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再靠近(22)两忘烟水里

记录人生 记录爱情 记录美好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二十二章  两忘烟水里
          黄朴好了伤疤忘了疼,又经常跟林颜混在一起,Joyce和Gloria去了泰国度假,她一个人苦逼的要哭了。工作累心更累,莫冲离她越来越遥远,最近连电话也不接了。她才意识到事态严重。
         正好黄朴这家伙炫耀说师父送了他一把军刀,林颜惊讶问“莫冲回来过?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送你军刀?”,“你这些伤根本就不是自己摔的是不是?”
黄朴为了掩饰莫冲知道她行踪这件事,只好老实交代日期,并说是军刀是他讨要来的。
林颜一听日期就陷入了沉思,就是她和苏玟雨吃晚饭那天!也就是他们唯一次吵架的日子。难怪他会突然问到萧东,一想到萧东,她又有点心虚了。
不过最可悲就是分手了她却是最后一个收到消息的.......
          “黄朴,他下一次什么时候回来?”
          “这.......”,黄朴很为难,说实话他不知道。
“  就说我要见他!反正我不承认分手了,要分手让他来当着我林颜面说!”
黄朴同情地看着她,他当然不愿意看他俩分手,可感情的事说情比金坚的都是传说,现实中都是缘比纸薄,怒火一点就化成虚无了
黄朴老实说“别老问我呀,他最近一半时间在南京。回来这边也是忙到深夜,只听其声,很久没见真人实物了。”
  不过说曹操曹操就出现了,还是在林颜最没防备的时候。
下午林颜又约了Suzy,没想到萧东又一早得知了行程在等她,两人谈完了,林颜决定去低层购物中心的Queen's closet店里挑选两件成衣先,suzy让她先下去,她交代几句就来。就是林颜从试衣间出来时,萧东悄悄出现在她面前,
“wow,颜颜你穿什么都美!”,
“颜颜,你知道我多想你吗?不要这样绝情不让我见你好不好?”
“颜颜,我们重新开始,那次怪我不好,你说话呀,你这样冷漠比打我扇我还难受!”
林颜无奈开口:“萧东,我说过多少次了?你要再说这些,我们真是连朋友也没得做了,你不要这样子”,
见导购小姐Sherry欢快走过来,萧东又换一副面孔和语气,
“林小姐,关于我们合伙开个design studio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提起这个,林颜更是无语,她说过多少次谢绝了,不喜欢欠别人的情义,她还不了。
“还是刚才那件浅紫色长裙比较适合你,Sherry你也觉得吧?”
“是是,当然,林小姐人靓身材又好,和我们品牌模特身材差不多呢”
林颜一进试衣间,萧东就随手抓了两条首饰,走去柜台,让Sherry再帮打包一件刚才那条长裙。要他老婆size的,她捂嘴偷笑,开心得令去仓库拿货,Sherry是Suzy 的心腹,萧东不得不防。
见Sherry走开,萧东拉过林颜的手,紧紧拥抱了下才放开,林颜怒目而视,气说“萧东!有事情说事情,不要动手动脚!你怎么变这个样子了?”,不过顾及他面子,声音是低的。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怎样说你才能听懂?”
如果听懂意味着失去她,萧东才不想听懂,他相信他们有感情基础,不需多久她就会明白自己心意,在这之前,只要把她留在身边就好。
他自顾自笑说,“我在一楼入口的星巴克等你,好了打我电话”,
林颜刚要开口,眼看Sherry走来,拎着购物袋,萧东结帐出门。
他前脚走,Suzy后脚到,林颜没什么心情再看,她没办法直面和Suzy这样奇怪的关系。大致讨论了下就让她寄那几款成衣、几个设计款的最后一版样衣、画册到她公司去。让Betty自己决定。Suzy开心说她弄好后亲自过去一趟。
      林颜下到一楼,想混在人群中出门,萧东还是迎上来了,
“你到底要怎样啊?我是不可能给人当小三的,你记住了!当我是朋友就不要再说那些话了”
萧东笑说“你意思我离婚了,你就可以回我身边喽是不是?我和她已经在谈离婚了,这你不用担心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林颜惊讶得说不出话,把萧东和Suzy的幸福婚姻搅了,她就更过意不去了。
“也不关你的事,没有感情,在一起怎么都是别扭”,林颜想怎么会没有感情,没有感情怎么会交往不久就闪婚,想必也是天雷地火过的。
“可能也关你的事,当年你和我分手一走了之后,我就没有再爱过任何人,真的”
“Suzy 知道吗?”林颜不想再追究萧东哪句话真假。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莫冲。失去了才知爱情来过。曾经她为萧东付出过她所有,那是他的机会,没有把握住,便永远失去了,人生长河是不回头的。
     虽然萧东对于她来说还是特别,和她所有伴过她青春年华的大学朋友一样,但仅限于此,只适合待在回忆中的美好。

