现,关键是,这个穆斯林厨师可以拒绝给所有人做红烧肉,但是不能根据肤色人种选择性拒人。
你谈到华人牵狗进店的问题,这其实部分地回答了渔.鹭的问题。“蛋糕店主拒绝接受订单有一百种理由或上万种”,而且他也可以保留拒绝任何人的权力,比如,带狗的,醉醺醺的,胡乱骂人的。但是不能以为种族肤色性别性向为理由。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utOf_Africa' 的评论 : 正是这样,据说杨振宁也有过类似遭遇,不知道和他后来海归亲共有无关系。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渔.鹭' 的评论 : 部分同意你,这个案子,gay couple是占“理”不占“情”。在法理上,他们追求的是和当年黑人反歧视一样的原则。但是目前,社会对homosexuality的容忍度大增,他们应该毫不费力就能找到另一蛋糕店,和当年南方严格地排斥黑人,不可同日而语。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事情来龙去脉和两边的案例依据都写得清清楚楚,条理分明。赞!
这个案子意义远不止同性恋权力。
紫萸香慢 发表评论于
我个人不反对同性恋,但很讨厌文中这一对同性恋伴侣。他们可能比较富有,动不动就提告一个小店主。要知道,美国的巨额律师费会轻易搞垮一个小店主的。当然,这个官司打出名了,双方后面都有不同团体赞助其律师费。如果没引起关注,这个店主可能已经破产了。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都忘了这案子了,谢谢分享。请问大概何时判决啊?
Liberty-bell 发表评论于
赞C兄好文。我对这一案子也颇有兴趣,正如文中所说,判决结果将对今后的言论信仰自由和不同性取向人士的权力产生重要影响。蛋糕师以宗教和言论自由为依据,原告无权强迫手艺人制作违背其信仰的作品。原告则坚持一个选择了对公众开放的企业不能因为顾客的不同性取向而拒绝提供服务。等待高院明年六月的判决。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如果严格走法律的路子,应该是同性伴侣获胜。”

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如果这么直截也不会官司打到高院。相关法律是说不能因为一个人的种族或性别拒绝服务,蛋糕师并不是因为他们是男人或女人这个姓别拒绝服务,拒绝的原因是同性结婚违反了他的宗教信仰。如果你家请个穆斯林给你当厨师,你让他做红烧肉他可以拒绝吧。这个时候除了另请别人你还能咋办?

提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我听说实际的情形是牵着狗的华人不得入内, 因为华人不清理狗的排泄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当然跟这个事情毫无关系只是想到了说一下。
OutOf_Africa 发表评论于
有理性,尤其有正反两方面的事实根据,赞!五六十年代的时候,田长霖去伯克利做教授,租房子的时候因是亚洲人而名正言顺地被拒。历史多少是进步了。
渔.鹭 发表评论于
只谈了二十秒,就被拒绝。蛋糕店主拒绝接受订单有一百种理由或上万种,对方不能随意揣测别人的理由,为一己私立随意上诉,还让人有活路没?
渔.鹭 发表评论于
终于有人讨论这一个话题。我站蛋糕师傅那一边。因为我是普通人,我自己的店,我有自己的喜好,我依自己的喜好经营我的店,你不喜欢我的人,就不要强迫我为你的个人喜好低头,你可以去选择其他接受你的观点的店,这是你的选择。哈哈,抛砖引玉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