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泸沽湖,住进祖母院,摩梭人还走婚吗?

户枢不蠹,流水不腐, 生命在于折腾
打印 (被阅读 次)

当飞机降落在泸沽湖机场时我觉得有点恶心,泸沽湖机场海拔三千多米,我高反了。机场建在高山上,似乎在山头铲出了一块平地给飞机降落,四周群山环绕,好在很快坐上机场的大巴开始向山下行驶,到泸沽湖大落水村时海拔降到了近两千七百米,我不再恶心了,但很快眼睛开始又红又痒。至今我也不确定眼睛红是高反还是花粉过敏,春天的泸沽湖风大,花粉乱飞。 于是我们取消了下一站的丽江行, 本来还想去那里看玉龙雪山的日照金山的,但雪山海拔五千多米让我们打了退堂鼓,算了,不为了那一眼的金光去折磨自己了。

其实泸沽湖去还是不去也一直在摇摆中,前几次去云南都把它略过了。去之前看了好几个视频,感觉似乎也就那码子事儿,还有各种旅游营销套路也让我提不起兴趣。 单单为了那一个湖跑那么远值得吗? 高原湖我也看过好几个了。 但最后还是去了,因为有点不甘心,因为那里摩梭人母系社会的传说已在我耳边萦绕了多年,而我对母系是如此地推崇,在我心里,母系社会才是人类最最祥和最平等的社会结构。 

然而,在去往大落水村的路上远远地看到了泸沽湖一下子就被它的美所惊艳到了。它就这样地静静地镶嵌在群山之中,高远纯净,清得深邃,蓝得醉心,时而还有江南的烟雨迷蒙,撩人梦幻。

 

我在湖边订了个民宿,误打误撞地住到了一个名人祖母家,这家有个网红奶奶,还上过央视。 

 

祖母屋?

 

一进房间,好美

 

早上吃过祖母们和姨们准备的简朴早餐后就跟着在小红书上找的包车司机环湖游,初春的泸沽湖游人不多,美得如仙境。 幸亏来了,真正明白了一个地方好不好不要光听别人说或光看别人的视频都是不够的,你要来亲身体验一下才知道。 

 

至于传说中的男人们夜里爬花楼去走婚还有吗? 明确地告诉你,没了,那已成了过去。 走婚桥上也不再有摩梭男女,走的都是游客,从桥这边下车,走过桥后从那边上车,这是经典的旅游路线。 人的男不婚女不嫁”都成了历史,现代一起生活摩梭男女都有一个小本本,那个本本叫结婚证,有了这个证孩子好上学,这个证确认了他们的一夫一妻制。  

我们的女司机是摩梭人,她说她是嫁到男方家的,跟汉人差不多了。但他们的上一辈是走婚的,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断。但摩梭人并不乱来,她的婆婆和她公公是一辈子,她娘家妈和爸也是一辈子。所谓女人是铁打的营,男人是流水的兵都是汉人的想象。 的确在他们父母那一代还是男女各住各的家,女人在自己家做主,男方在姐妹家当舅舅。 女人虽然名义上当家作主,可舅舅的地位也是相当高的,在家里有绝对的威望,舅舅的话一定要听,孩子们不能还嘴。 舅舅要做很多力气活,是家里的顶梁柱,每次舅舅出门回家孩子们都要出门迎接,好好服侍。 摩挲人的母系结构是真正的男女平等,不知比万恶的父权好多少倍。 有血缘关系的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和睦相处,没有对异性的欺压和控制,没有魔鬼般的贪婪和残暴,女人们用她们稳定的内核滋养生息,孕育新生,构筑起温暖而坚韧的社会纽带。

在泸沽湖的那几日顿顿吃汽锅,汽锅鱼汽锅土鸡,锅里加了各种没见过的菌,好吃。鱼不是泸沽湖里的鱼啦,都是外地鱼,泸沽湖里不让打鱼。晚上去看摩梭人歌舞,女人们都跳得没心没肺,男人们倒是舞得精彩带劲,吸人眼球,在那里男人是开屏的那个。 

回来之后队友对泸沽湖念念不忘,期盼有朝一日回到祖母屋在那里度过余生,为人类的新母系氏族的光辉思想点亮一盏明灯。然而泸沽湖摩梭人只能是个渐远的传说,新母系社会的光辉将在未来社会中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重新照亮。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严惠姗' 的评论 : 亲爱的姐, 你真是对我太好了,你看你把我给夸的,都快夸上天了 :)
就我这文笔那里比得上三毛啊,顶多算质朴 :)
严惠姗 发表评论于
边边喜欢看山看水看风土人情的情怀跟三毛有一拼,但是,你比三毛有智慧,能看懂人生,看透天下事,比三毛知识面广,比三毛的文字更加优美。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谢谢各位的到访和留言,我就不一一回复了。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哎呀,太激动了,冬日好久不见! 抱一个! 希望你一切都好。 我做视频也就图个乐子,给自己的足迹留下个记录,对观者能有“心驰神往”的效果说明视频没白做! 谢谢鼓励啊。