“你不觉得这样离婚反而对她更好吗?她还有很多年幸福可以去追寻。跟一个还爱着别的女人的丈夫在一起,对她也不公平不是吗?”
“随便你怎么想吧!那是你两口子的事,我管不着!”,林颜头脑里一片混乱,说着就往外走,被萧东拉住。“放开!”,萧东还是握着她手腕,不过未松手。林颜不忍看萧东黯然脸色乞求眼神,就这样看着地面不说话僵持着。


“林颜!Hi ,啊~~~~,怎么会那么巧啊”老远林颜听到有女人大声叫她,抬头,是南京SG的黎经理,黎经理眼神示意她看后面,吓得她当场慌神了,连忙用力挣脱开萧东的手,走开一段与他保持距离。
这时文总牵着她儿子小宝、还有莫冲三人才混夹在人群中悠闲踱进来,文总友爱得和林颜打招呼,小宝懂礼貌了,主动摆手,甜甜得叫了声“漂亮阿姨!你好”,“啊,小宝啊,你好!又长高了变帅了哦”,“谢谢”,萧东在莫冲不悦的注视下向外走,“颜颜,好了打我电话。”,林颜尴尬,假装没有听到,继续拉着黎经理说话。
“你们怎么到这来了?来店里视察?还是来看看自家资产,哈哈哈?”林颜笑眯眯看向文总,她记得莫冲说过这里高层的写字楼有两层是文总自己的。
文总开玩笑说“嗯,给她看看未来的聘礼!”
“要结婚了啊?有情人终成家属啦,恭喜恭喜啊!”
黎经理噗呲一笑,“别听他胡说,我来商场谈事情,他爷俩非要跟来。你们家莫冲又尽职,你说能有什么事啊?这南京路上人山人海的,呵呵呵”
林颜笑问文总可不可以借莫冲一用,有话跟他说,就在这里的星巴克等他们,保证不耽误事儿,文总大笑应允。“赶紧把这电灯泡电先生领走!”
黎总也语带双关说莫冲,“去吧,想想当初”
莫冲给林颜点了杯摩卡,自己要了杯蓝山,两个人在靠近出口的小圆桌坐定。
莫冲不紧不慢搅着咖啡,看着门口往来的人群,就是不正眼瞧她一眼,林颜看他这冷冷清清的态度,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开头。
“说吧”
“嗯?”
“你不是说有话跟我说?”
“哦,嗯,莫冲.....我不想和你分手!”,莫冲不语。
“我也不会和你分手!我们俩怎么吵架怎么闹别扭都好,我们都不要分手好不好?”,林颜去拉莫冲放在桌上的手,他客气抽掉。
“如果就是这件事,我想没必要再说下去了,我自有决定!”
林颜气恼说就因为虚无缥缈的对萧东的怀疑?连证据也没有一个,根本就是借口!
