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兰德斯战场 - 我们的合唱

打印 (被阅读 次)

每年的十一月,成千上万朵鲜红的虞美人花也叫罂粟花在加拿大盛开,它们绽放在人们的胸前,领帽间。。。

跟马云的光棍(“败家“)节截然不同的是,11月11日是加拿大法定的 Remembrance Day - 国殇纪念日,每年这个日子的中午11点整,举国都要为战争中阵亡的将士默哀2分钟,向长眠在地下为战争献出生命的将士致敬。

网上盗的图哈:

今年的国殇纪念日(明天)是周末 (否则会现场配合纪念活动),我们 MUHC 合唱团提前录制了一首合唱歌曲 - 歌词由John McCrae 约翰·麦克雷创作的《在法兰德斯战场》。老师请专人剪辑制作了录像,今天和明天开始陆续在MUHC 的几个网页登出,以纪念这个特别的节日。

链接如下:

https://vimeo.com/242071855

4个声部( Soprano 1、2, Alto 1、2),其实也就练了3、4次,如果说还过得去的话,只能说我们的老师特别棒。不过。。。如果现场表演肯定还不如这个,我们唱了不止一遍。这剪辑水平不错了嘻嘻

仔细想想,为什么有些大腕现场发挥不是很理想,甚至不惜假唱,肯定是不如录音棚反复录制的了。马云跟王菲的那首“马菲”“绝配”,比起马云本人现场献唱的水准还是高出不是一丁半点儿。真心话!

加拿大有很多英雄,咱别光惦记着白求恩,诗人、医生也是军人的 Lieutenant Colonel John Alexander McCrae 也是其中一员 (诗人、医生、作家、艺术家和战士)。Dr. John McCrae 曾经是蒙特利尔总医院(Montreal General Hospital)、蒙特利尔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Royal Victory Hospital)医生,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任教, 高攀一下,算得上我们的先辈英雄同事吧( 白求恩也算哦)。

佩戴虞美人花的起因就是从加拿大军医中校 John McCrae 创作的一首詩《在法兰德斯战场》(In Flanders Fields)而来的。1914年二战爆发,同时是炮兵和医生的约翰·麦克雷,成为加拿大第一炮兵旅的军医。战争进入第二年,约翰·麦克雷目睹年仅22岁的战友亚历克西斯·赫尔默(Alexis Helmer)中尉之死,在埋葬了年轻的战友后他写下不朽的诗篇《在法兰德斯战场》, 诗作开头提到“在法兰德斯战场上,虞美人花随风飘荡”。第一次世界大战最慘烈的战场法兰德斯盛开着虞美人花,而虞美人花的紅色正代表了壕沟中的鮮血,成为战死沙场军人的象征。当年底,他的诗作《在法兰德斯战场》发表在英国伦敦的双周刊《Punch》上,成为那场战争中最有名的诗篇。长期的战地医院生活,麦克雷染上了肺炎,后来又被确诊为并发性脑膜炎,去世前四天,麦克雷被任命为英国陆军顾问医生,他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加拿大人。1918年1月28日在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夕,诗人与世长辞,被安葬在法国北部 Wimereaux 公墓。

佩戴虞美人花的由来,网上看到这么一个故事:受约翰·麦克雷的诗作鼓舞,1918年美国一个女教授莫伊纳迈克尔在胸前戴起了虞美人花,来纪念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军人。无独有偶,法国的格林夫人在战后有个想法,出售一种佩戴在胸前的蓝莓花,来为退伍军人、孤儿筹款。1920年格林夫人访问美国,在哥伦比亚大学见到了莫伊纳女教授,看到还是她的红色的虞美人花好,于是改成了虞美人花,通过她的影响,说服了前英国陆军总司令海格,正式被英国官方认可,同年又访问了加拿大退伍军人协会,也获得加拿大官方认可。

于是在英国、加拿大,大家每年到了11月11日一战停战那一天,就佩戴虞美人花了。 然而,当初是美国人第一个戴,而如今美国人并不戴了。

一战硝烟早已荡然无存,山河依旧,虞美人花仍是那样鲜红。过去几十年来,当年曾经战场无情厮杀的老兵们总是在这个日子走在一起共同纪念一年一度的国殇纪念日,祈祷和平。

原诗文如下 - 非常的荡气回肠: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In Flanders fields.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In Flanders fields.”

 

这首诗被翻译成多种语言,这是中文译版(网上找的):

在佛兰德斯战场,罂粟花随风飘荡

一行又一行,绽放在殇者的十字架之间,

那是我们的疆域。而天空

云雀依然在勇敢地歌唱,展翅

歌声湮没在连天的烽火里

此刻,我们已然罹难。倏忽之前,

我们还一起生活着,感受晨曦,仰望落日

我们爱过,一如我们曾被爱过。而今,我们长眠

在佛兰德斯战场……

继续战斗吧

请你从我们低垂的手中接过火炬,

让它的光辉,照亮血色的疆场

若你背弃了与逝者的盟约

我们将永不瞑目。纵使罂粟花依旧绽放

在佛兰德斯战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