亲,你太抬举我了,这世上的“侠女”可太多了,在油管上常看那些个勇敢的侠女们探世界,一个个比我猛多了,什么苦都能吃,我这些跟他们比就一小巫见大巫。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的, 美的地方很多都有山有水有高度。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留言。 我倒觉得他们的男女风俗习惯挺好的,母系氏族本来就是软性的,不争不抢,在一个封闭环境里过安详的日子,不需要一个强人, 强人观念都是父权社会中产生的。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边边亲,你的视频做得顶顶好,特别是配乐的那几段,令人心驰神往,陶醉其中。我总在想,你应该是金庸小说中的一位女侠,思忖半天,感觉金庸老先生漏写了一部,你就是那一部中的边边女侠。
油翁 发表评论于
作者边走边看66的文章写得真实感人,让我对泸沽湖的美丽和摩梭人的文化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欣赏他用心的旅行分享。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顶级朋友' 的评论 : +1

真是美,长见识,收藏了!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好美!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这么美的地方只有高原有,昆明好像海拔一千五,跟我们这儿差不多,我很少去山上:-)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你的这篇文勾起我的游思。 说的我想以后有时间了去住一段了。 环境那么美, 吃的还不错, 关键是合理的社会遗留观念。 太可惜了摩梭族没有出一个皇帝或强人文人, 改变那一片土地的男女观念。 当然, 也可能就是因为这种观念, 注定了那民族出不了改变规则的人。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摩梭族的走婚让有些好色的汉人男性羡慕不已” ---哈哈,都是想象,我所听说的摩梭人男女关系还是挺稳定的。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紫嫣淡染' 的评论 : 谢谢紫嫣。 那么老远的地方好容易去一趟一定要住一下。 可惜我没有中国驾照,要是有的话一定会在那里自驾游,去探一探摩梭人更原始的村落,准备啥时回国办一个。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太爱北京了' 的评论 : 我去秘鲁的时候也是吃了医生开的高反药,一路只是头有点疼,还好。 你女儿那情况吓人,看别人的视频去云南的雪山都恶心头疼拉肚子,挺吓人的,可能开车慢慢上去好点。
紫嫣淡染 发表评论于
去过泸沽湖,但蜻蜓点水游,看了边边的视频想住下来体验了。谢谢关于小红书的回复。边边在视频里解说的音色柔美动听!
太爱北京了 发表评论于
我们去马丘比丘之前开了高反药,从库斯科出发就开始吃,我没事儿,我女儿第一个景点就高反走了几步就躺地上起不来了跟司机回到车上休息,很多旅游车和酒店都备着氧气。前几年我们开车去大西北青海湖环线最高4000多米倒没高反。
太爱北京了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林院' 的评论 : 前天360的老板吃菌子中毒跟狗聊上天了,狗跟他说菌子火候不够再勾点儿芡。360杀毒这回不管用了。
风铃在非洲 发表评论于
挺棒的
顶级朋友 发表评论于
谢谢边边,收藏了!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跟着边边旅游,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西南。真是很美,令人向往的地方。摩梭族的走婚让有些好色的汉人男性羡慕不已,呵呵。。。可惜这个时代结束了,又令这些人失望了。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林院' 的评论 : 没吃,那个见手青有毒,需要高温热油才能吃。 我们在云南吃菌锅时都要把菌煮上一阵子,有时还有店员来锅里取样本,一旦中毒好提供毒性化验的依据。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林院' 的评论 : 血缘关系是最基本的纽带,人类社会的父权打破了这个纽带,让一个和夫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人去适应新的环境,努力融入本和她毫不相干的一群人中,这对女性是很不公平的,甚至是残忍的, 所以很多爸爸在女儿的婚礼上哭。

一夫一妻制另外一个弊端是,当暮年时其中一方走了,留下另一个没有家庭的依靠,很孤单,在母系结构性就没有这个问题,总是有一个大家庭在身边。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可能是,去四川那边的游客少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顶级朋友' 的评论 : 泸沽湖摩梭墅苑客栈(大落水村店) (Lugu Lake Mosuo Shuyuan Inn (Daluoshuicun Branch))
新林院 发表评论于
【锅里加了各种没见过的菌】
前一阵,美国财政部长 Janet Yellen 在中国一家云南饭馆吃了一种叫“见手青”的蘑菇,手一碰就变成蓝颜色。
见识了没有?
新林院 发表评论于
【有血缘关系的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和睦相处,】
这确实是摩梭人走婚加母系社会非常独特的一点。
一家里的所有人,都有血缘关系。
肯定不会有丈夫打老婆的情况。
就是可能没有挣大钱的动力,一个人要是挣得多,都被家族人平分了。
其它的,想不出有什么坏处。消失了,挺可惜的。
相比之下,在一夫一妻家里,丈夫和妻子没有血缘关系。
在狮子族群里,虽然母狮是一块地永久的主人,外来的流浪雄狮是客人,但没有血缘关系的外来雄狮要在这块地住十几年。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感觉四川那边更原始一些,云南这边开发得早,商业化了。
顶级朋友 发表评论于
太美了,能告诉我民宿的名字吗?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