莫冲冷冷开口“你希望我解释?”
“当然!我觉得我没有错!我要你说个清清楚楚的,我被甩也要被甩个明明白白!”
“好!我不会说第二遍,这个话题今天过了麻烦你也不要再提!听好了”
莫冲顿了顿,想了想如何开头,也为压制下愤怒情绪,慢条斯理说”我是不是给过你一次他和我之间选择的机会?我是不是说过如果你没选他,从此他这个人这个事就pass了?”
林颜噎住,他确实说过。
“那我跟他真的是没什么啊,现在也没有选他啊”
“那这三番五次被我撞见.....该怎么解释呢?姓萧的那个伪君子一开始就心术不正巧舌如簧骗你,明知你有男朋友,还想你当他小三这么没底线,你难道说看不明白?还是说可以和这样的人继续当朋友?这是其一,他人品问题,我为和这样的人拿来做比较感到耻辱,所以有他没我!”
“你跟我发誓说pass了,还不断见面!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还没什么?你跟我说说什么样叫有什么?这是其二,明知道后果是我们分手,还明知故犯,只能说你心思早就不在我这了。”
莫冲越说越气,“还说没什么?把我莫冲当傻子哄么?”
林颜气急解释说“他已经在离婚了,才不是要我当小三!他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我就是把他当朋友,没别的。你信不信都是这样!”一出口又是火上浇油。
“那我们分手就是你和他这种小人,当这种朋友的代价!说得够清楚了吧!!”
莫冲端起咖啡,站起来抬腿就走,大步流星头也不回。
林颜没有去追,她觉得自己没有说错,也没有做错。她和萧东在无忧无虑的青春年月相遇,度过那么多幸福快乐时刻,她不能容忍那些年那些人都是个错误这想法,别人说他伪君子也好真小人也好,反正萧东从没有在她面前露出那样一面。还爱不爱他是另一回事,但她不允许别人这样说他,她难道连保留个异性老友的权利都没有?
等莫冲和黎总、文总小宝几人一个多小时后从商场出来,林颜还心神复杂坐在一楼出口处的星巴克里,
她和莫冲四目相对了一瞬,她的眼里有留恋、不舍、有疑问、有祈求有千言万语,可他的眼神只是一贯的冷静,不带一丝感情。只在她脸上停留一瞬便快速移开了,他快速赶上同伴,走到文总一家前面,眼观八方查看了下四周环境,几人钻进黑色商务车疾驰而去。

