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摩托日记》八.环湖游历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打印 (被阅读 次)

库念这个小镇可没有湖对面的圣马丁那样的热闹。整座小镇就孤独的存在于被文明遗忘的角落里。即便是试着建造一些营房(这就是我们的那些朋友正在干的活)来刺激小镇的发展,也无法摆脱停滞的生活所带来的单调乏味。我这里说我们的朋友,因为没过多久,阿尔伯特的这些朋友就也变成了我的朋友了。(切伟大的人格魅力让他周围的人可以很自然的愿意与他为友,当然这是在切本人也愿意的情况下)

在我们相聚的第一天晚上,我们致力于回忆在维拉·康塞森的一些往事。无数瓶的红酒让我们的情绪更加高涨。可惜我不胜酒力,败下阵来,僵卧床上,酣睡不醒。

第二天我们在这帮哥们儿的工作间里又好好修理了一下我们的摩托车。晚间的时候,这些好朋友又给我们举办了一个隆重的告别宴。宴席有阿根廷烤羊肉,烤牛肉,面包,肉汁儿,和超级色拉。就这样我们高歌宴饮了几日后,在朋友们的亲切拥抱下再次启程,来到了凯如湖Carrue这个地区的另一个湖)。一路上路况非常糟糕,很多的时候我们都是骑着摩托车在沙丘里拼命挣扎。最一开始的五公里的路竟然消耗了我们一个半小时,再后来的路况明显好转,一路再无险阻的到达凯如奇科”(Carrue ChicoGoogle上我没有找到这个小湖),一个被原始森林环绕的蓝绿色调的小湖,再接下来我们又到了凯如格兰”(Carrue Grande, 我还是没有在谷歌地图上找到这个地方,也许已经换名字了),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开阔的湖,不过很遗憾我们没办法骑着摩托车环湖游赏,因为这里只有一条跨越阿智边境线仅供走私专用的羊肠小路。

我们把车停在公园护林员的小屋边上,护林员刚巧不在。于是我们徒步攀爬湖对面的高山。此时已临近午餐时间,我们只剩下一块乳酪和一些果脯。这时候一只野鸭从湖面飞过,阿尔伯特计算了一下距离,在充分考虑到护林员不在被逮到罚款的可能性很低的情况下,果断开枪。这伴随着好运(对于鸭子来说就是倒霉了)的惊天一射,野鸭应声落湖。随之而来的讨论是决定谁更适合游过去把鸭子捞上来。结果我输了,只好一头扎进湖里去捞鸭子(让我想起了老张的故事,哈哈哈)。冰冷的湖水好像有无数双冰手指在我全身抓挠,几乎完全让我动弹不得。由于我对寒冷非常敏感,捞鸭子的这来回20多米的距离让我极不舒服,就如同一个生活在沙漠的贝度因人(Bedouin)。不过烤鸭子的味道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在我们的饥饿的状态下。

填饱肚子之后,我们满怀激情的开始爬山。令人厌恶的是从开始爬山这一刻,我们就被苍蝇包围着,它们一刻不停的围着我们转,找到机会就叮咬我们一下。由于没有合适的登山工具以及缺少相应的登山经验,这段山路让我们筋疲力尽。不过坚持几个小时之后我们还是最终爬到了顶峰。这次登顶比较令人失望,根本没有那种美景尽收眼底的感觉,只是觉得一山更比一山高。在对山顶的雪帽开了几句玩笑之后,我们意兴索然的准备下山,而且马上也会要天黑了。开始的一段路还是比较顺利的,我们缘溪而下。可是再往下走,小溪流逐渐变成了咆哮的湍流,河边是陡峭湿滑的岩石,让人很难落脚。我们不得不抓住河边的柳树缓步而行,最终走进来了一片密实的危险的芦苇丛中。夜幕已经降临,四周充满着千奇百怪的声音,迈出去的每一步都有可能踏进深渊。阿尔伯特弄丢了他的护镜,而我的裤子也被撕成了碎布片。最后我们终于下到了树林里,从这开始我们的每一步都需要特别的小心,因为四周的黑暗增加了我们感官的敏锐度,让我们觉得无时无刻不是处在危险中。

在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在淤泥里的艰苦跋涉之后,我们意识到这条小溪正是流经库念小镇的。而就在树林的尽头我们终于可以踏上了平坦的土地。这时候一头体型庞大的雄鹿在我们眼前瞬息间的跨越过了小溪,它那被月光染成银色的躯体迅速的消失在灌木丛里。这个来自自然界的惊悚直刺我们的心脏。于是我们更加小心的缓步前行步步惊心,以免再一次惊扰到那些在我们正与之融为一体的野生环境中修养生息的生灵。我们趟过小溪来到护林人的小屋前。溪水刚刚淹过脚踝,让我瞬间想起了那些冰手指抓挠我全身的感觉。护林人非常和善,不仅给我们准备了热的梅特茶,还提供给了羊皮让我们能够安稳睡到天明。现在已经是半夜12:35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缓慢前行,沿途的湖光山色不如库念那样美。在我们回到圣马丁的时候,唐·潘敦给了我们每人十比索,作为我们帮忙烧烤的报酬,然后我们就一路向南再次出发.......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