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家的“白鹿原”(11)

打印 (被阅读 次)

说六外公家,肯定得先说六外婆了。

我估计六外婆应该是所有这些个外婆中受教育程度最高的。

我小的时候,我妈妈不止一次的对我说,以后要带我去看望六外婆,说六外婆看到我的话,一定会很喜欢我的。可惜,当我们有机会去省城的时候,六外婆已经过世了。

解放后的六外婆是一名小学老师。

六外婆的娘家是省城的,自然也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六外婆的一个哥哥就是我外公当特务营长所在那个师的师长,我们那一代的坊间一直传言说六外婆的哥哥是地下党。我不知道真伪,也没有问过,我网上得来的信息说他在“七七事变”爆发后,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他领导的部队参加过很多重要的战役,对抗日有过很大的贡献。抗占结束后这位师长便解甲返乡投身工商业和教育事业,解放后,是民主人士的那种,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网上资料显示六外公曾任贵州军务督办署军需,转省长公署秘书,后回原籍当区长,国大代表,兼任小学校长;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六外公解放的时候是被镇压的。

六外公被镇压以后,是小六外婆安葬的他。

解放的时候,六外婆带着孩子们回省城了,据我妈妈说,当时六外婆也想把我妈一起带走的,说省城条件会好得多,但因为我妈妈是我外婆唯一的孩子,所以没有舍得让我妈跟着一道去。

六外婆离开六外公的老家以后也再也没有回去过,六外婆的孩子们也没有回去过。

八十年代开始,因为政策的变化,我们那一带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早年因为种种原因去世的时候没有得到很好安葬的人们,他们的亲人们陆陆续续返回家乡给故去的他们包坟立碑,二舅妈就是这样的积极分子之一,当地的人把坟啊碑啊这一类的东西看得还是比较重的。

六外婆一直没有来料理过六外公的后事,六外婆的孩子们也没有回去给六外公立碑整坟,据说是小六外婆和他的儿子来整的。这让传统的二舅妈等族人相当不满,我估计二舅妈当面肯定不敢说六外婆,只好背后嘀咕,说什么六外婆是地下党太积极太革命,怕被牵连,所以对六外公很是绝情。

六外公和六外婆的关系到底如何?作为外人,我们谁都不知道。

很愦憾我没有看过六外婆的照片,但我估计应该长得不差,六外公一表人材,两人应该是相当般配的,他俩肯定也是有过快乐时光的,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孩子。

但据我姨妈说:她小的时候看到过六外公和六外婆吵架,六外公牌气急躁,六外婆很生气。不过又有哪对夫妻是从来没有闹过矛盾的呢?

其实六外婆对六外公的不满是六外公娶小老婆这件事。

据我成年后我姨妈告诉我,六外婆对六外公娶小老婆一直非常郁闷。我记得我写我外婆的时候,提到我外婆在我外公过世后,想去接外公在外面的小老婆,有人开玩笑说是:原配的胸襟。我想两个外婆虽说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想法却不一样。那是因为,于我外婆而言那个小老婆我外公从来没有正规带回家过,没有影响到她的生活,而且我外公已经去世,她想找的不过是看那个人有没有留有后人,因为自己生的孩子不多。再加上,我外婆,没有正规读过什么书,思想还是相当传统的。

而六外婆则不一样,她是大地方受过教育的人,所以说她崇尚的爱情肯定是专一的,排它的。所以当六外公公然在她的眼皮底下正儿八经给她领一个小老婆回家来,她肯定是愤怒的。

不过六外婆就是六外婆。据说在老家的时候,小六外婆被整天关在房间里做针线活儿,不许会客聊天,差不多跟软禁一样。

但我敢肯定六外婆一定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所谓积极分子,也许受家庭的影响,她思想比较左而积进,但她同样也是一个讲亲情的人。

二舅妈说,当初她从老家跑来省城,是六外婆收留的她,虽然是让她帮着在家做家务及照管几个弟弟妹妹,但如果没有六外婆最初的收留,二舅妈也很难立足下来。

六外婆说过: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还要好好活下去。

因此在那种讲究出身的严酷环境下,一个妇人带着一堆孩子如果再背负着政治包袱面临的会是什么?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