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天堂和地狱
文章来源: 过客手笺2019-03-17 05:28:23

3月14日在新西兰发生的50个无辜生命被残杀的事件,令我流泪。我没有那么坚强,不敢去想象那些遇难者临死前的痛苦,不敢去想象那些遇难者临死前对亲人,对梦想和对这个世界的不舍,更不敢去想象那些失去了丈夫妻子和儿女的人们,他们的心情,他们今后的生活将会怎样?

当我看到网络上竟有人非但不谴责杀人凶手,对无辜的遇难者及他们的亲人没有丝毫怜悯之心,而是蓄意将悲剧做为攻击某个种族和宗教的武器时;当我看着那些冷血到令人心惊的幸灾乐祸的嘴脸时;当我看着猥琐不堪的、心理变态的、摇头摆尾地将自己臆想成“高贵的Anglo Saxon”主子的宠物所表演的令人作呕的媚态时…… 我不寒而栗了!我真是被恶心到了!我终于明白了撒旦的存在!

回想起我人生中离恐怖袭击最近的一次,那是2001年了,我当时在投行Merrill Lynch(美林证券)做实习生。911的那天,我所参加的公司培训没能预定到Twin Tower的会议室,因此我死里逃生,躲过一劫。911之后的第三天,我们几个同事从美林的普林斯顿培训中心搭乘小火车回到曼哈顿,空气里尽是“人和物”的焦味……这么些年过去了,那一天的情景仍旧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纽约人,无论是走在大街上的陌生纽约人,还是我熟识的同事们,他们当时的反应和态度,令年轻的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西方人文主义精神的博大宏厚。我没有听到咒骂,没有看见仇恨,我感受到的只有坚强和仁善…… 记得吗,那架被劫持后撞上Twin Tower的飞机,那位飞行员的遗孀是怎么说的?她说:“If we learn nothing else from this tragedy, we learn that life is short and there is no time for hate — 假如我们从这个悲剧中什么也没有学到的话,我们至少也应该明白生命是那么短暂,我们没有时间去仇恨。”

而2015年巴黎的“查理事件”,我想很多人也都不会忘记。著名法国漫画报纸《查理周刊》遭到了伊斯兰恐怖分子的袭击,那是法国几十年来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恐怖袭击,巴黎乃至法国全境发起了为遇难者祈祷的游行,人们高举着“无畏”和“我是查理”的标语以支持该周刊。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自己与“查理事件”间接相关的一段经历。2014年我们全家回中国度假时,我的中学同学们建了一个同班同学群,我自然是加入了。在微信群组里,少年时的老同学们相谈甚欢,直到2015年“查理事件”发生。在微信群里,有一位与我一样很年轻时就出国了的男同学,只是他去了德国,我来了美国。“查理事件”时,微信群里的绝大多数国内同学都认定德国和法国政府不断帮助穆斯林难民的政策是酿成这场悲剧的原因,原本群里的讨论气氛蛮活跃也蛮友好,直到一位同学说了这么一句话,而且附和他的国内同学不在少数:“其实这个悲剧是法国人自找的,他们活该!谁让他们装B做什么慈善家,做什么救世主?所有的穆斯林TNND都是疯子都是杀人犯!” 我的那位德国同学愤怒了,他拍案而起,怒吼道:“你们知道什么是人与人的平等吗?你们知道什么是尊重多元化思想和宗教吗?你们知道什么是人文主义精神吗?……” 那一刻,我没有发言,我一句话也不想说,我只是安静地快速地退出了群组。事后那位在德国的同学也退出群组,他来问候我时,我这样对他说:“年少时的同学不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这些年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成长,而今后的人生路上,我只愿选择与自己人生观价值观相似的人做朋友。”

2001年美国911以后, 纽约市市长Rudy Giuliani 这样说—— 911恐怖分子妄想击毁我们的精神支柱,而恰恰相反,这次事件令我们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团结。

2015年法国的“查理事件”之后,巴黎市市长Anne Hidalgo这样说—— 2015年的法国,我们的城市,经历了一场浩劫,但是巴黎人很棒,我们勇敢地迎战了那场暴风骤雨,我们丝毫没有退缩。

2019年3月14日,新西兰发生了令人发指的恐怖袭击,他们的总理Jacinda Ardern这样说—— 这一次被枪击的许多人可能都是新西兰的移民,他们甚至可能是难民。这些人移民新西兰,梦想将这个国家做为他们的家园,那么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他们就是我们当中的一员!而那个杀人犯,他不是!

《撒旦的告示》里有这么一段描述:撒旦说“天堂和地狱是对称的,没有天堂,也就没有地狱,没有地狱,也就没有天堂,维护天堂的存在和维护地狱的存在同等重要,这就象要保持一艘乘坐着百人的船在大海上航行,船的左右两面乘坐的人数必须基本等重等量,如果大家都坐到一面去,这船就会失去平衡,非翻船不可。所以,从微观上讲,我撒旦是邪恶的,但从宏观上讲,我撒旦是善良的……”

种族、肤色、文化、语言、宗教甚至政见,这些怎么会是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仇恨的根源呢?撒旦才是仇恨之源,撒旦才是邪恶之源,撒旦才是罪恶之源!而撒旦存在于不同的种族,他长着不同的肤色,他传承不同的文化,他说着不同的语言,他信奉着不同的宗教……他是Adolf Hitler,他是Osama Bin Laden,他是911劫机的恐怖分子,他是“查理事件”和新西兰恐怖袭击的凶手,他也是那些在一具具无辜生命躺在血泊之中时,还能够面不改色、无动于衷甚至幸灾乐祸的冷血动物们……

撒旦,对于你的“善良”,I have only two words and one finger!

 

《原创文章,请不要抄袭或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