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人
文章来源: 边走边看662020-05-30 08:48:11

香港最近惨了,一国两制、港人自治眼看着要提前几十年结束了,港人享受了多年的自由和法制快是到了尽头。 中共拳头大,搞了个“国安法”给港人戴上了铐子,美国高喊着支持香港却要把对香港的特殊待遇给取消了,等于给香港雪上加霜地锁喉了。 以后的香港会是什么样呢?香港的荣耀时光会不会一去不复返了?

我没去过香港,那不是个足以吸引我的地方,我对拥挤现代化的城市不感兴趣。听窦文涛说他蛮喜欢香港的,在那里他觉得自在。他说港人让人觉得心有点冷,人与人之间缺乏热度,他在香港很难交上朋友。可那里是个法制社会,公事公办,人们文明守秩序,遵守公共秩序遵守契约,这些让他喜欢。

香港人我接触得不多,大学毕业时在一家美国公司工作,大中华总部设在香港。记得有个大帅哥从香港来给我们做培训,他长得像个白马王子,跟港剧里的明星似的。一日他跟我聊天夸赞我,MD,还单腿跪在我桌前夸,我自然是晕了一小下啦,他的聪明能干和帅气让我对港人有了不错的第一印象。 我业务上的顶头上司Gill也在香港,我的前任跟我交班时就警告我Gill是个很tough的香港人,会训人的。 果不其然,刚开始我没少被他训,就怕接到他电话,他还普通话夹带着港话,我听着也费劲。 后来他来我们这儿出差,一次我和他外面跑业务,中午时分他领我去他住的大酒店吃饭,跑了一上午我正渴着呢,咖啡上来我一扬脖就进去了,他都看呆了说:“我这辈子还头一次看人这样喝咖啡”,搞得我很囧。吃的是通心粉,艾玛那个好吃啊,是我这辈子吃得最好吃的通心粉,我都快舔盘了 。和他有了面对面的接触我很快就发现Gill是个纸老虎,刀子嘴豆腐心。 他还挺有耐心的,我不懂的都会教我,虽然也会数落我几下,我脸皮厚厚也就过去了。临走时Gill还唠唠叨叨地嘱咐我怎么对付那些个难缠的客户。慢慢地我不怕他了,也敢跟他开玩笑了,一开始他还端着,到后来忍不住就咧开了嘴。后来有啥事我也没少给他打电话,有一次和客户开电话会议他不见踪影,我一急还跟香港那边要了他家的电话打了过去,老Gill 正躺在床上发烧呢。

08年奥运会那年还在上中学的儿子陪爷爷奶奶去了香港看马术比赛,回来后大家对香港人颇有微词,港人对大陆人那种傲慢冷淡他们都感受到了。 昨天在饭桌上我问儿子对最近对香港发生的事情的看法,他是同情港人的。 我问那么你不在意当初对香港人留下的负面印象吗? 儿子说不能因为我们遇到的一两个不友好的港人就不支持香港人对民主自由的抗争。 同样的道理,在黑人被白人警察锁喉死亡的事情上我们应跟黑人站在一起。 的确我们有的华人经历过黑人的不友好甚至欺负,在支持梁警官的集会中有黑人来骂战,华人还和黑人对阵过,可是那些个黑人和亚裔的小的冲突跟争取种族平等这大事相比不能相提并论。

习对香港这么一搞会把台湾完全地推了出去,台湾人也该明白一国两制就是个忽悠和欺骗,习大约是打算武统了。 只能祝福香港人了,也祝愿台湾人能继续远离大染缸,过着属于自己的平静、安宁、不浮躁、敢说话的日子。统一就一定好,分裂就一定坏? 在这里我不想做这个价值判断。 统一的过程也是个被统一的过程,但如果先进的文明和制度被落后专制的统一掉,这不得不说是令人悲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