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upload/album/bb/1d/39/26370b849375AiIIYA3z_120_120.jpg?rand=678">
自由亚洲电台(RFA)是向没有新闻自由的亚洲地区,传播新闻内容以及资讯的非营利机构。我们的使命是提供准确的新闻,以及精辟的评论,并提供一个可包容各类意见的平台。RFA是由美国国会授权设立,资金来源由联邦政府拨款。
总节目 736 总播放 1652038 总点赞 0 总评论 10

习普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中俄不是同盟胜似同盟

2024-05-24 14:01:48 播放 7139 评论 0
0:00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普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中俄不是同盟胜似同盟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共对俄外交政策是如何在“三没有”和“三不”之间翻烙饼的》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国内地的毛左领军人物之一张宏良在去年初发表过《如何看待秦刚的“三不原则”与王毅的“三无原则”》一文,对当时刚刚接班外交部长的秦刚大为不满,原因是他秦刚居然在接到普京的外交部长给他的祝贺荣升的电话时,就迫不及待地向对方声明了中俄关系秉持“三不原则”(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国)。这被张宏良硬说成是秦刚用“三不”取代了王毅的“三无”(无上限,无禁区,无止境)。

至于个中原因,张宏良认为:一是最近(指2023年1月之前)俄乌战场上俄军打得不太顺利,引起了很多中国人的担忧害怕;二是被国内外极右势力操纵的中国舆论特别是网络舆论,出现了乌克兰必胜、俄罗斯必败的舆论大潮……。于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便动摇了支持俄罗斯的态度,担心一旦俄罗斯失败会连累中国。

当时的张宏良没敢直说,但显然是在暗示:正是习近平当局在“担心一旦俄罗斯失败会连累中国”。

张宏良在这篇文章中还危言耸听地吓唬国人:(你们)这些人有没有想到,就算最终俄罗斯真的如同谣言中会失败,到时候失败的俄罗斯一旦向美国等西方国家妥协投降,再像上次八国联军那样联起手来对付中国,把现在对中国的C型包围圈变成全封闭的O型包围圈,中国的结局将会是怎样?

不过呢,去年的张宏良应该是在故意把秦刚当成王毅的对立面来批。事实上秦刚2023年1月奉命对俄罗斯外长强调的所谓“三不”,不过是对10个月前王毅说过的原话的复读。

我们知道,普京以“特别军事行动”的名义对乌克兰发动全面入侵的开始时间是2022年2月24日。战争爆发的第12天, 即2022年3月7日,中共官媒奉命统一对外发布的新闻稿标题就是《王毅谈中俄关系: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内容是王毅在人大例会的记者会上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我愿强调指出,中俄关系具有独立自主价值,建立在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基础之上,更不受第三方的干扰和挑拨。”

当然,当时的王毅也不忘补充强调:不管国际风云如何险恶,中俄双方都将保持战略定力,将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断推向前进。

当然,中俄关系的所谓“三不”,2022年3月的王毅也不过是“重申”而已。曾担任中共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和外交部副部长的傅莹发表于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俄关系: 是盟友还是伙伴?》中总结说: 1991 年 12 月 25 日,苏联宣告解体,俄罗斯继承的是正在走向正常化的(前苏联)对华关系。中国和俄罗斯 一开始就划定“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国”的红线,相互不依附,协商解决争端,不视他国为共同敌手,双方将此作为发展关系的前提条件。

2019年中俄建交70年之际,时任中共外交部欧亚司司长孙霖江在他的《征程七十载 共创新时代》一文中写道: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中苏关系逐渐由结盟转为对抗。苏联解体后,双方经过不懈摸索和实践,逐步建立起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新型大国关系。中俄1992年“相互视为友好国家”,1994年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1996年宣布发展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11年升级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实现两国关系“四连跳”。

请注意,在这个世界上被中共政权称之为“伙伴”的国家多了去了,称之为“战略合作伙伴”的也有好几十个,但称之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的,只有俄罗斯一家。用中共外交官的解释:“协作”的意思是,不仅两国之间有普通合作,还涉及军事等核心领域的合作。

