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唇齿关系的秘密

一无所长,唯余文墨,一息尚存,笔耕不辍。
打印 (被阅读 次)

如果在开蒙启智的懵懂青葱岁月,没听过“唇亡齿寒”的成语故事,恐怕真不好意思说从小受到过中华文化的沐浴,那叫年幼失学好不好。

这是体现中华智慧的典型例子:善取譬,精于以物喻事、喻情、喻人、喻关系等等。

把祁厅长和高书记之间的交错勾结,用唇齿相依、唇亡齿寒来比喻,比较贴切,但略显小家子气。

这个比喻最初应该产生于西周封建制初创的政治格局,分封亲戚,藩屏王室,和手足、血肉、辅(颊骨)车(牙床)一类都是血缘宗法关系的产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又被人从民间谚语里翻出来,提升为国际政治用语,用来形容某一类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可惜升得有点猛,一下子不太容易让人接受,老资格的虞公就没当回事,被小辈晋侯欺骗,亡了国,于是成为流传久远,融入华人血液的惨痛经验教训之一。一提起唇齿,整个是沦丧、灭亡、揪心、压顶的危机感觉。

《左传》记载的故事,讲的主要不是唇亡齿寒的道理,而是假道于虞的阴谋。晋国荀息设计,虞国宫之奇识破。华人的智慧都被消耗在构思和破解阴谋的无底洞中。宫之奇劝谏虞公的理由有三条:1、不能激发助长晋国的贪心;2、对外敌的威胁不能熟视无睹;3、唇亡齿寒。宫之奇认为虞和虢是紧密相依的关系,虢国被灭,虞国也会随之完蛋。前两点是智者之忧,刺激强国的野心膨胀,必然造成威胁,对此掉以轻心,不予警惕,就是自取灭亡。后一种比喻则不恰当,从地理上看,虞国挡在晋国攻虢的路上,首当其冲,是虢国的屏障,虢国对虞则没有这种作用。春秋时,各国之间荣辱与共,休戚相关的关系并不存在。当时国际关系各怀鬼胎全凭实力说话,兼并势不可挡。晋献公时,晋国已经相当强大,为稍后的晋文公称霸打下了基础。虞虢两国紧密联手也未必抗得住晋军入侵,被灭只是时间问题。晋军所以采取假道的阴谋,不过是为了分而取之,少花些代价,早日轻松拿下而已。

虞公拒绝纳谏的理由也有三条,一条来自经验,三年前,晋国曾经借道伐虢,给了虞国珍贵的宝马玉璧作路费。虞公不但不听宫之奇的劝谏,还上赶着派兵帮助晋国一起攻打虢国,取得了胜利。虞国占了一次便宜,乐昏了头,起码拿了别人的手短。如果说这一条还有历史依据,那么另外两条就纯属臆想了:其一、虞公认为晋国与自己同宗,不可能伤害自己。但是他偏偏忘了,虢公与晋国也同样出自周王室,而且从血缘关系上讲,比虞国更近些。晋能不顾亲情灭虢,岂能另眼相看善待虞?另一条更荒唐,虞公认为自己有神庇护,原因是他平日给神祭祀贿赂丰洁,神不能白吃白喝白供着,总得给点回报吧。看到虞公愚蠢到这个份上,宫之奇明白,晋国这次必定达到目的,不需再次大动干戈,虞国的数百年基业到不了冬天腊祭时就将被转手换主。不早早跑路,还等什么呢!

小时候听到这个词最多的场合是在论及抗美援朝和中朝关系时,以致在心头烫上了一个很深的烙印:中朝关系比管鲍铁,比梁祝深,“俄们生死在一搭”,缺了谁,另一个都没好日子过。要活一起活,要死埋一块儿。

任何比喻都是有缺陷的,不可能完全吻合。而且脱离或削弱了血缘宗法关系,唇齿的比喻就成了笑话或仅仅为了自欺欺人的宣传。另外对于关系双方来说,是一致认同,还是一头热?都是需要观察分析的。