四周仿佛都静了,静得让林颜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她知道莫冲是个做事决绝的人,也许这一次他从她的人生中走出去,就再也不见了……

          Suzy忙到晚上11点多,精疲力竭回到家中,衣帽间找衣服准备洗澡,突然发现柜子里隐蔽角落多个眼熟的Queen's closet纸袋,一打开有两个首饰盒,一件叠得整齐的长裙,她惊喜连连,心想原来萧东心里还是有她的。这不还记着明天是结婚纪念日,给她准备惊喜礼物了么?这钻石手镯和这南洋珠项链可是价值不菲呢。她迫不及待穿戴上,对着镜子左看右看。
        可突然她觉出这条浅紫色裙子眼熟,似乎就是下午林颜身上试穿那件,她气得迅速把裙子脱下来,一把扔到地上。失魂落魄得蹲在地上双手拂面,悲凉得眼泪都流不出来,早在心里哭干了。
             硕大的落地镜子里是一个憔悴不堪的女人。她空洞的眼神盯着那个陌生的自己,结婚四年,忙于工作,饮食起居都不规律,她已经有点珠圆玉润的了,怕脂粉污染珍珠刚才卸了妆,露出开始暗沉无光的肌肤。
        以前她从不在乎自己皮肤这些外在东西,她的心思只在事业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出初老迹象的呢?似乎从某一刻她意识到萧东并不爱她,这段婚姻只是个离谱的玩笑开始的,从她对自己的一切产生怀疑开始的。她也曾青春飞扬、自信满满,娇艳如花儿一般过啊,可现在镜子里丑陋不堪的样子连她自己都不会爱。
       是这段可怕的如死灰一样的婚姻,每分每秒的煎熬毁了她!一想到离婚,她想到了她母亲,那时而抑郁伤害自己,又时而狂躁伤害她和报复所有人,拥有金山银山,却无法拥有快乐和内心平静的母亲。Suzy从小包里拿出一瓶抗抑郁药,这是今天心理医生开的,她倒了两颗在手里,
犹豫了下又放了回去,她不能成个靠药物维持着的“精神病”,她要靠意志力把自己拉出这个情绪黑洞!最重要她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这弱点!
        这一厢莫冲晚11点多也回到家,一进门已经吃了一惊,锁没事,门窗都完好,可家里明显有人来过了,把他放桌上的杂志都弄歪了。他迅速从衣服里拔出军刀,蹑手蹑脚去洗手间和卧室查看。没有人,书房有几处都显示被动过了。他哑然失笑,他这根本就没什么有用东西,七星的人在他这永远也找不到那U盘,因为早被他随手扔停车场里的臭水沟去了。
         他调出来视频监控,果然有两个戴鸭舌帽、口罩、一身黑衣的家伙开锁入室,鬼鬼祟祟到处小心翻找,莫冲听懂他们没找着U盘,用方言骂骂咧咧后,一个说可能被他放别人家呢?比如忘在女朋友那?一黑衣人往沙发上一窝,说“反正我不去啊!豹哥和泉哥一个都不能得罪啊知不知道?肯定没在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会不会随手乱放?”
那人凑过去说了什么,莫冲把声音调到最大,回放了一点,只听那人猥琐的语调流着口水说
“唉,我跟你说,那女的真是个极品,那胸那屁股,听说那女的以前和醉泉哥有一腿……”
莫冲听到这脑袋嗡了一声,狠狠按了暂停键,关了视频。
        他愣坐着好一会儿,揉了会儿太阳穴和额头,冷静下来,拿出反窃听测量器测试了一番没有被装东西,重新启动了警报系统,出门去健身房锻炼。
       他打电话问黄朴练不练拳,黄朴支支吾吾说林颜要和他去唱歌,问他去不去,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地址,“看吧,有空我就过去”,黄朴问他“师父,你是不是下定决心不原谅林颜了?做什么都挽回不了?”,
莫冲不语。
“师父,你不要怪我说话直,你那么在乎她如何对那个姓萧的是为什么?说到底是你觉得她喜欢的是Ex,而不是你是不是?可林颜一遍遍表白,巴不得说得全宇宙都知道,也是她先追你的不是?这些她对你有情的方式你怎么看不到?”