孙霖江的文章中还回顾说:双方在1994年9月的《中俄联合声明》中确认,两国关系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

笔者据此查阅了历史文献,1992年时任中共国家主席杨尚昆和时任俄国总统叶利钦签署的《关于中俄相互关系基础的联合声明》中出现过如下字样:“双方不参加任何针对对方的军事政治同盟;不同第三国缔结任何损害另一方国家主权和安全利益的条约或协定;任何一方均不得允许第三国利用其领土损害另一方国家主权和安全利益。”

在此基础上, 接班国家主席职务之后的江泽民于1994年9月3日和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签署的新一份《中俄联合声明》中出现如下内容:“双方高度评价1992年第一次中俄高级会晤以来两国关系充满活力的顺利发展,并认为两国已具有新型的建设性伙伴关系,即建立在和平共处各项原则基础上的完全平等的睦邻友好、互利合作关系,既不结盟,也不针对第三国。”

至于所谓“不对抗” ,并非当时中俄联合声明中的原话,只是在中共外交宣传中对中俄两国决心睦邻友好,放弃曾经的对抗的概括。

那么为什么坚持“不结盟”呢?用傅莹的话说就是: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传统上的结盟关系起码有四个特点: 一是通常是为了应对外来威胁; 二是结盟双方力量往往不对等,彼此之间是有主有从的不平等关系; 三是结盟的形成或以减损甚至牺牲一方的利益为代价; 四是结盟大多是权宜之计,局势和双方力量对比一变,盟友关系就难以为继。(更何况)中国同沙俄及此后的苏联在 19 至 20 世纪短短几十年间也有过三次正式结盟,但是都不成功。

基于上述考量,中共方面从邓小平开始就把中俄关系定调为“同伙不同盟”!只是因为“同伙”在中文里是个贬义词,所以中共外交宣传中才使用“同伴不同盟”、“结伴不结盟”来概括中俄关系。

不过,自江泽民1994年和叶利钦签署的那份“联合声明”之后直到胡锦涛执政的10年里,中俄双方的多份“联合声明”中似乎都没有再刻意强调“不结盟”,“不针对第三方(国)”的表述也不是每次都有。

而到了习近平上台之后,和普京之间的“联合声明”几乎每年一份,其中2016年的那份有这样的表述:“全面互利合作,摒弃对抗。中俄关系不具有结盟性质,不针对第三国”。而2019年的那份似乎是第一次把“三不”连在同一句话里表述,即:“双方确定了以下一系列指导两国关系的基本原则……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去年那一份则是把其中的“不针对第三方”又改成了“不针对第三国”。

总之,本月中习近平与进京求援的普京签署的最新一份“联合声明”中的中俄关系“具有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性质“的表述,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老调重弹。

但是,正所谓“魔鬼藏在细节里”,笔者十分同意毛左大将张宏良的判断:“虽然中俄联合声明中仍然像去年一样提到‘三不原则’,但是(今年的)声明中对美国的全面批判包括对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美国盟友的批判,已经使‘三不原则’完全变成了戏弄美国的概念游戏,就像多年来美国用‘一个中国’的概念游戏戏弄中国一样。”

按照张宏良的说法:“就中国对俄罗斯来讲,与2023年中俄联合声明相比,中国在(今年5月中的)联合声明中更是迈出了30年来从未有过的重大一步,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向俄罗斯表示了兄弟般的战斗友谊。这就是中国30年来至少是20年来第一次指名道姓全面批判了美国,不再像此前那样一直拒绝公开提到美国而总是让俄罗斯感到失望或者说总是让俄罗斯理解和迁就自己。中国这个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化震撼了俄罗斯,连普京这个当今执政资历最老的铁血政治家(五届总统外加一届“实际总统”)都有些激动慌乱,在记者招待会上对在场的来宾说:‘我刚才忘记了给翻译留出时间,是因为我有种到了家的感觉,所以忘记了自己是在说外语’。俄罗斯的震撼和喜出望外是有道理的,中俄联合声明(2024)中两国对美国的全面声讨和批判,不仅突破了‘三不原则’,甚至已经形成了两国并肩作战的架势。这比美国禁止的中国卖给俄罗斯几件武器的意义可是要大多了。”

