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波兰之二:古色古香的旧都-克拉科夫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克拉科夫是波兰的第二大城市,自1038年起到1596年都是波兰的首都,也是奥斯维辛集中营所在地。因为电影《辛特勒的名单》,奥斯维辛集中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本来想一睹它的真容,但我们家的两位说那个地方阴气太重,说什么也不去。我想他们说得也有道理。我们出来本是寻求心情舒畅的,不是找虐的,去那个地方心情必然沉重,不去也罢。但1978年就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旧城区却应是我们的必到之地。

从我们的酒店步行5分钟就能到达克拉科夫的心脏地带-古城区。中世纪的古城区不大,被草坪和花园所围绕,波兰最大的河流维斯瓦河从克拉科夫北侧流过。古城区迄今为止仍保持着古色古香的风貌,它是波兰在历次战乱中,唯一未遭严重破坏的城市。

城中心的中央集市广场,建于1257年,面积有4万平方米,是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城市广场。2005年,中央集市广场被选为世界最佳广场。这里也曾经是各种商品贸易的中心,见证了克拉科夫作为波兰故都的辉煌。广场上宏伟的圣母圣殿是老城的地标性建筑,它是中世纪典型的教堂。不对称的塔楼,一边是哥特式,一边是巴洛克式,却“相处融洽”,毫无违和之感。13世纪的一个吹号手,在蒙古人袭击这个城市时,在此发出警报,却不幸被弓箭射中咽喉。

圣母圣殿

据说旧时波兰国王的加冕游行路线纵贯整个克拉科夫老城,最后到达瓦维尔山。这座山上自旧石器时代起,就有人类居住。因为波兰王室曾长期住在这座山上的瓦维尔城堡,所以瓦维尔山成为中世纪波兰的象征。瓦维尔城堡现在是波兰最顶级的艺术博物馆之一,里面有波兰首屈一指的东方艺术和奥斯曼艺术品。在达瓦维尔山上的瓦维尔主教座堂在过去9百年的时间里,一直是波兰的国家圣殿,波兰历代君主的加冕仪式都在这里举行,14世纪以后的波兰历代君主也多安葬于此。就连2010因坠机而遇难的波兰总统及夫人亦安葬于此。

瓦维尔城堡

在旧城区,我们本想随随便便解决肚子的温饱问题。没想到,我们误打误撞进了一个有着124年历史的餐厅。那天我们太饿,就找了一个最靠近我们酒店的一个餐馆。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有几个外国旅游团在参观。细细打听才知道,这家餐厅摆放的钟,特别是墙上的壁画,那都是有历史的。因为太饿,我们点了4个人的套餐。4杯饮料,4碗汤,4个主菜才25美元。我们一高兴给了15%的小费,当时就看见服务生两眼放光。后来才知道,在波兰给10%的小费就已经很多了。

 
 
 
chufang 发表评论于
前两天有一个来维修我的热水炉的小伙子就是克拉科夫的人。虽然他出生于美国但还是带有口音。我两还侃了几分钟的大山。挺和气的一个人。
verfechten 发表评论于
不知我是否运气不佳,碰到的波兰人都不怎么的。读书时有一个波兰人是拿奖学金的,我每次做饭他都在旁边看,问这问那,结果就是我邀请他一起吃。他自己从来不做饭的。只有在他女友来访时,他才会做,那时自然他们两个就会坐在角落里,两人卿卿我我。去年去克拉科夫,碰巧赶上 world youth day, 旅馆很贵,夜里也休息不好,因为基督青年们整夜唱歌欢庆。主街上有很多换钱的店,最好的那家店主最凶,不耐烦地阴沉着脸,好像是顾客欠他钱。个人的总结是:大概经历过太多苦难,波兰人都有一种愤世嫉俗感,仿佛整个世界都欠他们的。而且他们很自以为是,你花钱买他们服务,他们还不高兴。在华沙我曾被几个青年人在老城追着要捐助,还有几个小青年嘲笑亚洲人的长相。还有去年从克拉科夫去卡托维茨,大热天那个区间火车只能开很小的窗户,我透不上气来,恨不得躺在车厢地板上。个人的总结是:波兰的华沙和克拉科夫去过一次,就可以了。不像捷克和匈牙利,可以一直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