莫冲说那我不可以要求她以另一种方式喜欢一个人吗?拒绝与别人暧昧的方式?
黄朴反问,“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吗?”
“你知道找到一个喜欢你到疯狂的人概率多小吗?恰巧这个女人又是你年少轻狂时又一直暗恋的女生?你已经中了大奖了知道吗?”
莫冲说前提不成立,如果她喜欢我到发疯,就不会再去和别人暧昧,明知道我会不高兴的事不会做。
“师父,每一个人想法不同的,处事方式也不同的,别人一定要以你的方式去爱你才是爱吗?父母都做不到。如何去强求一个在前30年都和你走了不同条路的外人?”
莫冲若有所思。
“两个人在一起,爱人不疑,疑人不爱,有那么困难吗?”
莫冲陷入沉思,久久不说话,有时候道理都明白,可轮到自己了还是做不到,男人为什么视戴绿帽为奇耻大辱,部分是基因决定的,要无条件保证后代血统纯正性的自私基因,就像男方出轨后回归家庭,还有很大可能被原谅,而女方出轨被抓,这婚姻98%就散了,他也不能免俗。
黄朴失望说他去玩了,为他师父这段恋情默哀了一分钟,挂了。
        高档KTV内林颜点了满满一桌零食,点了洋酒,吃吃喝喝、唱唱跳跳得很High,边唱还拿着
郁金香杯不时和黄朴碰一下,黄朴说“哈哈哈,cheers! To fucking loser single life!"
林颜纠正,摆着食指,No No No,“To the fucking losers who lost us ! cheers!!!喝喝喝!"
唱了几首歌后,林颜又举杯畅饮“To the lucky bastard whom I'll end up with ! 哈哈哈,喝!Come on! baby.Bottoms up!"
黄朴也放开了喝,两人越喝越High,实力唱将的林颜也越唱越像声嘶力竭发泄。
黄朴唱歌是两个极端,要么极端badass狂拽的rap,要么抒情到死,慢吞吞又伤感的粤语悲情曲,
林颜累了,没正行得仰瘫沙发上,看着黄朴站起来唱一首30年多前老歌,鄙视说“我说你丫绝对精神分裂,这也忒不是你的风格了吧?你丫是活在21世纪吗?”,黄朴不以为然,呛她说
“你以为你没有精神分裂症状呢?那天吃饭时候给我讲法医,什么人死后几个小时身上会有shi斑,shi绿,从右下腹大肠细菌以血液为培养基繁殖开始,几小时就有硫化氢臭味,会有腐败酸败酵解以致七窍流血、巨人观神马的,哎呦,现在想想还恶心着呢,害得我那天回去看见肉就想吐,素食了一星期。”
林颜哈哈大笑。故意递给黄朴一黄灿灿炸鸡块,他皱着眉头嫌弃说放下放下,我自己挑,看着这骨架还有点恶心,最后挑了个鸡米花塞进了嘴巴。
林颜端起喝香槟酒边笑说“等你什么时候听这些面不改色,你就会换个看世界的眼光了”
“为神马?”
“人的时间都是跟老天借来的,有人三十年得还,有人五十年得还,什么死后有轮回、向天再要五百年什么的都是妄想,轮回了没有了记忆你也不是你啊”
“所以在你变成块dead meat前,喘的气称作呼吸而不是空气前,有什么理由不开心?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每分每秒用在刀刃上?”
黄朴想想好像也有道理。不过嘴不饶人,说看吧,你症状比我严重多了!哪个女的敢跟你聊这些!林颜没好气说,“好吧好吧,精神分裂症也比你们这些“庸人症”的好。凭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再叫瓶酒吧,喝完了”
黄朴边看着酒单边说“这都第几瓶了你?什么时候练的这酒量?你看吧!思想行为都那么奇葩,难怪师父被你吓跑了”
“再说我打你啊,为了不再喝醉,我特地练的酒量,千杯不醉,可以吧?哈哈哈”
“你师父已经翻篇了,你去跟他说,如果错过今天,他就是跪在我面前,我林颜也不会再回头了”
黄朴头也没抬,以为她说醉话,回说“你不用费那心了,我刚才已经问过了”
林颜拿着酒杯的手抖了一下,放了下来,慢慢变得沉默。
她闭目养神听着黄朴唱关正杰的《大约别离时》,

