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data/radio/album/03/96/396_120_120.jpg?rand=8592">
总节目 42 总播放 192768 总点赞 0 总评论 0

融入

2024-03-05 12:24:36 播放 17546 评论 0
0:00

都说我活得惨,有活得比我惨的。我说个老孙的故事吧。



老孙和我,上学的时候住一个学生宿舍。他回国搬运了个老婆。那时穷,也没见折腾。



后来我们都毕业找到了工作,他老婆好像开始不对了。



她老婆坚信有个东西叫融入主流。有两个臭钱就要融入。



事情缘起老婆的一通电话。老孙的老婆一打电话,老孙就紧张。这打电话看似一个随机事件,但随机事件的后果很难预料。



很可能高高兴兴出去吃饭,也可能导致家庭革命。



那天老孙老婆打完电话,就坐在沙发上发呆。她一发呆,老孙心里更毛了。
然后老婆开口了,要融入主流,咱们要送孩子去礼仪培训班。
老孙说,哪有什么主流?我就是主流。我手下那两个美国人敢不听我的,我FIRE他们。
老婆一句话就把老孙堵回去了,我告诉你什么是主流,老顾就是主流。人家老顾是VP,你是什么?
说起来老顾,老孙还真不能不服。肥头大儿,一脸弥勒佛像。上学考试成绩都差不多,可进了公司,老顾整天端着咖啡在每个办公桌前转,耍着上海腔英语找人聊天。
转着转着,人老顾从工程师转成MANAGER,从MANAGER转成DIRECTOR,从DIRECTOR转成VP了。
公司中国人背后都不叫他老顾,叫他吴征。



老孙老婆又说话了,那天吃饭,你是不是出虚恭。有这些臭毛病怎么可能提VP。我可不想我儿子和你一样这么没教养。



老孙心里想,难道这融入主流,就是教育个像吴征一样的孩子?那现在出了个郭文贵,那嘴比吴征能甩多了,老顾那个VP也比不上啊。



老孙第一个心痛的是钱。八十五一小时,比他这个公司里的小老板还高。



他老婆说,这个老师打出名气了,就像好的钢琴老师,只有认宰。


好几大百买了套礼服,开车带着孩子去了。还不让参观,过一个小时去接。
回到家,老婆问儿子学了什么,儿子说学了握手。
儿子开始教两口子握手。伸出去的胳膊要笔直,握着对方的时候要有力,一定要比对方有力。
谁更有力谁就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方。有力的好处是,你可以拽对方。拽得对方像摔了个跟头。
儿子在老孙身上试了试,老孙块儿太大,拽不动。
在老婆身上试了试,真差点给老婆拽一跟头。老婆乐得合不上嘴,这八十五块没白化,川普就是这么握手的。
第二堂课学习TABLE MANNER。
老师在COUNTRY CLUB租了个餐厅,每个人另交一百块饭钱。
老孙以为交一百块自己可以蹭顿饭,没想到还是不让进。只好看着儿子穿着礼服进了COUNTRY CLUB,自己找了麦当劳叫了杯咖啡等着。
越等越伤心,老婆在家看中国片,却想着什么融入,儿子在吃大餐,我自己却在麦当劳喝一块钱的咖啡。我不是奴隶吗?



和儿子回家,让儿子教教学的东西。老婆特意做了红烧肉,清蒸鱼放桌上,让孩子示范餐桌礼仪。



儿子说,筷子给我拿下,上刀叉,分餐。



第二条,清蒸鱼拿下。我们文明人吃东西是不往外吐的,吐也得用餐巾捂着嘴。你一条清蒸鱼得多少刺往外吐啊。那鱼还有眼睛,吃鱼哪有吃眼睛的。

然后是姿势。爸,记住,胳膊肘绝对不能架在桌上。妈,你的胳膊肘虽然没放在桌子上但是分得太开。两臂要夹住,肩膀宽度之外五寸以外都是你旁边人的地方,绝对不能伸进去。
老孙拿起叉子就想叉块红烧肉。儿子说,肉在我面前,你要请我传过去。



老孙说,WOULD YOU PLEASE PASS IT。他不知道中文怎么说。




儿子拿起红烧肉,递给身旁的老孙。老孙觉得有点和公司里老美吃饭的气氛了,说了句谢谢。这回留了个心眼,用勺子把红烧肉盛盘子里,再传回给儿子。然后用刀把肉切成小块,两个手再交换刀叉换过来,一点点往嘴里送。



儿子又说她妈了,妈,吃饭不能头低的太多像是祷告。嘴也不能张,食物也不能大口吃,要一小口一小口吃,不能巴鸡巴鸡出声音。



老孙暗笑,我好歹也和老美没少吃。老婆,让你融入,儿子就融入你。



老婆这次显然不像上次那么兴奋。因为一晚上儿子净挑她的刺,还因为谁也没吃饱。



睡觉前,老孙看见老婆抱着盘子吃那条清蒸鱼,蹲在垃圾桶前面,一边吃一边往垃圾桶里吐刺,伸着脖子,仿佛呕吐。



第三堂开始,学习BALLROOM礼仪。从开门,握手,鞠躬,邀请,跳舞,舞闭,一步步讲。
上了一堂,儿子偷偷和老孙说,死活不去。
老孙问,为什么?



儿子说,十个人就三男孩。



老孙说,不是还有两个男孩陪你吗?
儿子说,那两个男孩是GAY。
老孙五雷轰顶,差点晕过去。缓了半天才说,儿子,这帽子可不是乱扣的。人一文明了,都有点女气。
儿子说,他们俩亲口告诉我的,他们是GAY。我不敢和妈妈说。




为什么这事我知道这么清楚?因为老孙经此当头一棒,人晕晕乎乎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找我来了。老孙都快哭出来了,他说,老兄我冤啊,我花八十五一小时送我儿子进了个同性恋培训班啊。今后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对不起他啊。儿子啊。
我说,这事还真不好办。以我对你老婆的观察,还真不能和她直接说。只可智取,不能强攻。



老孙说,你说怎么办吧。



我说,这样吧,我把这事和我老婆说说,让她做你老婆的工作。



晚上,我就和我老婆迂回地绕绕绕,把这事慢慢说。



我老婆说,你有什么事快说,急得我都忍不住想扇你了。



我把老孙的事一说,我老婆说,这点破事你绕个什么劲,包我身上了。



第二天,老孙打电话,说老婆说了,儿子不用去礼仪班了。你老婆和我老婆说什么了,怎么这么痛快?



我说不知道啊,我晚上我问问我老婆。



晚上一问,我老婆说,我对老孙老婆说,我为你好,把你当亲妹妹才对你说这话,换了别人我才不管这闲事。你那个礼仪班,十个学生,三个男孩,两个同性恋。你再送下去,下一个同性恋就是你儿子。

免责声明:本节目内容为媒体或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城电台(海外电台)的观点、立场以及投资建议。
评论
评论不支持HTML代码
注意: 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快来发第一条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