朝鲜老金家就很不买这个账,根本不愿意当把门的唇,老琢磨自己的皮包自己的牙。包别人的牙,哪怕是大金牙也懒得献殷勤。再说,牙寒了,那是它本身过敏,跟唇有啥关系?要说老金家纯粹出于一家私利,显然有点冤枉。千百年来,朝鲜半岛一直处于遭受东西两方欺压的可悲境况中,反抗外来势力是潜藏灵魂深底的民族意识。二战以后,南北一直没有彻底摆脱外国势力的控制。对此,老金家头皮最硬,把扶植自己上台和巩固自己统治地位的苏中都列入高度戒备名单,逐一清洗了内部亲苏和亲中派,不按中国的套路走,在全世界的反对声中,顶风发展核武,至少在迎合民族自尊心上赢得一些支撑点。所以,认人家为唇,把自己当齿,实在是一厢情愿。

我以为,当年毛大帅用这个典故是为了说明出兵朝鲜的正确性,便于各级官员和百姓理解执行其战略部署。战争的结果,可以证明朝鲜与中国有皮毛存附的关系,没有中国志愿军的浴血奋战,金家一代都混不下去。然而却不能证明中国与朝鲜有唇齿相依的关系,如果中国没有出兵,朝鲜亡了,中国还会依然存在。即使美军真的打过鸭绿江,用毛的话说,也无非是等于解放战争推迟几年胜利罢了。日本关东军无法永久占领东北,美国同样也办不到。朝鲜战争,对中国来说,最大的作用在于证明了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再也不是旧中国那些不堪一击习惯性望风披靡的虾兵蟹将,没有哪个军事力量敢于小觑他,从而赢得了几十年和平发展的时间。中朝之间从没有什么“用鲜血凝成的友谊”,有的是曾经的卵翼,曾经的狐假虎威。它没有给我们的翅膀增添肌肉,也没有让我们的虎爪磨得更加锋利,反倒是麻烦不断,平添了许多本不应有的大哥责任。这应该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事实。以前有意识形态、社会主义阵营问题,现在早已不是“同宗”,一个党国资本主义,一个专制世袭帝国,真是哪儿跟哪儿呀。如果硬要说什么“唇亡齿寒”,那必须是实力相等的国家(强弱不等,只是单方面的依附,而不是相互依存),各方面高度认同,利益攸关,又有一个企图通过朝鲜入侵中国的强大敌手。半岛对抗较劲,对博弈各方都是既有利又不利的诡异局面,都能从中感到威胁,又能从中找到自我健身涉足的充分理由。对中国来说,没有朝鲜,周边环境不会更加恶劣,有朝鲜,也不会因此这边风景独好。从敌手的利益考虑,灭朝统一于韩,受到威胁压力最重的不是中国,而是韩国。保留朝鲜,一方面可以名正言顺留在东亚,巩固美日韩联盟,另一方面可以让朝鲜继续给中国增加烦恼,远比直接与中国冲突来的划算得多。唇没豁,齿照样会寒,会蛀,会烂。

现代世界上,宫之奇、虞公和荀息的继承人都不难找到,虢公的翻版也大有人在。当年,虢公在第一次晋虞联军进攻下,吃了败仗,丢了重要堡垒下阳。却不思休养备战,预防再次受到蹂躏,反而去出兵欺负戎人,被人预测五年之内必亡,结果不出三年便收入晋国版图。金家百病缠身,仍不断冲击世界容忍的底线,勇则勇矣,然而不从大力发展经济入手,走上拼死一搏孤注一掷的危险道路,与虢公在智力上相差无几。当年毛是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和六亿五千万人命作抵押,朝鲜有这本钱吗?

唇齿关系可以勾引许多遐想:向左延伸可以为睦邻观念充当基础;向右拐去容易形成自己躲在后面,让别人在前面挡子弹的怯懦念头;粗粗一想,二者是相依的平等关系;细细掂量,唇的作用远大于齿,没有牙,于唇无损,而没有唇,牙暴露于外,至少影响美观;积极地考虑,由于位置贴近,脱不开联系,唇枪舌剑舞起来时,牙也不能做壁上观;忧虑悲观则会落入假道于虞的阴谋论(比如美国给中国贸易方面的好处,和晋国给虞国宝马玉璧相似,目的得逞后,再还以颜色),导致思想灰暗,看什么都持怀疑态度,对谁都不信任。

一个唇齿关系的形象思维,很容易导致逻辑混乱的决策,不得不防。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