“星光似浪漫 偏偏爱渐淡
 叶絮翻飞风中聚还散
.....
风声中剩了慨叹
空得过去抱于臂弯
瑟缩中孤单远去
但我今夜未曾惯

冷雨里回头望向你
但见失落及疑幻
街灯已渐淡 风吹破梦幻
坠向漆黑之中不停站

急风已渐慢 急风已渐慢
踏过沧桑一生终平淡
...........”


林颜越听越觉心里堵得慌,越想醉越想忘记可还是......她不敢触碰的回忆里,此时多少片段浮出水面来,越是甜蜜的美好的越是空留凄苦余味,她睁眼抚着脑袋,大叫“别唱了!你这破嗓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黄朴也唱累了,吃着鸡块,看着林颜眼神复杂盯着那鸡块,他可怜兮兮抱怨说“大小姐,你不要再讲法医啊,我一米八的个头一晚上就光吃了点水果。眼睛都饿绿了。”
林颜才恍过神来,问他在说什么。
黄朴没理她,继续吃,林颜开口说,“我在想我什么时候开始想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的,可能从小开始的。”
“你知道吗?我小时侯特别瘦弱,到初中莫冲还叫我野蛮的小萝卜头,所以我一直要练得强壮,身体上的,心灵上的,我不容许自己weak,我不容许自己哭,可以练的,真的,像喝酒一样。”
黄朴有些不解,以为她是喝多了开始东一句西一句,不过他已经不稀奇了,女生和他聊法医的还没有第二个,“你这脑子估计天生就跟人不一样,师父也说你从小就很不同。”
林颜呵呵一笑,不同又怎样?
“你知道更深原因是什么吗?”
黄朴自然不知,“因为我小时侯很瘦弱,常常没有原因的晕倒,当你快要晕倒时,你能感觉周围一片呼啸风声,却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你能感觉到有种类似灵魂又类似生命力的东西要抽离你而去,有时它就站在你上空,带着你的眼睛,去看着凑过来围在你身边慌乱呼喊、惊吓失措的人群”
“所以我从小就活在恐惧中。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最后她有些喃喃自语,“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莫冲会离开我,他根本没有办法理解我眼中的世界”
黄朴沉默了一会儿说,原因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男人对感情很简单的,可能你只要不和那个姓萧的纠缠不休,就什么事没有。
林颜笑笑,“你没听懂,我说的一堆都是从小到大,我对时间宝贵这四个字的理解,所以我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去说话做事兜圈子,不浪费一秒在讨厌的人身上,更不会去搞什么无聊的暧昧,那是觉得有大把时间不知如何挥霍的人才有的奢侈。
“我的时间比别人更宝贵,莫冲他不理解我,才会不信我!”
“那为什么一定要和姓萧的一起呢?”黄朴不死心问,
“我和你不也是异性朋友?没有姓萧的以后也会有姓张的姓李的姓苏的,世界除了女人就是男人,是不是我有了男友后要脑袋上刺字'男人勿近'?”
黄朴一时语塞。
“他真的完全不了解我.....,更别提爱了,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林颜喃喃自语。
黄朴张口还要辩解,一杯酒仰脖而尽,说出的却是“你以为全天下数你最惨吗?我喜欢了好几年的女人要结婚了,他妈的新郎当然不是我!”
两个人说完突然都爆笑不止,林颜走去狂按老歌,出来什么就两人轮番上阵,乱唱胡喊加哈哈大笑,另一个在后面狂吹口哨或拼命摇铃,两人合唱粤语老歌《两忘烟水里》


男:女儿意 英雄痴 吐尽恩义情深几许
女:塞外约 枕畔诗 心中也留多少醉
男:磊落志 天地心 倾出挚诚不会悔
女:献尽爱 竟是哀 风中化成唏嘘句
男:笑莫笑悲莫悲 此刻我乘风远去
女:凝悲 忍叹 无 可奈
男:往日意 今日痴 他朝俩忘烟水里
女:从今 痴泪 俩忘烟水里
............

林颜唱完大叫“丫的,你这首歌比我还老啊,三十多年过去还有无数蠢蛋为情所困,一点长进都没有,你说是不是很好笑?”,继而大笑不止,笑出了如串珠似的眼泪。
黄朴白了她一眼,盯着屏幕大叫“喂,下一首是女人的,我不会唱啊,别墨迹快来快来。”

林颜拿起话筒唱着“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 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
                             只有那有情人眼泪最珍贵
                              一颗颗眼泪都是爱都是爱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 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开。  
                   我的眼泪不会掉下来掉下来

                   好春常在 春花正开 你怎么舍得说再会
        我在深闺 望穿秋水 你不要忘了我情深 深如海
                      ............


她一曲终了,却是泪流满面。背过身狠狠抹掉眼泪,走过去切换成了激情澎湃的Shakira。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