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诱惑,文学城下话文学(01)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书架上放着一些有关文学的英文书籍,有的达八公分之厚,外有精美的封面,内有纤薄的纸张和芝麻大小的字体,一直在那里收集灰尘。现在有时间了,这些书也从冷宫里放了出来,摆在台灯下不时翻翻,至少有了点儿文学气息,如果以笔记的形式写下阅读所得,放在博客上就可以成为一个系列,心动不如行动,马上打字,今天是第一篇。

对于文学,本人是门外汉,充其量是在少年时期有点儿语文爱好而已。大家也许都有体会,小时候的一些爱好和习惯会持续终生,就是中断了也能在某个时候重新拾起。大学里学生物和医学,出了国一直与生物,药物和化学打交道,哪还有文学的影子,只是到了近几年,钱赚的不怎么样,时间反而多了起来,有人说金钱富足思淫欲,没有说时间充余不可玩文学,况且,早已遥远的爱好似乎在招手,还有文学城里那些才子佳丽,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雅俗共赏,不被"勾引"都不行。君不见,城里熙熙皆为"文"来,城里攘攘都为"学"往。

那么什么是文学,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解说,以我的理解广意上是指那些出自人的大脑(思维和想象),以语言(文字)和行为(从绘画,戏剧,电影,一直到涂鸦)所能表现出来的一切(实际上涵盖了艺术)。在更严格的意义上文学(literature)指精心创作的,词语组成的,旨在激发想象的虚构(小说,剧本,诗歌等),当然,这只是一个对文学的粗略把握。文学是有生命的,也就是说一本书的出版,一个作家思想的形成,到整个文学的发展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路走过来的,这又牵涉到文学的种类,历史和环境,那是另一个宏大的专业,本人更是没能力和时间涉及,想说的是如果有了上述对文学和文学生命的简明认识,文学对你来说已成竹在胸,但仅有了竹干,枝叶全凭你的兴趣,你的日积月累和比葫芦画瓢来丰满。


苏东坡说的好"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同样,把生活理解成"居",把文学当成"竹",就可悟出生活与文学的关系,就有了一个形神兼备的座右铭。另外,概念总是弱化整体,意思是说,人为概念总是不能包括所有的天然个体,概念之下所指的整体难以全面,也就是说总是以偏盖全(涉及人的认识局限性)。个体是最多样化的,它总是冲出概念的束缚,向更新更高发展。从这一点来看,任何把文学限制在一个可控概念之中的企图,对文学的生命和发展是灾难性的。在那些文学成了笼中之鸟的地方,内卷,抄袭,和千篇一律等不可避免,久而久之,真正的文学就会凋零,就会无以为继而荒芜。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待续)

登录后才可评论.