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的张宏良在其文章里还说:“中国迈出的这一步真是太大了,不仅会震撼俄罗斯,震撼美国等北约国家,还会震撼整个世界。此前在批判美国的问题上只有俄罗斯单打独斗,中国从来没有提过美国的名字,一直保持观望状态,如今中国则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全面批判。”

这里需要纠正一下,张宏良显然是因为兴奋过头而忘记花几分钟时间回顾一下以往,习近平和普京两人用“联合声明”的形式点名声讨、指责美、英、澳、日事实上从前年就开始了。去年3月习近平到莫斯科给普京送温暖时签订的“联合声明(2023)”中,即已经出现了如下内容:

(中俄)双方对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及相关核动力潜艇合作计划对区域战略稳定产生的后果和风险表示严重关切。双方强烈敦促AUKUS成员国严格履行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义务……。

双方对日本计划今年向海洋排放福岛核电站事故放射性污染水表示严重关切……。

双方对美国在其境内外严重威胁别国并损害有关地区安全的生物军事活动表示严重关切,要求美国就此作出澄清,不得开展一切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生物活动,不再阻挠建立公约框架内履约核查机制。

双方敦促美国作为唯一未完成化武销毁的缔约国加快库存化武销毁,敦促日本尽快完成遗弃在华化学武器的销毁。

中俄对美国加快全球反导体系建设并在世界各地部署反导系统、强化失能性高精度非核武器战略打击能力、推进在亚太和欧洲地区部署陆基中程和中短程导弹并向其盟友提供表示关切,敦促美国停止为维持自身单方面军事优势而破坏国际和地区安全和全球战略稳定。

另外还有双方敦促北约恪守作为区域性、防御性的承诺……,对北约持续加强同亚太国家军事安全联系、破坏地区和平稳定表示严重关切。指责美国抱守冷战思维,推行“印太战略”,对本地区和平稳定造成消极影响……,等等。

而习、普两人2022年的“联合声明“中,也有类似点名批判美、英、日、澳的内容。这里就不再引述。

但是,无论是与前年还是去年的“联合声明”的同类内容相比,今年的这份联合声明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点名痛批的内容,除了篇幅长,力度强,最重要的是,如果说去年和前年的习、普“联合声明”中对美国和西方只不过是泛泛指责的话,如今的这份“联合声明”已经毫无掩饰地矢言会搞联合对抗了。请看此段:“美国借口同其盟友开展明显针对中俄的联合演习,着手采取行动在亚太地区部署陆基中导系统,双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美方并声称将持续推进上述做法,最终实现在世界各地常态化部署导弹的意图。双方对上述极端破坏地区稳定、对中俄构成直接安全威胁的举措表示最强烈谴责,并将加强协调配合,应对美国对中俄非建设性、敌对的所谓‘双遏制’政策。”

很显然,就是因为还有“不结盟”三个字打马虎眼,所以才仅仅使用“协调配合”这四个字暗示习近平已经决心要以军事合作的形式与普京联手抗美了。用张宏良的话说就是“并肩作战”。

也正如张宏良所分析的那样:“(中俄)双方在对方所希望的问题上,全都摆脱了以往缩手缩脚的姿态,像两个兄弟一样毫无保留地拥抱在一起,俄罗斯在台湾等问题上对中国不再有丝毫保留,中国在反美问题上对俄罗斯也不再有丝毫保留,双方宣告目前中俄关系已经超越了冷战时期任何一种联盟”。

确实,习近平和普京两人在“联合声明“里强调的“当前的中俄关系超越冷战时期的军事政治同盟模式”这一句,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中俄关系已经进入了“不是同盟,胜似同盟”的最高境界。就如同习近平和普京两人之间的私人情谊: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免责声明:本节目内容为媒体或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城电台(海外电台)的观点、立场以及投资建议。
评论
评论不支持HTML代码
注意: 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快来发第一条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